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闲荆衍生】混混和哑巴

Work Text:

1.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天气特别不好。
大概是刚过了晌午,天色却阴的很。我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就看见他在被人欺负。那天他穿了一件灰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的布裤子,旧却干净的球鞋,搀白的头发像是鸦羽上落了雪。他个子挺高,但是瘦,尤其跟那几个毛都没长齐就学别人搞社团的小屁孩比起来。他们围着他,拿着他那个土了吧唧的挎包,在他冲过去想抢回来的时候互相抛来抛去,蠢透了。我本来不想管闲事来着,但是他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长得很漂亮,眼角微微下垂,一点皱纹延伸开来。他看起来很狼狈,不过眼神里没有求救的意思,他就只是看了我一眼,用一种逆来顺受的方式陈述事实——仿佛他可以承受一切苦难。他的视线很快从我身上挪开了,两个人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按在墙上,另外一个人一边掐他的脸一边骂他。这些脏话真是聒噪又乏味,我掏了掏耳朵。墙边有人放了一张实心木头的圆凳,我随手抄起来颠了颠,够沉。
我没费什么劲儿就把那三个小屁孩打跑了,一看他们就知道是什么货色,欺软怕硬罢了。我从地上捡起他的包,把土拍了拍,递给他。
“看看没少东西吧。”我说,“少了上派出所,别想讹我。”
他看了看我,眼睛里有一点光。他打开包检查了一下,然后背在身上,对着我比划了几下。
我开始没反应过来,以为他吓傻了,直到他垂下视线咬了咬嘴唇。
哦,他是个哑巴。我想。
刚才那个小痞子掐他的力道很大,他颧骨下面这时候泛起红来,和眼尾的的薄红几乎连在一起。他的肩膀宽又平,腰窄而紧实,手腕儿细的我一只手就可以圈住。
“你家在这附近吗?”我点了根烟,“走吧,我送你回去,别他们在哪儿躲着打击报复。”
他赶快摆了摆手,我没理他,走到巷口抽烟。抽了两口,他磨磨蹭蹭的出来,看了我一眼。
“走啊,”我说,拽了他的胳膊一下,“我帮人帮到底。”他有些犹豫的看了看我,但可能是被我不耐烦的神情吓到了,于是点了点头。
他家离那儿不远,后来我才知道他那时候是下班正要回家。那一片有很多老小区,六层小楼,没有电梯,楼道里有一股潮湿的尘土味。我直接跟到了他家里,他也没什么意见。他家就是个小开间,床摆在窗户下面,前面放着个圆形的餐桌,墙边放着柜子,没沙发,只有两把木头椅子。家具都挺旧了,能看出来经济条件不太好。
他去那个小厨房里给我倒水,我在屋里绕了一圈,“你一个人住啊?”他走出来点了点头。
他用一个玻璃杯给我沏的茶,拿过来放在餐桌上。可能烫到手了,他缩着肩膀摸了摸耳朵。屋里光线好多了,他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头发却灰白的厉害。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看着他去抽屉里拿纸笔,然后写了几个字。他的手长得也很好看,修长骨节突出的手指握着钢笔,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折断。他写了谢谢两个字,正打算继续写,我一把把纸抽走,揉成一团扔到地上。他吓到了,眼睛瞪得圆圆的。
“光说啊,”我往他那边走了一步,“哦错了,光写啊?没什么别的表示?”
他不知所措的瑟缩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垂下头从椅子上拿起他那个挎包递给我。我拿过来配合的翻了翻,找到一个黑色的油边都磨秃了的钱包,里面只有两百整的,还有一些零钱。
哦,还有他的身份证。
我把包和钱都扔在地上,拿着他的身份证看,照片跟他本人差不多,脸上带着点笑容。“你叫这个啊,”我说,“下个月过生日?”
他生气了,或者是慌了,冲过来想抢回去。我随手把他的身份证往口袋里一塞,直接把他拦腰抱进怀里箍住。他被我这招吓懵了,楞楞的看着我,我顶了顶胯,“两百有点少吧?你打发要饭的呢?”
