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撒娇与撒娇

Work Text:

周子舒十几年摸爬滚打,要宅门深深清除异己,也要幽幽花间逢场作戏,看人下菜碟的功夫叫一个炉火纯青。勾人自然也是三分天然在前,后头甩着七分故意。

但张哲瀚却是相反。知道自己美丽,自觉十分帅气,但总忘了当中含着五分娇气和妩媚,总是勾人而不自知。

 

----------------------------------------------------------------

“呜呜呜!”

周子舒听到动静扭头,张哲瀚正手忙脚乱地伸手去够纸巾。左手还举着大半颗车厘子,眼看赶不上汁水流下的速度,赶紧凑过头去用舌尖卷起紫红的汁液,又顺着手臂外侧一路向上舔了一段。

好歹没让车厘子汁染上衣服,张哲瀚松了一口气,可难洗了。把剩下果实塞进嘴里,舌头一滚送出一颗果核,接着熟练地把手指塞进嘴里吮去了手指上沾染的颜色。

“好险!衣服差点就报废——”

粉色的舌尖划过灯光下暖色的皮肤又被染成深红,周子舒对着眼前的活色生香垂眸笑叹出一口气,拉住张哲瀚左臂一提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压着他右肩一把将人推倒在沙发上。

“呀!你干嘛?阿絮?”

“看你吃得开心,我也想尝尝。”

“那你吃呀,超甜的。”

“嗯,我尝尝。”

看到人压过来时,张哲瀚绷着身体和脸下意识便将双手抵在周子舒的肩胸处。用上力气不说把人推开,至少能挡住来人的靠近,他却已在放任他的靠近。视线不由自主地从那双多情的眼睛延着高挺的鼻梁滑到逐渐逼近的唇上,沉默里只剩心跳在耳边鼓动。

两人间的间隔早已越过安全距离,周子舒温热的鼻息打在近在咫尺的唇上。明明刚吃了水果,张哲瀚又有些口干舌燥,没忍住抿了一下舌尖。被唾液沾湿的嘴唇闪着水色更显肉感,周子舒按耐着移开目光,抬眼就跌进了和嘴唇同样水润的眼里。他板着有些扭曲的姿势由着彼此的呼吸交互,再开口时嗓子都有些沙哑。

“小哲...想好了?”

张哲瀚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视线从唇部离开直望回去,相对的眼里都是温柔、爱意与克制。

“嗯?都这样了你跟我说这?堂堂天窗之主怎么叽叽歪歪的。废话多。”

“嗯?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

“怎么,你当初创立天窗是靠以德服人的?”

周子舒被逗得弯了眼角,张哲瀚却不想再等了。
“行,爷今天给你个以色侍人的机会。”

张哲瀚双手一伸环住周子舒的脖颈,支起身率先打破了两人间的距离。他侧头含住眼前微翘的上唇吮了一下,随即分开勾着嘴角得意地看着周子舒。却不知自己泛红的耳尖早把他的羞涩暴露得干干净净。

又交换了几次蜻蜓点水的轻触,周子舒顺着张哲瀚的力道向前躬身,把人拢在身下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滑过他微张的唇探进口腔,扫过一排贝齿,品尝着水果留下的甜腻气息,又勾上舌头紧紧缠绕。

光是和喜欢的人舌尖相碰的触感就让张哲瀚头皮发麻,他颤着睫毛合上眼,一只手穿过黑色的马尾捏上周子舒的后颈,不甘示弱地用舌尖去挑逗,得到了周子舒不断向口腔深处入侵的回应。

周子舒一手撑在沙发上,另一只手的指背在身下人的耳框上来回摩挲,还在口腔里翻江倒海的舌尖也重重地划过上颚,引得人一阵缩身轻颤。指背向下划到小巧的耳垂压了几下,两指又夹着揉捏,换来了一声意料之外的嘤咛。

分开,张哲瀚甚至无暇顾及两人唇间相连的银丝,转着一个仿佛填满了浆糊的大脑,只剩大口喘气的份。身体也仿佛沾上了浆糊,软绵绵地虚靠着沙发贴在周子舒身上。

周子舒的呼吸也重了几分,他凑上前在张哲瀚的嘴角又啄了两口,等他平复呼吸。谁知张哲瀚没喘两口,就算脑袋里搅着浆糊,该碎的也绝不放弃。

“不愧是天窗之主?吻技可以啊。”

