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没一个好东西

Chapter Text

  混球不是一直都混球的,起码刚生出来的时候不是,襁褓里的光屁股蛋儿小孩没有谁比谁混球这一说。
  中国boy算不算混球。老番茄看着他思考哲学问题,他不在意旁人目光,呼哧呼哧吸溜了一大碗面条,面馆里就俩人,声音没心没肺的响。
  也别算了,就是吧。不过都干这一行了,哪有个不混球的,正经人可不得去为国奉献啊。老番茄叹了口气说:“你慢点,唉,就不能等等花少北来,他说了要带个新人过来。”
  他们三个凑起来还没两个月,活儿基本还是单干的,这才磨合个一个二个的,上面就鸡巴想起来塞人了,真他妈有本事。中国boy被热气熏的,抽着鼻子,端高了碗喝剩下的汤底,“等,等。娘嘞,我这才干完一单活,饿得肠子都要翻出来了也没见个人来,再等你就他妈可以给我收尸了。”
  “别放屁。”老番茄喝了口凉开水,“这一时半会儿的哪能饿的死你。”
  中国boy明白老番茄个名义队长,心里多少有点疙瘩,空降就算了,加人还不通过他让花少北带,什么意思。他放下干干净净的碗,打了个嗝,“你们也太鸡巴小气了,迎新就搁这儿吃面条,都不整几个大的硬的招呼一下兄弟。”
  “要啥大的硬的啊,”怪异君从柜台踱过来,把他面前的碗啪地收走,“我家的面不好吃吗?下次不想来了是吧。”
  “怎么又是大的又是硬的了。”花少北掀了门帘子进来,一脸假兮兮的难以置信,“我一进门就听见你们搞黄色,还以为怪异君这儿改行做大保健了呢。”
  “哎,别你们啊,我可没搞黄色。”老番茄说。
  中国boy夹了点剩的凉拌菜,边嚼边说:“哪能捏,大保健不也得,术业有专攻吗?”
  怪异君在厨房喊:“王瀚哲你他妈以后别来了!”
  “我操,他听得到啊。我不就说了点实话么。”他叼着筷子头小声嘀咕,瞧见花少北背后跟着个人,冲厨房喊回去,“再给我们下四碗面!”
  “怪异君,给我来个全家福啊!”花少北一如既往音量拉满,又顾虑了下后面的人,往旁边站了站介绍新来的,“这是某幻,以后跟咱一起干活。”
  某幻神情尴尬地打了招呼。人看着还可以,就是不像干这行的。中国boy瞟一眼老番茄,神色如常,于是转头招呼某幻坐下来,问:“你要个什么浇头?”
  某幻腼腆地看了他一眼,“我都可以。”他顿了一下,“葱和香菜不要。”
  这句话莫名在中国boy的记忆里贼鸡巴深刻,以后出去吃饭,只要是他点单都记得帮某幻提一嘴,花少北大声咧咧问你他妈怎么不记得帮兄弟也注意着点吃喝的,是不是不把咱当兄弟,搞双标是吧,他回答行的兄弟,以后雨露均沾咱都加鱼腥草。
  花少北当没听见,扭头去捉自家的猫。
  
  这都是后话,不怎么后的后话中还包括中国boy对他的初印象有大偏差,某幻该动手的时候下手又狠又利索,“动手那么慢受折磨的人多惨。”
  确实,确实。说的像死的快就不惨一样。
  
