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没一个好东西

Chapter Text

  都他妈是王瀚哲的错。
  如何消除吊桥效应的影响。某幻抱腿坐在沙发上,在搜索引擎上寻找结果,从弗洛伊德查到行为主义,感觉自己马上就成为了一个立派的心理学带师。
  “干嘛呢?”中国boy突然就从后面凑了过来。
  “妈的吓我一跳。”某幻下意识往边上躲,心里砰砰跳,“你有啥事?”
  “哦,我这枪啊,”中国boy老实把枪递到他面前,“之前跟你出任务的那次,不是消音器出问题了嘛,换了个新的,好像还是不大行,我实在是操了,你帮我看看。”
  某幻接过枪来,他绕到前面,自动贴上来,想看某幻是怎么整备枪支的。看个枪有必要靠那么近吗?某幻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枪械上,只是中国boy的膝盖抵着他的小腿,他不得不感受着对方,拆东西的手都有点抖。
  “怎么样?”
  兄弟,你呼出的气都要喷我脸上了,说好社交牛逼呢,社交距离不懂?社交牛逼就可以这样了是吧。某幻耳朵烫的很,心里骂骂咧咧,粗略地看了看零件,“你这枪有年头了啊。”
  “确实,得有个七八年了吧。”
  保养的其实很不错,但是用到这种地步了再怎么精心维护换配件也是过了时的东西,“你换一把来的比较快。”
  “没救啦?”他把某幻重新组装上的枪拿回来,爱怜地擦了擦,“唉,我就用这顺手……”
  不管是冷兵器还是热兵器,他们这行的跟玩鞋玩潮牌的一样,其实也热爱追赶潮流,拼着要搞点新装备,最好是全球首发限量那种,中国boy这种情况实在是少数,“你还挺念旧的。”
  “也不算吧。”他握着枪,熟练地上膛退膛,“我也喜欢新的,不过这把是我师叔送的,最习惯。”
  “这个型号升过好几个版了吧,我那儿还有一把新版的放着呢。”
  “那你送给我吧。”中国boy半开玩笑说。
  某幻也没过脑子,“行啊。”
  “真的假的!”他激动地坐直,眼睛亮闪闪,像一只活泼的大狗狗听到要加餐。
  好可爱啊操,啊不对,说送就送岂不是显得我像冤大头。“假的假的,忘了吧。”
  “操,某幻你怎么骗人啊——骗人的人头会变大——”
  “妈的,匹诺曹大头版是吗?”
  他呵呵呵笑个不停,“你那儿那么多枪呢,送我一把嘛。”
  跟小孩闹玩具一样。某幻转变思路,开始提要求,“我送你,你请我吃饭。”
  没想到他答应的异常爽快,几乎是蹦起来的,“好,什么时候走?”
  “不去怪异君那儿。”
  “嗯?看不起老怪是吧。”
  “操,他那儿人均能有50吗?”
  “50怎么啦,50块钱不是钱吗?”
  “别说,起码整个什么米其林黑珍珠级别的好吧。”某幻站起身,“你妈,人均5000我都赔了。”
  “那不是兄弟嘛,”中国boy笑得很开心,“黑珍珠是吧,你哪天有时间我先去预订。”
  “后天晚上吧。”某幻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就请我一个啊。”
  “感谢仪式嘛当然就你,”中国boy面露难色,“哇你不会想帮他们两个也薅我羊毛吧,那可能就消费降级了要。”
  “没啊,不带他们挺好的。”
  
