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易俊】说到做到 (pwp)

Work Text:

肩背靠着软枕,一双手被分绑在床头,绳结越挣扎越紧,易柏辰换着角度转动手腕,弯曲掌心,修长的手指吃力地向前勾,是怎么也勾不到一拉就能解开的那一小段,手腕还被磨擦得微微发红。一种不妙的预感漫上心头。

“子俊哥,你来真的啊?”

“对啊。”茅子俊跨坐在易柏辰身上,扯了扯绳索确认是否牢固,“不是你说的,以后你随便我处置吗?”他刚洗过澡,只裹了一件藏青色睡袍,肩颈锁骨透着淡淡的粉红色,前一次留下的青紫痕迹还没有完全消失。

“要说到做到哦,popo。”

 

时间回到三天前。

易柏辰晚上航班飞北京,之后有一周左右的休息时间,正好和茅子俊的假期重合。

异地了这么久,两个人都想得不行,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抱在一块儿亲,推推搡搡进屋,行李箱被撞翻了,衣服也丢得满屋子都是……太长时间没有在一起,易柏辰像是要把缺了的一次性全部补上,缠着对方要了一整晚。

其实也不过只做了一二三……好像是挺多次的,易柏辰有些难为情地想到,在床上一直疯到后半夜,抱着哥哥去浴室清理时又没忍住又做了一回,再回到床上嘛,就更不用说了。事后他的子俊哥躺在床上,身一翻被子一裹,只甩给他一个沉默的背影。易柏辰前前后后哄了好久好久,亲亲抱抱都小心翼翼,“下不为例”“以后只听你的”之类的话翻来覆去地讲,总算是哄回来了。

“……以后你只听我的话呀?”茅子俊转身面向他,声音还是哑哑的。

“嗯嗯嗯!从现在开始,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随便你处置。”易柏辰又圈住对方的腰,委委屈屈地蹭过去,“不要怪我啦,我也是因为,因为太想阿君才忍不住这样的……”

“我不怪你,”茅子俊扭头亲了亲易柏辰的脸颊,感觉到腰间的手臂又搂紧了些,“赶紧睡吧,我好困……”

“好!”

易柏辰以为的“听话”和“随便处置”,不过是揉腰捏腿,端茶倒水——只要和子俊哥在一起,这些事情他天天都有在做的好吧,又难不倒他。

夜生活肯定得先停一停了,易柏辰不敢主动提起,只能等着对方做决定。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里茅子俊要么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上或者床上看书,要么抱着笔电上网,好好地歇了歇。夜幕低垂,又是一天过去,晚饭时茅子俊喝了一点酒,脸颊红红的,旁敲侧击地向易柏辰提出了邀请。

时间,气氛,一切都刚刚好。

直到易柏辰被脱光衣服绑在床上,他才惊觉事情早已朝向了预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润滑剂从顶端滴落,沿着茎身一股股流下来,偏低的温度让挺立的性器兴奋得微微颤抖。“今天硬得好快啊。”茅子俊跪坐在床上,手心半蜷扶着易柏辰的性器往上撸了一把,粘稠透明的液体均匀地裹满了整具器官。

他这一双手本来就秀气,十指纤长昳丽,颜色比上等的白玉还要莹润洁白,合握着粗大深红的性器,显得更娇小了,温温柔柔地上下套弄着柱身,掌心裹住龟头打着圈摩擦,化成水的润滑和渗出的前液混在一起,涂在阴茎上,指尖逐渐浸出绯红的艳色,多余的水液从指缝里漏出来,不论是性器还是手都变得湿滑水亮。

俯跪的姿势让睡袍的前襟往下坠,V形领口露出一点瓷白的胸,惹人遐思联翩。他耳后发梢的水珠顺着流畅的颈部线条淌下来,滑进胸前的沟壑,消失在衣襟里面。易柏辰的视线也随之黏在交叠的衣襟上,想象着睡袍之下的光景,恨不得用眼神扒光那些碍事的布料。

