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精确计量

Work Text:

温热的水流打在马龙的皮肤上,舒适的水压让马龙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仰起脖子让水流冲过自己的全身,冲走夏日临门一脚的燥热和潮湿。周六的下午没有安排训练课,马龙和往常一样自己在健身房练了一下午身体,刚刚回到房间冲澡。

马龙的身材并不完全像一个运动员——他拥有比大部分人更加柔和饱满的身体曲线。刚才的锻炼给马龙的耳朵、眼角和关节处染上了点鲜研的粉色,在氤氲的水汽里衬地他一身的皮肤越发清透白嫩。清澈的水流顺着他的肩膀往下流淌,沿着雪白的脊背汇聚在腰窝的位置,然后在圆翘的臀尖小瀑布一样散落开来。

队友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马龙背对着浴室的门,水声掩盖了脚步声。直到一双手摸上他的腰,把他往后拉进一个火热干燥的怀抱里,马龙才反应过来。他回过头,脸上错愕的表情只持续了一秒,看清对方之后就转换为他惯常的那种无辜懵懂的神态,掀起眼皮看着来人。

“我还在洗澡呢。”他说,嗓子还是那样黏黏糊糊的。

“我知道啊,所以我先来了。”队友说,他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衣服被马龙弄湿。大手顺着马龙细窄的腰往下摸,抓握住一侧浑圆的臀肉捏了一把,任由那一团白肉在掌心里弹动。

“就不能等一下吗……”马龙嘟嘟哝哝地说,有点像在抱怨,但是队友知道他不会真的拒绝。他干脆伸手绕到马龙身前,熟门熟路地找到男性性器下方那个隐秘的入口。他的手指拨弄两下那里娇美的唇肉,指腹不急不缓地在中间那道肉缝上摩挲。

他听着马龙发出小猫一样又细又软的气音,忍不住贴着马龙的耳朵问:“今天我是第一个吗,龙哥?”

马龙在他怀里摇了摇头。

本来这也是意料之内的答案,但队友还是感到一阵烦躁。他也不是占有欲很强的那种偏执狂,但是总是要不得不和很多人分享马龙还是让他不是滋味。下午他看到有人说马龙自个儿在健身房练身体,早早就打定主意要来找马龙,甚至等不及他冲完澡就要艹他。即使这样,马龙今天居然也被人艹过了。

“这里今天已经吃过鸡巴了?”他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努力让自己听上去不像个吃醋的愣头青,两根手指捅进马龙的逼口抽送起来。“已经跟几个人做过了?”

“昂……两个吧?”马龙歪歪头,好像还不太确定地回答。他的耳尖肉眼可见地红起来。马龙总是对性这么有羞耻心,这很奇怪,就好像张开腿乖乖给人艹的人不是他自己。

队友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脏话。真他妈骚,他不无嫌弃地想着,鸡巴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抵着马龙的屁股耸动。队友恨不得就在这里按着马龙艹进他的公用小逼里,但是浴室毕竟湿滑地很,要是哪里把他的队长磕了碰了他可担不起。他放开马龙,走到浴室另一头拿来两块大浴巾,先是给马龙胡乱地擦擦头发,又裹着他赤裸的身体粗粗擦拭了一下。

他的劲儿很大,粗糙的浴巾把马龙的皮肤都擦红了。马龙娇贵地要命,嘴里没说什么,但是一张小脸已经皱起来了。“好了好了不擦了,一会儿就干了。”队友赶紧说,他一把抱起马龙,不顾马龙小小的惊呼,扛着他的队长走到了床边。

队友把马龙放在床上,立刻急不可耐地掰开他的大腿,把脑袋埋到他的女穴前头仔细打量。马龙的大腿不似一般男性那样硬朗,反而饱满丰腴地很,又没有一点多余的体毛。奶白色的大腿和下体看起来处女一样纯洁美好,却嵌了一个一看就已经被艹熟了的肉逼。两瓣娇嫩的阴唇肥润红艳,随着马龙的呼吸微微起伏。中间的肉缝只是被刚才那样亵玩一下,就已经吐出一点晶莹滑腻的骚水,似乎急不可耐地张合收缩着。

“果然是被艹过了,”队友自言自语地说,他忍不住想他似乎都没见过马龙这里青涩的时候的样子。真正的处女马龙是什么样的呢?可能只有那些大他一轮的前辈才知道那滋味了。

队友的视线往上移,突然在马龙雪白的小腹上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东西。马龙的肚脐下面柔软的皮肤上闪动着什么文字,他凑近了一看,才看清那是个阿拉伯数字“4”。他好奇地伸手抚摸,那里的皮肤温暖平滑,并没有什么异样。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字符在他的触摸下似乎还闪烁了一下,但是确实没有消失。

“这是什么?”他抬起头问马龙,“你弄了个纹身吗?”

