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世纪初特大失恋案

Work Text:

  
  事件开始非常简单且突然。他们刚成功举办了个小live,送走寥寥无几的工作人员后一起涮火锅,刚好有个空档桌上只有某幻和花少北,某幻正考虑着先下倒霉蔬菜拼盘还是再下份牛肉卷,花少北特别罕见地压低嗓子问他:“你跟boy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我操。某幻心里“咯噔”一下子,好在他刚喝不到一幻,醉的还算清醒,一拍胸脯,“确实。”十分嚣张,“我是中国boy他爹,妹想到吧。”
  “操,我问正经的呢,你俩四不四有什么事儿瞒着兄弟的。”
  “那太正经了我可,除了父子关系还有甚么可瞒的。”
  “那没事了。”花少北拿着杯子的手往桌上一砸,啤酒底溅出一点,“你妈,都是老番茄,他非说你们两个有点事儿。”
  卧槽卧槽卧槽。花少北和老番茄,谁更有威胁,懂的懂。某幻强作镇定地嚼起生菜叶子,“别信茄哥的,老捕风捉影了。”
  “啥事儿啊?”中国boy正好拿完油碟,很自然地往某幻旁边一坐,手就顺便搭在某幻肩膀上,“茄哥又咋叻?”
  某幻在想起来打哈哈之前先陷入了两难之境,把他甩开,显得心里有鬼,不甩开,显得像坐实了有事儿。兄弟,能不能有点距离感啊。
  当然在他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世界并没有the world,花少北嘴很快,丝毫不给人对策时间,“番茄说你,跟某幻,你俩指定有什么事儿。”
  “啊?什么什么事儿啊?”Hello?你他妈的能别这个时候收手吗。
  还好花少北喝的也不少,根本没在意这些,“哎呦就是……老番茄你自己来说!”
  “哎呀北子哥,怎么就……”如厕归来的老番茄本来在暗中观察,被迫加入战场,“我就是想了解了解,你们最近关系怎么样啊,乐队嘛,成员之间关系和谐,才能合作创造出和谐的音乐,团结互助,一起走向成功。”他一只手摁着花少北,“北子哥可能理解错了。”
  他绝对不是这么想的。花少北很明显还想说什么,但是又陷入自我怀疑。整张饭桌上陷入一种奇异的暗流涌动,蕾丝从自助区拿完水果回来,“咋啦?”
  “老番茄不信任兄弟,不想兄弟好的。”中国boy离某幻远了点,开始涮牛肉,“大家关系不都挺好的。”他把肉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今天你这么一说,啊,可能就不好了。”
  “那不会的。”老番茄马上打圆场,“大家和谐就好和谐就好。”
  确实,好的,大家嘛,那确实,老和谐了。某幻举起喝了半罐的啤酒,他妈的,他心想,我今天是不是内心脏话爆棚了。
  啤酒真他娘难喝。
  他刚想再拿一罐啤酒,被中国boy按住,“少喝点,一会儿喝多了回不去咯。”
  怎么管天管地还管人嚯啤酒。某幻比起emo,比起怒气,更多的是一种委屈,眼睛、鼻子、大脑,都被火锅的热气熏得雾涔涔,雾气几乎要顺着睫毛滴下去。但是,确实,有点多了,一罐多少毫升这啤酒,这么顶的。
  火锅店的桌子好高,还挺软,脚底轻飘飘的,像踩到云里。旁边有人嘀嘀咕咕,小蚊子一样,某幻恨不得给他一巴掌的,最后一句声音逐渐清晰,“这个人怎么他妈的这么重啊。”他睁开眼,诶,你看这水泥路它又大又宽。不在火锅店了,有个人牢牢架着他,他尝试看清对方的脸,挣扎起来。
  “你醒啦醉鬼。”
  有点困难,某幻在第三次试图抬头失败后问:“你谁啊?”
  “你王哥。”
  “王哥谁啊?”
  “王瀚哲!”
  “王瀚哲谁啊!”
  “kiao!”对方停了下来,“是你爸爸!”
  “放屁!”某幻一扬脸,“我特么根本不姓王!”
  中国boy不跟醉鬼论短长,“还好,还记得自己姓啥。”
  某幻嘿嘿一笑,头搁在中国boy肩头,“这是去哪儿啊?”
  “送你回家。”
  “啊?哪个家?”
  “哇,马老师,没发现啊,你还有几个家吗?这么有钱瞒着兄弟!”
  某幻沉默地被带着走了一段,被酒精麻痹的头脑逐渐转动,“他们几个人呢?”
  “老番茄有急事,花少北送蕾丝了。”中国boy跟他掰扯,“也不是一个方向的。某幻老师是嫌我了,就我一个送你回家,没有排面。”
  “那中老师送我这排面可太大了,一个抵他们十个。”
  中国boy低声笑,振动从身体接触的部分传过来,某幻耳根子都酥软,继续合情合理地倚在他身上,问:“你怎么回去?”