茅子俊怎么会感觉不到对方胶着的视线。“popo想让我用胸部吗?”他把衣襟扯得更开,彻底露出饱涨的胸脯。易柏辰眼睛都看直了,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他用双手推着两边的乳肉聚拢,真的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附身拢住对方的性器,但毕竟是男性的胸部,只能堪堪夹住一半,上下动作时慢慢的,还不太熟练,但光是这样就已经让易柏辰口干舌燥了。狰狞的器官陷进柔软的胸脯之间,从那道缝隙里捅出来,湿淋淋的龟头几乎戳到茅子俊的下巴,于是他便低下头,像小猫舔水一般,伸出红艳的舌尖去勾舔顶端,偶尔会用嘴去嘬一口。茎身被嫩白细腻的乳肉摩擦包裹,在其中进进出出,视觉上的冲击力已经超过了生理上的快感。

“……嗯……还是用嘴更方便一些……”茅子俊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将易柏辰纳入口中,含了一会儿前端,侧过脑袋吸吮筋络突起的柱身,一只手伸到下方把玩沉甸甸的囊袋。口交同时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不可否认,茅子俊有一双勾人的眼睛,内眼角尖尖的,和一些猫科动物的几乎如出一辙,瞳仁又黑又亮,比普通人更大些,当他抬眼看人的时候,能勾出漂亮的上目线,既能见纯良又看得到风情。

易柏辰的喘息粗重起来,茅子俊就这么无辜地盯着他瞧,嘴里还含着他的东西,脸颊被顶出一个色情的鼓包。易柏辰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唇舌是如何游走过每一处敏感的地方,当他有想要射精的冲动时就停下来,拇指堵住翕张的马眼不让他射。易柏辰仰起头大口呼吸,一次次地限制高潮,下身憋得快要爆炸。

“阿君一直都在让我爽,自己忍得很辛苦吧……”易柏辰发动狗狗眼攻势向哥哥撒娇,“把我放了吧,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可茅子俊像是铁了心不让他好过似的,指腹摩挲着冠状沟,对方的身体明显地震颤起来。“我看忍不住的人是你吧。”

小心思被戳穿了,索性不再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对啊,我好久之前就已经忍不住了……”染上情欲的低音炮杀伤力成倍增长,“我好想抱着你,就这样直接进入你,可能会有点痛但是我不会停的。——哥哥肯定也想我直接插进来吧……”

才没有……茅子俊脸颊通红,不知道是给热的还是羞的,赌气似的张开嘴直接给他来了个深喉,两腮内缩,让口腔形成一个紧窒的真空状态,吞吐没多久,阴茎顶在他喉咙口射了出来,满嘴的腥膻味道。

易柏辰感觉自己像浮在一片云里,身上轻飘飘的,等他回过神来,下体已经被一片湿凉的东西覆盖住了。那是一片浸透了润滑液的黑色丝袜,经过裁剪、展开,大小足够裹住身下那根东西。这还是他买的,他一眼就认了出来。年轻人的性幻想五花八门,女装play比起其他的并不算太过火吧,但年上的恋人并不能一下子接受,于是这条黑丝——甚至还没有拆过包装——连带着刚寄到家的OL包臀裙,都被茅子俊无情地没收了。

他都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又把它给翻了出来,什么时候做的准备工作,最后用到自己身上。

“阿君是想要……榨干我吗?”

榨干倒不至于,让你多泄几次火,也能少折腾我几回。“谁让你一回家就把我搞得那么惨?不知节制!”

说来说去还是他易柏辰的错嘛……“所以你就忍心欺负我?原来阿君比我想象中还要记仇得多,而且——啊!……”带着细小网孔的布料擦过性器,产生了麻麻的灼烧感,“……而且,也腹黑得多哦……”

“还能分心啊?”茅子俊抓着黑丝两端,左右拉扯,交错反复,易柏辰触电般地颤抖,前液直接透过丝袜溢出一大滩。“不……不要了,阿君……快停下来……我受不了了……”他胡乱地摇头,喊着对方的名字呜咽着求饶,过载的快感堆积在下半身,小腹剧烈地痉挛,已经到了顶峰边缘,射精感比以往每一次都要来得汹涌。

像狗狗一样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他,看着实在可怜,茅子俊也怕玩得太过火,撤走了黑丝,用手帮小孩释放出来。第二次高潮在手心里温和地结束了,但圈住性器的双手并没有停止动作,从下往上挤,榨出最后一滴精液,直到性器重新充血勃起。

“不行了阿君……哥哥……不能再来了……”

这一次不弄你了。茅子俊脱掉松松垮垮的睡袍,重新爬到易柏辰身上,拨开他汗湿的头发,安抚性地亲了亲他的脸,又亲了亲他的嘴角,尝到了一点眼泪的味道,“真的不行了吗?”说着,伸手解开了绳索。

