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老板的尾巴

Chapter Text

01
原本是“O伯爵的秘密花园”餐厅的店铺,最近换了老板——是一位气质高贵的女性。
嗯……姑且算是女性吧——我在心里是这么认为的,毕竟,浮世镇上的大部分妖怪都是有性别的。

“哇!汤生!你知道嘛!那位姐姐真的好温柔呀!而且呀,你要是靠近了看的话,会发现她更漂亮啊呜!”
我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笑着问骨白:“要不要吃青团?我做了咸蛋黄馅的。”
骨白好奇地问:“诶?不是豆沙的吗?老板只做过豆沙馅啊呜。”
我手托着一只青团,递给她:“现在已经有很多口味了啊。下次我们还可以试试奶香紫薯啊、流心芝士啊,各种各样的味道。”
骨白兴奋地叫了一声,说:“哇!汤生果然最厉害了啊呜!”

“咳咳!”
厨房的门口传来几声轻咳。我顺着声音方向看去,落九天正板着一张臭脸站在那里。
“啊!老板!”
我拿着盛放青团的小碟,走到他面前。
“落老板要不要也尝一个?”
“……嗯。”
他拿起青团,一口吞下,放在嘴里慢慢地嚼。
“怎么样?”见他面无表情,我不禁有些紧张。
“……还……”落九天斟酌着开口,“还凑合吧。”

“啊呜!”
骨白开心地发一声欢呼。“浮世居新品诞生!骨白相信,一定会大卖的啊呜!”
“呵呵,我倒觉得做成人肉馅的,才会大卖。”
看着剩下的四只青团,落九天冷冷地说。
“呃,您这是打算让我上哪儿去搞点人肉来啊?”

虽然我变成妖怪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落九天似乎还是喜欢拿这种小事来“吓唬”我。
真是一种令我无奈的恶趣味啊。

“啊,对了!汤生!”骨白突然看着我,“我可不可以把剩下的青团送给对面的姐姐?她今天送了我一条好好看的手帕啊呜!”
“可……可以的吧。”
我偷偷看到落九天不高兴的模样,立刻换了个说法。“对了,你正好也可以顺便问问人家,觉得这青团好不好吃。”
听到这话,九尾狐的脸色才阴转多云,还催促骨白现在就去。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明天再多做几个,好不好?”
等骨白一蹦一跳地离开后,我问落九天。
头顶上的耳朵微微颤动。他摊开手,大度地说:“哼,既然你这么想练练手艺,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帮你把把关吧!”
老板大人真是好难伺候啊,我默默地哀叹。

“那还真是谢谢落老板……怎么了?”
看到他似乎有话要说,我好奇地问。
结果,等了好久他才说:“明天,有新来的紫薯。”
我不解地看着他,问:“是要做什么新菜式吗?”
落九天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你刚才不是说,可以做奶香紫薯口味的青团吗!“
“嗯……诶?”我惊讶地看着他。
他转过身去,似乎准备离开厨房。
“不会做的点心,就不要拿出来吹嘘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我连忙赶上去,拦在厨房门口。
“落老板!”我笑眯眯地说,“我不但会做奶香紫薯口味的青团,我还会做很多很多紫薯的点心,你要不要都试试?”
落九天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

“等下……”他别别扭扭地说,“过来帮我梳毛……”

 

02
我收拾完厨房后,先去拿了除毛梳;随后,在天井找到了落九天。
他正趴在躺椅上休息。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随意耷拉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的光芒。
九……九天?
我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轻唤他的名字。
他一动不动,气息平稳绵长。

“哎,怎么就这样睡着了呢?”
我咕哝一句,脱了外衣盖在他身上。
落九天依旧没有反应,看起来睡得很香。
我只好默默完成他吩咐我的事情。随手拉来一张小板凳,就这么坐在躺椅旁。
一只手托起他的一条尾巴,我开始给他梳理尾巴上的毛。

这柔软细腻如云絮一般的尾巴,怎么摸都摸不够啊。
而且有九条呢!
果然,撸小动物的毛什么的,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幸福了!

