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音乐剧《面试》中韩版本对比

Work Text:

音乐剧《面试》中韩版本对比

             ——演员表演的“布面之下”

 

最近因为《面试》的巡演即将到达家门口,我在B站找了各种公开片段进行重新功课,并同时对韩语版本公开片段进行了部分的翻译和解读。

过程中发现,中文版《面试》在演出时,或许是因为种种原因,对剧作进行了部分细节的删减。

本篇短文即对删减部分进行部分的梳理,并做出部分的推理供多刷人参考。

希望大家在观剧中,都能够看到更多隐藏在“布面下”、埋藏在演员心里的故事。

【注意】本文有较多剧透,建议在至少观看过一次的基础上进行阅读。

【注意】本文基于我自己的韩语能力对韩语版本进行翻译,不确认的部分亦进行过咨询。

                如果有专业人士发现翻译错误,请随时进行指出,非常感谢!

【注意】较多主观推断及引导,请选择性接受,感谢!

 

在看完第一次中文版《面试》(下简称“中面试”)之后,我脑海里其实对细节不甚清晰。其整个逻辑建立在尤金·金对于马特·西尼尔的认知之上。虽然他已经知道马特有多重人格,但是他并不清楚马特究竟有几重人格。他犯罪的动机、人格解离的状态对尤金来说都是未知的。观众跟随他一起探索,到得到真相的过程,是一直在视野局限之中的。

所以第一轮下来,我的唯一一个疑问是,乔安的体内的精液,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就此,我开始在内外网查询韩国版本《面试》(下简称“韩面试”)的录制片段。

 

1、

前几日,我查到了一个未在内网上传过的《马特的故事》片段(现在已经在B站可以找到了,链接请见评论),片段中noname最后一句唱词[3]“折磨着这个孩子(婴儿马特)”接着的是乔安说的[2]“我要是……能把你(婴儿马特)杀了就好了!”其中noname的念白说明了乔安本身是在一个比较幸福的家庭中成长的:[1]“还很年幼的乔安,失去了父亲,母亲也变了样,都是你(婴儿马特)的错!”

乔安和其母亲一样,将亲生父亲/丈夫在交通意外中的逝世,全部归咎于婴儿马特。乔安若哄不安静婴儿马特,则要因此受到母亲的惩罚。这对她来说是不公平的,她将幼小的愤怒全部集中在马特身上,这是一个导火线。(*[是唱词顺序])

乔安与马特略长大之后,乔安在即将于第二日受到继父的折磨时,引诱马特触碰、抚摸自己。马特在此时一开始是有抗拒感的。他无措、迷茫、抗拒,但在乔安不停的诱导和诱惑中,真正“爱”上了乔安,并且伴有两人亲吻的画面。其二者已经产生了超过于普通姐弟的亲密关系,同时,乔安利用这种亲密关系和爱,令马特代她承受了来自继父的虐待。

韩面试的演出为我解答了,为何马特会在知道姐姐即将离开时,做出如此激烈的行为的原因。超越亲情的亲密关系的产生,是马特在生活中唯一的寄托,而乔安在走之前对此彻底的打破,对美好表象(即二人是相爱的)的关系的撕裂使得马特完全失去了控制——无论是对自己的,还是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怪物”的控制。

 

2、

今天,我又在外网搜到了一句台词(出处:twi面试台词歌词bot)

(图片不知如何上传,台词内容为:

自幼起受到继父肉体上的虐待甚至于性虐待,亲生母亲的忽视,以及和亲姐姐非常不正常的关系。

其中关系的用词관계 基本被用于男女关系/有性的关系。)

基本翻译我已经放在图片上了。这段话对应到中面试中,应当是最后尤金的法庭陈词部分。

中面试中删除了姐弟的关系,并且隐去了继父对于马特的性虐待部分……

在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一直盘不通的一些部分感觉被打开了。

为什么安这个人格会抗拒男性的接近和触碰、为什么安会讨厌乔安、为什么马特在尤金提及“精液”时反应会那么得剧烈……

我认为,除了安这个人格可能代替马特承受了性侵害之外,马特本身也对“精液”这种来源于男性的污秽物,玷污了他爱的乔安不可接受。这也是为什么辛克莱·戈登,这个金发的人会被杀死的直接导火索之一。

 

3、

辛克莱·戈登,这个金发的人会被杀死的直接导火索之二。

即《乔安的故事》的歌词。

韩面试中,《乔安的故事》的歌词更加注重对辛克莱·戈登“唯一性”的描写:

“从那唯一的人的爱中,通过爱,学会爱。”

“终于找到了那唯一的一个人。”

且,歌词中不是中面试的“我就要,随他,离开。”

而是“我要和终于遇到的那唯一一个人一起,从这里,离开。”

乔安对于和辛克莱爱情的向往,对辛克莱全身心地投入,以及从这个“家”里离开的决心,让马特直接失去了控制。

就像乔安对婴儿马特的想法一样,马特会不会也在想,如果能够把辛克莱·戈登杀死,姐姐就会属于他了?

 

4、

《乔安的故事》中“我现在知道了,我到底想要什么。我想和那个人一起,写写字,创造我们的故事,写成一部小说。”

这句歌词所描绘的愿景,是否是马特会开始写作的原因。

将“他们的故事”写成一部小说。

即《玩偶之死》手稿的由来。

 

结合中面试中,马特那句绝望而破碎的“我只是玩偶罢了”。

死去的不止是乔安,也是“只是个玩偶”的马特吧……

 

5、关于精液

(【注意】舞台表演并非电影表演,也远不是电视剧表演,它会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说特意夸大的肢体,特意加重的语气。这些确实会显得不自然,但是经常,为了让观众能够感受到自己想传达的东西,演员会这样做。我将其解读、推理的行为,可能会有过度解读的情况存在,故以下全部都是个人的推理,并非官方的解答。)

观察两个版本马特的演绎,其实他们对于精液部分的表演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

上文提出的精液是激怒马特的导火索,是基于2016韩面试马特的演出做出的初步推理(片段见wb正文视频P2 - 2016)。
马特根本没有让尤金说完中文台词对应的那句“在乔安的体内发现了杰克的精液”,而是在尤金说到“在乔安的……”,马特就情绪激动地将尤金的话打断了。
“不要!不要再说什么精液了……”情绪激动,表现欲哭,感觉非常听不得精液和精液的来源是杰克这两件事情。
就此,我做出了推理,即,2016韩面试中,视频可见的卡司,对于乔安体内精液的理解是,确实是杰克留下的,乔安确实水性杨花。

(在此我还想提一句戏外的推理。为什么面试这个戏换卡如换戏。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很多纸面台本之下的部分,原导演也是让演员自己理解的。所以每一位马特,对于他们的故事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表达。)

2020南京中面试徐马特对于精液的处理是,尤金先说完,在乔安的体内发现了杰克的精液,马特听完之后,并没有意外,只说“别再和我提什么精液了”。我认为此处的处理,暗示的是和2016韩面试完全不同的马特的走向。
2016韩面试中,马特更像一个完全的不知情人,他对于乔安的经历更多来自于警察的推理和判断,以及证物的浮现。
中面试的徐马特,更像是知晓整个故事(无自己犯下杀人案经过)的过程,并且对于证物有一定贡献的或者说明确知晓其来历的知情人。他更像是在知晓辛克莱杀人基础上,有意嫁祸于杰克的恶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