他推着我的胳膊挣扎,我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他立刻僵住了。“家里还有钱吗?”我问。
他垂下视线,摇了摇头。“是没有还是不愿意给啊?”我又问。他又摇了摇头,然后意识到这根本无法回答我的问题,着急的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两声短促的啊。我把他的腰松开,两只手分别抓着他的手腕,凑到他面前说,“我现在放开你,你给爷拿钱,听懂了吗?”他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我刚松开他的手腕,他就打了我一拳,又用力把我推开,转身就往门口跑。你看吧,这就是吃了哑巴的亏,要但凡能喊出声来,没准就跑掉了。我觉得好笑,他那细胳膊打我跟挠痒痒似的。我冲过去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拖过来往肩膀上一扛,他的肚子狠狠撞在我肩胛骨上,疼的闷哼一声,浑身都软了。
我把他往床上一扔,爬上去骑在他腰上,抽出自己的皮带把他的手捆住。他终于反应过来,拼命挣扎,我抓过一边的枕头闷在他脸上,他的腿在我屁股下面踢蹬着,被捆住的手攥着我的衣服,但慢慢的他的挣扎就微弱下去,手指也松开了。我把枕头拿开,他剧烈的咳嗽起来,拼命喘气,眼神都失焦了,口水流的下巴上都是。我脱他裤子他都没反应,全脱掉之后他却忽然又挣扎起来,两条又细又长,又白又直的腿晃得我眼晕。我一松开他的脚踝,他就趁机翻过身往前爬,但前面就是床头,能跑哪儿去。我搂着他的大腿把他拽回来,背后位这个姿势他更是反抗不了了,整个一傻子。我卡进他两腿之间,提着他的腰,舔了舔手指,往下面一模——
“我操。”这我真没见过。
他发出一声响亮的抽噎。我把他翻过来,发现他哭了,眼眶红红的,一眨眼皮右眼掉下一滴泪,挂在脸颊上。他看着我,眼睛里说不上是愤怒,痛苦,还是哀求,又很像是委屈。我掰开他的大腿,他拧着腰想挣脱开,我在他小腿肚子上狠狠咬了下,他又掉下几滴眼泪。
我凑近了观察他两腿之间那个特殊又隐秘的地方,在男性器官的阴影之下,两瓣花唇紧紧的挤压在一起,虽然是一个不该存在的器官,但发育的很好,颜色柔和,脂肪肥厚,跟女人没有两样。我用力压制住他不断的挣扎,着迷的揉了揉入口处的那几块软肉。他整个人抖了一下,我笑了,“是不是没人操过你这儿啊?你平时自己摸吗?”他给我的回答是像一尾被网住的鱼一样翻腾。我死死压住他的腿,两只手指直接插了进去,里面微微湿润。他拼命抬起上半身来拉我的手,眼睛里这回全是哀求。我对他眨了眨眼睛,手随便抽插了几下,他就软了腰摔回床上,抬起被捆住的手挡住脸。
我不管他,继续玩儿他的小洞。里面可真紧,又软又有弹性,而且他敏感的惊人,这么个状况下,我揉了没两下,最里面居然涌出一股水,花瓣也充血了,从里到外都滑腻腻的。
我使劲插了几下,弄出咕叽咕叽的声音。他不动也不出声,只是小腹跟着剧烈的起伏。“别不好意思啊,”我去拉他的胳膊,“插两下就这么多水,骚成这样,你是不是故意引我上门的啊。”我把他胳膊拉开了,他眼眶还是红的,眼睛周围被眼泪蹭的湿漉漉的,嘴唇都要咬破了。我一手拽着捆他的皮带,一手又快又狠的插他,他用力闭着眼睛,鼻子里喘着粗气,小屁股绷的紧紧的,控制不住的往我手指上凑,大腿夹着我不放,前面也半硬了起来。我不想让他高潮,就抽出手在他大腿根细皮嫩肉的地方掐了一把。他疼的呜呜叫。
我把他手上的皮带解开,一边压制他的挣扎一边把他的高领衫给扯了下去,把他头发都弄乱了。他的胸长得也漂亮,鼓鼓的软软的,隆起一个小巧的尖儿,乳头已经硬了。我拨弄了一下,他整个人差点蜷缩起来。
“真可以,”我拍拍他发烫的脸,从他身上起来脱衣服。我早就硬的不行了,谁能想到随便玩玩还能捡到宝。他把腿合起来,一想起身,我就作势要打他,他吓得一哆嗦。
我探过去抓着他的脚踝把他拖到床边,长腿分开挂到腰上,抓住他推我的手腕按住,埋下头去咬他的奶子,很快的他的挣扎就变弱了,身体也软了下去,只有腿偶尔抽动一下。
我的龟头顶上他腿间那道细细的肉缝,那里已经湿透了,滑腻肿胀。我轻轻一挺,龟头就陷进去一半。他忽然垂死挣扎起来,拧着腰肢躲闪,瘦削的膝盖撞在我腰侧,我的东西也滑了出来。可这已经是他最后的一点力气了,我用一只手抓着他两只手腕,另外一只手舔湿了,再一次摸下去揉他的花核,揉了两下他就呜咽了一声,屁股也绷紧了,甬道里挤出一股水,弄湿了我半个手掌。他浑身发烫,一动不动了,我想他是被自己这种淫荡的反应吓住了。
我抓着他的手分开在头两边,想去亲他的嘴,可他侧过头不给我亲,眼睛里湿漉漉的,要哭不哭。我只好咬住他的下颌线,然后下身一沉,几乎没什么阻力的顶开紧致的腔壁,插进去大半。
