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钱苔】各取所需

Work Text:

  

  

  

  

  

  
  

  “All I do is trend

  cause I'm burn to be a star”

 

  池苔站在舞台中心向台下比出一个射击的手势,结束了这场表演。粉丝的尖叫与欢呼声不绝于耳,他带着自信的微笑扫视全场,微微鞠躬准备退场。鼓掌的声音还未停歇,池苔抬起头,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第一排的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没想过会在这里碰到老熟人,但那个人如果是钱贝贝的话,倒也不是那么令人惊讶——毕竟这场表演本就是由钱氏集团赞助。钱贝贝如同往常一样微笑着,池苔并不清楚他什么时候坐在了台下又准备什么时候离开,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因此他只是用目光与对方打了个招呼便下场了。这首曲子的舞蹈并不好跳,精疲力尽的大明星此刻只想回去休息。

  

  “累死我了!”

  池苔喝了几口水就把自己扔进沙发中,蜷起身子打开手机。他的安排里本没有今天这场表演,却临时被加了日程,据说是节目组花了高价。反正只是作为特邀嘉宾出场跳只舞罢了,这钱谁不要谁傻。他开了局游戏,打到快尾声才觉得有点不对劲——按理说结束之后金刚就会来接他,但池苔在休息室待了快半个小时也没见到人影。他给对方打电话,显示无人接听。

  一丝警觉在他心里升起,池苔站起来准备出门看看,然而却不知怎的身体发软,突然眼前一黑。

 

  
  意识消失之前,他将手机用力丢了出去。

  

  

  “终于醒了?”

  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刺进耳朵。池苔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他费力地抬起眼睛,周围场景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

  “你谁啊?”他疑惑地看向眼前的陌生人。

  那人一顿,紧接着像是被气笑了一般,说道:“真是没想到池大明星忙得连人都不认识了。没关系,我不在意你认不认识我,反正今天之后你娱乐圈顶流的身份将荡然无存。”

  “池苔,你挡了太多人的路。”

 
  池苔这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了背后的椅子上,而他面前的人怀着恶意的笑,往他的嘴中塞了什么东西。意识到这点池苔迅速闭上嘴巴,可那东西似乎已经掉进了他身体里。

  “你给我喂了什么?”他冷静地瞪向对方。

  “一些能让你快乐的东西。”那人冷笑,捏住他的下巴,却猝不及防被池苔狠狠咬了一口,因此吃痛地移开了手。“你怎么还咬人啊?”

  虎口的牙印缓缓渗出鲜血,也不知道池苔是下了多大的力气。那人怒极反笑:“你就等着吧。”

  他的脚步声缓缓离去。

  

  池苔挣扎了两下,发现无法挣脱捆着他的绳子,只好先皱着眉环顾四周,寻找逃生的方法。这看起来像个杂物间,周围没什么能让他碰到的有用东西。实在没有办法,池苔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有人吗?”

  “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池苔有些灰心地收了声。他又思考起来,觉得刚才那人长得有点像现在一个当红明星,有次拍广告的时候好像遇见过。可现在这并不是重点。他的身体无端燥热起来,一种欲望不断蔓延,使他额头冒出冷汗。

  “操。”池苔暗骂,声音有点颤抖。那该死的家伙好像给自己下药了。他大概知道了“让他快乐的东西”是什么,也瞬间明白对方会用什么下流手段。可能再过几分钟就会有人过来,大明星池苔的艳照将成为娱乐圈明天的爆款头条。池苔有点挫败,但他仍然冷静地思考着:只要一会过来的人能将捆住他的绳子解开,他就能……

  

  “苔哥,你在这儿啊。”

  突然响起的开门声将池苔的思绪打断。他警觉地望向门口,发现是钱贝贝正担忧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被人绑了。钱总先帮我解个绳子。”池苔言简意赅地概括了一切,并没有力气说太多话。他注意到钱贝贝正拿着他的手机。“你怎么找到我的?”

