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猩幻】逃出生天

Work Text:

PTSD在他们身上以不同的形式表达出来,猩猩想。
桃核鹿偶尔会同他说些马了顶大现今生活的细节,漆黑的眸中蓄着寂寞的水光,偎进他的怀中时能恰好地蹭掉肩上的衣料。
他聪明地配合这样的前戏,拢着美人的肩膀,接吻时闭眼假作缱绻,避开她眼底的探究。
却不自觉分出部分思绪去拼凑一个倦怠的,性冷淡式的,斑马。
一个与他所知甚远的老朋友。
“战争英雄”在表彰时不过轻飘飘的四个字,他们掉以轻心地领受了。却在很久之后才明白,这四个字剖解开,是对良知泯灭,对长夜难眠,对旧伤阵痛和亲密关系一去不返的颂歌。
他们回来了。作为战友,仍会收到彼此的聚会邀请。作为同谋,却不会再在圣诞的野地中就着雪块分享半壶劣质伏特加。
他看着马了顶大领着夫人又与文化部长饮了一杯。恍惚之间似乎窥探到了那被黑白高定包装的虚幻笑容背后迫切的需要——需要融入人群,需要证明自己正常。
回过神来,斑马正向他举杯,只是隔着衣香鬓影的人群。
他也应和地抬了抬手中的香槟,再以酒杯遮住不知道是在嘲笑谁的嘴角。
.
直到和谈会议破裂。
.
枝形吊灯之下黑暗无处潜藏,虚假的和谈变质为病态的狂欢。凶案给了所有恶意一个宣泄的出口,所有人离开会场的脚步都同等不堪。
猩猩最后留在大厅的阳台上吸一支烟。
接下来会等着他们的是什么呢?军事审判?终生监禁?
他又想起他们分享伏特加的那个圣诞,想起那个冷得要命的野地,想起马了顶大将酒壶递给他时在夜空里亮得烫人的眼睛和那一刻他想吻他的冲动。
再想起早些时候自己拍着他的肩膀祝福他“早日离婚”。
他掏出手机,将落满灰尘的对话框点亮。
“别太担心,我能保证咱俩被安排在隔壁牢房”
.
在夜风中等了半个小时,斑马终究没在这个寒夜里来到他身边,递给他一个在怀里捂暖的酒壶。
秒针仍在猩猩低声的咒骂中一无所知的狂奔,终于消磨掉他笃定的余裕。
在震动中重新亮起的手机屏幕映照出一个已开始上蹿下跳的影子。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