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俊哲】嫂子(已完结)

Chapter Text

冬天的时候,张哲瀚嫁进了龚家。
张哲瀚是张家千娇万宠的独子,加上长得漂亮,性子又温柔开朗,可以说是被一群发小众星拱月搬地捧大的。只是张哲瀚天生身体有恙,比别人多生了一个器官,偏偏这两套器官又像一朵并蒂莲似的双生双成,割了哪个都要影响另一个,因此家里人也不把家族重担放在他的肩上。张哲瀚游手好闲地长到24岁,在国外念完硕士甫一毕业,就和龚家的大儿子相了亲,面都没见过几回,稀里糊涂地嫁作了人妇。
要说龚家大少爷也算英俊倜傥,刚结婚的时候和张哲瀚也有过一段蜜月期。只是没想到这人原来是个工作狂,跟着龚老爷子学习打理家族企业,三天两头地不着家。等到孩子呱呱坠地,才刚刚在满月宴上见了他的生父,也因此,夫妻感情愈发淡漠。
所幸龚张两家都是豪门,孩子生下来便丢给奶妈保姆,也不用张哲瀚自己操心,他只需在家做做瑜伽,控制一下饮食,生完两个月,身材便恢复了生产之前的样子。张哲瀚在家无所事事,龚老夫人又早逝,偌大的老宅里只有他和龚家的长子嫡孙,他满心的寂寞委屈又没法和下人说。恰巧婚前的几个发小又来联系他,要带他出去散散心。张哲瀚十分意动,想他婚前从未缺过裙下之臣,奈何嫁给了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从怀孕开始便未再碰过他,让他足足旱了一年,便和发小约好了要在城里最大的夜店办个趴体。
就在这个时候,龚俊回来了。

龚俊是龚家的次子,青春期开始就在国外长大,今年拿了个top校的艺术类学位回来,准备回国和朋友合开一家画廊。他回来的那天晚上,龚家从来没有聚得这样齐过,连一直忙于工作的龚老爷子都露了面。
龚老爷子拍着龚俊的后背,把张哲瀚引给他看,脸上是对自己的二子极为骄傲的样子。
“来,俊俊,见见你嫂嫂。”
张哲瀚同大少爷结婚的时候曾和龚俊见过一面,只是婚礼上忙得焦头烂额,也未对他留下什么印象。此时一看龚俊,倒是个极讨人喜欢的年轻人,他生得高高大大,白人一样深刻的长相,笑起来却自带一种未经人事的单纯。
“嫂子。”龚俊说。
张哲瀚睁着一双含水的杏眼,从龚俊高挺的鼻梁扫到他肌肉紧实的手臂,含笑道。
“俊俊。”
龚俊却觉得那眼神像一道小钩,轻轻地划过他心脏表面裸露的血管。