  回到正题,简单来个总结,这次迎新会大家都好好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新人某幻,领路人花少北,一束阳光老番茄,搞气氛的中国boy,下面条的怪异君。
  好像不太对。重新总结一下就是临时队长老番茄带领的小队喜获一名新成员,老番茄作为领导想了想觉得第一次见人只吃面条子实在说不过去于是放弃了怪异君的面馆出门点了几个炒菜,顺便进行了一个惨无人绝的提议:“喝点酒吧。”
  不愧是高材生,思维跳跃的很快啊。中国boy不嗜好酒也不怎么能喝,很标准,一个酒精过敏的帅哥,不如说他们几个都不怎么能喝,但是中国传统中男人的自尊阻止了他们在比拼酒量的场合先行投降,这就大概叫封建糟粕害死人。几个人中最能喝的花少北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嘴:“某幻你是哪儿的人啊?”
  “山东的。”
  “那应该挺能喝的哈。”
  “确实……还行吧。”
  他短暂的沉默让其余三个人都兜不住底,这他妈算什么,强者的自信?跟你们比完全不虚?老番茄关注身体健康,率先打破局面要了啤酒,四个一次性塑料杯桌上一放,“小酌怡情嘛,干我们这行的不能喝多。”
  某幻的微笑中闪过一丝勉强,据花少北事后说他当时还以为那是轻蔑的笑,当然开喝后不到几分钟某幻就身体力行地纠正了他们的错误认知。
  “不好意思,我有点困。”
  如果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也许会更有说服力。
  中国boy瞟了一眼他的杯子,算上倒酒的时候起的泡刚下去一半。
  牛的。
  某幻这个操作在他们聚餐饮酒这件事上盖了一座无法逾越的里程碑,直接把路截断那种,毕竟一个人搁旁边睡觉也不适合他们其他几个来一个相位猛喝,大大提高了一些防止大脑心血管肝脏受损等等的健康保障。
  当然当下之急是怎么处理后续,“还喝吗?”
  “幸好只开了四瓶,退了吧退了吧。”
  迎新会的主角不一会儿悠悠醒来,又呷了一口啤酒,“你们喝啊,你们怎么不喝。”
  自己喝不了就不要撺掇别人喝了嘛。老番茄把话咽到肚子里,扬了扬下巴,“吃菜吧吃菜。”
  其实他把心理活动说出口也没怎么,毕竟睡着的人是听不见的。
  所以酒精促进人际关系在他们这儿只能当个都市传说,不仅需要诸多例如酒量势均力敌能享受喝酒等等前提,还有对身体造成损伤的副作用。
  还花钱。
  整一个得不偿失。
  特别是对某幻,里程碑人人瞻仰。

Chapter Text

  喝酒这玩楞儿吧,都是年轻人,没了这一层照样有方式熟络起来,简单举例比如打游戏,走了十八个部门终于配来的设备不多玩几个3A大作都亏待着电脑了。
  不过说到底这些东西七七八八的,都不是第一位,工作伙伴总要看工作。虽然他们几个都是单干干出头的,啥狗逼烂活都接过,但是既然组了队就讲究一个配合,特点不同搭配不同,就连中国boy这样什么活儿都瞎鸡巴接的也有个擅长工种,一搞交涉二搞情报三搞技术,放在一群动手专精的家伙中间,活脱是个万金油。某幻是十足的动手专精,随便来两下就能卸人只胳膊,刀刃枪械用的也很顺手,就跟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一样。中国boy尝试过赤手空拳跟他比划两下,打到一半及时止损,“要老命了朋友,哪有真动手的啊。”
  “这才哪到哪啊,我真动手你已经没了兄弟。”
  比打架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比打枪啊。中国boy呜呜呜,决心从此退出和这群揍人一个比一个狠的家伙比武的擂台。
  
