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煨登」天才與笨蛋

Work Text:

00.
笨蛋。
01.

「黎,大家互相打聲招呼先。」

余浪沖貴為有名的天才泳手,自然許多人也渴望結識,但他卻越過所有人,走到李馬榮跟前伸出手,「你好,余浪沖。」李馬榮顯然被嚇到,袖口處緊僅露出的指尖收緊些。余浪沖也不惱,等待對方緩慢握住他手說,「你好,李馬榮。」

督見其他人震驚的模樣,余浪沖嘴角勾起個微妙的弧度。他並非第一次遇見李馬榮,中二他轉學到啟研,為了加入游泳隊做準備,即便天才也需要忙中偷閒的練習。而每次他到泳池總能看到李馬榮,初見時他甚至連對方名字也不曾聽過。

李馬榮的動作配上速度,在同齡層裡已經算得上最厲害的程度。首次見面已經激起余浪沖的勝負欲,某些天才總喜歡透過戰勝他人來證明自己的實力,余浪沖也不例外。但第一次他沒上前,他只站在轉角處觀察了會便轉身離開。

第二次去,他依舊在。

這次是在更衣室裡,李馬榮在剛好把衣服褪至腰間,露出因頻道高強度運動而練成的精瘦腰線。明明男生之間赤裸上身是常事,他卻感覺氣氛突然曖昧起來,指甲不停把褲子抓緊鬆開,最後當余浪沖打算踏出第一步時,對方卻已經推門離開。

02.

到第三次見面時,余浪沖把握機會,提早換好衣服等待對方到來,才成功的說上一句話,「有無興趣鬥一次?」男孩明顯因驚嚇而緩慢的扭頭看他,余浪沖這時才能仔細觀察對方的模樣。

額前的頭髮偏長,鬆鬆垮垮的遮蓋著額頭,其餘也是典型男生的偏短髮,但配上眼角微垂的小狗眼,卻顯得他氣場越發無害。李馬榮朝他眨了眨眼,露出好勝的笑,「好呀!」

單手扣在池邊,做好準備動作,余浪沖面朝前方問道,「100?」,戴上泳鏡的他被模糊了視線,「100。」縱身躍進水裡,水阻並沒對他們起作用,一瞬便到達泳池中央,從他們身位並排可看出實力旗鼓相當,雙腿奮力踢著,達池壁處時迅速翻身,不停划動的雙臂濺出不少水沫。

當然,在正式比賽中分神可是大忌,但對於自負的天才而言,他依舊有時間留意身邊事物。余浪沖感覺本來相互疊加的撲水聲漸漸消散了一半,心底泛起一股不安感。

他沒有一絲猶豫的停下,他不懂原因,可能只是出自於本能行為而已。余浪沖轉頭便看見李馬榮在他不遠處保持仰頭的姿勢浮於水面,雙手不停用力拍著水面。

余浪沖從不是什麼見死不救之人,又或許他只是想用惻隱之心來掩蓋自己心底微小的畏懼。伸出手臂摟住李馬榮的腰間,可能處於需要依靠的時刻,李馬榮主動伸出手勾住他的頸脖,把身體整個貼在他身上。

本來身處冰涼的池水裡,體溫理應也偏低,但當兩副微涼的軀體緊貼時卻慢慢變得溫熱,空氣裡蹂進些旖旎氣氛。余浪沖捂嘴咳嗽了幾聲,「你無事呀嘛,我依家帶你上翻去。」

「嗯⋯唔⋯唔該你。」李馬榮邊按摩著傳來撕扯痛感的小腿肌肉。

到達池邊,余浪沖直接攔腰將他抱起。安放在池邊後,自己也用雙臂撐起下半身,坐到李馬榮身邊。李馬榮嘗試放鬆自己緊繃的肌肉無果,余浪沖看不過眼他笨掘的動作,把手搭在對方手背上,「黎,等我幫你啦。」