他里面湿的一趟糊涂,像是水做的套子一样裹着我,让我畅通无阻,然而又柔韧紧致,毫无死角的挤压着我的东西。可能刺激太大了,还随着我的动作不断的抽搐收缩,真的太爽了。他仍然侧着头,眼泪流出来滑过挺直的鼻梁。
“别他妈哭了,”我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亲了亲他的嘴唇,吃进一滴他微咸的眼泪,“你这不是挺爽吗?”说完我用力挺了挺腰,他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声。
他夹的我太爽了,一时也懒得哄他,我掰着他的大腿根把他的腿分的更开,然后玩儿着他的奶子开始抽插。他在我身下哀哀的喘息,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搁,看得出他不想碰我。我也不在乎他怎么想。我掐他的乳头太用力了,他想挡住胸。我捏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手甩开,抽了他的奶子几下,又掐住他的脖子,他就不敢再挡着了,手只能抓着床单,看起来就像是乖乖把胸露出来给我玩儿似的,我更硬了几分。
我越艹越深,很快就整根都插进去,耻毛蹭到他娇嫩的肉核。他一直闭着眼睛,这会紧紧皱着眉,下意识的把腿抬高想要躲开。我越插越快,手也随意揉捏他的奶子,他咬着指节呜呜的叫着,被我顶的身体在床上一耸一耸,黑白掺杂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了紧紧贴在额头上。他前面一直没太硬起来,老男人就是不行,但花穴里却是越吸越紧。我没兴趣给他撸,按住他的腿又用力插了几下,抽出来射在穴口。
他前面没高潮,里面应该也没有。我估计他这种条件也没什么性经验。虽然骚水流的多,但应该还是挺疼的。我射了以后他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眼睛闭的紧紧的,看来是打算当鸵鸟。我爽完了一发,现在有心思慢慢玩儿了。我还在盘算呢,看见他睁开眼睛偷偷看我,然后慢慢的支起身子,往后挪着远离我,直到靠上了床头,还把腿蜷起来。又来这出,傻不傻。合起腿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疼的皱眉苦脸的,恨不得又要哭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毛病,看见他这怂样就立马硬了。我跟着他爬上床去拉他的胳膊。我一伸手他就往后缩,但背后都是墙,他根本无处可去。他的手腕真的很细,我拖着他拉过来,分开他的腿把他按在身上。这期间他一直在挣扎,我扇了他两巴掌才老实。
他骑在我身上,我挺着腰拿家伙蹭他的花穴,那里依然充血肿胀,滑腻的肉瓣间不断渗出淫水,把我的小腹弄湿了一片。这个姿势他只能搂着我的肩膀,又不敢看我,一直低着头,可他低着头就能看见自己的穴口是如何吞进我的阴茎的,我看他耳朵都红了。
我掐着他的屁股把他抬起来去吃下我的家伙,他拧着身子躲。我烦的不行,用力咬他的乳尖,几乎给咬破了。他使劲推我的肩膀,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被我按着腰一插到底。他咬着嘴唇耷拉着眉眼,我盘起腿抱着他往上顶,这个姿势比刚才进的还深,能直接顶到子宫口。柔软滑腻的小口敏感的很,一撞上去就跟张嘴似的一嘬一嘬的。我按着他的屁股把他使劲往下压,直接把子宫口顶开了,一股淫水涌了出来,顺着我的勃起留到外面。这感觉也很爽,像是搅和一包温水。宫交对他来说也是太刺激了,他眼泪都流出来了,手握着我抱在他腰上的手,但也不敢拉开。我挪动了一下,换了个好使劲儿的姿势,开始又用力的向上挺腰,不停的撞他的子宫口。他啊啊的叫着,腿贴着我的腰抖得像筛糠一样,又热又肿的内壁紧紧挤着我的勃起。插了几十下,我又舔他的乳头,他的乳头是真的非常敏感,一碰他就浑身软了,只剩屁股里绞的用力。我这么上下一起折腾。他居然就高潮了,两条长腿紧紧夹着我的腰,甬道里剧烈的痉挛着,淫水流的到处都是。我把他推倒在床上,老男人被这么一番折腾,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似的。我撸着射在他奶子上他也没反应,居然是睡着了。我本想把他弄醒,但一时也没有感觉,就把他往边上推了推,也躺下睡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天都擦黑了,旁边窸窸窣窣的,我抹了把脸转头一看,他正蹑手蹑脚的往床边蹭。他还光着身子,屋里很暗,从我这个角度能看到他两腿之间那个使用过度的器官,又红又肿的花瓣往外翻着。