“啊?”马龙迷惑地看看他,又抬起上半身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没有啊?哪儿有纹身。”他顺着队友的手,也看到了那个字符。“难道是谁写上去的吗?”他皱起眉头,看起来是真的也不明白情况。他伸手抹了一下,字符完全不像是墨水写的,反而像是什么光束打在马龙身上一样,似乎自己发着光。

“怎么还有这种事儿。”马龙胆子向来小,这回也有点吓到了,他下意识地抓住队友的胳膊寻求安全感。

“这儿疼吗,摸起来有感觉吗?”队友问,手指在那个字符上反复摩挲。

马龙摇摇头,“没感觉,就和平时一样。”

“4……是啥意思呢?”队友自言自语地说,脑子里闪过的诸多可能性。

“先别管这个了。”他突然说着,又推着马龙的肩膀把他放倒在床上,欺身压上去。“我都硬了好久了,龙哥先让我进去再说。”

马龙仍然有点担心这个奇怪的字符,但还是没有拒绝他的要求。他软软地昂一声,顺从地张开腿,任由队友抓着他的大腿把粗大的龟头抵上了湿润的逼口。 队友咬着牙,看着自己青筋暴起的鸡巴一点点顶进那个娇嫩的穴口,把原本细长的肉缝撑成一个圆形的肉洞,唇肉颤动着张开。马龙温软的逼肉包裹住他的鸡巴往里带,像是几千张小嘴同时吸着他,销魂至极。 队友正爽得直喘气,一错眼,看到马龙小腹上那个闪动的“4”跳动了一下,变成了“5”。

 

“艹,”队友忍不住爆出粗口,“操你妈,这也行?”

马龙正被插地浑身发软,几乎没法分心注意队友的异样。粗大的几把直捣花心,干地他又酸又软,甜叫着把腿盘上队友的腰。队友也被他夹得受不了,硬着头皮一顶到底,直把沉沉的囊袋拍在马龙的臀肉上才停下调整呼吸。

“龙哥,这玩意儿变成5了,”队友得了空,赶紧和马龙说,“就在我进来的那一秒变的。”

“昂?”马龙迷迷糊糊地低头看,发现那数字还真变了。他很聪明,一下子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脸瞬间红了。“不可能……怎么会……”

“你不是说今天在我之前就两个吗?”队友压低了声音问,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好奇更多还是吃醋更多。

“我……”马龙嚅噎着说,他羞耻地不行,连带着小逼都收紧了吸吮着身体里的鸡巴。“中午……中午是两个,早上起来的时候和那个谁做了……其他没有了啊?”

真是骚婊子,妓女都没这么淫乱。队友在心里暗骂道,鸡巴却又在马龙身体里粗了一圈。“昨天晚上是谁?是不是过了12点还在艹你的骚逼呢?”

马龙黑黑亮亮的眼珠往上转了转,好像努力回忆了一下。“记不清了,我好像睡过去了……”他嘟哝地回应,“有可能……”

队友被刺激地不轻,也不再说什么,掐着马龙的腰把鸡巴抽出来大半,又猛地整根埋进去。马龙被猝然一顶,忍不住发出母猫一样细软的尖叫,逼肉里抽动着流出一股骚水。没等他适应,队友就发狠地猛干起来,每一下都把囊袋撞上马龙白嫩的屁股,发出肉体拍击的清脆声响。

“啊啊……轻一点,呜……不要这么快……”马龙撒娇一样的语音夹在嗯嗯啊啊的骚叫中,越发催情了。他抱着自己的大腿,手指陷入白嫩的皮肉里,乌黑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队友。那模样真是天真懵懂惹人怜爱,仿佛真想让队友对自己温柔一些。但是一想到这个湿润紧致的小逼短短半天内就已经被那么多人艹过,队友就温柔不起来,只想狠狠把马龙艹坏,让他再也没办法用这骚逼迷惑别的男人。

“还叫我轻一点,你这不是爽得很吗?”他喘着气摸上马龙的乳头,那里都还没有被触摸过就已经完全硬挺了起来。队友满脑子都是一口恶气,掐着那肿立的乳头往外拉扯,直拉得整团乳肉都被提起来,又弹动着落回胸口。

