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01
他們從不接吻。
魏浚笙嘗試過,但他甫一低頭探向呂爵安的雙唇時,對方便若有所覺的側過頭避開,讓魏浚笙的唇瓣印在了頰邊,嚐到了一點淚珠的鹹味。
「舒服到哭了嗎?」魏浚笙問,將那一點不明不白的惱意報復在呂爵安身上,刻意的的研磨對方體內敏感的突起,讓他在持續的刺激下只能仰臥在課桌上咬著唇喘息,然後魏浚笙突然將呂爵安整個人從桌上拉起往教室地板一躺,讓呂爵安整個人順著重力坐到了他的身上,魏浚笙也得以進入到對方身體更深處的地方。
「呃……」呂爵安終究沒能在這樣突然而強烈的衝擊下忍住呻吟聲,這讓魏浚笙的心情好了一點,於是他撐起一邊手肘從下而上看著呂爵安,另一支手則捏住呂爵安下巴,讓他低頭望向自己,極盡輕佻。
「所以舒服嗎?」

02
呂爵安很快的拾起散亂的襯衫西褲穿好,仔細的繫好領帶和腰帶之後,才發現一旁的魏浚笙只是鬆垮的套上褲子、罩上襯衣,整個人看起來滿是浪蕩的氣息。
呂爵安忍不住皺起眉,但是他遲疑幾秒後,只是拿起一旁的黑色圓框眼鏡戴上,說了句「再見」,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這就是他們例行的流程,默契的在放課後無人打擾的儲藏室見面,彼此除去身上衣物後索求對方體溫,然後在事情結束後不發一語的各自穿戴,每一次都是呂爵安先做回那個風度翩翩、斯文俊秀的模範生,在最後說出他唯一的一句「再見」做結尾,結束這一整件光怪陸離的情事。
呂爵安溫熱皮肉的觸感似乎還留存於掌心,但是魏浚笙知道,這股溫度在夜晚習習的涼風一吹,很快便消散了。

03
呂爵安透過巴士玻璃的反光看著倚在自己肩上打瞌睡的魏浚笙和前座同行、細細私語的兩個女孩。
放課後,他被魏浚笙連拖帶拽的拉到巴士站,並不是無法掙脫,只是有點捨不得那扣在指間的溫度,等到回過神來,他已經登上了目的地未知的巴士。
呂爵安在女孩們疑惑的目光下坐定位置,對於自己沒能抵抗魏浚笙的拉扯這件事感到越發後悔。
他做什麼來蹚魏浚笙和女孩間的渾水?
這個反省持續到他們落車在一處僻靜的海邊,呂爵安坐在柔軟的細沙上望著不遠處掬水打鬧的三人,仍舊沒有結束。
夕陽半落,橘紅的色澤染滿晚霞,與平靜無波的海面相互輝映,整片空間充滿著舒緩寧靜的氣息,呂爵安看著前方和諧玩鬧的三人,對比格格不入的自己,忽然就覺得是時候了。
沒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只有捨不得放不下的自己。

04
呂爵安下學後不曾再到他與魏浚笙的秘密基地。
他自覺不需要特別為這算不上體面的關係下一個結語,因此也不曾矯情的對魏浚笙說過一句「結束」,他們的默契總會在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上發揮作用。
他們自然而然回復成最普通的同學關係,課間遇到時相互點頭示意,課後卻從不會玩在一起的那種,在這樣平靜無波的校園生活中,時光默不作聲地不停流逝,很快地就迎來18歲的畢業季節。
「對唔住」魏浚笙對著面前羞怯告白的女孩說,他們在靜謐的頂樓上相對而視,沉默蔓延在他們四周,魏浚笙看得清楚女孩眼裡的淚花,卻無暇顧及。
直到這一刻,魏浚笙才驚覺明日的畢業典禮之後,他與呂爵安便是真正意義的一別兩寬,而這個認知讓他心煩意亂。
玻璃瓶內已經消了氣的啤酒被女孩自己全數淋在了頭上,順著髮梢流過雙眼後滴滴答答的從下頷處落下,將她的淚水和啤酒混在一起,髮綹糾結成束,軟塌塌的黏在她的眉間及面頰,依舊遮掩不住她泛紅的眼圈。
魏浚笙卻覺得自己倉皇的神色也許比對方此刻的模樣還狼狽。

05
「我已經有中意的人了」
魏浚笙聽見自己這麼說,雙腿彷彿自己有了意識一般的邁開步伐,飛快的下樓、出門,在夜色裡上演一場漫無目的奔走,經過的樓房透出溫馨明亮的鵝黃光源,襯的他形單影隻的背影更加徬徨。
魏浚笙的太陽穴處受到酒精作用隱隱發脹,步伐忙亂,腦海中只固執的提醒著一個念頭。
他會找到、他會說—
魏浚笙捉住了那隻手。
「我中意你」

06
他們笨拙的交換了第一個吻。
吻是情人間愛意的流轉 。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