其实,我更希望能看到他的小狐狸的模样,那个可爱的样子,简直让人过目难忘。
但我不敢跟他提这个要求,不用想都知道一定会把他惹生气的。
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威胁扣我的工钱——也不知道那些从来都不存在的工钱,他要怎么扣光光。

除毛梳可真是个好东西。这把特大号的除毛梳是我在蜘蛛婆婆那里买的。大概是因为没有妖怪知道这东西要怎么用,所以就被当作无用的垃圾,随意地扔在杂货铺里。
如果不是因为落九天的毛掉得太厉害,我也想不起来还有这种工具。
他好像很喜欢被人梳毛的感觉。不过,我每天帮他疏毛,主要还是为了减轻骨白的压力——让她一个女孩子家打扫屋里屋外的卫生太辛苦。

而我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撸毛。平时再怎么眼馋,我也做不到随便伸手去摸的。
要是那样做的话,落九天一定会炸毛的吧?

我一边梳,一边想:落九天炸毛也很可爱啊。
显现出妖怪姿态的他,威武而霸气;变成小狐狸的他,又那么可爱——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又威武又可爱的。
我有点好奇,要是当面说他可爱的话,他是会脸红呢?还是会炸毛呢?

梳过毛的尾巴看起来更漂亮了。
哎,也就是趁他睡着了,我才敢多摸几下。

一条尾巴忽然缠住我,与此同时,一个冷冷地声音问:“你还要摸到什么时候!”
看吧看吧,果然生气了。
我讪讪地收手,又问他:“你醒了啊?”
他没有回答,却皱起眉头,反问我:“你还带着香囊做什么?”

已经变了色的香囊,被我系在衣带上。平时被外衣罩住,一般不会被看到。
“呃……”
我暗暗想了一个理由,说:“之前一直带在身上,也习惯了——万一被混沌搞错了怎么办?哈哈……”
他眼里的亮光一闪而过,眼神逐渐暗淡,说:“哼,你果然还是怀念当人类的时候。”
“……不是的啦。”

即使恼恨自己弄巧成拙也毫无意义。我索性自暴自弃地不做解释了。
或许这样更好。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遥远,能有机会相识,已是命运恩赐了。
哪里还能奢求什么呢?

 

03
在浮世居对面新开的店铺,名叫“宝庆斋”,主营的业务是饰品订制与销售,兼卖一些化妆品。此外,还有茶饮供应——也就是说,只要消费到了某个价位的话,店家会相应的增送茶品或优惠换购的茶叶什么的,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营销手段了。

宝庆斋开业的当天,整条街上都热闹非凡。即使是我们浮世居的生意,也一下子爆满了起来。
我没想到,居然还有邻镇的妖怪特地跑来捧场。这些妖怪们逛完了宝庆斋,多半会到我们店里来吃个饭。临走时,还要带上一盒当季的点心。

于是,“浮世点心宝庆茶”,就成了浮世镇远近闻名的特色手伴。

落九天对此的态度有些微妙。相比之下,他更愿意被妖怪们是为了品尝美食而来浮世居。现在的境况似乎是与他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为此,我和骨白只好劝他想开点——总比我们门庭冷落到倒闭的程度,要好的手段多吧?

我后来才知道,落九天之所以会不乐意,是因为宝庆斋开业当天,大量的客人涌入,使得我们也忙碌起来。
结果,那天忙得我都忘了找时间给他梳毛。

骨白自告奋勇地说:“那骨白以后每天早上来先来帮老板梳毛啊呜!”
果然被落九天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你早上不迟到就不错了!”他说,“还有,就你那笨手笨脚的动作,说不定还会把我尾巴扯断呢!”

“那……落老板,”我试探着问,“你看,梳毛的事情,是换到早上,还是晚上呢?”
“……早上吧。”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你以后可不许睡懒觉了。”
我笑了笑,就答应了。
不知道早上去的话,会不会见到他小狐狸的样子。
即使觉得不太可能,我还真是有点期待。

宝庆斋的老板姓苏,她偶尔会过来用餐。一般都是我和骨白轮流送外卖过去——其实,大部分时候还是骨白送的。
苏老板大概是继姬无常之后,骨白第二喜欢的妖怪姐姐吧。
可是,落九天很不喜欢苏老板。只要觉察到苏老板要往我们这里来了,他就躲到厨房里不出来见人了。

我和骨白为此都感到很疑惑:难道说,九尾狐和九尾狐之间的关系那么差的嘛?

说起来,苏老板也是九尾狐——这还是落九天告诉我们的。
“呐,汤生啊,”骨白悄悄地问我,“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其实是老板特别喜欢苏姐姐’,所以才会害羞躲着人家啊呜?”
“怎么会呢?”
我对她天马行空般的想象,表示了难以理解。
“可能只是因为不熟悉吧?”我试着想了一下可能的原因。
骨白感叹地说:“诶~那你说,苏姐姐有没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的老板娘啊呜?”