  不比武是一回事儿,接活儿是另一回事儿。某幻来队里之后第一单活儿就是跟中国boy出的,在一个破居民楼里,目标来自祖国南方某省,跟中国boy一个同门口音很像,可惜并没有什么亲切感,可能是因为体型差距。对方一双嘴皮子得啵得啵得,中国boy尝试跟他套点话出来次次都被打断,从宇宙洪荒瞎鸡巴扯到北京奥运会中华台北拿了几块金牌,扯犊子比赛第一名,明显是想拖时间。中国boy被他打断得实在忍不住,给他小腿送了几颗子弹,他倒地鬼哭狼嚎的同时试图往床底滚。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中国boy正考虑打哪儿不致命又能把他整废喽,某幻从楼上翻下来破窗而入,一脚踩他脖子上,枪指他的脑壳,“你同伙已经给我干掉了,识相点就把该吐的都他妈给我吐出来。”
  床底下十有八九有枪,中国boy蹲下去把里面东西全扒拉出来,“时机找挺好。”
  “确实。你不是开枪了吗,听着声儿了。”
  “操,我这消音器该换了哈。”
  中国boy把床底下的东西都翻了一遍,除了枪以外有纸的东西有电子设备,就是没找到接活儿的时候甲方专门点出来的那个文件。密码一层一层,多花点时间整个设备也不是不能搞,麻烦。中国boy拍了拍半死不活倒在地上那家伙的脸,差点被咬了一口,下意识顺手给了他一枪托,“操你妈你他妈狂犬病是吧。”
  某幻脚上的力气又重了两分,目标流着鼻血,发出快要窒息的悲鸣,现在死就费大事儿了,中国boy连忙开始劝:“别别别,别给他踩死了。”
  “Damn.”M习惯几招之内毙命,现在是个要信息的活儿,只能收着力气。
  目标的脸明显憋红了,中国boy偏着头,眨巴眨巴眼,开动机灵的小脑瓜,决定向他学习扮一下红脸,“是三小啦,你这样很机车吼,稍微配合一下下嘛。”
  他闭紧双眼,刚刚叨逼叨的一张嘴,现在倒是一个字儿不蹦了。“你看吼,一个小小的文件,就可以换一条人命,哇塞是不是超值的。”
  某幻也陪他演起来,“哇哦,真的假的,换一条人命吼,真的会有这么值吗?”
  非常真诚,非常电视带货现场。
  他们两个一来一回进行了几个回合,目标屈辱地睁开眼,费劲巴拉地挤出一句话:“反正给了我也会被杀掉,不如你们现在就让我死。”
  是啦,你给了之后我们他妈的肯定也会杀掉你啊,那不然咧,是想要怎样,非得给我们找点事情吗。中国boy忍住爆粗口的想法,努力继续说服他:“我们是很讲诚信的哦,你看你是不是也隐隐约约有听说过,我们公司企业文化就是就算会倒闭,也绝不会变质的。”
  这句不是编的,虽然和编的也差不多。目标闭着眼,彻底不理中国boy了,中国boy尝试再给他加点筹码,他也一副死人的样子,看来交易是破裂了。某幻冲中国boy晃了晃手上的枪,中国boy耸了下肩膀,无奈地点了点头。
  这么一来他他妈是如愿了,中国boy和某幻的活儿办的可不圆。中国boy把目标的小箱子一通儿收拾,屋子里尸体上能搜到的东西统统塞进去,准备直接把所有东西都上交,他妈的,这一单才多少钱啊,谁爱破解谁破解去,老子的技术可是很贵的。
  某幻擦了擦自己的枪,收好,“现在是怎样,我们就是这样收工了哦?”
  “是啦,都怪这个家伙,只能摆烂了啦。”
  他们两个拎着箱子交完活儿,果不其然报酬被打了折,中国boy据理力争了一番所有东西都搜来了,还是没能拿到全额尾款。
  “对了,这一单完成度不够会扣绩效的哦。”
  “还他妈扣绩效?”他们两个异口同声。
  “What the……什么时候有的这鸡巴玩意儿,我他妈从来没拿过这钱。”
  “刚出的新规定,试运行中,”点活儿的姐姐露出一个微笑,“欢迎提意见。”
  去你妈操蛋的资本家。
  
  某幻被派了另一个单干的活儿,回基地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前去准备下一单。中国boy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独自生闷气,知心哥哥老番茄放下捣鼓着的新设备,好奇地跑过来,“怎么了小王,是你们两个出任务不顺利吗?”
  “是啦,我噶李共哦,怎么会有这么难搞的目标啦,好歹大家也是……那个什么一什么带……一带一路的同胞哎,要个文件都不肯给的。”
  “你这样讲话很机车哎,你是想说一衣带水吧。”
  “是啦是啦,一衣带水两衣带水,报酬打折还影响绩效,滚你妈的资本家,亏大了啦。”
  “那是很亏吼。”
  花少北窝在沙发里刚推完水晶,“为什么你们都是这种口音啦,恶心心哎。”
  被这个倒霉目标感染的口音就像传染病,在他们四个中间热烈发展了至少一个星期。大家多多少少都有输到,只有资本家和南方某省口音赢了。

