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老板的尾巴

Chapter Text

09
回到西厢房,开门看到一对立起来的小耳朵,我的心就软了——立刻就把刚才想的那些有的没的,全都抛到了脑后。
好想伸手摸一摸,哪怕就一下也好。
不过,想到今天才被咬过,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落九天应该是醒了,只是趴在床上不肯动。见到是我来了,那对小耳朵就慢慢地垂了下来。
我拿着除毛梳,坐在床边;对着落九天拍了拍我的腿,示意他自己爬过来。
“乖,来梳毛了。”
老板大人瞪了我一眼:“本大爷不是狗!”
我只好伸手,准备把他抱到自己腿上。
呃……好重……

老实说,他这个份量啊,和他这个体格完全不成正比啊!
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抱起来。
落九天却得意地晃着尾巴。
好吧,看来这个份量……肯定又是他在捉弄我了。
明明妖力都已经那么虚弱了,折腾我的精力倒是永远都不缺。

“那个……今天身上的毛也要梳吗?”
“当然啦!”小狐狸理直气壮地趴在我腿上,“哪里都要梳!”
“好好好。”我说,“就是说,四肢和肚子上也要梳咯?”
“都要!”

随着刷子一下一下梳,小狐狸惬意地眯起眼睛。
我抬起他的前腿,给他刷腿上的毛。指尖碰到了软软的肉垫,还有小小的爪子。
小小的爪子很尖,轻轻地戳在我的手掌里,仿佛是挠在我的心尖上。

落九天乖巧的样子,一直都是很可爱的。

“怎么突然就没了那么多妖力?”
“哼!”
他的脑袋转向了另一边,我就顺势托起他的下巴,给他梳脖子侧面的毛。

下巴上的狐毛很软,比尾巴上如云絮一般软的毛,更加细腻绵软。

“昨晚……”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苏老板为什么来找你?你还说什么,不回去的——是什么意思?”
落九天把头枕在我手上,斜眼睨视我。
“你不是都偷听到了吗?怎么还来问我呀?”
我挠了挠他的下巴,说:“没有。我回房睡觉时,正好看到苏老板来找你——对了,她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把门锁好了呀。”
“呵,”落九天不以为然地说,“那样的锁对她有什么用?翻个墙,就连阿宝和阿庆都能跑进来。”
他挪动着站起来,抖落一些残留在背上的碎毛。换了一个姿势,躺在我腿上。

“算了,告诉你也无妨。”他说,“苏婆婆是来劝我回去的。”
“回去?回哪里去?”
“哎呀,你手上别停呀!”落九天不满地说。
“……哦。”

“苏婆婆想劝我回青丘镇,那里是九尾狐的老宅。回去……是想让我去相亲。”
即使是小狐狸的模样,依然能看出他气鼓鼓的表情。
“相亲?”我笑着说,“你们九尾狐也会被催婚?”
“当然了。”他抬起一条腿,露出腋下的部分。“这里这里!”
我顺着他的意思刷过去。
“我想,能和你在一起的九尾……姑娘,应该会很幸福的吧。”

本来只是我一个美好的祝福,却不想让他浑身上下都有些僵硬。
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

“和我在一起会幸福?”他说,“骨白不是一直都说我刻薄寡恩冷酷无情吗?”
我无话可说。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落九天很随意地问:“那你……在这里,觉得幸福吗?”

 

10
“当然幸福了!”我脱口而出。
落九天似乎没想到我是这个回答,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住了。

“呃……那、那苏、苏老板……”
我实在做不到像落九天那样,能自然亲切地喊一声“婆婆”。
“苏老板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呢?”

“哦,那个呀。”他一边回忆着,一边说。“是个很好看的姐姐,很聪明的——但我对她……喜欢不起来,就是、就是那种……喜欢,你懂吧?”
“嗯。”我笑了笑。示意他再翻个身,准备梳后腿了。
“很聪明?你不喜欢?”我说,“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难不成还是笨的?”
落九天白了我一眼。
“笨的好欺负嘛。”他懒懒地说,“比如说,汤生就一直都很好欺负。”
“老板……你也知道自己平时经常欺负我呀……”

我笑着和他打着哈哈,掩盖了刚才的慌乱。
因为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不是我一直都幻想的那个意思,所以脑子里一片混乱。只觉得心脏剧烈地跳动,好像要跳出胸口一样。

“喂!换条尾巴啊!”
被刷了两遍的无辜尾巴轻轻地抽了我一下。
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我问:“那,后来呢?”
“什么后来呀?”
“就是你说你不回去,后来呢?”