  “谢幕没有你,我觉得不对劲,去了你的休息室就看见这个。”钱贝贝晃了晃手里屏幕已经碎了的手机。“我想大概是你遇到什么危险了。带人查的时候看见一帮鬼鬼祟祟的人,我们逼问出来你在这儿。”

 

  
  钱贝贝在房间里转了一会,找到一把剪刀,他用这把剪刀剪开了绳子。池苔顿时轻松了起来,可刚被绳子摩擦到的地方还是钻心地疼。他冷笑起来:“不知道明天身败名裂的会是谁。”

  “要我帮忙吗?”钱贝贝探头过来。

  池苔摇了摇头,他完全有能力自己处理这件事。身体里躁动的欲望越发强烈,他轻颤了一下,觉得自己得马上找个地方解决。可仅仅是站稳他都无法做到,轻飘飘的躯体仿佛使灵魂都变得滚烫,池苔脚下一个趔趄,马上就要摔倒。

  

  “怎么了?”钱贝贝及时扶住了他。

  “那人给我下了药。”池苔咬着牙把手搭在对方肩膀上,气息有些不稳。钱贝贝今天穿了件浅蓝的衬衫,光滑如丝般的布料将他的体温毫无保留地传至池苔的身体,他的手以一个搀扶的姿势放在池苔腰间,让池苔本就因药物而敏感的身体变得更加渴求触摸。他太希望能马上解决这份该死的欲望了,下唇几乎都要因忍耐被咬出血来,而现在就有个人站在旁边——

  钱贝贝会帮我的吧?

 

  
  池苔放在对方肩膀上的手抓紧了那件做工精致的衬衣,他转头,努力使自己说出的话不像恳求:“钱哥,帮帮我。”

 

  
  “嗯?”钱贝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池苔按在了椅子上。身上的人跨坐在他腿间,表演服的低领垂开,露出一片胸膛。池苔扯住系在对方衬衫衣领下的黄色领带,低头吻住他的唇。

  “喂喂,你干什么呢?”

  钱贝贝惊慌地推开面前这个像是不太正常的人。唇部的触感并不令他陌生,可他也没有随便到和谁都可以接吻。

 

  
  池苔扯着领带的手稍微放松了点。刚才的一个吻仿佛导火索,将他身体里的欲望点得更盛。他眯起眼睛,俯视钱贝贝橙色的眼眸。

  

  “钱贝贝,做个交易怎么样?”池苔凑近了一些,声音里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这倒是使钱贝贝有点感兴趣。他不喜欢别人俯视他,可这个姿势下他只能抬头:“你开什么条件?”

  

  “和我做爱,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池苔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再等下去,自己以微小的幅度在钱贝贝腿上摩擦起来。钱贝贝沉默了一会,露出他贯日里的笑容:“大明星,你的条件开得有点模棱两可。”

  “但是我同意这桩交易。仅此一次。”

 

  
  他伸手至池苔颈后,将对方的身子往下压,一颗闪耀在天上的明星就此被拉入情欲的泥潭。

 

  
  池苔的唇覆了上去,刚才扯着领带的手此刻正一颗颗解着钱贝贝衬衣的纽扣。他滚烫的情欲不减反增,使他想要渴求更多,不只是一个吻。灵巧的舌头探进口腔,和钱贝贝纠缠在一起,那份快感传至心底,令心脏都震颤了一下,异样的感觉遍布全身。他握住钱贝贝的手,将那只带着冷意的手放至上身衣内,汲取来自对方的一丝安抚。

  像是没想到池苔会如此主动一样,钱贝贝稍微愣了一下,紧接着顺着对方的意思轻柔地抚摸那具躯体。他的手掌抚过池苔并没有什么赘肉的背部,指尖在脖子与脊椎连接的骨头处打转,又顺着他弓起的脊背,沿着背沟慢慢滑下,最后在腰窝处停留。身上的人因这充满引诱的抚摸轻颤,一声谁都没想到的呻吟掉了出来。

