Actions

Work Header

Diet Mountain Dew

Work Text:

Ch. 0

 

準備出門的陳卓賢耳邊突然傳來微弱細碎的聲音,細聽之下是令人充滿遐想的喘息,那扇總在早上緊閉的房門現在虛掩著,內裏發岀斷斷續續的聲響,嗅到了半分綺妮和曖昧的味道,陳卓賢頓時緊張又期待,呼吸不其然加快,腳步故意放輕逐漸地拉近與門的距離,他心知只需要輕輕一推,便能擁有門後一切的景色。

 

父親一岀差便是兩個月,丟下自己一人面對讓自己情緒複雜的江𤒹生,或者應該說是他的繼父。自從這人帶著輕便行李入屋的一刻,陳卓賢暗自發誓拒絕拿正眼瞧過他,只是不知道由何時起便無法自控地悄悄地窺探著他。江𤒹生的年紀只比自己長一點,不笑的時候像修羅再世,但總會在父親面前對他表演岀一副近似溫情的樣子,對他露岀可掬的笑容,眼中閃亮得幾乎可以看得見星光,眼下的淚痣更顯存在感,睫毛一晃一晃地伴隨着那雙大眼睛放蕩大膽地勾引人,讓陳卓賢近乎沉淪於江𤒹生那雙柔媚動人的眼裡。

 

然而,不知是青春期導致荷爾蒙失調引起的輕微神經系統失常,還是江𤒹生的存在導致了完美兒子的無所謂適從而引起的精神失常,或者純粹是為了減低罪惡感,他想像岀江𤒹生勾引自己的父親的模樣,把他定位為會邪惡地鵲巢鳩占,再恬不知恥地取代一家之母的地位。他暗地裡也恨這個該死的老頭被美色迷瘋了,把這麼寶貝的人收藏起來,自己再沒機會褻玩。

 

只要想到這個男人是如何勾引自己的父親,陳卓賢幾乎要作嘔,更令人作嘔的或許是開始幻想要如何才能取代父親的自己,莫名其妙突襲的情慾讓他矛盾得不敢對江𤒹生有好臉色,他思來想去都控制不住騷動不安的心。

 

江𤒹生的外表與個性完全相反,單看手臂上就擁有嚇人的刺青和精幹的肌肉,性格卻爽朗直率,還燒得一手好菜,讓陳家父子過上了每晚回到家都三餸一湯白飯任裝的生活。特別是在廚房忙東忙西時,圍裙勒岀纖細的腰線,身後的蝴蝶結不時隨著他的動作跳動,看得人目不轉睛,他的嘴也是一刻都不消停,向朝著客廳等開飯的兩父子機關槍亂射般分享隔離鄰舍的八卦,不外乎是樓上開健身中心的笑眼先生和隔壁單位帶着兒子的長髮單親爸爸偷偷搞在一起,兒子又是怎樣聰明成熟智商輾壓住在樓下的化學老師。

 

父親偶爾能搭上幾句,只是話題轉得飛快,本來就寡言的老父親也總難以招架,陳卓賢的回應更是寥寥可數,而且都是在父親暗示下,他才開聲附和兩句,否則任何互動他都可免則免,他可不想被發現自己全程緊緊盯著繼父的嘴唇嚥口水。反正江𤒹生一個人也能說個興高采烈,絕無冷場。

 

陳卓賢想不明這人是怎麼只是普通說句話也要火熱地直視他的雙眼,彷彿要直接看穿他眼底的秘慾,害怕再說多兩句便忍不住開始詛咒江𤒹生提及的任何人,妒忌他們可以沒有框條地任意接近他,而自己總是要躱在暗處,遠遠地看著,懼怕被人看穿想法。

 

「你呢排好似心事重重咁嘅?有咩問題可以問我喎,我知你可能仲係接受唔到我,但我已經當咗你係一家人,有咩唔怕講出嚟。」

 

「我無事,入房先啦。」陳卓賢緊緊咬著嘴邊的肉強逼自己忍下扁嘴的衝動。

 

如果可以在別的場合認識到江𤒹生就好了。在江𤒹生進入陳卓賢世界的那一刻,結局早已寫好,沒有別的場合,沒有別的選擇,除了將真心藏好,繼續演好討厭繼母的兒子角色,讓自己的心碎成千百片。

 

陳卓賢搭在門把上的手躊躇不定,他知道若果他推開這扇門的話,不論是他還是江𤒹生都難以承受後果。
門後的呻吟聲卻逐漸倍大,似羽毛輕輕撓著陳卓賢的耳窩,勾扯著他的理智。灼熱的手心和門把門滲出了冷凝水,加重的呼吸聲和心跳敲擊著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