對方露出帶點迷茫的眼神,余浪沖沒好氣地說,「幫你放鬆呀,你咁樣搞落去都唔知要幾耐。」見李馬榮點了點頭便把動作儘量放輕柔些,將他雙腳放在自己大腿上。

熟練的拉伸著,感覺空氣過於安靜的李馬榮開口問道,「你點解會學游水嘅?」一睇就知係唔識點開話題,幾得意。余浪沖輕笑了聲後回,「其實無咩特別原因,就係單純鍾意,」停下手上的動作,扭頭看向李馬榮,「你呢,你成日係度練習架?」

「係呀,熟能生巧呀嘛,本身自己就唔係特別勁,咪唯有努力啲。」李馬榮的眼笑成了一彎月,笑臉裡帶點稚氣,露出潔白的貝齒。但余浪沖的視線卻落在從額髮處滑落的水滴,順著眼角、顴骨、穠麗的唇、下巴劃出一道痕跡。

李馬榮完美把色情跟青澀混合成莫名的性吸引力。

把頭垂下,看見對方沾滿水珠的腿,這時他才意識到這動作何其曖昧。裝作不慌不忙的托起腳腕放回水裡,「係咪好翻啲啦依家?」李馬榮緩慢的從池邊站起,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余浪沖沒頭沒腦的笑了聲,從善如流的被對方拉起。

這便是他們的初遇。

03.

把時間推回現在。

今日是他們游泳隊的集訓,下個星期便是成隊以來第一次友誼賽,而李馬榮跟余浪沖也自行留下進行加操。經歷長達兩個小時的訓練,余浪沖最終也挺不住的脫下泳鏡,眼睛四周是膠繩的勒痕。

剛坐上邊緣處時,李馬榮也游到他眼前,坐了上來,整節小腿也浸在水中,把身體調整成最舒適的狀態。余浪沖發現對方從來不戴泳鏡練習,突然一股笑聲在寂靜的泳池裡橫空炸出。

「你個樣,哈哈哈哈哈哈哈。」李馬榮笑彎了腰,雙腿也興奮的不停前後晃動,激烈的水花順著他的動作而四處濺開。

可能出於少年人的不服氣,余浪沖大吼著,「唔準笑!」見對方沒停下的跡象,他想了想再說,「要唔要完成埋之前未完成嘅比賽。」這是肯定句,他相信李馬榮會答應的,一定。

最後是由余浪沖險勝。

余浪沖上水後把擋著視線的頭髮往後梳,正打算往更衣室走,卻發現李馬榮並沒跟上,往後一看。李馬榮又重新練習著100米,然後意外發生了,世間事總是如此相似。

他沒思考多久便立馬跳回水中,他見李馬榮已經慢慢沒入水中,立馬把手上划水的幅度加大些,他心裡只有一句,李馬榮你唔好有事呀。

余浪沖閉著氣游到他身旁,李馬榮明顯處於溺水狀態,視線卻毫無緣故的集中在對方微張的唇瓣。許久以前的情動再度浮現,余浪沖催眠自己道,我係為佢好。

他一下吻上他俏想許久的唇,觸感如同想像中般柔軟,但他並沒忘記目的,慢慢從相貼的唇間渡著空氣。李馬榮突然張開本來緊閉著的雙眼,雙臂環上余浪沖寬闊的肩,軟舌從微張的口中伸出。

余浪沖像是明白了什麼,激烈的回吻著,帶著化學味的池水流進口腔裡,很快又被舌尖帶到對方嘴裡。雙方頭腦開始因缺氧而有些暈眩,在水裡親吻顯然是件浪漫卻又不討好的事,兩人默契的分開,重新浮上水面。

遊回岸邊後,即便不停的喘着大氣,李馬榮也不忘調皮的眨了下眼。余浪沖回過神來後第一反應便是生氣的說著,「下次唔可以搵呢啲嘢玩,知唔知!」

李馬榮又拿出他的招牌笑容,安撫著他,「知啦,反正你一定會黎救我嘅係咪?」余浪沖自知理虧,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咁我地依家算唔算情侶關係?」

李馬榮知道對方只是執着地,想聽見一個確實答案,

「當然。」堅定的回答。

04.

愛情裡總是要耍點小心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