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恶魔召唤模拟器

Work Text:

  离谱,兄弟,就离谱。
  中国boy和某幻对面站着,面面相觑。
  事情起因约摸是这样的,中国boy和往常一样在网络海洋里遨游,寻找可以录视频的小众游戏,找着找着就看到一个好评率奇高的游戏,名叫“devil summon simulator”,游戏说明语焉不详,简约翻译过来差不多就是说,能召唤恶魔。
  好中二的游戏。他一边吐槽一边还是下载了下来,挑挑选选后进入游戏,随便填了点角色信息,界面里跳出个对话框——“你确定要签订契约吗?”
  还挺常见的流程,中国boy毫无怀疑地点了“是”,游戏开始缓慢加载,一个类似召唤法阵的图案出现在屏幕上,转着转着就闪烁出更耀眼的光来。哇,这应该要加个什么光敏癫痫的警告吧。他别过头,发现整个房间都散发着诡异妖冶的亮光,并且有越来越亮的趋势,简直像在面前投放了闪光弹。他连忙闭紧眼睛,一边Alt+F4一边想,妈了个巴子的,这不会是什么病毒软件吧。
  失去视野之后对声音会更敏锐,或者是这个房间对于中国boy来说实在够熟悉,他能感觉到屋子里凭空多了一个生物。西八,出了鬼了,这是什么挑战唯物主义底线的pe游戏,真就召唤恶魔了吗?
  他冒着被闪瞎的风险睁开眼睛,面前是他的好兄弟某幻。
  What?你的王哥现在满脑袋问号,不禁想问:“马老师,发生甚么事儿了?”
  长年号称自己14岁的马老师小声骂了句娘,直接试图去开门,惊奇地发现,门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了一起,纹丝不动。
  “不是,你说句话啊。”中国boy跟着他,看他拧了半天把手也慌起来,“我操怎么回事儿啊?”电脑屏幕完全黑了,点了也没反应。什么黑科技,能把人传过来还能把门锁了。中国boy赶紧拿手机准备求助,发现完全没有信号。马萨卡,不会吧,真的跟恶魔有关?真就召唤恶魔了?他捏了某幻一把,有实体,“你是某幻吧?”
  “不是你认错了。”自称不是某幻的人语速极快,往旁边躲了一步。啥啥啥,中国boy有点紧张,也往后退了两步,转念一想,这声音也是一样的,要真是什么恶魔化身,被问了不承认岂不是白变了?肯定是某幻本人,好歹不会有生命危险。
  “你看到我都不惊讶的,还认错了,把我当傻子呢。比起这个你是怎么突然进来的,怎么出去啊现在?”
  某幻没有再否认,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我就直接说了好吧,”他吸了一口气,“我是魅魔。”
  “哦……啊?”中国boy大为震撼。“我以为只有老蕾会被叫这个。”
  “操。这不一样啊跟玩梗的,老子就是这个物种懂吗。”
  “好吧好吧。”中国boy懒得吐槽为什么会是男魅魔或者你就穿个卫衣看着也不像啊之类的魅魔刻板印象,单刀直入地问,“那这个情况是你搞出来的咯?”
  “不能说是我吧。”他思考了一下,“你是不是下什么奇怪的软件了最近?”
  “没有啊……哦,下了个游戏,召唤恶魔的。”
  “那就是那个,最近他们搞了个冲业绩的平台,我才加入测试,详细的很难解释,你就当是中了个法术吧,房间是被结界圈住了。正常是夜里传送的,出bug了大概。”他拍了拍中国boy的肩,“不愧是你,中国bug。”
  “也就是说这是个魅了么,还是强制消费的。”
  某幻睁大了眼睛,笑了笑说:“确实。可以这么理解。”
  “我的门就这么开不开啦?”
