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茂科】凌晨三点半与购物车

Work Text:

喝了一点打的,我也不知道我在打什么,但是这对的醍醐味真的太难写了。灵感来源是基友家楼下的购物车。

“抽根烟吗?”

现在是曼谷时间凌晨三点,阿茂刚刚洗完澡,下半身围着浴巾从洗手间里出来。仁科趴在床上,全身上下唯一的布料是屁股上盖的那片薄被。他的长发没干,因此他将双手交叉叠着,下巴放在手臂上面,然后抬头看阿茂。

阿茂倚在厕所门口擦了一把头发,说:“没有见到烟灰缸喔。”

仁科把叠在下面的那只手抽了出来,指了指床头柜上的一个立牌,上面用中泰英三种语言写着“房间内不准吸烟,违者最高可罚5000泰铢。”旁边还有一个醒目的红色禁烟标志。

“万一被他们抓到,五千泰铢好贵的。”他用手肘将上半身撑了起来,开始掰手指在那算:“一比四点八,也要一千多人民币了。”

阿茂叹了口气,走到衣柜跟前,从里面抓出一条短裤扔上床:“穿件衣服,我们出去抽。”

于是凌晨三点半,他们夹着人字拖下楼,无论是过道、电梯还是酒店大堂,一切都昏昏沉沉,好似陷入睡眠一般——甚至连大堂门口的自动感应门都睡着了,仁科在那玻璃门前原地跳了几下,阿茂伸出手去敲玻璃,然后这扇门才后知后觉地打开。

酒店外面是一片停车场,停车场边上有一棵这天蔽日的榕树。晚风吹来,只穿了老头背心就下楼的仁科手臂上霎时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

“哇白天热死人了,晚上居然还有点凉。”他往阿茂的方向靠了靠,有点夸张地抱紧了手臂。阿茂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对此作出什么男朋友应有的反应,只是说:”榕树下面有很多烟头,我们去那里抽。”

他们快走了两步到榕树下,仁科熟练地从阿茂的上衣口袋里掏出烟盒,是晚饭后刚买的万宝路薄荷爆珠;他从中抽出一根,用嘴叼着,接着轻轻咬破爆珠,“啪”,薄荷味弥漫在口腔里。一边的阿茂也抽了一根出来给自己点上,小小火光在黑暗中明明灭灭,引得仁科把头凑过去,搭上他的肩膀。

“借个火。”他咬住烟含糊不清地说。两根烟在空气中相接,热量从这端流向了那端,有点像一个吻,阿茂无端想到。周围很安静,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风声也停下来了,阿茂一口一口地抽着,思绪却跟上升的白色烟雾缠绕在一起:他想起海丰想起石牌桥,想起自己的卧室也想到宇宙,直到仁科叫了他一声,他才清醒过来:他在此地,在曼谷,在一棵大榕树下抽烟。

“喂阿茂,那边有个购物车喔。”

阿茂顺着仁科指的方向看,果然在停车场中央泊着一辆孤零零的购物手推车。“你记不记得Banksy有个作品叫购物车猎人的?”阿茂点点头,仁科看了一眼阿茂,然后压低身子,向阿茂打了几个手势之后便悄悄地向购物车的方向前进。阿茂也了然地弯下腰,跟在仁科后面,两人的身影从远处看,倒真有点像围捕狮子或者水牛的猎人。

距离手推车还有三米、两米,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一米的时候,仁科突然跳起来,抓住购物车的边缘,轻巧地跳进了前方的提篮里并发出一声胜利的尖叫,好似他刚刚踩上的不是一架购物手推车的提篮,而是某匹烈马的背。骑士仁科坐在提篮里,把手脚伸出去,然后对新驯服的骏马施发号令:“走啦走啦。”于是在后面抓住推车把手的桑丘便用力推了起来。

“阿科,去哪里呀?”桑丘问。

“不知道欸,先去葡萄牙吧。”堂吉诃德回答。

于是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在停车场里推着购物车转圈,想象中他们已经去了西班牙葡萄牙智利巴西,从南极到北极,从亘古太初到熵增热寂。

然后他们停下,在凌晨三点五十六分,在曼谷某个树影笼罩的停车场里,交换了一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