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老板的尾巴

Chapter Text

13
转头瞥见一个探头探脑的小脑袋——看样子是睡醒了。

我把烤鱼上的油刷完,再翻动了一下其它的烤串后,挑了一根烤好的牛肉,撒上一把调料粉。
之后,走到西厢房的门前。
“老板,你醒了?”我笑眯眯地弯下腰,把肉串放在他面前。“要不要吃烧烤?”

其实,变成小狐狸的落九天是很不愿意出门的。
但我有信心用烤肉,把他引出来。

落九天把鼻子凑过来嗅了嗅,伸出粉色的小舌头,打算把肉都卷走。
“哦哦!好烫好烫!”
我不忍心笑话他,只能忍笑说:“这是刚从烤炉上拿下来的,当然很烫啦!来,我给你吹吹。”

突然,他一下跳到我身上。
略硬的背毛和柔软的尾巴,先后划过我的脸颊和脖颈——感觉有一点点痒。

“……发什么呆!烤肉都快焦了!”
小狐狸稳稳地趴着我的肩头,颐指气使地命令我。
我赶紧跑回烤炉旁,翻动肉串和铁网。肉块的边角上有些微烧焦的情况,好在问题不算严重。

笨蛋——落九天在我耳边轻声骂了一句。

我无奈地撒上一把调料粉,把这些烤好的肉串都拿下来,放在边上先凉着。
落九天贪婪地在空中嗅着气味,十分享受烤肉的香味。
“尝尝。”
我把牛肉从肉串上取了下来,递到他嘴边。
灵巧的舌头划过我的指尖,带走了手指间的肉块。落九天谨慎地细嚼慢咽,不知道在想什么。

“唔,还行吧。”
经过老板大人的严苛鉴定后,我暗暗松了口气:这大半天的时间,总算没有白忙活。
“还有很多。”我笑着把一串牛肉都送到他面前。
几乎是一口就吞下整串烤肉的落九天,依然没有要从我肩上下来的意思。
我略略抬高了一点左肩。即使知道他能牢牢地趴在那里,我还是下意识地想这样做了。
“……鱼还没好吗?”
“就快好了!”

一般情况下,我对烤制食物是很有把握的。不过,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烤碎金麟,因此心里有些吃不准,只能先凭感觉,再拿筷子挑开看了看,才能彻底判断烤熟了没有。
——果然,有一点烤过了。
我把铁网上的鱼挪到盘子里,心里感到有些遗憾。
以落九天的能力,一定会尝出来吧……
不,他一只九尾狐,光靠闻就知道了吧!

“怎么了?”
像是看出了我的失望,落九天主动问了出来。
我决定坦白交代:“这个鱼有点烤过头了……”
他嚼着我喂的烤肉,冷漠地说:“嗯,我知道啊。”
咽下了口中的肉之后,又说:“本来还想提醒你的,不过,本大爷就想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发现。”
“……那我可真是辜负您的好意了啊!”
“少废话!快尝尝看味道怎么样!”落九天理直气壮地说,“要是不好吃的话,就罚你工钱!谁让你浪费食材!”
我认命地挑了一小块鱼肉。虽然鱼皮确实焦了点,不过鱼肉还好,依旧细嫩柔滑。
“嗯,还不错。”我又拣了一块没有刺的鱼肉,送到落九天面前。
“你也试试?”

小狐狸依旧是先嗅再尝。
“好吧,算是勉强能入口吧!”

没想到烤过头的鱼居然被落九天接受了——正当我沉浸在这种喜悦中之时,小狐狸从我的肩头,跳到桌上,毫不客气地把烤鱼全都吃完了!
真的,一口都没给我剩下!!!

 

14
“呃,我说落老板啊,你就算不给我留一口,好歹给骨白留点吧。”我忍不住吐槽他,“店里就这一条鱼,我还想给骨白留个鱼尾巴呢。”

小狐狸舔了舔嘴,说:“我帮你把烤糊的鱼吃掉了,免得骨白知道了,嘲笑你。”
“哪里烤糊了!”我反驳,“明明就……有一点儿烤过了呀。”
“我说烤糊了就烤糊了。”落九天蛮不讲理地说,“我都不嫌弃你把这么金贵的鱼烤糊了,你还敢顶嘴!”
说着,又跳到我身上来,兴致勃勃地看着烤炉上的肉串,说:“快点,我还没吃饱呢!”