  “确实。强制消费嘛,没消费估计结界开不了吧。”
  “消费啥啊,不会消费我的肉体吧。”中国boy抱住了自己,装作泫然欲泣的样子,“某幻,没想到你居然馋兄弟身子。”
  “透,又不是我自己要来的,我这呆家里呆的好好的,就是挑了个距离最近的直接传过来了给你。谁让你下那个pe游戏的。”
  “我是被骗的好吗。”中国boy瘪嘴,“你怎么这么熟练,是不是被传过很多次了?”
  “啊?我昨天才加的测试兄弟。”某幻斜溜了他一眼,小声说,“吃的什么飞醋啊你。”他清了清嗓子,“不是,澄清个事儿啊,魅魔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成天乱睡滥交的,主要是入梦,从梦里汲取,呃,能量,你现在搁这儿睡一觉,说不定等下门就开了。”
  “我这儿都没有床!”中国boy发出了悲号,“而且我起床没多久,还喝了咖啡。”
  “咋那么多事儿呢,搞快点,我还要回去录视频,这里空间不动时间还是正常动的,浪费时间啊这。”
  这是什么敬业up主。“你就没有什么催眠类的法术让我‘啪’地一下就睡着吗?”
  “没学过啊,我要真有早用了,还在这儿跟你哔哔啥啊。”
  “那,那也不能就傻等吧,你就没点别的办法,晚上我还有直播呢。”
  房间里一下陷入安静。中国boy总之是束手无策,要不是真开不了门没信号他还以为是为了整个新活整蛊升级了,但很明显现在不信也得信,只能看着或许有辙的某幻。某幻咬着嘴唇,略显纠结地䁖他一眼,似乎历经了什么思想斗争,表情又恢复淡定,说:“那就交配吧。”
  还有这种好……不是,刚刚不是还说靠做梦的吗。中国boy开始怀疑发生了一些普通人类无法理解的逻辑,“是我理解的那个交配吗?不会是你们的什么魅魔术语吧。”
  “啊?突然搞什么纯情。你觉得魅魔术语的交配还能是什么?又他妈不是天使术语。”某幻十分理直气壮,“快点,衣服脱了,搞完我走了。”
  哇,好嚣张,这就是魅魔吗,和兄弟说搞就搞,一点心理建设都不要的。中国boy磨磨唧唧,“你就没有第三种方法吗,除了睡觉就是睡觉的。”
  “能有俩选择不错的了,还挑三拣四的呢。跟我睡还是自己睡,选一个。”
  “自己睡那,肯定睡不着的喽。”中国boy眼神乱飘,“就是跟你睡,我这场子条件也不够啊。”
  “有椅子不就行了,搁你这么说,野战都别搞了。”
  “哇你现在都想到要野战了,这么野吗?”
  “神他妈……”某幻的神色中带了些羞恼,“那别搞了,耗着吧。”
  “别啊,我脱了,我晚上真有事儿。”他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得只剩裤衩,大喇喇地往椅子上一坐。某幻犹豫了一下,开始脱自己的裤子,脱到一半又停下来,问:“你要当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中国boy愣了一下,问:“这还要选择的吗?”
  “行吧。”某幻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准备继续脱,看他盯着自己,抓住椅背转了半圈,“你别盯着我看。”
  “什么呀,等下不还是要看的。”中国boy把椅子把手放倒,“而且又不是没看过。”
  只有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某幻的声音响起:“你要不眼睛闭上,我怕你接受不了。”
  也不至于,但是某幻大概不太好意思,中国boy闭上眼睛,拖长了声音答应道:“好——”
  他感觉有手指按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刚准备问,听见某幻解释:“一个小法术,下一步你可以轻松点。”
  “洗脑吗?”
  “差不多吧。”某幻松开手,“行了,应该够用,睁眼吧。”
  中国boy睁开眼睛,倒也没什么区别,某幻还穿着他的卫衣,“我还以为你们会有工作服之类的。”
  “工作服?”
  “就是那种紧身的……穿的骚一点的。”
  某幻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本子看太多了你属于是。”某幻舔了舔嘴唇,有点不自然地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在唇边比了个OK的手势,“你要先口一发吗?”