  “嗯?打车啊,你要给我报销?”他笑着偏偏头,“你回去之后喝点水再睡,别明天早上头疼。”
  会有人不喜欢王瀚哲吗?很难想象。虽然几个人当中他年纪最小,但是不止与年龄相衬的孩子气,各个方面都很可靠。叫他猩猩,星星也合适,自带引力,总能聚起人。乐队也是,离开大学社团,没有他自己或许根本不会在这里。
  喝了酒人会emo,某幻想。他第一次意识到对中国boy过于对朋友的好意的时候,还是大学,他在社团活动之前自己练歌,窗外突然冒出一个人,大声喊他:“某幻!”他吓了一跳,“你干嘛?”中国boy笑嘻嘻,“我听见你唱歌啦!听着声音走过来的!”
  是羞耻感带来的吊桥效应,还是怦然心动的具现,时至今日他已经搞不清楚了,只记得阳光很好,中国boy笑的很憨,细软的头发丝柔顺地贴在他的脑门上,看着很好摸。朋友、兄弟,再往前走一步,这个关系会变成什么样?
  乐队是他毕业了一年才组的,当时他在夜晚流浪于不同的酒吧当歌手,唱的99%都是别人的歌,心里对未来没什么期望。中国boy在酒吧遇见他,问:“要组乐队吗?”他不太信自己能把这个当营生,第一反应是拒绝。后来中国boy又找了他一次,“我们现在差一个主唱,就缺你啦,马哥哥。”
  很有诱惑力,确实。乐队里这几个人有以前就认识的,也有不太熟悉的,抱着稀奇古怪的音乐梦,从流浪乐队到酒吧驻唱到能开live,他在介绍成员的时候转头望去,舞台上所有人满头大汗,中国boy把鼓棒转出花。前途光明,好像能和这些人一直走下去。
  “你能自己开门不?”
  “能啊。”他摸着自己的裤兜,打了个酒嗝,“我钥匙呢……”
  费劲找了半天,中国boy看不下去,帮他,手指隔着紧身牛仔裤口袋的薄布在屁股腿根划拉,有点痒。他搭上中国boy的手腕,“哇,中国boy老流氓了。”
  “靠!醉的连钥匙都找不到了也能怪我的吗!”中国boy从口袋底部夹出那片钥匙,慌里慌张地开锁,正正反反很难插进去,他看了眼门牌号没走错,把钥匙塞进某幻手里才开成了门。“不要对着我的耳朵吐气,很奇怪的。”
  某幻进门后倒在沙发上仰着,一副准备就在这儿凑合一晚的样子,中国boy没法视若无睹,找矿泉水准备把人送上床再走。某幻半睁着眼看他为了自己前前后后忙,即使是这样,自己也不过是“大家”当中的一员,即使是这样,“我喜欢你。”
  秃噜出嘴的话收不回去,某幻抓着中国boy递过来的水瓶,不敢跟他对视。没有人会不喜欢王瀚哲,他也的确很受欢迎,追他的女生能从某幻家门口排到楼下,虽然现在单身,但他交过几个女友。喜欢一个直男,未来像要登陆太阳一样绝望。某幻不仅怕和boy之间的良好关系毁于一旦,更怕给乐队带来麻烦,和谐,和谐,和谐别在今晚荡然无存。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啊,我啥也没说啊。”
  “你说了。”中国boy坐到沙发上,某幻朝边上挪,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中国boy拽了他一把,站起身,“算了,不说我回家了。”
  完蛋。某幻下意识地扯住他的衣摆,“你能忘了吗?”
  “你不是啥也没说吗?”中国boy又气又笑,“某幻,我才23,耳朵好的很。”
  确实,糊弄不过去了。酒壮怂人胆,最坏无非在失恋上加一笔做不成朋友,与其等待处刑,不如欣然赴死。某幻破罐子破摔,猛地站起来,“好,老子就是说了!王瀚哲,我他妈的喜欢你,要断绝兄弟关系还是要干嘛的,爱咋咋地!”
  “你咋还凶起来了。”中国boy退了一步,整张脸红扑扑的,比喝完酒更甚,“我他妈的就不能也喜欢你吗!”
  世界仿佛被抽离了三秒,某幻大脑死机,直往门外走,被中国boy赶紧扽住,“你去哪儿啊?”
  “回家。”
  “你还真有好几个家啊?”
  “回青岛。”
  “啊?不是,”中国boy怕他喝醉了真能坐火车回老家,用力把人往怀里扯,“我们不是,两厢情愿了吗?”
  这是两厢情愿吗!啊这是。某幻霎时间整个人都红了,这就是天上掉馅饼吗?他舌头在嘴里转了好几圈,终于说出口:“还能做的成兄弟不?”
  “啊,呃,那……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中国boy抿了抿嘴。
  “某幻,要和兄弟交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