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易俊】成年礼(pwp)

Work Text:

每掀开一道纱帘,香料燃烧后的味道就浓郁一分。层层掩映之后,等待着一个特地为易柏辰准备的Omega。

分化之后和富有经验的Omega度过初夜,是每个Alpha的成年礼。这是千百年来部落的传统,如果有人分化成Alpha,族人会宰杀牲畜祭祀神明,在祭司的主持下进行祈福与庆祝。仪式之后的第二天夜里就是成人礼,被选中的Omega彼时将隐去所有身份,带上面具,身体涂上特制的香料,不仅掩盖自己的气味,也能避免染上Alpha的信息素,当夜他们不再是某某人,而是作为神的使者,用自己的身体去启发去引导这些初长成的少年,让他们成为一个真正的Alpha。

Omega穿着花纹繁复的长袍,平静地坐在床边,木质面具遮住了整张脸,上面只简单刻画出五官,显得呆滞而木然。易柏辰有些恍惚,他无数次祈祷今晚能同他的阿君一起度过,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依然在心里坚定地一遍又一遍念着喜欢的人的名字,而床上的Omega,虽然看不见的容貌,但他的身形和茅子俊一模一样。

易柏辰走近了些,心跳声如鼓擂,莫名的希望在悄悄生长。

就看一眼,就一眼……

他伸手握住面具边缘,对方几乎在同时扣住他的手腕,两人僵持了一阵,最后还是Omega开了口:“这样不合规矩。”

易柏辰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轻声唤道:“阿君。”

对方愣了愣,手上松了力气,易柏辰顺势揭开了面具——

“阿君……”

面具之下果然是他日思夜想的脸,眉宇之间英秀俊朗,双眼明亮清灵,此时却犹豫地闪了一闪,不敢对上年轻alpha灼热的视线。

“柏辰,我……”还想再说什么,全都被热切的亲吻揉碎在唇间了。橙花的香气慢慢铺张开来,微微的甜,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与热情。袍子看着厚重,稍微拉扯了几下便像水一样淌下来,露出Omega赤裸的躯体。茅子俊抓住易柏辰的衣襟向后仰倒在床上,有些心急地去解对方的衣带。Alpha的器官已经完全兴奋,没有了衣料的束缚,猩红的阴茎啪地打在茅子俊腿根,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太大了。

即使作为Alpha,这样的尺寸也大得过于惊人了,又硬又烫,像根烧红的铁棒似的架在腿间,光是看一眼都觉得腰软,他有些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吃得下。Omega天生对Alpha雄伟的性器有一种迷恋,甚至可以说崇拜,这来自于最原始的本能,粗壮的阴茎代表了力量,还有优秀的生殖能力。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后穴也有些湿了。

当这根东西进来的时候,茅子俊差点痛得背过气。年轻的Alpha莽莽撞撞地挺入,用的是蛮力,捅进去大半。穴里虽然湿润,但还不够湿,内壁因为疼痛而剧烈收缩,抵抗性器的入侵。“轻一点……”

易柏辰只好小幅度地动作,浅浅地抽插,肉道虽然紧窒,适应了一阵,也慢慢被操软了,温温柔柔地裹着肉棒渗出蜜一般的热液。易柏辰这才切身感受到妙处,他像沉进了一汪热泉,温暖的软肉密密地缠上来,每一寸都贴合得恰到好处,湿滑软腻摩擦出奇妙而绝顶的快感。茅子俊拉过他的手,易柏辰会意地握住Omega胸前的软肉,慢慢地揉弄,白软的肌肤从指缝间溢出来,很快浮起红痕,带茧的指腹刮过乳尖时,呼吸都会难耐地颤抖。胸部酥酥涨涨的,乳头被玩得涨大挺立,愈发敏感,后穴也被刺激得不断收缩吸裹。易柏辰舒服得晕乎乎的,操弄越发大开大合起来,手上失了轻重,深深地操进肉穴的同时用力地掐了一下红肿的乳尖。

“啊!……”他尖叫出声,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弄痛了吗?”