我舔了舔嘴唇,几乎立刻就硬了。我撸了两把,悄无声息的起身,然后猛的扑过去从后面抱住他,下身直接插了进去。他吓得剧烈的哆嗦了一下,里面咬的死紧。我紧贴在他背上,死死的把他按住,就光挺着腰打桩,进的不深,但又狠又快。他被我操得呻吟都断断续续的,手指攥着床单指尖发白。我咬着他的肩膀,手捏住他的胸,让他几乎被固定的一动不能动,只能承受。很快他就不行了,脚趾蜷曲蹬着床单,柔软有弹性的腔道紧紧挤压着我的勃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磨的,里面热的像要融化,轻易的就高潮了。他高潮时候我也没停下操他,流出来的一大股淫水被搅和的喷的到处都是,淅淅沥沥的弄湿了一大片床单,溅到了我腿上。他难受的拉我的手,我反过来捉住他的手,逼着他自己摸自己,玩儿自己奶子。这个姿势他那对漂亮柔软的胸脯跟着我们的动作来回晃,我抓着他的手让他自己捏住了。他被玩儿了两下腰就没劲儿了,上半身塌到床上。我痛快的骑了他一会儿,力气大的把他屁股都撞红了,然后射在了里面。
我从他身上下来,进到浴室里稍微冲了冲,出来他还在床上躺着不动。我溜达过去,坐在床沿,摸了摸他的脚踝。他哆嗦了一下,不看我,也不知道装什么纯。我穿好衣服就走了,走到街上天已经完全黑了,回头看了看他家窗口还没亮灯。

2.

其实我第二天没想去找他,我就压根就没想再去找他,结果发现昨天没留神把他身份证放口袋里了。这也没什么,扔了就好,可我就也说不上怎么着,看着他身份证上的照片裤裆就有点紧。
我还是大概下午那个点儿去的,先去他家敲了敲门,没人,就在楼下抽烟等。没一会儿就看见他从小区门口进来,背着他那个破包,拎着一个购物袋,几颗葱露在外面。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外面套了件西装外套,外套有点大,显不出他那把细腰。他还戴了一副老土的眼镜,灰白的头发软软的贴在额头上,看上去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谁能想到衣服下面是那样的。
他走到单元门口我一下子拦到他面前,他吓得脸都白了,然后又红了起来,修长的手指紧紧抓着购物袋的带子,微微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把他身份证拿出来,“还你这个的。”他惊讶的看了一眼,下意识的伸手想拿回去,我往后退了两步进了楼道,他也跟了进来。我把身份证揣回口袋里,趁他不注意把他推在墙上。楼道是感应灯,这会儿亮了,我抓着他的手腕压在他头两边,作势要亲他。他整个人慌得发抖,但没我力气大,一点都挣脱不开。我用身体把他挤在墙上,咬他的耳朵,大腿插进他两腿之间往上顶。他紧紧的闭着眼睛咬着嘴唇,我松开他一只手,探进毛衣摸他的腰,再往上摸他的奶子。他推不开我,只能徒劳的想把被掀起来的衣服拽下去,那样儿可怜极了。
楼上哪一层的门打开,有邻居聊着天往下走,他紧紧拉住我的手,眼睛里都是哀求。
“怕被人看见啊?”我说,“那你带我回你家,不然咱们就这样等人下来。”
他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我放开他,他赶紧弯下腰把刚才掉在地上的包捡起来,然后往楼上走。我跟着他,半路遇到邻居还跟我打招呼,估计以为我是他什么亲戚之类的。到了他家门口他磨磨蹭蹭不想开门,被我在腰上掐了一把。门打开我把他推进去,然后自己也进去把门反锁了。
他把买的东西放在餐桌上,站在那儿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注意到他把床单被套都换了。我把他的身份证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下,“我都特意给你送来了,你得给我点回报吧?”他缩了缩肩膀。我扒拉他买的菜,真的都是菜,怪不得那么瘦。
“做饭去吧,我正好饿了,”我把购物袋拎起来塞给他,“快去快去。”他垂下视线,转身进厨房了。
他做饭这会儿我就在他那个破房间里到处转转,翻一翻他的东西。他是真的没什么钱,摆设都有点旧了,也很简单,这屋子真是无聊透顶。后来我在书架上看到一个扣着的相框,拿起来一看,是他和女人和小男孩的合影,三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拘谨,但他的微笑很漂亮,又柔软。我没见过他这样笑。
我把相框扣回去,坐在饭桌前玩儿手机,没一会儿他就把菜端上来了,闻着还挺香,又拿上来一碗米饭和一双筷子。
他放下碗转身就走,我能让他如愿吗?