“也就一般般吧,配得上张老师..近百万播放的...吻戏的技术吗。”

周子舒心下感叹这醋吃得可真可爱,调笑着又贴上去,一句话在两人唇间打转,说得黏黏糊糊。本意要调侃人的张哲瀚反而被讲得有些羞怯,皱着小脸使劲一推周子舒的肩膀就想调换位置,却被一眼看穿,扣住腰背。

“您还是躺好吧,不是要我以色侍人么。你听听你这都什么词。”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周子舒单手抬起张哲瀚的下巴,先是轻轻贴上,舔了舔下唇又用牙轻磨,伸出舌头撬开了本就不怎牢固的唇缝。手指插入张哲瀚的短发中微微用力按压,换来张哲瀚带着鼻音的模糊哼唧。

怎么这么乖,周子舒心下一片柔软。

隔着衣服扣在腰背的手也轻巧地摸进宽大T恤的下摆覆上细腰,抚了两把向上移去,停留在丰盈的胸部。感受到掌心的凸起便用拇指玩了两下,却也不去刻意照顾,只顾着揉捏柔软而有弹性的胸肉。不知何时放在张哲瀚脑后的手也一同窜进衣服里,在后腰和背部游走着。吻从唇部移开,自下颚向下,舌尖带着细吻流连在脖颈部。

张哲瀚自是不会乖乖消停,松开握在周子舒肩上的手,边感受着唇上、脖颈上灼热的触感和气息,边笨拙地解着周子舒的睡衣扣,好一会儿才摸进去。他的双手绕着周子舒精练的腰腹抚摸,手指划过腹肌间的凹陷,向后抚上凸起的蝴蝶骨。

太瘦了,还得多补补。

脑袋里还想着有的没的双手就被周子舒拉了出来,随着被从正面掀起的T恤一起带到头顶绕住。湿漉漉的触感也从锁骨向下延展开。刚想挣开搅着小臂的衣服,胸前的乳珠便被衔住了。

“乖,别动。今天我来伺候你。”

“倒也不必,唔!”

舌尖绕着乳晕打圈,经过刚才一番揉捏而立起的乳珠更为坚挺。又被灵活的舌尖恶意抵住向下压,张哲瀚皱着眉缩起胸仰起了下巴,说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

“又不是姑娘,别玩了!嗯...”

周子舒却不听他的,致力于用唇舌开发着左边的乳珠,玩得不亦乐乎,右手指腹摩挲着另一边的乳尖。马尾在刚才的缠绵中被扯松,发梢垂下不时扫过他敏感的腰侧,左右分明的区别对待和隔靴搔痒般的触感让张哲瀚不禁用手指绞着布料,想挺起胸求一个痛快。

“啧。”张哲瀚横眉竖眼地就要直起腰来抬手解衣服凶人,却被人突然发难含住半边轻轻地吮吸起来,另一侧则被指尖轻轻一掐,腰一下就失了力道。

“嘶!”

“明明不是没感觉不是吗。”

“疼啊!”

“不只是疼吧。”说完手上和嘴上的动作都更为温柔。

张哲瀚抿着唇不愿吭声,心下难耐身体也忍不住扭了两下。说不上很难受,就古古怪怪的。
等周子舒终于玩够了,张哲瀚也出了一身薄汗。两颗乳珠被玩得充血发胀,还泛着水光。

吻又落在了腹肌和小腹上。这次却没怎么停留一路向下,周子舒垂下的刘海也跟着划过,张哲瀚不由得缩了下腰腹。

“硬了呢。”

“...闭嘴。”

周子舒乖乖地起身带着安抚的意味吻上张哲瀚,手隔着裤子沿着鼓起的轮廓轻揉。缓缓拉下外裤,连着内裤的边缘也被褪到大腿。

“唔——唔...”张哲瀚弹了一下腰,手掌摸上性器的刺激被堵在唇舌之间。

缠缠绵绵的吻让他模糊了双眼,分开了双唇手还是在周子舒脸上流连不舍放下。

“你干嘛,别,唔!”