  怎么说,怪起来了。“可,可以啊。”中国boy觉得自己脸上有点发热,捏了一把自己的脸颊。
  某幻跪在他两腿之间,把他的老二掏出来,几乎没怎么看,一言不发地含住了。中国boy的角度只能看见他毛茸茸的脑袋,一下被一个极其湿软的地方包裹住了,忍不住闷哼一声,扶住他的后颈。某幻颤抖了一下,继续舌头上的工作,灵巧地舔舐着柱身,舌尖翻开包皮,把完全勃起的性器吞到更深处。中国boy感觉自己的阴茎像被粘滑的温水浸泡着,顶端被咽喉的肌肉紧紧箍住,随着吞咽的动作被挤压。比想象中要爽,也不知道他是熟能生巧还是天赋异禀。中国boy摩挲着他后颈的皮肤,揉捏他微热的耳垂,他“呜”了一声,语尾音调上扬得有些色情,把中国boy的性器从口中抽离,咳了几声,“有点费劲。”
  中国boy抹过他泛着水泽的嘴唇,问:“太大了?”
  他翻了个白眼,“跟我差不多好吧,也就正常尺寸。”
  “什么呀,这个时候你就应该配合一点夸夸我,不怕我萎掉吗?”
  某幻跨到他身上,握住那根滚烫的东西,睥睨道:“我看你硬梆梆的。”
  “确实,说明我肾功能很强。”
  “草。”某幻笑得手抖,手里的肉棒顶在会阴处,中国boy明白他想干什么,没忍住帮他一把,捏着他的屁股推了一下,那玩意儿就稳稳当当地进了它想去的地方。
  这一下不说全部插进去,也是深入了八九成。某幻一瞬间眼前发白,遏制不住地叫了出来,赶紧捂住嘴,语气哀怨地说:“你也太突然了。”
  里面跟口腔相比感觉又很不同,明明紧的要命,稍微摩擦一下又软腻到不行。中国boy脸颊泛红,咬着牙关,微微眯着眼,冲他笑了一下,“好爽。”
  这属实是犯规事项了兄弟。某幻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发了烧,马上就要变成挂在他身上的一摊烂泥,搂住他的脖子不跟他有眼神接触,“那你就动一动。”
  “嗯。”中国boy老老实实地架住某幻的双膝,轻轻地、缓缓地厮磨,从敏感点上浅浅掠过,“这样行吗?”
  “嗯……再用力点。”某幻被他磨得难耐,不想说话,“别老问我。”
  “什么呀。”中国boy笑。刚刚轻柔的动作变得用力起来,每次都一干到底,在娇嫩的甬道里横冲直撞,从每一处敏感点狠狠碾过,穴肉随着插拔被带得变形,肠液从穴口渗出来,伴着淫靡湿黏的声音,在一下一下的撞击当中堆成白沫。某幻随他摆弄,从穴口到深处又酸又麻,甜腻的快感漾开,再怎么闭紧双唇也抑不住呻吟,口中只有支离破碎的母音。难怪大多数的同类都喜欢搞这个,他想,比入梦爽多了。
  中国boy的手从他卫衣下摆伸进去,在腰腹的皮肤上磨磨蹭蹭,继续往上爬到胸部,现在才想起来说:“某幻,你把上衣脱了呗。”
  “不要。”
  “都这样了,”中国boy挺腰往上撞,“还遮挡癖呢?”