Chapter Text

  干这一行多少有点危险系数,时不时会有个伤痛病的。某幻干了一场恶仗,不说以一敌十也有敌了七八,听见老番茄说他们那边结束了,咣咣把自己这条线收尾跟老番茄中国boy汇合。这运动量真不是人干的,他抹了一下脑门,一头的汗,身上黏了吧唧的,得赶快回去洗个澡。
  天说不上多热,汗却止不住地流,又他妈不是在田里耕种的劳动人民,流这么多汗有卵用,也不能为粮食产量做贡献,顶天儿了说解决几个吃粮食的人。他又抹了一把汗,整只手软的没劲,后脊梁凉到脚板底,好在枪早他妈收起来了,不然肯定掉地上。
  大概是伤到了,他一直对疼痛很麻木,也好几年没伤过了,在自己身上到处摸,摸了一手血,红的发黑,看着又心慌又想吐。快走到电梯间的时候中国boy从另一条走廊过来,某幻悬着的一颗心定了下来,就是定的有点他妈太狠了,直接栽到中国boy身上。
  “卧槽,卧槽。”他彻底昏过去之前耳朵里回响的只有这两句话。于是唯一一个意识在他脑海里盘旋:
  中国boy声音真鸡儿大。
  
  逍遥散人是这一带最有名的,也许是唯一一个黑医,据说以前也是个练家子,匕首用的比手术刀还溜。逍遥散人不在江湖,江湖却有逍遥散人的传说。
  当然现在无从考证,只知道他是外科手术的行家,手工精细,缝个刀口取个子弹不在话下,还兼职给人喇双眼皮儿。
  他这诊所接待台背景墙上挂的都是锦旗,匿名的,充分说明患者都喜欢给救了自己的医生送锦旗,不论患者干过什么。
  也不论医生干过什么。
  当然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老番茄跳过接待台直接往他办公室冲,“散老师快救命我们兄弟要死了!”
  散人正打着游戏,看了眼挂在中国boy身上的某幻,十分冷静,“赶快,送手术室。”
  
  某幻醒的时候一眼看见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要不是他大脑还有记忆简直是个恐怖解谜游戏的标准开头。他本打算下床看看,手背上还插着吊针,麻醉也没彻底过劲儿,腿软。床头亮着个红灯,他按了,不一会儿一个穿白大褂戴眼镜的男人进来,“醒挺快啊。”
  怎么一副对着小白鼠的语气,拿我做实验呢是要?
  中国boy从门缝探过半个脑袋来,“散老师,能进来了吗?”
  哦中国boy在呢,那没事儿了。
  “进来吧进来吧。”散人看了看吊瓶,给调了下滴速。
  中国boy和老番茄忙不迭地进来,“卧槽真吓死我了,boy都吓哭了,背着你就冲啊,赶紧把你往散老师这儿送。”
  “没哭好吧没哭,你是不知道那么大个人咣当就在你面前倒了是什么心情,我他妈一扶他手上沾的全是血,人整个倒我身上就不说话了我操。”中国boy往病床方向挪了几步,轻轻搭上某幻肩膀,“我是真没见过这阵仗,一般人受这么重的伤早喊了,要不是我碰见了指不定他倒哪儿呢。”
  “有那么夸张吗?”
  “你自己是不知道,那血流的啊……”
  散人托着下颌,说:“你这后腰上的伤十来厘米,最深的有四厘米,还好只是大出血,没伤到内脏没伤到骨头,不然下半辈子别想出活儿了。”
  卧槽,某幻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传说中的伤口,纱布裹着,“这么大个口子啊,我他妈真没感觉。”
  “你运气好,这叫遇到我了,也就留道疤在那儿,嫌难看你就纹个身。”他看了看表,“行了,有事儿按铃儿,你们俩在这儿安静点,别打扰着病人休息。”
  散人出了门,某幻终于把刚刚一直忍着的疑问说出口:“逍遥散人?”
  “是啊,散老师么。”老番茄有点讶异,然后理解过来,“哦,你第一次见。”
  “我以前听你们提还以为年纪挺大了这个名字。”
  “确——实,听起来像哪个山上下来的老头。”
  “仙风道骨的是吧,”老番茄笑,“不过散老师也懂阴阳八卦的,我以前租的那个房子给他看过风水。”
  外科圣手和风水大师,怎么想怎么不搭,好歹搭个中国传统医学呢。
  “我还真没听说过,”中国boy扒拉着床头柜的抽屉,“然后呢?”
  “什么然后?”
  “看风水啊。”
  “哦,然后我就搬家了。”
  行吧,也不是不行。
  