好不容易向大脑输送了些氧气,便被猝不及防地被亲吻了前端,下一秒周子舒直直盯着他张口吞下性器的画面占据了他整个眼球。周子舒努力地收起牙齿包裹住性器前端含在嘴里,眼里带着和平日里截然不同欲望和危险,张哲瀚心头一颤移开了眼。

太奇怪了,跟男人这样是第一次,何况那张脸和自己那么相像。这太奇怪了。张哲瀚这时候好不庆幸手上还缠着衣服,交叉着手臂用衣服蒙住双眼不愿再看,却不想下方传来的快感更为清晰。心理上的冲击和快感让张哲瀚不自觉地想要挺腰,呼吸也变得急促,下意识地咬着下唇扭动腰部。

“别咬嘴唇。”

“唔,笨蛋!你...着,别,别说话...啊...”

闲下的手抚摸着囊袋,另一只则掐进张哲瀚翘挺的股肉里揉着,边抽动边时不时用手指压过会阴,揉压紧闭的穴口,指尖在穴口处来回试探。

“!?”

悄悄地压进一个指尖,张哲瀚感受到身下的动作终于把脸从衣服里解放了出来,猛地挣扎着就要直起身,却被含得更深了些,腰间一酸又跌了回去。张哲瀚的表现可爱得不行,但周子舒实在也是不习惯这项活动,含着抽动了一会儿便放弃了继续。见他终于放弃,张哲瀚也松了一口气,抵在后穴的违和感这才让他想起了要兴师问罪。

“你给我等下!”

周子舒凑上去抬手给他把缠在手上的衣服扯开随手一扔,亲昵地用鼻尖蹭了两下他的脸侧,吻上了他泛着红的眼尾,嘴唇沾上了眼角的湿润。

周子舒自是心软,但张哲瀚也一样。被这轻轻柔柔一亲一蹭,就动摇了根本。

“我,我没想过——”

其实也没想好要说点什么,突然回想起这张嘴刚做了些什么,心情复杂地瞥了他一眼挪了挪脸。灵动的小表情惹得周子舒笑出了声,低头蹭了蹭他鼻尖。

“还嫌弃起自己了,那要亲吗?”

“...要。”张哲瀚撇撇嘴还是答得诚实,便又得了一个吻在嘴角。

“你不好跪着,还是我来吧。来,我们换个姿势。”

说完右手提起张哲瀚的腰向外一转,让他翻了个身。把住左膝弯拉出沙发,用自己的大腿垫着他的不让膝盖受力。

“?!...周子舒你给我等着!”周子舒的挺立就压在他翘起的臀肉上轻蹭,再加上这奇怪的姿势,突如其来的羞耻感再次袭来。

张哲瀚趴着从牙缝里憋出几个字,周子舒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听出了语气里的咬牙切齿。

“别怕,会舒服的。”感受到张哲瀚的纵容,周子舒讨好地晃了晃手下的细腰,被张哲瀚迅猛侧身伸出爪子一把拍开。

“你有本事让我——嗯!”

没想到瞪着眼睛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两根手指堵了个满嘴。修长的手指在口腔里搅弄,发红的耳根被舌头抵着舔舐,耳垂也被牙齿磨着轻吻了几下。

“乖,舔湿好不好,不然会疼的。”

周子舒哑着嗓子哄他。嘴唇在耳廓上蹭着摩擦,气息也有意无意地喷在耳边,张哲瀚抖着身子连话都没听全。不等他有所动作,舌头便被夹住玩弄。被迫吞咽着为非作歹的手指,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手指滴落。等周子舒把手指撤走,张哲瀚就把脸埋进了臂弯,说什么也不肯抬起来。

无奈,周子舒退开身借着唾液的润滑揉着依然紧闭的穴口,小心翼翼地顶进了一根指节来回抽插打转。后腰和臀部肌肉紧绷着不肯放松,太紧了,周子舒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快被穴肉挤得无法动弹。

“还好吗,小哲。”

“......废话那么多,还做不做了?”闷闷的声音从臂弯里传来。

“那你放松些,手指都要被夹断了。”

“还给你委屈上了啊!”

只有唾液的润滑自然不够,周子舒又挤了些桌上的护手霜涂抹在手上和穴口,大手揉上臀瓣稍稍往外推,手指继续开拓,一点一点破开穴肉的阻挡转动着试图向深处前进。穴内终于不再像之前那么生涩,一整根手指都埋了进去,穴肉也开始缓缓蠕动。

“唔...”

“疼不疼?”