  某幻捏住他的肩膀。也是,都上床了多少不至于。某幻一边脱衣服一边换别的话题抗议:“别老摸胸。”
  “为啥?”中国boy停了一下不老实的手指,又变本加厉起来,“我就摸。”
  某幻敲了一下他的手腕,“叫你别摸就别摸。”
  中国boy抱着贴着他,整条手臂都黏着他的后背和腰,手指在他腿根摸索,“你不是也很喜欢吗?”中国boy低头含住他的乳尖,“刚刚吸的很紧。”
  “唔……”某幻被腰间的手臂禁锢在他的怀里,不知道应该让他先别说话还是先松口,大脑被刺激得停转,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体质如此还是因为是这个人做出来的事。中国boy像在舔一颗糖,先用双唇裹住它,把它拨弄得挺立起来后用舌尖画圈,轻轻吮吸,又用舌面蹭它,刚刚不老实的手指又摸上另外一边揉捏。某幻抱紧他的脑袋,胸膛剧烈起伏着,抖得不对劲,中国boy注意到某幻的反应,握住他的腰,再一次撞过去。
  像是紧绷的弦突然断了,某幻泄了出来,前后都淋淋漓漓的,直往后倒,被拉在中国boy肩头软绵绵地喘息。魅魔被人类先搞高潮了,简直了,前代未闻。中国boy反正是一点要射的迹象都没有,某幻平稳了气息,皱着眉,“怎么一直都不射啊你,变成消费我了都。”
  “哎呦,挑战到你们种族尊严了?”中国boy一脸戏谑,随后无辜地眨了眨眼,“确实有几次感觉要到临界点了,就是没冲出来。”他又晃了晃腰,偏着头,“要强制消费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你来动吧。”
  动倒也没问题,只是自己没吸收到精气还消耗了,很亏。“中国boy超级大弱鸡。”
  中国boy舌头顶了一下腮帮,故作正经地说:“你不是体验了嘛,这鸡也不弱吧。”
  “操,老色批了。”荤话一套一套的。
  “确实,人人都是老色批。”
  “确实,啊,确实。引用名言给版权费了吗你这?”某幻恨恨地看了他一眼,撑直身体,扶着他的肩膀在他身上小幅度起伏,刚刚被干到酥麻的肠壁在摩擦中又堆积起微小的快感。中国boy揉捏着某幻的臀瓣,指尖在被撑到平滑的穴口戳弄,某幻捉住他的手臂,“不动的人不要耍流氓。”
  他扁扁嘴,又打起别的主意,抚摸着某幻的小腹,问:“能塞到哪里啊?”
  他一问,那根东西在体内的触感似乎更加鲜明了,大小、硬度、形状,每一寸都与他痴缠,把后穴楔成他的形状。中国boy拉着某幻,让他把整根肉棒完全吃下去,他被顶得后仰,中国boy赶紧抱住他。确实有点料,连尾椎都酸涩得发胀,如果还像之前那个力道他大概会被干破。某幻平息了一会儿,牵着中国boy的手,引导他在被爱液濡湿的下腹摸索,最后停在某处,“大概在这儿。”
  中国boy揉按着那处,仿佛要确认自己的阴茎如何在里面搏动。某幻只看着他,他抬眼,飞快地在某幻唇上印下一吻,“你好可爱。”
  这是在干什么。某幻感到一阵晕眩,脸上热得发涨,小声说:“亲就好好亲。”
  口腔黏膜间的厮缠像是性爱的第二现场,舌尖互相挤压搅弄着,来不及吞下的唾液从嘴角溢出。某幻的双腿夹紧中国boy的腰,被托着颠簸。像在骑马,不考虑正在挨操这件事的话,某幻心想,操,他确实是“骑马”了。
  中国boy与他分开双唇,鼻尖蹭着他的,注视着他的眼睛,有些惊讶地往后靠了靠,“眼睛里会有爱心不是本子二创哎。”
  真的假的。他没见过,下意识别过头去,被扣住了后脑。“好色。”中国boy又亲了上来,吸吮他的唇瓣、舌头,下体也腻乎着磨蹭。之前还抱怨自己没力气的人现在干的又快又狠,毫不留情地戳弄后穴的软肉,一波一波堆积起来的快感被推到了情欲的最高峰,某幻痉挛着又达到了高潮。
  “还是没射。”中国boy半喘着,先出了声,“这也是bug的一环吗?”
