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着火

Work Text:

  滋的一声,很突然的。
  周峻纬先反应过来,“跳闸了?”
  蒲熠星打开手机手电筒,去看空气闸门。“停电了。”
  他们本来在录给邵明明的打 call 视频,话还没说完,就陷入一片黑暗当中,拉开窗帘更是成片的黑。蒲熠星翻看手机,业主群里炸开了锅,听说是附近施工把电缆挖断了,紧急维修也要一段时间。“今晚是不会来电了。”他叹了口气,笑,“头发白洗了。”
  他给去闺蜜家的女友发了微信,她回复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紧接着说:那我晚上不回来了。
  他回复她:嗯,你们好好玩。
  周峻纬站在窗边,仰着头往上看,“只有月亮亮着。”于是又坐回沙发。
  黑暗是很别扭的。也不是因为黑暗,是因为身边这个人。蒲熠星摸了摸脖子。都怪周峻纬,不小心在自己直播间出镜,现在又提议一起录视频。怎么说,像吃鱼被小刺扎了,好像没什么,心里却有点不自在。他对心理学涉猎不深,只有科普性书籍和周峻纬的“小灶”知识,摸不透周峻纬的心思。
  之前明明的生日祝福是他的点子,也算自讨苦吃。
  周峻纬依旧坐在他身边,感叹:“现代人,停电了就好像与世隔绝了。”
  声音有点近,蒲熠星嗯了一声,像要对他做出点回应,又像自言自语,“蜡烛放哪儿来着。”
  周峻纬的手指压在他的手背上,他没起成身,在黑暗中看向周峻纬失去彩度的轮廓。
  “阿蒲,我给你做个心理测试。”
  “嗯,你说呗。”
  “用我,兔子,桥,钥匙造个句子。”
  有点像糊弄人。“我在微博上看过。”蒲熠星笑,“没想到专业人士也是这类受众啊。”
  周峻纬也笑,没做解释,“那换一个,你先闭上眼睛。”
  这么黑,闭不闭眼其实没什么区别。蒲熠星听话地闭上眼睛,“嗯。”
  “你的面前是一片旷野,你走在一条笔直的公路上。”这是一幅很容易想象的图景。周峻纬的呼吸有些凝重,蒲熠星又答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着,可以继续。
  “你走在我的前面……”周峻纬抓着他的手紧了紧,“我不会回头,”本来停电中就很安静,现在好像更静了。“你会回头吗?”
  脑内的图景更加明晰,想象中的周峻纬和现实中的周峻纬都在等他。可是,别扭,太别扭了周峻纬,这种问题是应该问出口的吗?蒲熠星睁开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他今天穿了灰色的袜子,买鞋子送的,当时和周峻纬一起。他沉默着,终于开口,“换你呢?”
  周峻纬苦笑一声,“用答案换答案吗?”
  他似乎听见周峻纬的牙齿互相磕碰,“我会。”
  他以为沉默就是答案,或者犹豫也是一种答案。他突然对自己恼火起来,女友不在家,这不是背叛的理由。可周峻纬的言语很有诱惑力,不是刚刚那句,是与世隔绝那一句。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在黑暗中发生的。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我也……会。”
  嘴唇碰到嘴唇的触感是很木的,好像只是触碰了一块干燥的,极软的皮肤。蒲熠星隐约觉得这个吻迟早会来,但却那么不合时宜。也无法避免不合时宜。
  周峻纬松开了手,一句话也没再说。蒲熠星的眼睛早已习惯了黑暗,身边人面色沉重,坐在沙发另一端。他把刚刚那吻原封不动地还回去,声音喑哑,“说出口的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