“呜……不要掐!好疼……”马龙吃痛地抱怨,声音里已经夹上了哭腔。搏动的鸡巴在他身体里不断抽插,干得那花穴又流出好多晶亮淫液,啪啪啪的拍击声中又夹杂起滑腻的水声。马龙不明白队友为什么突然这么粗暴,可怜兮兮地夹紧了小逼,只希望队友快点射出来放过自己。

结果队友还没射出来,马龙倒是先被艹上了高潮。队友的龟头毫不怜惜地顶进了他娇嫩敏感的子宫口,在红嫩的软肉里狠狠地研磨,艹得马龙胡乱哭叫。

“啊啊啊!轻一点……呜呜……好酸……”马龙雪白的胳膊下意识抱住队友的肩膀,眼泪从眼角滑下来隐没在还没干透的鬓角里。

“骚货,婊子,艹烂你,”队友再也忍不住,嘴里说着发泄的话,“是不是只有艹大你的肚子才能让你不去勾引那么多男人?”

马龙被干得说不出话,子宫被坚硬的龟头无情蹂躏,奶子也被队友抓在手里揉捏,哀叫着射了出来。被撑开的逼口一阵痉挛,竟然喷出一大股晶亮的骚水,彻底潮喷了。

队友被马龙的骚叫和抽动的逼肉刺激地头昏眼花,全神贯注咬着牙惹忍耐才没有立刻射出来。他没有注意到门在他背后被打开,另外两个队友走了进来。

 

马龙在高潮中睁着一双黑亮濡湿的眼睛,饱满的粉色嘴唇半张着,看起来实在是淫荡又可爱,好亲极了。刚进来的一个队友忍不住靠过去,越过先来者的肩膀咬住马龙的嘴唇亲吻,舌头伸进马龙张开的齿列间抽插。

艹着马龙的队友这才发现又来了人,暴躁地用肩膀顶开来人。“后面排队去,别跟这儿你侬我侬的。”他骂骂咧咧地说。

“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来人好笑地说,“龙哥不给你艹吗刚才?”

“他哪里会不给,他太愿意给了。”他说着,指指马龙小腹上那个“5”。“看到没,我是今天第五个艹他的了。”

“说啥呢,傻了吧哥们?”队友伸手去摸那个字符,倒是好奇心也上来了,“你是你写上去的吗?真会玩儿。”

“不是,原来就在那儿的,老子来的时候还是4,艹进去就变成5了。”队友没好气地解释,“先别烦老子,我还没射呢。”

他说完,俯下身亲吻马龙刚刚被吻过的唇瓣,下身加快了节奏猛干。马龙高潮后的身体更加敏感,被插地几乎抽搐起来,甜软的骚叫都被队友的吻堵在了喉咙里,口水都从张开的嘴角流了出来。队友最后艹了几十下,把自己的鸡巴深深地埋进马龙的子宫里,一泡浓精把那红嫩的软肉浇了个透。

队友还在马龙身上喘着气,后面的人就忍不住催促起来。“哥们儿让让啊?我们看看你说的是真是假,你别这么吊着人啊!”

队友横他们一眼,撑起身体拔出自己的鸡巴。软掉的性器从逼口滑出来,带出不少精水,那红艳艳的小逼被艹开一道合不拢的口子,缓缓淌着精液和骚水。 这种景象在场的几个人都很熟悉了,但依然让他们兴奋地不行。一个队友掏出鸡巴随意撸了两下,就扒拉开前面的人靠上去抓住了马龙的大腿。

“龙哥,龙哥?我要进来了。”他拍拍马龙的脸蛋,好像想让马龙知道是谁要艹他了。

马龙掀起眼皮,湿漉漉的眼睛对上他的,咬着嘴唇点点头。

“真乖,”队友低头亲亲马龙的额头,一挺腰顶开了湿软的穴口,把鸡巴埋进了湿润的逼穴里。几个人屏住呼吸看着马龙小腹上的那个奇异的数字,果然看到它跳动一下,变成了6。

“艹,竟然是真的,这也行??”还没轮上的队友大呼小叫地惊叹,“还有这种事,我得赶紧跟大家说。”他说着,从裤子里拿出手机,打开队里的群就打算发个消息。

“不行,不要……”马龙闻言,顾不得还有一根鸡巴在往他身体里捅,软软地抗议起来,“不要说出去……”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队友一边打字一边说,“大家迟早要知道的吗,就算我们不说,也就两三天的功夫,每个人都得艹你一轮。”

