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侦探事务所追星指南

Work Text:

1.

事情不知不觉进展到了这个地步。

此刻,坐在一座相当荒凉的废弃宅子里,冠城阳太扶额感叹。

 

2.  

一开始只是接受了一份简单的委托而已。 

一位怎么看都是未成年人的富家小姐不知从何处得到了事务所的联系方式,带着攒下的零花钱,要求侦探为她提供关于一个年轻男演员的信息:“比如他下班以后会去什么地方,家里是什么情况,有没有私会什么情人……或者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之类的。”  

委托人大概是第一次接触这类生意,神情紧张,描述得磕磕绊绊,好像并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更不清楚这种委托应该以什么形式完成。  

倒是秘书前田飞快地领悟了委托人的请求:“啊,你是说狂热粉丝对明星私生活的那种关注?怎么说来着,私生饭!那种程度的跟踪加偷拍可是涉及很多违法行为的呢,小姐你带来的这点钱可未必够用。”

委托人好像也很忌惮“违法”这两个字,或者是绝对不想和“私生饭”这一名词产生关联,于是双方最后以一个月内提供五十张该演员的私人行程照片作为委托内容。

按照事务所的分工惯例,这类相当简单的偷拍工作通常都由前田来做,轮不到算是事务所老板的冠城出马。

“名取周一,好像是正当红的新人演员呢。”前田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飞速搜索着,絮絮叨叨,“时代真是变了,我中学追星的时候,可是连买杂志的钱都要从午饭里节约出来,现在的小孩子可真有钱呐……啊,他当男主角的电影明天就要上映了,《送葬的婚约者》,竟然还是一部侦探片。”

冠城阳太凑过去看电脑屏幕。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冠城阳太绝不会好奇地再去看这一眼。

电影的宣传海报上,侦探扮相的英俊青年站在一看就是男主角的位置上,名副其实地闪耀着。浅色的蓬松发丝被打理成相当严肃的造型,西装端整,双臂抱在胸前,深红色的眼睛若有所思,“明星光太郎”表现出一副正在沉思的模样。[基本描述来自 番外23 幕间侦探]但和这一严谨形象不符的是,青年白皙的颈侧上显露出壁虎形状的黑色文身,破坏了海报极力想要打造的悬疑氛围。

“我还以为做演员是不能在身上文身的。”冠城挑刺一般地抱怨道,“不管怎么说,脖子上的文身也太显眼了吧,化妆都遮不掉。”

“啊?什么文身?”前田疑惑地抬起头来。

冠城马上意识到,自己又看到他人眼里并不存在的东西了,于是熟练地遮掩过去:“啊,没事,只是突然想起来有这么一茬——前田,上周书店的那个委托还没办完吧?你去催一下,我来看看怎么给大小姐偷拍五十张艺人照片好了。”

 

3.

冠城阳太从小就能看到其他人无法看到的东西,多数形态宛如妖魔鬼怪,常常从墙角、床底和任何阴暗的角落里钻出来,不过也不乏光天化日之下显形的。家里只有祖母愿意听小孩子念叨这种小事,其他大人都觉得他是在哗众取宠。祖母告诉他,这些妖怪也是大千世界的一部分,或许是阳太的波长和妖怪世界有了接轨,才会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不过只要装作看不到,就不会招惹到这些怪物了。

漠不关心,视而不见,恰巧是既不聪敏、也不开朗的冠城阳太最擅长的事。迄今为止和妖怪世界相安无事,也确实是意料之中的,有时能够凭借“波长”避开麻烦的委托,甚至还为他的工作带来了便利。

但是,名取周一身上的壁虎图案……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妖怪”出现在人的身上,好像是在皮肤上附着着,好像只是一枚稚拙的文身。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妖怪吗?这个男演员知不知道自己身上藏着一只“壁虎”呢?

又一次出于好奇,他预定了次日《送葬的婚约者》的电影票。

电影开始,满场观众窃窃私语的声音瞬间平息下来。男主角出现在人来人往的宴会会场上,手里托着杯子,面带微笑,耐心地和配角们寒暄着。他的声音也温文尔雅,一如他的长相给人留下的印象,平和地念出这些即将成为凶手或被害者的配角的名字。

然而镜头拉近,冠城却发现名取周一(或者说明星光太郎)颈侧的壁虎文身不见了。

怎么回事?

在侦探片的谜面还未公布时,观众席上的冠城已经陷入无尽的迷惑之中了。

 

4.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冠城都是在迷惑不解中度过的。难道海报里的文身只是他看花了眼?难道这是制片方特意制作的特效彩蛋?难道在拍摄电影之前,名取周一身上的妖怪已经被驱除了?

沉浸在万千思绪当中,冠城没有注意到影片的案情究竟如何,倒是发散出了更加混乱的想法:难道世界上还有阴阳师之类的行业在运行?

他的眼睛盯着荧幕,但也只是盯着而已,手掌拄着下巴,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电影情节上。

回到自己家里的侦探松开了之前系到最顶上的领口,手指一勾,领带也随之松散下来,然后又解开袖扣,露出一段手臂。不知是嫌疑人还是被害人的数张照片被侦探挂在了墙上,侦探托着下巴,深沉地思考着。[出处同上]

就在这一刻,一只小小的黑色壁虎图案从名取周一的衬衫领口爬了出来。冠城几乎能看到壁虎四肢和尾巴摆动的细微幅度,在白皙的皮肤上,这不安分的图案如此张扬,一直爬到青年的锁骨上方,然后停下来,安静地趴在那里。

冠城攥紧了自己的手指,唯恐自己突然向荧幕伸手,试图去触碰完美影像上这点突兀的瑕疵。

 

5.

这只壁虎妖怪好像是在名取周一身上随机出现的。通过整场电影的观察,冠城相当谨慎地评估道。它不仅能出现在颈侧、锁骨一带,也偶尔在脸颊上掠过,速度快的时候像是一道阴影,再一眨眼就看不到了。

冠城本身其实对人的面孔并不敏锐,轻微有些脸盲,但男主角端丽的面庞好像轻易地在心中留下了刻痕,而且并未被壁虎的印记破坏。

在侦探指认凶手的紧张剧情中,那只壁虎盘桓在名取的右手手腕上,尾巴绕过手臂关节处最纤细的地方,似乎正若无其事地伪装成一只手环。明星光太郎也相当淡定地叙述着几个被害人的情况,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手腕上悬挂着小小的妖怪,然后伸手把一支艳丽的玫瑰摆在了嫌疑人的照片旁。

红色花朵落下的那一刻,壁虎飞快地蹿进了他的袖口里,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