  逍遥散人医者仁心,手术费饶了个零头。就是住院费和护理费不便宜,虽然是工伤,他们这行工伤医药费可不给报销。某幻在他那儿住了不到三天,看了眼账单,决定先出院。花少北当间来探望过某幻一次,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个自己大战八十人不幸被捅伤的场景,花少北不知道当没当真,“牛哇兄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啊这,谢谢兄弟。
  出院的时候是他们三个一起来接的,某幻刚为兄弟情感动一波,就听说了他们其实是想来找散人给基地看风水。
  友情变质了。
  据说最后也没请动,只能打道回府。某幻被老番茄和中国boy架着,走得贼鸡巴费劲。
  “你这,长太高了,这么着还不如我自己走呢。”
  “那我蹲着点。”
  “别了别了,我自己能走。”某幻挠了挠头,“给你们添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都自家兄弟,对吧boy。”
  “啊……以后我们出事儿了,不也得靠你嘛。”
  花少北拎着散人给配的药在前面一点走,已经提前等在车旁,听着就别扭起来了,“就兄弟没发言权,就兄弟没参加。”
  “北子哥老独狼了。”
  “北子哥不合群哪北子哥。”
  “走了,伤自尊了。”
  “开玩笑的嘛,”最后还是老番茄来打圆场,“大家组了这么一个队伍在这儿,不管以后谁出什么事儿,相信兄弟,命至少还是能保住的。”
  中国boy打开车门,“那还是没事儿比较好。”他搀了某幻一把,低声说,“真别再出事儿了兄弟。”

Chapter Text

  能让他们几个全员出动的活儿有,但是不多,毕竟还要考虑报酬的事儿,好歹要算一下性价比,值当不值当。
  一旦接了就是大活儿,报酬和风险性成正比,比如现在这个。
  一开始的计划是老番茄在外面做指挥调度和接应,其他三个进酒店,某幻被人发现了,被追着汇到了中国boy那条线上。中国boy之前装扮成了侍应生,本来是给某幻打掩护的,有个眼尖的家伙察觉了猫腻,干掉他之后演变成了双人逃亡。
  中国boy跟着某幻下楼梯,跑的有点体力不支,“操你妈你太行了某幻,怎么他妈能给抓着的。”
  “妈的茄哥给我报点报错了,我他妈一推门一屋子人搁里头。”
  “我没报错啊,跟boy踩的不一样吗?”
  “屌,那他妈应该怪你啊王瀚哲,叫你补救一下打个掩护也没打好。”
  “操,他们临时换地儿了呗,这鸡巴能怪到我头上的。”
  某幻刚准备继续下楼,被中国boy拽了个急刹车,“走这边。”
  他们从布草间穿过,顺手拿了几条床单。走廊上有辆保洁用的车在,保洁员正整理房间,中国boy在小车上摸了张备用万能房卡和某幻继续往前跑,拐角处传来沉闷杂乱的脚步声,现在回头万一撞见追兵更麻烦,中国boy刷了旁边的一扇门,拉着某幻就躲进了衣柜。
  虽然是豪华酒店,带门的衣柜就那么一个,空间相当小,他们把床单挂杆子上做遮挡,空间就更被压缩了。某幻和中国boy几乎是胸口贴胸口,旁边还挤着两件浴袍。
  心脏在胸口跳的急促,中国boy也是,像打小鼓一样,鼓声二重奏。他们两个捏紧枪,时刻准备射击,中国boy耳朵贴着柜身的木头听情况,搞的某幻也异常紧张。某幻刚打算问他一句,被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行吧,等吧,看这波什么时候能过去。
  这个衣柜对于中国boy还是太矮了,他的腿蜷着,一条腿挤在某幻两腿之间。开始躲的急,没发现,现在察觉了就是,怪起来了,某幻打算换一下姿势,刚动了两下就被中国boy摁住。他妈的,腿长那么长能当饭吃吗?某幻努力不让自己的小兄弟和兄弟的大腿接触,这缠着他妈等下跑都不好跑吧,同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这里的空气流动性很差,太闷了。
  中国boy,身上还挺好闻的。
  有点gay的兄弟。他试图把这个想法逐出脑海,于是在脑内狠狠涂抹刚刚那个念头,进行更换——怎么还有人出个活儿喷香水的,杀手界带明星啊。中国boy按住他肩膀的手落在他的腰上,之前那个创口似乎突然发起热来,他想不动声色地挪开,中国boy非常小声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某幻马上转换工作mode,很快,门发出几声电子音,急促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某幻瞟了一眼中国boy,侧脸十分坚毅,枪口略略贴在床单上,如果有人敢动这里一定第一秒被击杀。
  脚步在衣柜前停顿,他感觉心脏在喉咙里跳动,下一秒就要冲出来。然后听见脚步声继续往外,“这间也没人!”
  “他妈的谁说在这层的,上楼下找!”
  某幻听见关门声,松了口气,准备出去,被中国boy拦了一下。确实,也可能是为了捉他们的陷阱,等了大概五分钟,中国boy终于憋不住了,架着枪慢慢推开门。
  还好没人,某幻跟着他从衣柜里出来,突然想到:这是不是就叫“出柜”啊。
  操,怎么今天脑子里装的全是这种怪东西。他心虚地抬头打算看一眼中国boy,发现眼前一张巨大特写,中国boy的脸离自己最多也就20厘米。
  “怎么啦?”中国boy小声问他,看他摇头,又开始跟无线电里的老番茄说话。
  很平静,某幻心想,我很平静,心如止水坐怀不乱就像春风吹过湖面掀不起一丝波澜,如果有心跳加速情况一定是因为我们家有遗传的心脏病需要体检做个24小时心电图。
  跟刚刚那个特写还挺好看的屌关系没有。
  太gay了,天哪,怎么会这么gay,我没有吃什么怪东西吧。
  老番茄跟他们重新规划了一下,由于某幻和中国boy已经被发现了,整个计划都要大改,他们两个直接变成了双人任务,花少北继续隐藏着单刷。某幻被今天的自己gay到脑子无法转动,被安排什么就做什么,被中国boy拉着要去哪就去哪,直接升级成无情的杀戮机器。
  