我一愣。
随即想到,好像这才是最有可能发生的结局吧。
“……嗯。”我说,“你说的……不错呢。”
大概只有像苏老板那样温柔和善的人,才能包容又傲娇又孩子气的落九天吧?

“汤生?汤生!”
骨白凑到我面前,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我。
“嗯?怎么了?!”
“你才是怎么了啊呜!”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说:“对不起,想到别的事情了,让骨白担心了啊。”
“嗯?总觉得不像啊……啊,我知道啦啊呜!”
“诶?知、知道什么?”

骨白得意地说:“一定是汤生自己喜欢苏姐姐吧!”

 

04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无奈地摇摇头。
骨白却一本正经地分析起来。
“汤生明明就是很喜欢温柔的人啊呜,为什么不承认?呀,不对不对!汤生现在是妖怪了,应该是喜欢温柔的妖怪啊呜!”

天井的另一边,传来细微的关门声。
如果我还是人类的话,大概就听不到那么小的声音了吧?

“好啦好啦,不早了,快去睡觉吧。”我催促着骨白去休息,“明天还要早起呢。”
“哎,”骨白不好意思地说,“明天又到了我的生理期啊,所以呜……”
“是这样啊……”
我挠挠头,说:“放心好了,明天你就好好休息吧!”
骨白点了点头,又认真地提醒我:“还有还有!给苏姐姐店里的外卖要早一点送过去,晚了的话,她们就没有时间吃饭了啊呜!”

没办法,我只好亲自把她送到耳房。一路上她还在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说要给我展示“苏姐姐送给骨白的小礼物”。
“苏姐姐对我真是太好了啊呜!”骨白说,“以后,骨白要怎么感谢她啊呜?好苦恼啊呜……”
我想了一想,说:“骨白唱歌很好听啊,有机会的话要不要唱歌给她听?”
“啊,”我说,“对不起,忘了你发过誓,不再唱歌了。”
骨白摇摇头,吐了吐舌头,说:“这也没什么的啦啊呜!”
“不过呢,骨白你唱歌其实真的好好听的。”我想了一想,又说:“那一定是个叫茉小莉的人类发的誓,不是一个叫骨白的妖怪发的誓!”
小姑娘被我夸张的表演逗哈哈大笑。
我说:“试试看吧,骨白。”
骨白默默地撩起了左边的头发,红着脸说:“现在唱歌会漏风啊呜。”
“说不定……”我装作思考的样子,“在妖怪狭间,这还是一种特别受欢迎的风格呢!”
小姑娘不好意思地把头发放下,开开心心地缩回了被窝里,乖巧地合上了眼睛。

我帮她掖好了被子,关上了灯,就离开了耳房。
万籁俱寂的夜晚,隐约传来夏虫的低语。残月孤悬在空中,清冷得就像落九天的模样。
我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休息,一夜无梦。

第二天依旧忙碌。我估算着时间,赶在有大批客人来之前先去把外卖送掉。
“老板,送到宝庆斋的外卖做好了吗?”
落九天正在天井里熬酱料。
“做好了,在厨房里。”他一边说,一边还在搅动大锅里的酱料,“是那个红色的食盒,不要拿错了。”

怎么会拿错呢?那是浮世居里,唯一的红色食盒嘛。
那个食盒上,还装饰着精美的花纹,有海浪、云彩、仙鹤、花朵之类的,都是我叫不出名字的纹样图案。
总之,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物件。
其实盛放在里面的饭食也不普通,都是落九天每天挑选最好的食材,特别用心烹制的。

我提着食盒,怅然地想:难道说,其实他是真的对那位苏老板有什么特别的心意吗?

没几步路,我就走到了宝庆斋。店门没有关,我站在门口打了一声招呼:“苏老板?”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狐妖小孩突然蹦出来,一起接过了食盒。
“不是骨白姐姐!”一个说。
“是汤生!是那个汤生!”一个说。

“阿宝?阿庆?”
虽然我也有来过几次,但依然分不出他们俩谁是谁。不过,既然外卖已经送到了,我还是想尽快回去帮忙。
然而,正要转身时,两只小狐妖一左一右地拉住了我——别看他们年纪小,力气却大得惊人,完全挣脱不开。
“猜猜看!汤生猜猜看!”
“谁是阿宝?谁是阿庆?

我的额头隐隐作疼:又来了……
所以,我才不愿意来宝庆斋送外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