落九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沮丧。
“后来就被婆婆抽走了妖力。”他咬牙切齿地说。
我匪夷所思地问:“啊?为什么要抢走你的妖力?”
“嘁!谁知道那个老太婆想干什么!”落九天说,“汤生!今天不许给他们送饭!”
我决定把“其实今天厨房的灶火都还没生”的事实告诉老板大人,以博取他些微的欢喜。

然后,就被骂了。
“笨蛋!那我们今天吃什么!梳完了快去做饭!本大爷今天要吃双份的饭!肉要加倍的!”

又把马屁拍到了马脚上,感觉自己太失败了。

九尾狐真是一种神奇的妖怪,明明那么小一只落九天,梳下来的毛比平时还多一倍。
看着那堆毛,我说:“老板,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后每个月都这样梳一次?”
落九天摇着自己油光水滑的尾巴,心情很愉悦。
我收起他刷下来的毛,感觉骨白很快就能做把新扫帚了。

“快去做饭!本大爷饿了。”
小狐狸爬回床上,一会儿滚了几下,一会儿舔舔爪子,简直不能更舒服了。
“对了!”在我准备离开前,落九天又给了我一道命令,“汤生,记得去告诉对面的,今天休业,不送外卖!”
我站在门口,好笑地问:“这种事情,没有必要特地去说一声吧?”
“快去!不然扣你工钱!”
“好、好,我去就是了。”我看着屋外美好的阳光,“今天的天气很好啊,你不要出来晒晒太阳嘛?”
“不去。”小狐狸又换了个姿势,抱着自己的尾巴,开始睡回笼觉了。

没办法,既然是老板大人的指令,那我也只好去对面道歉了。
我刚走出浮世居的大门,看到阿宝和阿庆蹦蹦跳跳地从宝庆斋里跑出来。
“汤生!来送外卖嘛?”
“外卖呢!”

我露出带有歉意的微笑,告诉他们今天休业,没有外卖送过来。
谁知道,他们俩突然停住了向我奔来的脚步,两张可爱的小脸惊恐万分地看着我。

 

11
“怎、怎么了?”
看到他们害怕的样子,我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想要上前安抚。
但两只小狐狸崽子瞬间炸了毛,冲着我大喊大叫:
“不要过来!”
“不要!不要!”

我站在路中间,走也不是,回也不是,只好尴尬地问:“到底怎么了?”
小狐狸崽子们都快哭出来了。
“是九天哥哥的气味……”
“好可怕……呜呜……”

我一头雾水。
“啊,我身上有他的气味很正常吧?”我试图缓解现场的压力。“你们昨天不也说有的嘛。”
“不一样!”
“不一样的!”
“今天的气味好凶!”
“凶巴巴的!吓人!”

只有阿宝和阿庆两只小狐狸崽,居然能叽叽喳喳地营造出七嘴八舌的氛围来。
我俯下身,问:“难道是他留在我身上的气味太多了吗?”
小脑袋齐齐地摇头。
“嗯……怎么说呢?就好像……”
“嗯……就好像……能看到九天哥哥在这里!”
“对!就像九天哥哥在汤生身上!还有警告!”

“警告?什么意思?”
我疑惑地问。
一只小狐狸崽指着我,说:“这是九天哥哥的领地!”
另一只小狐狸崽说:“除了他自己,谁也不可以侵犯!”
接着,两只小的一起说:“就是这样的意思!”

不等我反应过来,他们两只又开始讨论起来。
“那以后就不能找汤生玩啦!”
“不能找他玩!九天哥哥会生气的!”
“会生气的!太小气了!”
“就是!太小气了!”

所以,落九天非要我来知会一声的实际目的……
就是为了吓唬吓唬同族的小孩子嘛?
虽然很幼稚,也很孩子气,但我还是觉得有种意外的可爱。

“在吵什么呀?”
一个雍容华贵的身影从门里走出来。看到我的时候,她愣了一下,随即便微笑着冲我点点头。

她根本不在意。

两个小孩子一看到她来了,立刻化作了两只小狐狸,争先恐后地扑进长辈的怀里,撒娇般地发出幼崽特有的叫声——在我听来,全是咿哟嗯呀的叫声,像两只小奶狗一样。
然而,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在找家里的大人说,自己受了什么委屈。
“哦哦,原来是这样呀。”
苏老板耐心地听完小狐狸们的抱怨,笑眯眯地哄他们:“好的好的,回头婆婆就去揍他,给你们出气,好不好呀?”