我只能放弃和老板讲道理,说:“那边烤好的……你什么时候都吃光啦!”
几条尾巴在我的后背上来回拍着,落九天不耐烦地说:“饿着呢,动作快点!”
“唉,好怕你饿得把我也吃了!”
我说着,把烤好的一把肉串从烤炉上取下。
小狐狸默默地看着我的动作,脑袋随着肉串的位置转来转去。
“这些肉还没腌过,你要撒调料,还是蘸烤肉酱?”
“那就试试蘸酱吧!”小狐狸说,“这个酱也是你做的吗?”
我把肉块从铁串上取下,说:“嗯,调料粉是咸辣的,这个烤肉酱就做了甜的——试试看。”

落九天先舔了一下酱汁,尝尝了味道,不满地说:“有点甜了。”
我好声好气地劝他:“这种烧肉酱单独尝的话,本来就偏甜。不过,拌着没有味道的肉会很好吃的。”
小狐狸将信将疑地从我手中把肉叼走,嚼了嚼。
“嗯……行吧。”
“我说的吧?”
“哼,只是还行而已。”小狐狸咬住肉串,“别那么得意!”

不知不觉,天都黑了。其实,准备工作花了不少时间,等到我真的开始烤的时候,日头早就偏西了。
四周的灯柱上忽然就亮起了火焰,照亮了天井。不过,亮度似乎不太够,所以我打开提早准备好的落地灯。
看着面前场景,仿佛回到了人间……我虽然以前没有做过夜市的烧烤,但还是和朋友一起撸过串的。

想到撸串,我转头问落九天:“要不要喝酒?”
一只小狐狸正在桌子上埋头苦吃。

“落九天!”我大叫一声,“那是给骨白留的!!!”
落九天终于打了个饱嗝,不以为然地说:“急什么,等她回来了。你再烤呗!这里还有很多的嘛。”
“不,按照你这个速度,估计等她回来就什么都不剩了!”我说,“我这烤的都赶不上你吃的速度啊!再说了,你吃了那堆肉都吃哪里去了?你这个肚子是填不饱的嘛!”
“妖力啊!妖力啊!你个笨蛋汤生!”小狐狸说,“多吃点的话,我好恢复得快点呀!”

“不行!”我赶去拯救最后几根烤串,“你给我放下!你知道你已经吃了多少嘛!”
难以置信,他居然为了烤串和我反目成仇,还死死咬住了不肯松手。
“都是我的!”落九天咬着肉串宣誓主权。
“松口!”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挑战和一只九尾狐比力气。

就在烤串的争夺中,我脚一滑,失去了重心,整个人都向后倒摔了下去。

 

15
我没有摔倒在地上,而是靠在一个身体上。
一双手从后面把我托住,头顶传来嫌弃的声音。

“重死了!快起来!”

我站起来,和落九天面面相觑。
“……你算是恢复了?”
“嗯,怎么?”长着狐耳的少年又摆出了一张臭脸。“这都能摔倒?笨蛋!”

正当我纠结于是反唇相讥还是忍气吞声时,烤炉里突然冒出一股微小的臭味。
原来,是香囊掉进了烤炉。那股臭味是上面的丝绦被炉火烧着时发出来的。

我遗憾地看着这个被烧坏的香囊。落九天本来想伸手去拿出来,被我阻止了。
“算了。”我很勉强地笑了一下,“烧了就烧了吧,反正也没什么用处了。”
盯着烤炉里即将化为灰烬的香囊看了一会儿,落九天发出了一声嘲讽。
“嘁!”

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我摆好了一堆烤串,准备开始烤下一波。
这时,小狐狸兀自转身离开了。
我忙问:“你不吃啦?”
没有回答我,他径直回了西厢房。
不吃就不吃了呗。我心想,剩下的还可以多留点给骨白。
哎……我怎么会不想喂给落九天吃呢?

正当我把烤串翻面的时候,小狐狸又悄无声息地跑到我身边来。
“那个被我烧坏了!”他生硬地说,“这个给你!”
落九天手上拿着一个全新的香囊,摆在我面前。
“呃……老板啊。”我无奈地说。
“你不要吗!”他恶狠狠地瞪着我,“这可是本大爷赏给你的!不许不要!”

我给五花肉甩了最后一把油,烤炉中的火焰瞬间沸腾起来。

“不是的啦。”我劝他说,“稍微等一下!别一会儿肉焦了,你又要骂我了。”
“……”
在我给烤串们撒上调料的时候,落九天说:“你要是喜欢戴香囊的话,这个……是绝对不会丢的。”
“哦……”
我把烤肉和烤串都拿下来装盘,装作很随意地问:“为什么不会丢?”