我抓着他细瘦的手臂一把把人拉了过来,按在我大腿上。这个姿势让他惊慌得挣扎,耳朵都红了。我环着他整个人抱的紧紧的,凑过去咬住他脖子到肩膀那块肉,他像是被拎了后颈皮的猫一样委顿下去。我松开嘴,皮肤快要被我咬破了,我舔了舔,有点血腥味。他在我大腿上坐着,他太瘦了,屁股上没多少肉,硌得慌。我圈着他,手从衣服下摆摸进去,揉他的胸,恨不得浑身的肉都长这了,又大又软,还挺翘。他不安的扭了扭,我掐了乳头一下,他就不敢动了。“有意思吗?”我颠了他一下,“老实点不就得了,你又打不过我。”
他没反应,我又看不见他的表情,有点不爽,“诶?”我说,“书架上的照片,是你老婆孩子啊?”
他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又点了点头。
“前妻啊?”他点头了,我真聪明。
他岔着腿坐在我大腿上,我稍微一动,一条大腿就正好卡进他两腿之间。我用力往上顶了一下,他呜咽了一声,“你这还真能生孩子啊?”
他又摇头,我逗他呢,我知道他那套东西生不出孩子,所以操起来才爽啊,没担忧。“你老婆为什么跟你离婚啊?”我问,“她受不了你这个怪物了是不是?”
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眼眶红红的。我看着他垂下视线,睫毛微微颤抖,然后他把头转回去,轻轻点了点头。
我啧了一声,开个玩笑还闹上脾气了,真费劲。我觉得有点不爽,不想就这么放开他,总觉得还该说点什么,但又想不到能说什么,就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他的奶子,然后就觉得他下面湿了,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些微的潮意。
“不会吧...”我嘟囔了一句,从上衣里抽出手,撑开他的裤腰摸下去。他吓了一跳,大腿夹得紧紧的,我另一只手把他的腿掰开,手直接伸进内裤里,摸上他的花穴,果然湿了,一手的滑腻。
“你可真行啊,”我用力掰着他大腿根不让他合上腿,一边插进去两根手指,小幅度的抽插,“坐个大腿都能湿,你也太骚了吧。这么欲求不满,我看你坐地能吸土了。”他被我说的拼命摇头,但是下面的反应骗不了人的,花瓣充血了,在我指缝里打滑,水流的内裤都湿透了。
我揉了他半天,他坐在我的大腿上发抖,脚用力蹬着地板,头向后仰在我肩上。我亲了亲他发烫的耳朵。本来想让他靠手高潮一次,然后就吃饭,菜都凉了。结果他一边夹着我的手指,一边扭着屁股在我的勃起上蹭。我实在让他蹭的邪火压不住。
我抱着他把他脸朝下按在餐桌上,裤子直接扒到脚踝,内裤上好大一块湿迹。他好像清醒了一点,想站起来,我照着他的屁股抽了两巴掌,那点儿软肉跟着颤,还挺可爱。他软了腰,小腿绞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他昨天疼的不行的事儿来,就凑过去检查他的穴口。果然还是肿着,那道小缝儿看着更细了。就这他刚才还能爽成那样,真他妈是个骚货。但他那儿确实又红又肿,看着怪可怜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扶着他的大腿根就舔了上去。舌头刚接触到他的花瓣,他就剧烈的挣扎起来,弄得桌子直摇晃,差点把碗碰翻了。我又抽了他屁股一下,摸上去箍住他的腰,顺着花瓣舔了一圈,嘴唇包住含了含肿胀的软肉,舌尖又顶开内壁,探进去舔舔发烫的粘膜。他啊啊的叫着,音量完全控制不住,我第一次听到他叫这么大声,屁股和大腿在我脸边上抖个不停,弄得桌子都跟着抖。我真是怕他把饭菜弄洒了,就揉了揉他的腰,舌头退出来,咬了一口他的花核就准备放开他。结果这一下他就高潮了,发出一声近乎惨叫的呻吟。我眼看着他的穴口剧烈的抽搐了几下,里面淌出一小股水,把我的脸都沾湿了。
高潮之后他像是一摊泥一样在桌上趴着,紧紧闭着眼睛,脸热的发烧。我把他裤子拖鞋都扒掉,上衣卷上去。他家这桌子有年头了,表面凹凸不平,他的乳尖被木头蹭红了。我踢着他的脚让他把腿分开,然后扶着他的腰毫无阻力的插了进去,囊袋拍到他的屁股上,他就微弱的唔了一声。我掐着他的腰用力操他,里面还是那样,又湿又紧。这一回他倒是乖的很,软软的一动不动,随着我的动作轻轻夹着屁股。这还挺新奇的,我来劲儿了,越操越用力,桌子又开始晃。我啧了一声,抓着他的胳膊把他往后拉起来,让他几乎碰不到桌子。他的腰真的好细,又没有一丝赘肉,折成一个流畅的反弓。我改成一手抓着他的肩膀,一手又去玩儿他的胸,他呜咽了一声,没反抗,手悄悄伸到下面去摸自己的勃起。我也不管他,操得一下比一下重,他控制不住的呜呜叫,转过头来看我,眼眶都是湿的。我也盯着他看,他就像是被烫了一样赶紧转回头,脑袋也低下去。我把他按回桌子上,一耸一耸的在他最痒的地方磨。他腿都站不住了,软的不行,膝盖直打弯。最后我射在他屁股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像死了一样,有出气没进气的,只有花穴里面跟着抽搐。