  任务还算完成的比较圆满,虽然花少北也没藏到最后,但是该杀的人杀了,该拿的东西拿了,目标是都解决了。他们在外面集合的时候某幻忍不住来了个冲脸,20厘米对吧,神枪手对于这些距离拿捏的死死的,老番茄被猛地靠近,吓得一激灵,“卧槽哥,干什么吓死我了。”
  “没事。”呃,好像没什么感觉。老番茄躲的也太快了。
  花少北正处理一个擦伤,酒精差点洒了,“搞什么啊某幻,这是想干什么。”
  没感觉的,很惊人是不是,不用骗自己也知道心里风平浪静。
  中国boy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拖开,“你怎么回事儿某幻,吃错药了吗,别告诉我等会儿你还要吓我啊。”
  “没有。”真只是吃错药就好了。你妈中国boy是不是练过什么烈焰掌啊,手也太热了,肩膀要烫没了。
  老番茄被吓了之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唉呀,boy想你吓他的,这不是在暗示呢么。”
  “对啊,也不能就区别对待boy啊,你看孩子多可怜啊。”
  中国boy松了手,“没有的事儿啊没有的事儿啊,现在吓我也吓不到了啊,我有心理准备的啊。”
  真的假的。“我也没打算吓你。”
  “你看,boy甚至不值得你一吓。”
  某幻想了想,还是值得一试的,反正现在已经被架起来了,名正言顺,可以看一下到底是不是之前产生了一些错觉,帮自己澄清一下。
  “boy不想的,我们要尊重本人意愿。”
  某幻刚说完,扭头进行了一个突脸,中国boy十分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旁边的两个围观者发出了十分遗憾的声音。
  莫名吓人发起人一仰脖子,说:“行了吧,满意了吧。”
  “某幻你不太行啊。”
  “我说了的呀,我有心理准备了的。”中国boy边笑着说,“都梅开三度了,哪有那么容易吓到咯。”
  “梅开三度就不行了啊,某幻,菜!”
  确实,某幻真的不太行,某幻心脏有点问题的,要到医院好好查一下心率时快时正常到底是什么病理原因引起的。
  就这么简单,绝对跟自己兄弟扯不上关系。