  “你……哈啊……”池苔暂时离开了那双被他渴求的唇,他想说出两句骂人的话,却发现自己没有理由这样做,因此只是眸子一暗,又低头准备继续刚才那个湿答答的吻。表演前涂的口红此刻乱作一团粘在他嘴角,更给这张漂亮得不像话的脸添了一分艳色。

  钱贝贝伸手将那块红抹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在心里提醒自己这只是一个交易,他们只是各取所需,可池苔隐忍的表情仍然使他的心乱了一分。他再次将那人的头向下压,在对方不稳的呼吸声中用牙齿啃咬他的嘴唇,而池苔却迫不及待地用舌推开他的牙齿,侵略性地占据他的口腔。

  

  若是没有爱,吻便变得索然无味,钱贝贝深知这一点。他明白自己只是这个被下了药的可怜人的解药,今天过后他们的羁绊也并不会加深,所以他更乐意把现在发生的一切当作一种消遣。池苔早已解开了他的扣子,那条领带孤零零地躺在他没有衣物遮挡的胸前,又在池苔不安分的动作下四处摩擦着身体。这人似乎玩腻了接吻的把戏,转而啃咬起他的锁骨,偶尔的细微疼痛使钱贝贝皱眉。他也并不想让这场交易持续太久,于是解开池苔的皮带,将手探进他因情欲而颤抖的下半身。

  

  感受到那份炽热的欲望,钱贝贝饶有兴趣地挑起眉。他的动作不算快,却让俯在他身上的人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池苔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狼狈过,仅仅是一点触碰便使他的大脑几乎要失去意识,更别说钱贝贝有意的挑逗。他也听到了自己令人脸红的声音,羞耻感让池苔咬紧了钱贝贝的肩膀,可他的身体却迎合着对方不断动作着。顶端溢出的黏液被钱贝贝的手指抹开,衣料在身下摩擦的声音在这杂物间无限放大,揪起了池苔的心。那份化为实体的欲望此刻在对方的手中被揉搓着,成为快感的源泉。

 

  
  “你别咬我,疼。”钱贝贝不满地出声。池苔这才放弃嘴下的那块肉。一个浑圆的牙印赫然印在钱贝贝的肩膀上,任谁见到了都会不好意思地别开目光。没了阻隔声音的东西,一声声压抑的呻吟就暴露在空气中。钱贝贝对于这样的结果十分满意,他向来对于身边人不为人知的一面感兴趣。

 

  
  “快……快一点……”池苔低声请求着,用手环住对方的脖颈,索求一个吻。感到钱贝贝动作加快的同时池苔的身体颤抖起来,他狠狠咬住牙齿,使自己喘息的分贝降低。有什么东西快要从他的体内涌出来,那份快感占领了他的大脑,让他除了想要高潮之外的所有念头都消失,可钱贝贝却是恶意地用手指按住了顶端那处。

  

  池苔因无法高潮的感觉难受不已,他缓缓地前后动作着,然而这只是让他无法释放的快感越积越多。一部分快感化成眼泪从眼角溢出,池苔不住地颤抖着,抓紧了钱贝贝的衣服。“你快放开……”他抗议着这种行为,但面前的人仍然以笑容面对他:“除非你求我。”

 

  
  “你!”池苔愤怒地睁大了眼睛,自尊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对上钱贝贝那双几乎永远都笑着的眼睛,猛然发现这人的笑意不达眼底。有那么一瞬间池苔想逃开,这场交易里他得不到什么好处,但最终还是身体的本能占了上风,池苔因愤怒而僵硬的躯体软了下来,他趴在钱贝贝的肩膀上,声音放到最低。

 

  
  “求你了。”

  钱贝贝唇角勾起一丝笑,手指从那处移开。

  池苔松了一口气。他在对方的安抚下感到身体的燥热降低了些许,那些快感化作实体从身体里涌出,随之溢出的还有无法忍耐、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少爷,那些人都处理好……”

  