  这就太离谱了,离谱中的离谱,就别让人出去了呗。某幻仔细思考起来,灵光一现,“难道我给你施错法术了?”
  嗯?哦,确实有过这个事。“瓦裂开了,你给我施了个啥啊?”
  “就是让你更容易勃起……”术式挺像,可能真是搞错了,“哎呀,错就错了,解开就行了。”
  “行吧。”中国boy没表示出太大的意见,某幻反而沉默了起来,“你解开啊。”
  “……怎么解来着?”
  “我操你别啊,我这下半身和下半生都在你手里了。”
  “别急别急别急,我想想,我想想嗷……”
  中国boy看他沉思,把他往上一推转了个身,让他坐在椅子上,换了个体位,“想不起来就再来一轮试试看吧。”
  “别……”某幻抓住桌沿,“哥,你是我哥,再搞我脑子不转了就。”
  “有那么夸张吗?”中国boy掰开他的双腿,深入浅出地啪啪操弄,“谁叫你让我强行‘金枪不倒’的,对我的持久性没信心啊。”
  “不是,嗯……”刚高潮没多久的后穴还残留着余韵,某幻绷紧足尖,脚趾扣紧,大脑被搅得稀里糊涂,带上了点撒娇的鼻音,“啊……太快了……”
  中国boy低头亲他,下身一点也没泄劲,他抓紧残存的一点理智,握住中国boy的手,“你先让……唔……先让我试一下。”
  “试啥?解开?”中国boy闭上眼睛放缓动作,“你试吧。”
  有好几个选项,某幻按着他的太阳穴,纠结着随便试了一个,“有用吗?”
  “感觉没什么区别,”中国boy挺腰顶他,“我觉得不行。”
  “呃……等、等等,我换一个。”这种法术实在是不常用,某幻又换了一个,感觉中国boy的性器比之前增大了一分,他压抑着喘了一声,“变紧了。”
  操,某幻对自己的脑子产生了怀疑,不会吧不会吧,不会记住的没一个对的吧。
  中国boy委委屈屈,“呜呜,我被魅魔变相压榨了,我好惨。”
  “这还什么都没榨出来呢……”某幻说着说着感觉不太对劲,连忙结束话题,“这次肯定行了。”
  中国boy任由他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感觉刚刚被封锁住的快感从脚底翻涌上升直冲天灵盖,头皮发麻,从腰骨深处释放出来。一股一股的精液打在某幻的肠壁上,好像把积累了好几次的量一次射了出来,突如其来旺盛的精气让某幻陷入一种意乱情迷的餍足感中,浑身颤个不停。中国boy啄吻着他的嘴唇,乘着还有硬度,猛烈地抽送几下,把他送上另一个高潮。
  平息了一会儿,中国boy看了看手机,信号已经恢复正常,还好,不影响晚上。某幻坐在另一把椅子上,还处于失神状态,中国boy顶顶他的膝盖,“要洗澡吗?”
  他茫然地点了点头,“有点顶的兄弟,我感觉这一下给我冲了半个月业绩了。”
  “啊?那再来一次是不是一个月业绩就完了。”
  “别了别了,你是想自己精尽人亡还是想让我被操死在这儿?”
  “魅魔不应该很耐操吗?”中国boy提出了朴素的疑问,突然有些模糊的记忆涌进脑海,“某幻,你是不是以前入过我的梦?”
  某幻抖了一下。“没有。”他斩钉截铁地说,“有的话也是错觉,deja-vu。”
  “错觉?算了。”中国boy没再深究,“你别给你们那个平台测试了,入梦也好,上床也好,需要冲业绩不如直接来找我。”
  某幻眨了眨眼,脸上泛起红晕,“这算什么?”
  中国boy挠挠脸颊,想起那个“游戏”最开始的提示,“算签订契约吧。”
  “契约吗……”某幻舔了舔嘴唇,眯着的眼睛让中国boy联想到之前房间里发出的妖冶亮光。
  “那你要小心了,”他贴近中国boy的耳边,“下次保证把你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