虽然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但其实我根本不敢转头看着他。

“因为本大爷给这个香囊加上了很厉害的法术,保证挂在你身上不会掉下来。”
小狐狸说着,把香囊往我怀里一塞,自己去拿肉串吃了。

我握着这个新香囊,心脏在胸口砰砰直跳。掌心的汗,几乎要浸没新的香囊的丝绦。
然而,还不等我说出感谢的话语,门口传来了骨白爽朗的笑声。
“我回来了啊呜!”
小姑娘飞奔到我们面前,猛吸一口气,说:“哇!好香啊啊啊呜!!!”
我把香囊放好,问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饿了饿?”
“快饿死啦!”骨白冲到桌旁,用手拿了烤肉就要吃,“哦哦哦,烫烫烫!啊呜!”
落九天叼着烤串,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我笑着给骨白拿了双筷子,看她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要喝吗?”晃了晃手中的酒坛,我问他们俩。
落九天惊喜地问:“已经好了?”
我拍去了黄泥酒封,让他闻了闻酒香。“都放一个月了,差不多了。”
骨白也投来兴奋的目光,嘴里不清不楚地说着她也要喝。

“好香……”落九天满足地嗅着酒香,“是桃花的香气!”
我把桃花酒舀在酒盏中,半轮明月倒映在酒中,随着晃动的液体,微微抖动。
托起酒盏送到他面前,我满心欢喜地说:
“来,试试?”

 

16
落九天就着我手中的酒盏,浅酌了一口。
“不错。”
他抬起头,眼睛发亮地看着我:“你不尝尝看?”

我心头一颤,像是被什么魅惑了似的,糊里糊涂地端起酒盏,喝了残酒。
之后,我才傻乎乎地发现,自己和他同饮了一个酒盏。

“哈哈哈……”
捉弄了我以后,他似乎出奇地高兴。
连骨白都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这么高兴。
落九天却抱起酒坛,给骨白倒了满满一碗,说:“骨白,你也来喝喝看!”

骨白疑惑地看着他,抱怨起来:“老板……人家是女孩子啊,怎么好用这么大的酒碗啊呜。”
我笑着拿了个酒杯,用勺子从酒坛里另外舀了一勺给她。
“这碗给我吧,你用杯子就好了。”
骨白喝了一杯,笑嘻嘻地说:“好喝呀,汤生!我还要啊呜!”
“一瓶够了吗?”我单独给她舀在酒瓶里。
“够啦够啦!”小姑娘说,“我还要吃烧烤啊呜!”

之后,我就头疼地发现,只那么一会儿的时间没看住,小狐狸抱着酒坛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了——总觉得他有一种即将要发酒疯的趋势。
“汤生!”他指着酒碗说,“你说你喝这个的!快喝!”
我拿起剩下的烤串和别的食材,说:“好的好的,炉子还有火,先让我把最后一波都烤了。”

落九天端起酒碗,不依不饶地走过来。
“快喝!”
我刚把东西都铺在烤炉上,落九天见缝插针地把酒碗硬推到我面前。
喝的有些微醺的小狐狸,挂在我身上,轻轻地说:“汤生,陪我喝一杯吧……”

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攫住了我,让我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那个酒碗,喝了一大口。
桃花的香气盘踞在我的面前,隐隐约约听到骨白的笑声:
“哈哈。老板、汤生,你们就好像在喝交杯酒一样啊呜……”

接着,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低语:交杯酒嘛……是要喝完的哦~

烤炉中的碳火安静地燃烧,偶尔被滴落的油脂炸出轻微的声响。
骨白坐在不远处边吃边喝,哼着不知名的歌调。
落九天缠在我手臂上。我略微低头看去,他双颊泛起微红的光泽。
这个仿佛是介乎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九尾狐妖,在月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动人。

那是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仿佛他与我端起的真的是喜酒,而周围全都是来庆贺的宾朋。
恍惚中,我端起酒碗——隐约感到那条缠着我的手臂,也抬了起来。
月亮在我的酒碗里晃动,泛起点点涟漪。

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与勇气,我将酒碗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哇!汤、汤生、嗝、汤生好酒量……嗝啊呜!”
骨白的声音再次划破了虚幻的迷津。
随着“咚”的一声,她倒在桌上,呼呼大睡。
“……这么快倒了吗?”我有些飘飘然。很快意识到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刚才喝得太猛,突然间又觉得不舒服了。

“笨蛋……”
落九天在我身旁哈哈大笑。
我擦去嘴边的酒液,好容易才缓过神来。在烤串快要烤焦之前,赶回了烤炉旁。

“九天啊……”
借着酒劲,我糊里糊涂地指着月亮,说:“你看……今天这个月亮……多好看啊……”
落九天微微抬头,瞥了一眼。
“啊,是挺好的……是、是不是比昨天圆了点?”

说完,醉倒在我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