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没一个好东西

Chapter Text

  能让他们几个全员出动的活儿有,但是不多,毕竟还要考虑报酬的事儿,好歹要算一下性价比,值当不值当。
  一旦接了就是大活儿,报酬和风险性成正比,比如现在这个。
  一开始的计划是老番茄在外面做指挥调度和接应,其他三个进酒店,某幻被人发现了,被追着汇到了中国boy那条线上。中国boy之前装扮成了侍应生,本来是给某幻打掩护的,有个眼尖的家伙察觉了猫腻,干掉他之后演变成了双人逃亡。
  中国boy跟着某幻下楼梯,跑的有点体力不支,“操你妈你太行了某幻,怎么他妈能给抓着的。”
  “妈的茄哥给我报点报错了,我他妈一推门一屋子人搁里头。”
  “我没报错啊,跟boy踩的不一样吗?”
  “屌,那他妈应该怪你啊王瀚哲,叫你补救一下打个掩护也没打好。”
  “操,他们临时换地儿了呗,这鸡巴能怪到我头上的。”
  某幻刚准备继续下楼,被中国boy拽了个急刹车,“走这边。”
  他们从布草间穿过,顺手拿了几条床单。走廊上有辆保洁用的车在,保洁员正整理房间,中国boy在小车上摸了张备用万能房卡和某幻继续往前跑,拐角处传来沉闷杂乱的脚步声,现在回头万一撞见追兵更麻烦,中国boy刷了旁边的一扇门,拉着某幻就躲进了衣柜。
  虽然是豪华酒店,带门的衣柜就那么一个,空间相当小,他们把床单挂杆子上做遮挡,空间就更被压缩了。某幻和中国boy几乎是胸口贴胸口,旁边还挤着两件浴袍。
  心脏在胸口跳的急促,中国boy也是,像打小鼓一样,鼓声二重奏。他们两个捏紧枪,时刻准备射击,中国boy耳朵贴着柜身的木头听情况,搞的某幻也异常紧张。某幻刚打算问他一句,被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行吧,等吧,看这波什么时候能过去。
  这个衣柜对于中国boy还是太矮了,他的腿蜷着,一条腿挤在某幻两腿之间。开始躲的急,没发现,现在察觉了就是,怪起来了,某幻打算换一下姿势,刚动了两下就被中国boy摁住。他妈的,腿长那么长能当饭吃吗?某幻努力不让自己的小兄弟和兄弟的大腿接触,这缠着他妈等下跑都不好跑吧,同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这里的空气流动性很差,太闷了。
  中国boy,身上还挺好闻的。
  有点gay的兄弟。他试图把这个想法逐出脑海,于是在脑内狠狠涂抹刚刚那个念头,进行更换——怎么还有人出个活儿喷香水的,杀手界带明星啊。中国boy按住他肩膀的手落在他的腰上,之前那个创口似乎突然发起热来,他想不动声色地挪开,中国boy非常小声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某幻马上转换工作mode,很快,门发出几声电子音,急促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某幻瞟了一眼中国boy,侧脸十分坚毅,枪口略略贴在床单上,如果有人敢动这里一定第一秒被击杀。
  脚步在衣柜前停顿,他感觉心脏在喉咙里跳动,下一秒就要冲出来。然后听见脚步声继续往外,“这间也没人!”
  “他妈的谁说在这层的,上楼下找!”
  某幻听见关门声,松了口气,准备出去,被中国boy拦了一下。确实,也可能是为了捉他们的陷阱,等了大概五分钟,中国boy终于憋不住了,架着枪慢慢推开门。
  还好没人,某幻跟着他从衣柜里出来,突然想到:这是不是就叫“出柜”啊。
  操,怎么今天脑子里装的全是这种怪东西。他心虚地抬头打算看一眼中国boy,发现眼前一张巨大特写,中国boy的脸离自己最多也就20厘米。
  “怎么啦?”中国boy小声问他,看他摇头,又开始跟无线电里的老番茄说话。
  很平静,某幻心想,我很平静,心如止水坐怀不乱就像春风吹过湖面掀不起一丝波澜,如果有心跳加速情况一定是因为我们家有遗传的心脏病需要体检做个24小时心电图。
  跟刚刚那个特写还挺好看的屌关系没有。
  太gay了,天哪,怎么会这么gay,我没有吃什么怪东西吧。
  老番茄跟他们重新规划了一下,由于某幻和中国boy已经被发现了,整个计划都要大改,他们两个直接变成了双人任务,花少北继续隐藏着单刷。某幻被今天的自己gay到脑子无法转动,被安排什么就做什么,被中国boy拉着要去哪就去哪,直接升级成无情的杀戮机器。
  
  任务还算完成的比较圆满,虽然花少北也没藏到最后,但是该杀的人杀了,该拿的东西拿了,目标是都解决了。他们在外面集合的时候某幻忍不住来了个冲脸,20厘米对吧,神枪手对于这些距离拿捏的死死的,老番茄被猛地靠近,吓得一激灵,“卧槽哥,干什么吓死我了。”
  “没事。”呃,好像没什么感觉。老番茄躲的也太快了。
  花少北正处理一个擦伤,酒精差点洒了,“搞什么啊某幻,这是想干什么。”
  没感觉的,很惊人是不是,不用骗自己也知道心里风平浪静。
  中国boy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拖开,“你怎么回事儿某幻,吃错药了吗,别告诉我等会儿你还要吓我啊。”
  “没有。”真只是吃错药就好了。你妈中国boy是不是练过什么烈焰掌啊,手也太热了,肩膀要烫没了。
  老番茄被吓了之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唉呀,boy想你吓他的,这不是在暗示呢么。”
  “对啊,也不能就区别对待boy啊,你看孩子多可怜啊。”
  中国boy松了手,“没有的事儿啊没有的事儿啊,现在吓我也吓不到了啊,我有心理准备的啊。”
  真的假的。“我也没打算吓你。”
  “你看,boy甚至不值得你一吓。”
  某幻想了想,还是值得一试的,反正现在已经被架起来了,名正言顺,可以看一下到底是不是之前产生了一些错觉,帮自己澄清一下。
  “boy不想的,我们要尊重本人意愿。”
  某幻刚说完,扭头进行了一个突脸,中国boy十分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旁边的两个围观者发出了十分遗憾的声音。
  莫名吓人发起人一仰脖子,说:“行了吧,满意了吧。”
  “某幻你不太行啊。”
  “我说了的呀,我有心理准备了的。”中国boy边笑着说,“都梅开三度了,哪有那么容易吓到咯。”
  “梅开三度就不行了啊,某幻,菜!”
  确实,某幻真的不太行,某幻心脏有点问题的,要到医院好好查一下心率时快时正常到底是什么病理原因引起的。
  就这么简单,绝对跟自己兄弟扯不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