接风宴过后,龚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龚老爷子和大少爷忙着工作不太回家,张哲瀚却好像转了性子做起了好媳妇,蹲在家里看看书做做运动,偶尔带带孩子,连发小的约会也推了个一干二净。
那日见了龚俊,张哲瀚便再也顾不得旁的了,满心只想着怎么把他这位鲜嫩的小叔叔勾搭上床。只是龚俊刚回国,平日不是忙着和朋友同学聚会,就是和合伙人忙着开画廊,半个月下来张哲瀚竟难得见他一次。
一日龚俊在外吃了晚饭,难得闲下来就早早回了家,一进玄关,便看到他的嫂子穿着白色的棉T和灰色紧身运动短裤,双腿大开,两手撑地,拉出一条漂亮的一字马,正趴在客厅的瑜伽垫上做瑜伽。
龚俊一怔,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只讪讪打了个招呼:“嫂子在做瑜伽啊。”
张哲瀚也未起身,微微笑了笑:“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早。”
龚俊见他面色从容,也放下心中那一点尴尬,边脱鞋边道:“最近在外面跑得有些累了,今天反正没事,早点回来。”一抬头,却见张哲瀚已换了个姿势,扭过身又向前挺胸,把自己劈成了个八字腿,两瓣肥厚的屁股便随着他的动作挤成一团,果冻似的上下抖动,抖得龚俊心里一颤。
张哲瀚两条手臂向后一撑,背后两道形状分明的蝴蝶骨撑开T恤白色的面料振翅欲飞,顶得下面的衣摆上移,露出一截肉色的肌理。龚俊这才发现他的嫂子不光长了个又大又翘的屁股,还有一段极细的腰。
张哲瀚天生生就了一对比寻常女人还要丰满挺翘的臀,平时就健身房特意练过臀桥和深蹲,加上生育后盆骨变宽,屁股又大了一个尺寸,以前的裤子都有些穿不下了。
他的后背向后弯折过来,腰的臀的交接处,便撑开一道销魂的曲线,让龚俊忍不住想,如果把手放上去,是否会正正好好填满两手的缝隙。
龚俊耳朵一热,像撞破了什么隐秘的东西似的不敢再看。
只听张哲瀚忽道:“俊俊,我的腰有些下不去,你能不能帮我压压肩膀?”
龚俊愣住了,站在原地呼吸逐渐急促。
张哲瀚也不催他,只是微微笑着。
半晌,龚俊慢吞吞地走到张哲瀚背后,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只是龚俊的一双大手只肯接触张哲瀚身上的白色棉T,绝不敢向外逾越半分。
“你动一动呀。”张哲瀚被他的傻样逗笑了,忍不住催他。
龚俊这才如梦初醒,大手向下轻轻按压,张哲瀚便顺着他的力道向后仰头,挺翘的屁股将灰色运动短裤几欲撑破。张哲瀚深深吸气,向后下压做了四个八拍,又拢着肩膀向反方向下压,龚俊却已顾不得使劲,一双眼睛黏在张哲瀚背上,从腰肢看到他的屁股,又从屁股看到他浑圆紧实的大腿根。
龚俊喉咙发干,忍不住说:“嫂子……身材保持得很好。”
张哲瀚不说话,只回头斜了他一眼,那一眼含羞带嗔,却撩得龚俊耳朵发烫。
恍如不觉龚俊的心猿意马,张哲瀚对待运动态度严肃,即使男人滚烫的呼吸已经要灼伤他的后颈,张哲瀚也要认认真真地把每一个动作做到完整。
一套动作下来张哲瀚已是气喘吁吁,他挺起身,有汗顺着他略长的头发滑落下来,滴在他的胸前,在白色布料上留下几个透明的水痕。
“这里也给我压一压。”张哲瀚伸出手,牵着龚俊的手指,顺着他的肩胛骨下滑,划过腰肢,让龚俊的手掌贴在他的腰窝上。
脑袋里想象过的画面突然成真,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龚俊脑袋里轰然炸响,让他的身体一瞬间燃烧起来,血液向着某个部位聚集过去。
龚俊手指用力按揉张哲瀚的尾骨,纤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划过臀缝,让他下身的那团软肉被挤压变形。龚俊一摸之下,只觉得张哲瀚的屁股弹性十足,恨不得扒开那碍眼的运动短裤细细把玩。
张哲瀚的身体却也不太好受,也许是太久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龚俊一贴过来,便有淫水争先恐后地从他前面的小屄涌出,把内裤弄得一片泥泞。龚俊的大手在他的腰臀处来回穿梭,手掌把他的臀肉按压出各种各样的造型,带得他的穴口又被一并向外拉扯。半硬的阴茎和肥厚的阴唇摩擦着粗糙的内裤表面,让他感到好似有万千只蚂蚁隔着衣物啃噬他的心脏和下体。张哲瀚难耐地扭了扭屁股,换来龚俊在他腰间重重一拧。
“哈啊……!”张哲瀚的小屄剧烈紧缩,一股又疼又爽的热意被挤向他的体内,又最终无力地张开阴道口,让大股粘稠的体液顺着他的甬道流出,连健身短裤也洇出一大片深色的湿痕。
张哲瀚高潮了。
张哲瀚觉得有些丢脸,没想到太久没和人上床,被个毛头小子一碰就泄了个彻底,不由把怒气撒在龚俊头上,伸手打了他一下。
“你摸够没有,起开。”
张哲瀚站起身,看见龚俊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他,上牙咬住下唇,满眼都是惊讶和委屈。
张哲瀚忽然觉得他好像一只讨不到食吃的小狗,心中的火气也消了大半。
“我做完啦,上楼去了,你也早点睡吧。”
张哲瀚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歪过头,嗤笑道:“上去的时候遮着点,别被人看到了。”
龚俊被他笑得七荤八素,只知道傻傻地点头,目送张哲瀚轻轻巧巧地上楼,吊灯从上往下打过来,勾勒出他腰细腿长臀丰的背影。
“遮什么……”
龚俊一低头,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支着老大一根帐篷,急忙脱了外衣遮住下身,夹着腿鬼鬼祟祟地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