他也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睡着了,我把他扛起来扔到床上。弄了一身汗,我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开始吃他做的饭。
他醒过来的时候我快吃完了,听见床上有动静我就回头,他迷迷糊糊的半坐着,注意到我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自己,赶紧慌慌张张的把卷到腋窝的衣服拉下来。可他下半身一丝不挂,光上半身穿衣服显得更涩情,大腿根还有没干的水痕和精液,我在这儿坐着好像都能闻到骚味儿。可能我的视线太直白了,他脸红的越来越厉害。
我两口把剩下的饭扒拉干净,“脸红什么啊?”我逗他,“又想要了?”
他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赶紧垂下视线摇了摇头。
“那去洗洗吧,别跟这儿发愣了。”我的视线落在他交叠的长腿尽量遮掩的地方,大腿的皮肤泛着水光,再往里是一片温暖潮湿的阴影,确实是个销魂窟。
他抬起眼睛从睫毛下面看了我一眼,又垂下去,没动地方。什么毛病。
“诶我说,”我调了下椅子的方向,跨坐在椅子上,趴在椅背上看着他,“是不是没人给你舔过啊,爽成那样?”
他的头埋得更深了,身体也蜷缩起来,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灰白头发之间露出的耳朵明显是红透了。等了一会儿,还是毫无反应,我拿起桌上吃剩的半个馒头用力扔过去砸他,他吓得浑身一哆嗦,缩着肩膀抬起头来。
“问你话呢,”我说,“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他眼眶红红的,视线游移,最后咬着嘴唇微微点了点头,我就知道。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瑟缩了一下,那双漂亮的眼睛湿漉漉的盯着我。
“爷有正事,先走了。你爱干嘛干嘛吧。”我把地上散着的他的裤子什么的捡起来扔到他身边。
我把自己的上衣拿过来套上,一扭脸撞上他盯着我看,他被发现了就慌慌张张的垂下头。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真够可以的这人。
我出门的时候他还在床上蜷着,我也没管,直接走了。

3.

我出城了几天,跟哥们办点事。回来那天正好赶上快递来送货,我都忘了买了什么了,拆开一看差点笑背过气去。我跟哥们喝酒时候心血来潮借着酒劲给哑巴买了个按摩棒,网上买的,这不就送到了。我拆开包装,还买的是个玫红色的,这人喝多了就是没谱。大小跟我自己的家伙差不多,带点螺纹。我放到床边充电,去客厅里打了会游戏。我没想再去找他了,是真没想。上次是意外,要搁我自己意愿,我是不会再去找他的。主要是没劲,不是说他操着没劲,那绝不是,主要我不想莫名其妙多出个炮友,这种事儿就很烦。打游戏死了好几次,我把手柄扔一边,看了看表,又快到他下班的时间了。我舔了舔嘴唇,站起来进屋拿上东西,穿了外衣出了门。
我直接上楼敲门了,半路还碰见上次那个邻居阿姨,打了个招呼。他在家,我听见屋里有响动,我敲了门就躲到一边去,他看不见是谁,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门。门一开我就推着他往里进,他整个人都呆住了,我都进去了他还在门边站着。
我把装着东西的纸袋子扔桌上,转头看了看他,“杵那儿干嘛啊?要跑啊?抓紧。”
他咬着嘴唇看了我一眼,我对着他挑了挑眉毛。他又看了看门外,然后耷拉着脑袋把门关上了。
我哼了一声,“过来。”
他走过来走的磨磨蹭蹭的,也不抬头,我只能看见一个发旋。我也不急,把外衣脱了扔到一边。他在家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头发有点湿,我捻起来搓了搓,“刚洗完澡?”