Chapter Text

  都他妈是王瀚哲的错。
  如何消除吊桥效应的影响。某幻抱腿坐在沙发上,在搜索引擎上寻找结果,从弗洛伊德查到行为主义,感觉自己马上就成为了一个立派的心理学带师。
  “干嘛呢?”中国boy突然就从后面凑了过来。
  “妈的吓我一跳。”某幻下意识往边上躲,心里砰砰跳,“你有啥事?”
  “哦,我这枪啊,”中国boy老实把枪递到他面前,“之前跟你出任务的那次,不是消音器出问题了嘛,换了个新的,好像还是不大行,我实在是操了,你帮我看看。”
  某幻接过枪来,他绕到前面,自动贴上来,想看某幻是怎么整备枪支的。看个枪有必要靠那么近吗?某幻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枪械上,只是中国boy的膝盖抵着他的小腿,他不得不感受着对方,拆东西的手都有点抖。
  “怎么样?”
  兄弟,你呼出的气都要喷我脸上了,说好社交牛逼呢,社交距离不懂?社交牛逼就可以这样了是吧。某幻耳朵烫的很,心里骂骂咧咧,粗略地看了看零件,“你这枪有年头了啊。”
  “确实,得有个七八年了吧。”
  保养的其实很不错,但是用到这种地步了再怎么精心维护换配件也是过了时的东西,“你换一把来的比较快。”
  “没救啦?”他把某幻重新组装上的枪拿回来,爱怜地擦了擦,“唉,我就用这顺手……”
  不管是冷兵器还是热兵器,他们这行的跟玩鞋玩潮牌的一样,其实也热爱追赶潮流,拼着要搞点新装备,最好是全球首发限量那种,中国boy这种情况实在是少数,“你还挺念旧的。”
  “也不算吧。”他握着枪,熟练地上膛退膛,“我也喜欢新的,不过这把是我师叔送的,最习惯。”
  “这个型号升过好几个版了吧,我那儿还有一把新版的放着呢。”
  “那你送给我吧。”中国boy半开玩笑说。
  某幻也没过脑子,“行啊。”
  “真的假的!”他激动地坐直,眼睛亮闪闪,像一只活泼的大狗狗听到要加餐。
  好可爱啊操,啊不对,说送就送岂不是显得我像冤大头。“假的假的,忘了吧。”
  “操,某幻你怎么骗人啊——骗人的人头会变大——”
  “妈的,匹诺曹大头版是吗?”
  他呵呵呵笑个不停,“你那儿那么多枪呢,送我一把嘛。”
  跟小孩闹玩具一样。某幻转变思路,开始提要求,“我送你,你请我吃饭。”
  没想到他答应的异常爽快,几乎是蹦起来的,“好,什么时候走?”
  “不去怪异君那儿。”
  “嗯?看不起老怪是吧。”
  “操,他那儿人均能有50吗?”
  “50怎么啦,50块钱不是钱吗?”
  “别说,起码整个什么米其林黑珍珠级别的好吧。”某幻站起身,“你妈,人均5000我都赔了。”
  “那不是兄弟嘛,”中国boy笑得很开心,“黑珍珠是吧,你哪天有时间我先去预订。”
  “后天晚上吧。”某幻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就请我一个啊。”
  “感谢仪式嘛当然就你,”中国boy面露难色,“哇你不会想帮他们两个也薅我羊毛吧,那可能就消费降级了要。”
  “没啊,不带他们挺好的。”
  