“...好奇怪~”张哲瀚在人看不见的地方难堪地闭上眼,不可察觉地摇了摇头。

周子舒再次吻上他绯红的耳朵,手绕到前方揉捏着挺立的乳尖,又一路向下摸上腹部一个用力将人提起一些,摸上半硬的性器裹住上下撸动。张哲瀚一下塌了腰,怂着肩胛骨弓出一个姣好的弧度,漏出了一声带着鼻音的哼叫,穴肉也一下缩紧。前后都被玩弄着,张哲瀚再压不住声音,喘息一声比一声响。

手指慢慢地开始晃动,弯曲着挤压内壁。穴肉变得越发柔软,周子舒又悄悄加了跟手指一同塞入,缓缓地来回抽动,岔开手指做着分剪。

“啊!什么...别碰那......啊...!”

身体突然的弹起和一下变得高亢的呻吟让周子舒知道他终于找到了。来来回回地按压确认了位置,坏心眼地抵着鼓起的小包揉搓。摸着性器的手也没有停下,甚至故意用指腹摩擦前端把吐出的清液抹开,又合着同样的节奏大开大合操弄起后穴,每一下都冲着敏感的前内腺而去。前后夹击带来的快感窜上神经在脑内炸开,张哲瀚哪里受过这种刺激,背手去抓在他身体里肆意妄为的手,摆着头扭着腰不成调地叫着求饶。

“呜不要...不行..不...停,停下.......”

周子舒的忍耐也快到了极限,理智一根一根地在断弦。他放开裹着性器的手,将流出的前内腺液抹在张哲瀚被迫打开的左腿根掐住他的腰,右手上的动作不禁有些粗暴起来。

张哲瀚挣扎着弓着腰撑起右膝就想躲着后穴里的手指往前爬,却被一把按住后腰,后穴里来回的手指抽插地更为快速,客厅里满是煽情的水声伴着带着哭腔的尖叫。即使不再被触碰性器,从尾椎传来的快感也已经快把他逼疯。

和平时用手解决性欲的快感完全不同,太过了,太过了,好奇怪。

张哲瀚扭过头,一下没撑住直接将侧脸抵在沙发上,努力向后转,努力挤下粘在睫毛上的泪珠,晃着游离的眼神确认着周子舒的位置。

“抱...抱,阿絮——啊,要抱...”

周子舒绷着脸又掐着人腰搅动了几下,捞起张哲瀚垂在沙发外的小腿将人翻了过来,又架上了自己的肩膀。

“啊——”

手指在穴里顶着敏感点旋转一圈的刺激太过强烈,张哲瀚扬起下巴哭着尖叫出声,腰一颤一颤地抖着,脑袋烧得只剩下快感在乱窜。整个人像熟了一样,潮红从脸颊蔓延到了胸口,被欲望逼出的生理盐水早就流了满脸,津液也顺着吐出的舌头自嘴角流下,一副已经被玩坏的样子。他颤颤巍巍着手攀上周子舒的肩膀,没等他固定好姿势,又被抵着微肿的前内腺研磨得腰不住地颤抖,手下不禁用力捏着周子舒的肩头。

“别总啊!抵着..那...!哈..哈....阿絮,嗯..要...亲,阿絮嗯哼,唔唔——”

“这么喜欢接吻?”张哲瀚的痴态看得周子舒眼睛都有些红了,又忍不住调笑他。

“啊!唔....喜,喜欢。快点~”

周子舒手上的动作不停,俯身吻上了眼前这条快窒息了都不忘撒娇的鱼,换来一声满足的闷哼。舌头在口腔里抵死缠绵,后穴明显地收缩了起来。乳白色的液体不断地从张哲瀚的前端冒出,积在小腹上又随着他的颤抖和呼吸混着汗水流下身体,湿了一片。

张哲瀚就在这吻中迎来了第一次高潮,过了头的快感都被堵在了喉咙口。等前端再冒不出什么了,张哲瀚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从后穴到大腿都止不住地痉挛着。