他点了点头。我抱住他的腰,他一下就僵住了。他身上有一点香皂的味道,就那种最普通的香皂。我咬了咬他的耳朵,他的腰就有点软。我示意他转过身,弯下腰扶着床,他耳朵又红的不行,但照做了。我看到他的脸就硬了,直接把他穿的宽松的运动裤连着内裤给扒下去,堆在膝盖上。我解开拉锁,注意到他听到那个声音屁股都绷紧了,整个人微微发抖。
“你放松点,”我拍了他的屁股一下,然后又摸进花穴里,随便揉了两下,还行,有点湿了,毕竟没什么前戏。我直接就插进去,他发出一声闷哼,被我顶的往前拱了一下。这也就几天没操吧,就紧绷绷的,我整个人覆在他背上,把他的T恤撩起来,一边小幅度的抽插一边玩儿他的奶子。他的胸真的够极品,乳头敏感的不行,轻轻一掐他就往我怀里凑,屁股也夹紧了。
我调整了角度,进进出出都故意不碰他的花核,不给他个痛快。他很快就难耐的哼哼起来,但我估计他不懂为什么会又爽又难受。他下意识的扭着小屁股想让我的勃起蹭他硬的发疼的花核,我就不给他如愿,掰着他的臀肉照着我的角度又快又猛的插了十几下,搂住他的腰射在了里面。
他里面已经湿透了,被精液一浇条件反射似的夹了好几下,可我已经抽出去了,就看见花穴翕动着,像一张没吃饱的小嘴。
我抱着他把他弄到床上,把他的衣服都脱了,他稀里糊涂的,低着头不看我。我刚才故意没让他高潮,撩拨的他不上不下的,敏感的不行,一碰就发抖,蜷缩成一团,大腿根贴在一起下意识的磨蹭。
“你说,”我把上衣脱了,“你这么骚,没我的时候怎么过得?用手?”
他没反应,整个人看着迷迷糊糊的。
我脱完了衣服,凑过去捏住他的下巴让他看我,“用手吗?”
他眼眶周围红了一片,眼神都聚不了焦,我问他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就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插进去吗?”我把两根手指插进他花穴里搅了搅,抽出来的时候指缝里都是水,“还是就外面摸摸?”我又揉他的花唇,早就充血肿胀了,滑溜溜的,我一摸就挤出一股淫水,顺着会阴流到床上。他哽住了似的,大腿夹住我的胳膊蹭,修长纤细的手指抓住我捏着他下巴的手腕,点点头又摇摇头,又摇头点点头,鼻尖红的可怜巴巴的。
我啧了一声,放开他要下床,他却拉住了我。
“别急啊,”我简直笑了,“给你点好东西。”
我下床从纸袋子里拿出那根玫红色的按摩棒扔到他面前的床上,“礼物。”
他眨了眨眼睛,看清楚的时候脸一下子红的快要滴血了。他撑着身子往后挪。我扑上去压住他不让他躲。
“快点,”我握着他的手腕,把按摩棒塞进他手里,然后捏住他的膝盖分开,把他钉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赶紧的,自己插进去,快。”
他呆呆的看着我,我亲了亲他的脸,压低了声音,“刚才没爽够吧,插进去就爽了,乖。”我知道他根本没满足,正是最空虚难受的时候,就又低下头去亲他的乳尖,含着一边在嘴里又咬又舔,他不用我使劲腿就分的更开了,屁股冲着我一挺一挺的。我抓着他的手帮他把位置找对,他一下子就自己插进去了,玫红色的柱体几乎整个没进那个紧致湿滑的小洞,他剧烈的扭了扭腰,差点从我身下翻出去。
“动一下,”我叼着他的乳尖含含糊糊的说,他一副被操蒙了样子,看着我好像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又舔了一下硬肿的小粒,抬起身来,握住他抓着按摩棒根部的手,带着他抽出来一点,再用力的插进去,这刺激可能对他心理上来说太大了,他一眨眼眼泪都流下来了,但我不管,变着法儿的带着他艹那些敏感的地方,很快他的手就有劲儿了,跟着我一起使力,我就放松了手上的力气,让他痛快的自己操自己。他越弄越来劲儿,剧烈的喘息着,浑身是汗,胸口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奶子跟着一抖一抖的,像是凝脂样的两块豆腐,晃的人眼晕。我舔了舔嘴唇,趁他不注意把按摩棒震动的开关打开了,他猝不及防,那一下还插得又深又重,身子猛的一颤,直接高潮了。他手软的握不住东西,按摩棒被他剧烈痉挛的内壁挤了出来,啪嗒掉在床上,顶端还跟里面连着一缕丝,接着穴口喷出一股淫水,都溅到我身上了。