  杂物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钱贝贝几乎是下意识地将池苔按进自己怀里,用警告的眼神扫向门口。池苔因为闯入者的刺激颤抖得更加厉害,即使他立刻压下了呻吟的声音,这样的姿势和他正颤抖的身体也很难不让人意识到他们正在做什么。

 

  
  “抱歉,打扰少爷了。”那人立刻低下了头,在钱贝贝不满的眼神中迅速离开。

  

  “哎呀,被发现了。”钱贝贝眯起眼睛笑着,轻轻拍打池苔的背以做安抚,毕竟对方还正处于高潮余韵之中。然而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却没那么温柔:“现在怎么办呢?大明星?”
  
  “你他妈的……”池苔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怎么还会有人来?”

  “喂喂,我可不知道他们会过来。”钱贝贝举起双手以示无辜。那只刚在他裤子里动作的手上沾满了黏液,池苔注意到这点,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他们不会说出去的,放心吧。”钱贝贝眯起眼睛。“那么还要继续吗?”

  池苔冷冷地看着他,松开了衣领。“当然。”他吻上对方的唇,恶意地咬了一口那块柔软的肉,血腥味迅速从伤口蔓延,填满两人之间并不算远的距离。

  “苔哥,你咬得未免有点狠了吧。”钱贝贝痛呼出声,唇间的痛感使他意识到池苔并不是那么容易掌控的角色,但这反而挑起了他的征服欲。

  

  池苔,和我交易可不是个明智之选。

  

  

  他们靠在杂物间的一张桌子旁,上面的东西随意散落着,像是很久都没有人来收拾过的样子。钱贝贝的手顺着股沟向下,一直探到那最隐秘的地方,却只是在入口处按压,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药效还没过去,经历刚才短暂的高潮后池苔更加渴望那份甜蜜的快感。他也伸出手,食指将对方放在后穴的手指按进自己的身体。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主动。”钱贝贝靠近他的耳朵低声说道。调侃的语气在他耳边被放大,池苔沉默着没说话,然而钱贝贝突如其来的进入让他忍不住低声喘息起来。“不要不说话啊。”钱贝贝抬起池苔的下巴,现在这个姿势下池苔正仰视着他。“这里没有人会来了,你大可以叫出声。我还挺喜欢你这个样子。”

 

  
  他的手指在那条狭窄又湿润的甬道里缓慢动作,每一次前进与后退都使身前的人颤抖。池苔因异物入侵的感觉有些不适,可摩擦的快感又在他的神经间叫嚣着奔跑,钱贝贝再次伸入一根手指时,他的理智几乎要断线。那两根手指并没有在粗暴地抽插,而是一点点按压着他脆弱的肉壁,于这方空间中寻找他最敏感的地方——池苔希望他别找到,他的直觉告诉他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可那埋在身体里的欲望反抗着他的自我意识,使他贴合着对方,将对方的手指送得更深。
  
  钱贝贝最终是找到了。在他触碰到那里的一瞬间池苔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别碰那里……”他的眼泪几乎要从眼眶溢出,但钱贝贝只是发出一声轻笑。紧接着那块地方被剧烈地碰撞,这个金发恶魔游刃有余地对他的敏感点发起攻击,让他不得不抓紧对方的衣服以免自己摔倒。

  潮水般的快感一阵阵拍打着他的身体,池苔知道自己想要的更多。他想要将自己从这情欲的深渊解脱出来却又甘愿沉沦,他想要能将他送至云端的快感,想要真真正正的拥吻与交合。

  

  “哈……快点下一步吧……”池苔闭上了眼睛,感到有眼泪从自己的眼角滑落,然后有人轻轻吻去了那滴泪珠。

  “下一步是什么呢?”钱贝贝亲吻着他的脸颊,将手指抽了出来。

  空虚感一下布满了他的身体,池苔没心情和对方废话,他明白不顺着对方的意思走只会让钱贝贝变本加厉。“操我,快点。”池苔对上他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睛,没什么感情地说道。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连同身体都在一起颤抖。