马龙羞得耳朵通红,含嗔带怨地看他一眼,又被摆过脸亲吻嘴唇。“龙哥,是我在艹你呢,专心点。”队友不满地说,一边耸着腰抽插,一边掐着马龙挺立的阴蒂揉弄拉扯。

“啊啊!不要玩那里……呜嗯!轻,轻一点……”马龙仰起脖子呻吟,眼泪又开始流出来。这个队友没有那么粗暴,但是每一下撞击都精准地干在他的敏感点,艹得马龙花心酸软,内里不断抽动。

“你稍微让开一下,我拍个小视频,不然他们都说不信。”后面的队友说着,把手机伸到马龙跟前。镜头里只拍到马龙雪白可爱的下巴,一对浑圆饱满的奶子被人抓着揉捏,再往下则是马龙勃起的性器,和含着大几把抽动的娇嫩逼口。只见那原本小巧的阴蒂也被玩得肿大了两圈,让人捏在指尖亵玩,红嫩肥润的花唇更是被拍击地不停颤动。拍完了这些,镜头才转向去拍马龙小腹的特写。奶糕一样白腻柔软的皮肤上闪动着一个阿拉伯数字6,拍摄者用手指沾了些马龙逼口流出来的骚水抹在那字样上,水色衬着那个6更加醒目。

本来这个点大家都在吃晚饭了,没有很多人看手机,但是这小视频一发出去,安静的群里立刻炸了锅。

 

“你们在龙哥房间吗?”

“艹,等着,我吃完饭就来。”

“我不吃了,我现在就来,你们赶紧给我完事儿!!”

 

“糟糕,”发出视频的队友咋舌说,“可能他们都想来看看,那我得赶紧在他们来之前艹艹龙哥。”

马龙可怜地呜咽一声,好像知道今天晚上不好过了。

“你把他抱起来,我要艹他后面了,不然等下后面都轮不上。”他放下手机说。

队友闻言,从善如流地把马龙从床上抱起来,让他面对自己骑在自己身上,自下而上地艹起马龙的小逼。重力让他进得更深,硬挺的龟头在马龙的身体深处抽送。马龙还没来得及适应新的体位,就感到两根沾了骚水的手指探进自己的后穴扩张起来。他的后面也被开发地很好,只需要稍微扩张就可以吃进几把,甚至也会分泌出润滑。队友只是粗粗张开手指抽插几下就没了耐心,扶住自己的勃起抵着那个粉嫩的穴口,一鼓作气挤了进去。

“呜啊啊啊啊!”马龙扬起脸软软地哀叫,只觉得身体被两根鸡巴完全填满,后穴也传来熟悉的饱胀的快感。队友一边揉着马龙雪白的臀肉,一边抽出一点鸡巴再往里干,拍得那浑圆的大白屁股肉波乱滚。

“艹,后面真是太紧了。”他舔舔嘴唇说,“我就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喜欢前面,后面明明也骚得很,一进去就缠着我吸。”

“那是,毕竟是我们龙队,天生就适合挨艹。”前面的队友亲亲马龙的奶子夸赞道,“后面就是水没前面多,紧是真的紧。”

“说起来,艹后面的话那个数字会变吗?”

前面的队友闻言,低头摸上马龙被两根鸡巴撑得鼓起来的小腹。“没有,还是6。看来这只是骚逼计数器,后面的不算啊?”

“啧啧,这怎么行。”艹马龙屁股转头对之前艹完的人说,“你帮我找支笔?我自己写!”

“我上哪给你找笔去啊。”那人没好气地说。

“龙哥不是写日记的吗,你去书桌那儿找找啊。”

他狐疑地在小房间的书桌那儿寻找了一下,果然在马龙的笔记本边上找到一支黑色水笔。他拿起来取下笔帽,递给艹马龙屁股的队友。后者舔舔嘴唇,在马龙的腰窝上直直地画了一道横线。

“我是今天第一个艹龙哥骚屁股的。”他颇为得意地扔下笔,双手绕到马龙身前揉弄他的奶子,下身凶猛地抽送起来。

“啊啊啊……呜……后面,好舒服……”马龙不知道他写了什么,只觉得后穴的敏感点也被不停戳刺,叫他大脑一片空白。他的两个肉洞都被猛干,奶子和阴蒂也被玩弄,满脸都是泪水,淫叫着又到达了高潮。小逼痉挛着喷出一大股骚水,后穴深处竟然也涌出一股热液来。