束缚解除的那一瞬间易柏辰立刻将茅子俊压倒在床上。他行得很,行得不得了。大手迫不及待地掰开双腿,在见到股间穴口的景象时,易柏辰整个人惊得几乎讲不出话来。

——一根深色的按摩棒严严实实地塞在茅子俊身体里,由于双腿大开的姿势滑出了一点,又被穴肉吃进去,内里密密匝匝裹着,震动的嗡鸣声几乎微不可闻。

茅子俊一直含着这个东西,还是震动的,舒舒服服地勾引他,折磨他。

易柏辰一把将按摩棒拔出来,动作之快,激得身下人发出一声惊叫,穴肉剧烈收缩,推挤出一大股晶亮的黏液,打湿了一大片床单。

小洞已经自我开发得足够软润,进入时毫不费力,内壁紧紧热热地吸着易柏辰,抽出来时恋恋不舍地夹绞着挽留。易柏辰实打实地受了一遭魂都要被吸没的感觉,之前一慢一快地连续射精两次,再度勃起的器官坚挺至极也敏感至极,湿热的肉穴不仅是他天堂般的温柔乡,更是要他性命的地狱。

“明明我都在啊,为什么阿君宁愿用玩具也不要我?”易柏辰拱进他肩窝里,不老实地亲吻啃咬,在颈侧的青紫上印下新的标记。粗大的性器撑开甬道,贴着敏感的地方顶弄,穴里夹不住,潮热的水液流出来,结合的地方很快被打出一片黏黏的白沫。

茅子俊的身体随他的动作起伏,每一下撞击都能带给内部愉悦的战栗,爽得大脑放空,什么都往外讲。“……至少,嗯……它比人听话。”

这句话触着了易柏辰的逆鳞,他捏住对方窄小的髋骨,威胁似的用力顶了一发。“所以在子俊哥心里,我还不如一个小玩具啊。”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嗯!!!”想说的话被突至的快感生生截住,易柏辰把一旁的还在运作的按摩棒捞过来,抵在会阴处震动研磨。茅子俊全身发烫,手脚发软,喘息被消解得仓促而破碎,眼角落下欢愉又难耐的泪水。

“是不是非得把它也放进来,我们同时干你,哥哥才能分得出哪一个更好?”易柏辰故意将按摩棒往后面移动,艳色的穴口被吓得猛然锁紧。

“不可以,两根吃不进去的……会坏掉的……”

易柏辰只是嘴上唬唬人,绝不会乱来。嗡鸣的小玩具最后被送到茅子俊身前,刺激他翘起的阴茎,而他除了把双腿分得更开,让自己被操得更深更彻底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他甚至没有力气用手抚慰自己。

“……那阿君到底更喜欢哪一个呢?”

“呜……喜欢popo!只喜欢popo一个……”

前后夹击的感觉太过刺激,他已然招架不住,双目失神,涎水和呻吟从微张的嘴唇间流出来。这一次去得激烈又漫长,精水一股股地喷出来,在身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浊白,后穴里的性器还在不停地刺激着敏感地带,操到难以言说的深度,快感久久不退,直到他再也叫不出声音,浑身湿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易柏辰凭着最后一点自控力退出来,射在茅子俊颤抖痉挛的腿根,躺下来重新拥住对方,亲吻他的嘴唇,手掌摩挲着后腰的皮肤。消耗的体力太多,他们需要一点时间缓缓

休息了一阵子,茅子俊撑着软绵绵的身子坐起来,双手又覆上易柏辰的性器,虚虚环着。“让我看看,有没有弄伤啊?”

“唔!……”

“很痛吗?”

“没有啦……”其实是太舒服了,高潮之后能被这样温温柔柔地抚摸着,“只是,阿君你再摸下去,可能我们又得要做一次哦……”射精后的性器还没有软下去,依然坚挺着,甚至在茅子俊手心里突地跳了一下,羞得他赶紧放手。

怎么还那么有精神啊……他的后腰酸得厉害,估计明天会更疼,做得差点下不来床的感觉还让他心有余悸,那种感觉茅子俊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我先去洗澡了。”披上睡袍摇摇晃晃起身,不忘再补一句,“你先等我洗完了来。”

“别嘛!”易柏辰立马跟上去,牵住他的手,“一起洗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