有一说一,看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士,用甜美温柔的口气自称“婆婆”,实在是让我感觉很不习惯。
我想自己还是应该得尽快接受,以后只可能会遇到更多这种情况吧。

“好啦,回去吧!”
小狐狸被赶回了窝里。而苏老板依旧面带微笑地注视我,然而眼神却多几分审慎的意味。
她慢慢地挪动步子,妖娆地走到我面前
“明明已经没多少妖力了呀……”
苏老板说着,伸出纤纤玉手,在我的肩头轻轻拍了一下。

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肩头开始破碎。我惊讶看着她,感到自己身上好像脱下了一层铠甲,全身上下也变得轻松了。
“怎么还要这样折腾呢?”苏老板无奈地感叹,“九天这小子……”

我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想开口提问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苏姐姐~”
是骨白和姬无常。

 

12
骨白拉着姬无常,飞快地跑到我面前。
“汤生!”她开心地说,“你也来逛苏姐姐的店啊呜?”

苏姐姐……
看样子,骨白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呃,不是。”我说,“因为今天休业,所以要来跟苏老板说一声抱歉,不能提供外卖的服务了。”
“今天竟然休业啊。”姬无常也很惊讶,“我以为买完东西后,还可以来吃个饭呢——对了,汤生做的点心也好好吃啊。”
“诶?谢谢,喜欢就好……”

对于今天没有了外卖的情况,苏老板倒是毫不在意。
“既然是休业,所以才能有时间陪女朋友出来约会嘛!”她笑眯眯地说,“平时一定是忙坏了吧?九天这孩子……”
“女朋友?”
骨白也很疑惑:“什么女朋友?汤生,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啊呜?”
姬无常掩面偷笑,说:“女朋友啊……应该还没有的吧?”
我向她投去感激的眼神,感谢她及时解除了我的窘境。

苏老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骨白,略带歉意地说:“原来是我搞错了,真是对不起。”
说着,就招呼两个女孩子,进店挑东西。

“苏老板!”
等骨白和姬无常进店后,我压低了声音,对她说:“苏老板,我订的发簪,可千万别告诉骨白啊!拜托你了。”
苏老板微微一笑,点头答应了。
“记得三天后来取货的。”

回到浮世居,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总觉得自己不是很擅长应付苏老板。
仔细想一想的话,我之所以对她有些膈应,还是因为她能把轻易地把落九天从我身边带走的缘故吧。
然而,我又做不到跑去找苏老板,把我对落九天的心意告诉她。
话说回来,不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心仪的对象,而去告诉其他人——这种做法,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洗完衣服和打扫完之后,心情也有些好转。我决定不再考虑这些事情,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落九天真的要走的话,那我也要跟他一起走——当然,骨白也绝不能丢下。
无论在那里,有他们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我翻出烤炉,打算做一顿烧烤。
牛肉已经串了不少了,一部分猪肉和鸡肉还浸腌料。即使不知道骨白会不会回来吃晚饭,我还是预留了她的部分。
接着,我三下五除二地把碎金麟处理好——依稀记得落九天没怎么吃过烤鱼,所以特别想做给他尝尝。
给鱼肉撒过盐之后,烤炉里的火也越来越旺了。幸好在买烤炉的时候,我还记得买了个铁网——虽然当时多花了一点落九天的钱,让他抱怨了一阵子,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很值得的。

真不明白这种夜市常见的长条形的烤炉,当初是怎么掉到妖怪狭间来的。

我把烤炉架在天井里,再搬了一张桌子用来摆各种食物和调料。
猪肉和鸡肉都腌得很成功,那些没有腌过的肉类,抹上特制的烧烤酱或是调料粉,味道也很不错。
牛油滴落在木炭上,发出吱吱的声响和令人感到幸福的香味。
我翻动着烤串,心里盼望着落九天能快点醒来,然后就可以坐在一起吃烧烤了。

在给烤鱼刷第二遍油的时候,我听到到西厢房里传来了一些细小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