“艹,太骚了吧……”队友让马龙的反应刺激得眼圈发红,干脆又拿那笔,在刚刚的笔迹边上写了“公用妓女”几个字。水笔在皮肤上出水并不顺畅,他划划涂涂好久,才歪歪扭扭地把那几个大字印在马龙的腰窝和臀瓣上,最后一个“女”字一半都隐没进了湿润幽深的臀缝里。

 

马龙的房间很快就热闹了起来。这一层住的人都是男队的,他们甚至都懒得关门,不少人大老远就循着队长甜腻放浪的叫声找进门,急不可耐地等着轮到自己。他们每个人都想亲眼看看马龙小腹上那个神奇的数字在自己插进去的时候跳动着加1的刺激画面。他们还实验了一下,同一个人草进来第二次,计数也会增加。这新奇玩意儿让所有人都兴奋极了,光是看着那小小的数字不断攀升,就让他们胯下都鼓起大包,已经射过的人也忍不住再次硬起来。

几个小时过去,最初来的那三个人已经走了,后面的人也已经换了几轮。如果换了以前,马龙可能早就忘了自己被艹了多少次。可是今天不一样,两个肉穴的使用次数都被忠实地记录了。马龙不记得自己失去意识了多少次,又昏昏沉沉地被子宫里凶猛抽送的鸡巴艹醒。这回不一样,他是被臀肉被扇打的疼痛感弄醒的。马龙的第一反应还是抽泣着低头看自己小腹上的数字:那里闪动着一个“26”。

“呜……”马龙不敢置信地呜咽一声,迷糊地记得上一回他有意识的时候还没到20。“别艹了,太多了……啊啊啊!”

“龙,听话点,”他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感到屁股上又被用力扇了一下,忍不住软软地哀叫出声。

“自己掰开屁股,我要艹你后面了。”这次马龙听出来了,是教练的声音。他在床上对这个声音有本能的服从。细白的手指颤抖着绕到自己身后,抓住自己的臀肉向一侧掰开,露出被艹得红肿的后穴。在马龙看不到的地方,他的臀瓣上已经歪歪扭扭地画了两个正字,连带着边上的字样都被后来射上去的精液糊得越发淫乱。他细白的手指正掰开自己浑圆的屁股,完整地展示着边上的“公用妓女”四个大字。

这画面教练看得青筋直跳,最后扇打了一下马龙已经通红的臀肉,抱着他的腰艹了进去。

“龙哥,快12点了。”马龙的脸蛋被捧住亲吻,强迫他转移注意力。“你猜这个数字会不会清零?还是会一直累加?”

马龙被亲得说不出话,湿漉漉的眼睛睁圆了,才发现现在艹他小逼的就是今天下午在浴室艹他的那个队友。他又已经艹红了眼,粗大的鸡巴在马龙的小逼里凶猛地抽送。里面的精液和骚水实在是太多了,把马龙的小腹都撑得鼓鼓的,那个闪烁的“26”都被撑起了些弧度。几百上千次的艹干和拍击把那些流出穴口的精水都打成了白色的泡沫,把红肿的逼口和唇肉衬得更加淫荡不堪,年轻的队友看得眼睛发直。

“不要了……求你,已经太多了……呜……”等到马龙的嘴唇终于被放开,才能手虚弱地推着队友的胸口,软软地哀求。他的嗓子已经完全哑了,说的话越发分辨不清。

“快了,马上就是新的一天了。”队友看马龙这副濒临崩溃的样子,本来想摸摸马龙的后颈安抚他,却发现教练对上他的眼神,面色不善地瞪了他一眼,低头一口咬住马龙的后颈舔舐。队友在心里切了一声,只好转而摸摸马龙的奶子,那里也被揉得布满了手印和指痕,乳头被吸得肿大了几圈,光是触碰都让马龙颤抖着流泪。

队友看一眼手表,快到零点了。他抱着马龙的腰,不疾不徐地在他酸胀可怜的子宫里抽送,眼神在马龙的脸和小腹之间游离。上一秒那里的数字还是26,等他又一次吻掉马龙的泪水,下一秒再去看的时候,那被精液撑得鼓起的肚皮上只明晃晃亮着一个“1”。

“今天我是第一个了,马龙。”队友满足地叹息一声,紧紧抱住马龙射在了他的子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