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Ecstasy

Chapter Text

凌晨两点,卡里姆的外带食物被人从厨房的窗口扔下去了。
那个人几分钟后来向卡里姆道歉,承诺明天会带他吃一顿好的并跟保洁人员赔礼道歉。卡里姆对整件事都没什么情绪,他吃了其他东西填饱肚子,刷好牙回到自己的房间。
卡里姆最近的作息都是如此,过去的一整天里只吃了一顿半,喝了咖啡。他思考了一下,点上烟,又喷上香水。
而另一个房间已经彻底安静下来。

是的,刚才那个反复无常的人是卡里姆的室友。一个作息和饮食都非常规律的葡萄牙人。确切的说,还是跟他一个部门的同事,叫克里斯。
第二支烟屁股的火星滋地被他用唾液浇熄以后,卡里姆去客厅倒了烟灰缸,再光脚踱步回房间。
他之所以没有生气,一方面是他确实不在意。另一方面是,他充分了解克里斯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会生气也在情理之中。作为同事的克里斯是一个工作能力让人很放心,甚至说敬佩也不为过的人。很有事业心也很有领导能力,相应的也有点自我。坦率地说是非常自我。
小组聚餐的时候,克里斯常常能不经意的谈论自己的大事小事长达半小时。很生动投入,很有魅力,也很烦人。卡里姆看得出他很需要身边人的认可,也确实值得被充分称赞。他欣赏克里斯,甚至有点喜欢他的这种地方。

在深夜的这个时候,在橙黄色的灯光里,卡里姆突然意识到,他确实喜欢克里斯。
他之前从未考虑过的,关于自己会喜欢上这般自我的人。

卡里姆还记得那次野餐,有女同事开玩笑把摘下来的花别到克里斯耳侧。他不仅没有不高兴,甚至划船的时候还把花塞到胸前的项链上。
那朵花最后大概是落进水里了,卡里姆记得是粉色的。

一个小时前的克里斯是什么样子的。一定是又穿着那件酒红底色带绿色暗纹的浴袍。头发半干,睡眼惺忪。卡里姆一直想说他觉得对方的拖鞋很幼稚,海绵宝宝还是什么东西。还有他好像从来都不穿四角裤。
克里斯老是穿紧身的衣服,就他好像从来都不允许自己的精神或体魄得到恰当的松弛。追求完美的有点过了头了。

卡里姆看过一部电影,讲变态杀手的。主角是一个社会精英,精神压力很大,工作之余喜欢用极端的方式来自我疏解。他杀过使他自信心受挫的男人,也殴打和杀害他嫖宿过的女人。他非常自恋且博学,但总是无人理解。说的很多,得到的反馈很少。他做爱的时候会亮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一边欣赏镜子里的自己,一边顶胯。巧的是,那个男演员跟克里斯是一个名字。

第二天克里斯来卡里姆的房间找他,顺便问他屋子里用了什么香氛,他觉得味道很好闻。卡里姆笑了,暗自腹诽:是万宝路的薄荷爆珠,我并不喜欢。随即不自禁的看向桌上的烟灰缸——事实上,那是个茶碟。还是他跟克里斯一起挑的,一对中的一支。通体白色,缀着一圈蓝与黑。
卡里姆说:是木质调的某种香水,我不记得名字了。

午餐的时候,克里斯依旧健谈,但没有主动聊到工作上的事情,而是着重于假期计划,还有体育赛事。卡里姆看得出他有些话想说但没有脱口。是的,公司上下已经有不少人知道克里斯要离职的事情了。过去的几年里偶有一些风声。眼下双方已经谈的差不多了,但还有一些程序要走。
卡里姆有想过克里斯不在了的话自己的位置会如何变动,而那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们是同一年进的公司,前脚后脚。他履历不错,在之前的小公司是核心。但克里斯的更漂亮,他一来,很快成为了部门里不可或缺的一员。他们在职位上并无冲突,更多的是合作关系。需要共识和互补,而他们也确实这样做了。克里斯帮了他很多,他也一样。卡里姆工作中的失落也不来源于克里斯。默契一直流动在这段长达八年的关系里,上到工作,下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