床上被他弄得一片狼藉,他就躺在湿乎乎的床单上只顾着喘气儿,半眯着眼睛,估计是刺激太大了,整个人愈发不清醒。我把按摩棒捡起来,还在震动呢,前段一扭一扭的,有点恶心。我就这么直接给他插了回去,他呜咽了一声,难受似的扭了扭身子,抬起眼胆怯的看着我。
“忘了点什么吧,”我抽了他的奶子一下,指了指自己胯下硬的要爆炸的家伙。他手足无措,我凑过去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拉起来,他一动按摩棒就滑出来一点,我用力给推进去,他哽了一下,紧紧咬住嘴唇。
“夹好了。”我说,让他跪起来,趴到我腿间,用勃起顶着他薄薄的嘴唇,把前液涂到他脸上,我还没说什么,他自己就试探着把嘴张开了,我直接顶了进去。他对这种事更没经验,我一边操他的嘴一边告诉他怎么做,也没啥用,弄得还是乱七八糟的。他这嘴虽然不会说话,口交倒是挺合适,跟下面那个洞一样,又湿又热。但是我还没插几下,他就被那个不断震动的按摩棒操的腿软了,腰塌下去,扭着屁股跪都跪不住,整个人没骨头一样往床上摊。我松开他的头发,他就趴下去,脸埋在床单上,手指抓挠着布料,就屁股撅的高高的,还一抖一抖的,粗重的呼吸声里混着按摩棒电机的嗡嗡声。
我推着他的肩膀把他翻过来让他仰躺着,他眼泪蹭的满脸都是,眼眶鼻尖都红红的,半合的眼帘里一片模糊。我骑到他脸上,正面把勃起插进他嘴里,居高临下操他的嘴。他紧张的挣扎起来,我手往后伸,握住他腿间的按摩棒,替他用力抽插起来,他立刻浑身都软了,喉咙也放松下来,整个人柔软顺从,不断地放开内部,被我上下一起插进去,像个承接欲望的漂亮容器。我几乎是直上直下的艹他的喉咙,他紧紧闭着眼睛,脸涨得通红。我这忍了半天,在他嘴里磨了没一会儿就想射了。他下面不知道已经高潮了几次了,腿在床上拧着踢蹬,力气越来越小,流出来的水倒是把我手都打湿了。
我抽出来射在他脸上,看着精液跟他的眼泪混在一起,挂在他挺直的鼻梁上。他眼睛闭的紧紧的,轻轻的呼吸着,我把按摩棒也抽出来,他哽咽了一下。我从他身上下来,掰着他的腿检查了一下,穴口又有点肿了,变成了艳红色,但应该没什么事。刚才背着手捅的没轻重。我轻轻摸了摸,他抖了一下。
“疼吗?”我问。
他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他一坐起来。脸上的精液就往下流,色情的要命,我不看了,看了又要硬。
“你去洗洗吧,”我指了指他的脸。他一点一点挪下床,一看就是下面疼。
“你别动。”我推了他一下,“坐着别动。”我说了他就不敢动了,在床边上坐着。我去浴室里找了条毛巾浸湿了,拿回来扔给他擦脸。
我忽然觉得有点尴尬,“是这条毛巾吧?”
他点了点头,把脸擦干净了。他还没要递给我,我就把毛巾抢过来,拿回浴室扔进水池里。
我拿淋浴头随便冲了两下,就出来了,“我走了。”我一边说一边穿衣服,“以后我不会来找你了。”
我扭头看他的反应,他眨了眨眼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笑了,“怎么着,舍不得啊?”
他脸涨红了,低下头不看我。我把衣服穿好了,“那不给你找了个替代品吗?”我指了指床上的按摩棒,“玩儿之前洗干净。”我也没管他什么表情,直接走了,嗨,这种事儿不能磨蹭,得当断则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