他紧闭双眼,眉头微蹙,胸口起伏着,仿佛真的经历了极重的痛楚似的,却又一直摇头。缓了一阵子,茅子俊慢慢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眼底飞红,像两片海棠花瓣一样透着绯艳。“没有弄痛……”他脸上热热的,勾住易柏辰的脖子凑近了接吻。

“是太舒服了……”

性器一下一下地往里面凿,水声咕叽咕叽地直响,过了一会儿,便找到了深处那个滑嫩的肉缝,那里依然紧紧地关闭着,但是每次顶到,肉穴总会痉挛着收紧,挤出一股热乎乎的淫水,浇在龟头上。易柏辰俯下身,将头埋在对方颈窝里,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他忽然嗅到一缕淡淡的白檀香,几乎微不可感,仿佛是冲破了层层屏障才冒出来这么缥缈的一缕,但闻起来很舒服,很安心。

原来阿君的味道是这样啊……

茅子俊感觉橙花的味道又浓了一些,他被Alpha的信息素包得严严实实,差点快喘不过气来。涂的香料只能保证事后不留下气味,但不代表他不会受到信息素的影响。他身上难受,酥酥麻麻地使不上力气,仿佛骨头也化掉了,只有两腿间的小洞还在孜孜不倦地吞吃肉棒,分泌出的汁液在快速抽插中打成白浆,湿黏黏地糊满了股缝。易柏辰操得很深,生殖腔入口慢慢被顶得发软,半是舒爽半是酸疼。

细密的吻落在颈侧,仅是最平常的肌肤相亲就能带来过电般的快感,Alpha本能般地含住一点皮肤轻轻地舔吻研磨,牙齿时不时地划过,尖锐而刺激。“不能咬……”茅子俊找回一点理智,Alpha尖利的牙齿让他后脊发凉,“现在不能标记,不能咬……”

“我不咬你。”易柏辰在他微张的嘴唇上亲了亲,两人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但下一秒,埋在穴里的性器蛮横地向更深处顶去,直接撬开了生殖腔,龟头一口气捅进肉腔的最底部。这下操得太狠,生殖腔被操透的感觉让茅子俊呼吸都窒住了,小腹一紧,几乎没有抚慰过的性器颤了一下,剧烈地射出精液。

操进生殖腔的快感更加强烈,里面更热,更湿,操开后也更软,肉壁拢着淋漓的热液紧紧吮着茎头,易柏辰已经处于高潮边缘,抽送了十来下之后,阴茎成结牢牢地卡住生殖腔,浓稠的精液一波一波射进来,全部收进了肉腔里,一滴也没有漏出来。

茅子俊感觉自己从里到外都是易柏辰的味道,下体又疼又涨,肚子有些鼓起来。

“成结了……”

“嗯。”易柏辰点了点头,脸却突然红了起来,好像刚才做得那么狠的人不是他似的。他把茅子俊抱得更紧了些,下巴搁在对方肩上。白檀香更浓了,裹在橙花的香气里,两种信息素的味道很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易柏辰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要是怀孕了怎么办?”他太忘形了,只想着自己爽到,操开了生殖腔不说,还在里面成结射精,成人礼上的Omega没有怀孕的先例,易柏辰害怕自己会连累到对方。

茅子俊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他太累了,软绵绵地窝在易柏辰怀里,半阖着眼,比平时想得要久一些。“嗯……那就,生下来吧。”他牵过易柏辰的手,轻轻地放到自己小腹上。年轻Alpha的手心很暖,怀抱也很暖,不知不觉中他就睡过去了。

 

时间回到一天前。

夜晚的神殿里只剩下祭司一个人,重新比对了卜卦的结果,确认一切无误后,他长舒了一口气。占卜消耗了他太多心力,得休息一会儿才能进行下一个环节。

祭司刚刚离开神殿,一个人影迅捷地闪了进来。神像前的案几上摆着一行木牌,背面朝上,两两成对,一张刻着刚分化的Alpha的名字,另一张刻着的则是祭司通过神明的旨意选出来的Omega。神像眼眸低垂,似乎是在静静地注视着这位不速之客。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他会受到惩罚的。

茅子俊心里砰砰直跳,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手心。但现在没有时间犹豫了,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他快速地翻过木牌,找到易柏辰的名字,移开旁边刻着另一个Omega的木牌,把自己的名字放了过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