  

  钱贝贝略有些失望地皱了下眉。他褪下池苔的裤子,繁复的表演服装颇有些难脱。那双大腿暴露在空气中,钱贝贝抬头玩味地看向池苔,见对方没有回应,又在他大腿内侧的肉上用力咬了几下。印在洁白肌肤上的几个红色的牙印让钱贝贝十分满意。

  “你干什……”

  “还你的。”

  钱贝贝打断他的话,指了指自己刚被咬出血的嘴唇。“我都没怎么用力。”他站起来,右手放在池苔腰间。

  “我可不是爱吃亏的人。”他温柔地亲吻着池苔的脖颈,身下的人因他的话绷紧了身子。“放松点。”钱贝贝叹了口气,“不然我进不去。”

 

  
  池苔沉默着放松下来,但下一秒他又被进入身体的东西冲撞得不得不蜷起身子,钱贝贝只得慢下速度,安抚地拍拍池苔的背。

 

  
  后穴被填满的感觉终于使池苔得到了满足,药物的作用似乎也在减弱。他想喘口气,那股持续燃烧的欲望实在是把他烧得不成样子,可紧接着从后面传来的快感让他不得不再一次面临情色的折磨。

 

  “钱、哈啊、钱贝贝!你慢一点!”池苔在那持续的动作中几乎要站不稳,只能把后背的桌子当做支撑点。

  钱贝贝一只手扶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抬起池苔的腿,反而是进入得更深了些。“你的敏感点是这里吗?”他笑着问道,身下顶弄着刚才发现的地方。

 

  
  池苔一句脏话几欲出口。他的敏感点被不断触碰,于是快感以此为圆心扩散至全身,使池苔身体的颤抖加剧。那双眼睛也氤氲出水汽,绯红的眼角控诉着身前这人过分的行为。钱贝贝用手指抹去他眼角的泪,用最温柔的语气问道:“你说,如果你的粉丝知道你在别人身下是这副模样,他们会是什么表情呢?”

  这样的妄想令池苔睁大了眼睛。他感到一丝恐慌,因为面前的人完全有能力做到这样的事情。而包裹着对方的后穴正享受着快感的洗礼,他没办法回答钱贝贝,交合处淫靡的水声与从他口中发出的呻吟是这房间里仅存的声音。钱贝贝用柔软的头发蹭了蹭池苔的脖颈:“真想录下来啊……”

 

  
  “你高潮的样子。”

  

  

  “不、啊、不要……”池苔抓紧了钱贝贝的衣服。那件被熨烫平整的衬衫早已被他之前的动作弄皱,见到钱贝贝拿起手机的瞬间池苔差点忘记呼吸,可随即对方就将其丢在了一旁。

  “我开玩笑的。”钱贝贝冲他笑道。“如果我真想这样的话,今天又何必来这里呢。”

 

  
  池苔悬起的心被放下,一股愤怒涌入脑海,这种恶劣的玩笑必然会让钱贝贝付出某种他不知道的代价。现在这点愤怒却是被汹涌的快感冲散,池苔感到后穴一阵痉挛,他知道自己即将到达情欲的顶峰,可钱贝贝又在此时停了下来。

  

  “如果就这样让你高潮的话,不是有点没意思吗?”钱贝贝笑道。

  

  池苔咬紧了牙。早知如此,他就不会找这个恶劣的人帮忙。但事已至此,那一触即化的滚烫灵魂催促着他开口:“求求你……”

  

  “求我什么?”

  “求你……哈啊……让我高潮……”

  

  钱贝贝轻声笑了出来。已经极度敏感的后穴再次从对方的动作里得到了满足,快感填满了他的灵魂,池苔此刻仿佛陷在云朵之中,身体的痉挛让他的大脑空白一片。

 

  
  “我会好好利用这份人情的。”
  

  钱贝贝用手抚开池苔脸庞边凌乱的头发,笑着说道。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