周子舒缓缓拔出后穴里的手指,每动一下都能感受到穴肉的挽留。他将手上粘稠的液体重重地抹在张哲瀚大腿根和腰腹,引得敏感得不行的人又弓着腰背颤抖。

看着张哲瀚门户大开,刚被开发的穴口还一下一下地收缩着,欲望占据了周子舒的大脑,再忍不褪下裤子将自己的火热擦上他的性器蹭了起来,用手将两人的性器包裹着一起磨弄。

“你别碰我啊,啊!现在不行,你,啊——”几乎没有休息就迎来了不应期剧烈的快感,张哲瀚一下哭着失声叫了出来。听着他的拒绝,周子舒却加快了挺动的速度,更是恶劣地用食指摸上了他的前端,沿着冠沟来回摩擦。逼得张哲瀚摇着头将脆弱的喉结不断地向上送,扒着沙发不住地扭动腰部想要脱离他的控制。可惜左腿还在被架在周子舒的肩膀上,被把这大腿一压便带了回来,还带出了一声的撞击。

看将人欺负得狠了,周子舒才缓了动作压下身,细密地亲吻着高仰着下巴,安抚性地吻上因喘息而合不上的嘴角。

“乖,今天不进去,就是要借你大腿用一用了。”

说着直起身拉起因刺激而用力抵着地板的右腿。掐了两把左腿腿跟,丰腴的腿肉在指缝间鼓起。

恍惚间看到自己两条结实的大腿被并在一起又被握住向上抬了抬,张哲瀚低头便是周子舒的坚挺就着腿跟挤进腿缝的画面。快要停止运转的大脑却转出了年少时候看过两眼的小片子,愣愣地看着性器的前端缓慢地探了两次头,本就潮红的脸一下烧了起来。

这比直接性交都要令人羞耻。

但感受到腿间的粗大,又瞥见周子舒满是欲望的眼,张哲瀚乖乖夹紧了腿根。太可怕了,这怎么可能进得去。

周子舒不知道身下人的小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但顶着一双羞涩却泛着情欲的眼夹紧大腿,紧实的肌肉画出的腿线在眼前晃荡的冲击力,让他的理智彻底断了线,双手掐揉着大腿红着眼急切地挺动腰肢抽插起来。大腿内侧细嫩的皮肤被磨得发烫,雪白的腿心不一会儿就泛上艳丽的红色。刚才抹上的体液本就起不了什么润滑的作用,要不是有汗液的帮助,说不定早就破了皮。

第一反应是好疼,没几下张哲瀚便觉得腿跟烫得发痛。但性器合着腿心摩擦,还故意压着囊袋从中间向上顶弄,不应期被抵着性器折磨的快感让他只能软着腰抖着腿细声呜咽着承欢,软着的性器不一会儿也渐渐硬挺了起来。

这姿势让张哲瀚没处用力,只能胡乱地抓着沙发呻吟,绷紧身子下意识地夹紧腿想要抵抗下身的快感。感受到性器被挤压,周子舒闷哼一声,单臂环着张哲瀚的两条大腿,一手掐着他的腰肢发着狠地冲撞,两人的体液被混着送到腿间方便了更加猛烈的抽插。

周子舒抱紧人的大腿又把人往上提了提,让张哲瀚的臀部稍稍离开沙发,就着这个姿势挺着腰俯下身吻上了红肿的唇瓣,舌头顶进他的口腔的在里面横冲直撞。

这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凶狠的亲吻让张哲瀚觉得濒临窒息边缘,唇舌分开后都像没意识到似的微张着嘴塌出半截舌尖在外晃动。周子舒又吸了吸伸在唇外的软舌,转头添上他极为敏感的耳垂,卷起舌尖转着圈地向耳朵里探去,模仿着身下的动作快速抽插进出。黏糊湿润的水声直钻张哲瀚大脑,却又躲不开周子舒的进攻,只能合着身下的快感边哭边胡乱地叫着他的名字。

“别,啊!阿絮,阿絮....别,求你...停下,阿絮...”

太过汹涌的快感叫张哲瀚彻底陷落在情欲里,被周子舒按着又抽动了几十下,耳边伴着他的低喘竟就这么抖着腰被摩擦得射了出来。

手中的腰腿颤个不停,想到后穴该绞得有多么紧,周子舒紧皱着眉在他崩得死紧的腿间疯狂抽插着,在张哲瀚无意识的哼哼里射出了粘稠的精液。

放下手中的腿,周子舒喘着粗气低头轻啄了几下身下累得有些意识不清的人,缓了几口气。起身运气抱起张哲瀚看到糊在沙发上各种体液一愣,边向浴室走去边头疼。

这沙发还能要?明天怕不是要被骂...算了,明天再说吧。

 

 

 

 

“你都从哪学来的这些东西。”
“额,以前就,什么都要知道一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