  就两个人去高档餐厅是不是算约会?某幻坐在中国boy的副驾突然回过神来,心里扑通扑通一阵乱跳,中国boy心无旁骛,在快到门口的地方停下来,“你先进去,我找个地方停车。”
  “行。”
  这个餐厅装潢很优雅,一看就知道不会是什么便宜的地儿。他进门报了中国boy的名字和手机号,服务员从善如流地引他入座。七点多,正是晚餐高峰期,他们这一片的双人座可谓座无虚席,而且每桌上都放着玫瑰花,这倒也没什么,重点是除了他们这一桌,很明显,都是情侣。
  这也太怪了吧,还是说只是巧合?在他万分纠结盯着菜单神游外太空的时候,中国boy终于停了车过来。
  “不点菜吗?”
  某幻闷闷地回答:“等你呢,都你请客。”
  旁边等候多时的服务员立刻靠近,言笑晏晏地介绍每一种套餐,其中夹杂着不少地名术语,听得某幻一愣一愣的。等她说完,中国boy又翻了几页菜单,问某幻:“你喜欢海鲜吧,点个海鲜多的呗。”
  还挺贴心。“行啊。”
  “好的,那就是B套餐了,请问另一位先生也要B套餐吗?”
  中国boy往旁边张望了一下,“诶我进来的时候看见别桌有焗龙虾球的,好像刚刚的套餐里没有。”
  服务员好像一瞬间动摇了,笑容凝固,很快恢复自然,“不好意思,刚刚是我的失误,没有向您介绍,这是我们七夕限定情侣双人套餐里的,在单页的菜单里有。”
  中国boy仔细研究起来,“其实感觉这个海鲜也挺多,情侣套餐是不是便宜点的……哇,别踢我啊。”
  某幻马上收回脚,尴尬地摸摸脖子,“没有,撞到了吧。”
  “给你看一下吧,看一下选哪个。”中国boy把菜单递过来,某幻僵硬地接过那张设计得相当粉红的单页,很迅速地过了一眼,跟拿了炸弹一样立刻放下,“还是点单人套餐吧,你点个不一样的还能多尝一点。”
  “也行,C套餐是不是有龙虾,我要个C套餐吧。”
  “好的,为您下单一份B套餐一份C套餐,请稍事等候。”
  不知道是不是某幻的错觉,服务员离开他们桌的时候带着很诡异的笑容。七夕限定是吧,这也太巧了,他立刻掏出手机翻日历,“今天他妈七夕啊。”
  “啊,就是今天吗?”中国boy也把手机翻出来,“哇还真是,怪不得旁边看着都是一对对的。”
  真是约会了真是约会了,某幻扶住额头,怕中国boy看到自己脸颊发红不好解释。他明显误解了某幻,感叹一声:“点个情侣套餐也代表不了什么吧,这么恐同吗哥哥?虽然我不是同。”
  嗯,啊,确实,都知道不代表什么……某幻像迎头被浇了一桶冷水。不是就不是呗,需要特地说吗?不应该的,他妈的,我是深柜可以吗?
  难得被请了这么贵的一顿饭,他吃的心如止水。鬼知道一开始还有点约会的错觉,现在就是纯纯兄弟情,妈的,话都撂到这儿了,但凡对王瀚哲有半点奇怪的想法今天都该没了,不然自己干脆别叫某幻了,改名叫恋爱脑的大傻逼。
  “哎,你那道菜香料挺多的,先少试点。”某幻从机械动作中返回现实,听到他继续说,“你不是不吃香菜嘛。”
  “这玩意儿是香菜味儿的啊。”他看了眼叉子上绿油油的贝肉,确实有点像,没听说啊刚刚。站在一边的服务员适时出现,微微一笑,欠身说道:“这道菜的酱汁里使用了一些莳萝,您可以先尝试一下是否能接受它的气味。”
  某幻咬了一小口,没有香菜那么浓烈的味道,不过也够怪的,痛苦面具了。
  “你要受不了我跟你换一下。”
  中国boy把自己的盘子往前推了推,某幻看着他盘里红亮的龙虾头装饰,“……你不是想吃龙虾吗?”
  “尝过了呀,尝过不就行了。”
  这算什么打一棍子给个甜枣行为,操他妈的王瀚哲,就想让兄弟当傻逼是不是。某幻看了他一眼,伸向他的盘子,猛地一顿,“卧槽不会是不好吃你打算跟我换吧。”
  中国boy立刻垮下脸,“我无语了。那别换了我还挺喜欢龙虾的。”
  “那还是换吧,我这个乱香菜。”某幻迅速把两盘菜掉了个个儿,中国boy撇嘴笑笑,很自然地动起刀叉。
  龙虾确实还不错,某幻偷眼看他,不愧是连折耳根这种毒药都吃的怪人,香菜根本不虚。
  “你怎么又踢我啊?”
  “啊?”某幻顶了下腮,嚣张地又撞了撞中国boy的膝盖,“腿太长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