  就两个人去高档餐厅是不是算约会?某幻坐在中国boy的副驾突然回过神来,心里扑通扑通一阵乱跳,中国boy心无旁骛,在快到门口的地方停下来,“你先进去,我找个地方停车。”
  “行。”
  这个餐厅装潢很优雅,一看就知道不会是什么便宜的地儿。他进门报了中国boy的名字和手机号,服务员从善如流地引他入座。七点多,正是晚餐高峰期,他们这一片的双人座可谓座无虚席,而且每桌上都放着玫瑰花,这倒也没什么,重点是除了他们这一桌,很明显,都是情侣。
  这也太怪了吧,还是说只是巧合?在他万分纠结盯着菜单神游外太空的时候,中国boy终于停了车过来。
  “不点菜吗?”
  某幻闷闷地回答:“等你呢,都你请客。”
  旁边等候多时的服务员立刻靠近,言笑晏晏地介绍每一种套餐,其中夹杂着不少地名术语,听得某幻一愣一愣的。等她说完,中国boy又翻了几页菜单,问某幻:“你喜欢海鲜吧,点个海鲜多的呗。”
  还挺贴心。“行啊。”
  “好的,那就是B套餐了,请问另一位先生也要B套餐吗?”
  中国boy往旁边张望了一下,“诶我进来的时候看见别桌有焗龙虾球的,好像刚刚的套餐里没有。”
  服务员好像一瞬间动摇了,笑容凝固,很快恢复自然,“不好意思,刚刚是我的失误,没有向您介绍,这是我们七夕限定情侣双人套餐里的,在单页的菜单里有。”
  中国boy仔细研究起来,“其实感觉这个海鲜也挺多,情侣套餐是不是便宜点的……哇,别踢我啊。”
  某幻马上收回脚,尴尬地摸摸脖子,“没有,撞到了吧。”
  “给你看一下吧,看一下选哪个。”中国boy把菜单递过来,某幻僵硬地接过那张设计得相当粉红的单页,很迅速地过了一眼,跟拿了炸弹一样立刻放下,“还是点单人套餐吧,你点个不一样的还能多尝一点。”
  “也行,C套餐是不是有龙虾,我要个C套餐吧。”
  “好的,为您下单一份B套餐一份C套餐,请稍事等候。”
  不知道是不是某幻的错觉,服务员离开他们桌的时候带着很诡异的笑容。七夕限定是吧,这也太巧了,他立刻掏出手机翻日历,“今天他妈七夕啊。”
  “啊,就是今天吗?”中国boy也把手机翻出来,“哇还真是,怪不得旁边看着都是一对对的。”
  真是约会了真是约会了,某幻扶住额头,怕中国boy看到自己脸颊发红不好解释。他明显误解了某幻,感叹一声:“点个情侣套餐也代表不了什么吧,这么恐同吗哥哥?虽然我不是同。”
  嗯,啊,确实,都知道不代表什么……某幻像迎头被浇了一桶冷水。不是就不是呗,需要特地说吗?不应该的,他妈的,我是深柜可以吗?
  难得被请了这么贵的一顿饭,他吃的心如止水。鬼知道一开始还有点约会的错觉,现在就是纯纯兄弟情,妈的,话都撂到这儿了,但凡对王瀚哲有半点奇怪的想法今天都该没了,不然自己干脆别叫某幻了,改名叫恋爱脑的大傻逼。
  “哎,你那道菜香料挺多的,先少试点。”某幻从机械动作中返回现实,听到他继续说,“你不是不吃香菜嘛。”
  “这玩意儿是香菜味儿的啊。”他看了眼叉子上绿油油的贝肉,确实有点像,没听说啊刚刚。站在一边的服务员适时出现,微微一笑,欠身说道:“这道菜的酱汁里使用了一些莳萝,您可以先尝试一下是否能接受它的气味。”
  某幻咬了一小口,没有香菜那么浓烈的味道,不过也够怪的,痛苦面具了。
  “你要受不了我跟你换一下。”
  中国boy把自己的盘子往前推了推,某幻看着他盘里红亮的龙虾头装饰,“……你不是想吃龙虾吗?”
  “尝过了呀,尝过不就行了。”
  这算什么打一棍子给个甜枣行为,操他妈的王瀚哲,就想让兄弟当傻逼是不是。某幻看了他一眼,伸向他的盘子,猛地一顿,“卧槽不会是不好吃你打算跟我换吧。”
  中国boy立刻垮下脸,“我无语了。那别换了我还挺喜欢龙虾的。”
  “那还是换吧,我这个乱香菜。”某幻迅速把两盘菜掉了个个儿,中国boy撇嘴笑笑,很自然地动起刀叉。
  龙虾确实还不错,某幻偷眼看他,不愧是连折耳根这种毒药都吃的怪人,香菜根本不虚。
  “你怎么又踢我啊?”
  “啊?”某幻顶了下腮,嚣张地又撞了撞中国boy的膝盖,“腿太长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