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易俊】耳朵(pwp)

Work Text:

“白鷺鷥 車畚箕

車到溪仔墘

跋一倒 撿到兩仙錢……”

明明中间隔着一臂的距离,非要进一步凑近了,嘴唇几乎贴着耳廓,故意放低声音轻轻地唱,热烫的气息裹挟着暧昧透过耳膜,像一片羽毛似的撩进易柏辰心里。

“popo,我台语有没有唱对啊?”茅子俊说话向来温柔,温柔的声线里像藏了小钩子,在近到离谱的距离里能把人的魂儿勾走。他去请教是假,逗小孩子才是真。茅子俊心满意足地看到易柏辰的耳朵变得通红,熟到快要冒烟,眼神躲躲闪闪的,还要分心回应他的问题,手忙脚乱地,好可爱。

“popo,你耳朵红了哦。”

还不都是因为你乱撩我……易柏辰心里咚咚直跳,“是吗?怎么会……”心虚地用手遮一遮,结果被耳尖的高温吓了一跳。

“popo,你耳朵好敏感啊……”

“!!!——哪有?!”

 

易柏辰有一对很容易变红的耳朵。他不经常提起,可是有些事情,即使不说,也会自己显露出来。

冬天的横店比冰窖还冷,片场不通暖气,室内还能将就挡挡寒意,拍外景时冷风乱窜,一下戏茅子俊立马把自己藏进羽绒服里,手揣着小熊暖水袋,才有活过来的感觉。

易柏辰只穿着戏服,单薄的西装三件套,低温里像个没事人似的,在片场到处晃。

“柏辰你不冷啊?”跟自己的全副武装形成鲜明对比,想起易柏辰大冷天里还敢穿凉拖鞋,茅子俊只觉得年轻真好。

“还好啦,也不是很——”忽然劈头盖脸刮过来一阵风,易柏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冷。”他蔫蔫儿地走回去坐到茅子俊旁边,工作人员先前搬了一个小太阳过来,顺便也能烤一烤。

耳朵都冻红了,还说不冷。茅子俊想也没想,把手从暖水袋里拿出来,笼住了易柏辰冰浸的耳朵。“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有,有哦……”那一瞬间易柏辰几乎忘记了怎么呼吸,耳朵像是被热水柔柔包裹着,暖意阵阵,最敏感的地方被突然撩到,特别是对方还是子俊哥,他觉得自己心口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然后,他的耳朵尖被轻轻按了一按。

这下,易柏辰连整张脸都“腾”地烧了起来。

居然这么不禁摸吗?茅子俊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之后的拍摄里茅子俊加了一些江月楼碰陈余之耳朵的小动作,虽然NG过几条,最后因为效果出色,这些镜头都保留了下来。

 

“其实……耳朵一直都是我的一个敏感带啦,稍微刺激一下就红了……”直到在一起之后,易柏辰才肯亲口承认这一点, “……但是也太不猛男了吧,猛男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耳朵红哦?”

茅子俊失笑:“但是很可爱啊,”他戳了戳开始变粉的耳廓,“我很喜欢。”

易柏辰的耳朵又红了一个度。

“我要是一直这样摸,会怎么样啊?”茅子俊又去捏他耳垂,食指从耳后划过,勾出了火花一般的刺激感,易柏辰缩了缩脖子,尽管不是第一次上手了,还是会痒。

“会反应很大的。”话音刚落,那边猝不及防靠过来,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易柏辰偏过头要躲,他怎么也没想到子俊哥会突然偷袭,只能往沙发角落里缩,“不要闹我啦!哥!”

“到底会怎么样啊?”茅子俊玩心大起,扑过去揽住对方肩膀,毕竟是在自己家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自然就肆无忌惮起来。易柏辰顺势握住了他的腰,一把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仰起头吻住他嘴唇,灵活的舌头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撬入齿间。肩上的手不由自主环上易柏辰的脖颈,加深了这个亲吻,唇齿纠缠翻搅出啧啧的水声。分开时唇间扯出一条淫靡的丝线,两人额头贴着额头,气喘吁吁,因为缺氧而脸颊潮红。茅子俊双腿分开跪坐在易柏辰身上,清晰地感受到某个硬挺的东西抵在腿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阿君,你知不知道,”年轻人的眼神暗了下去,瞳孔里翻滚着汹涌的渴望,“每次你撩我,我都忍得好辛苦……”

撩了多少回耳朵,如今全部都连本带利地还到茅子俊身上来。脖子是他最先被攻占的地方,易柏辰伏在他颈窝,含住那里细嫩白幼的皮肤慢慢磨,又去咬不太明显的喉结,留了一串绯色的痕迹。衬衫扣子全部扯开,锁骨被亲得水光润泽,还咬下一个浅浅的牙印,打上他专属的标记。

托住臀部往上稍微举一点,刚好可以埋进茅子俊胸前白白软软的两团。他有在练,胸肌一直都是鼓鼓的,不用力的时候很是软弹,触感相当好,于是那里也玩得格外久,又吸又咬,“……做了那么多次,这里,嗯,好像真的有变大哦……”易柏辰几乎整张脸都埋在胸部的软肉里,声音含含糊糊的。

茅子俊听得脸热心跳,“怎么可能啊……”大不大倒还没觉得,被玩得越来越敏感才是真的,给他碰一碰就已经要受不了了。易柏辰含着挺立的乳尖吮吸,舌头在乳晕上画着圈。胸部像是过了电一样酥麻难耐,下面也硬得发痛了。茅子俊揪着对方肩部的衣服,拳头绷紧了又松开,“停一停,popo,先停一下……”

停是不可能停的,胸部被变本加厉地玩弄,易柏辰的双手挤进裤腰,包住两瓣挺翘圆润的臀肉,手法色情地揉捏着。给摸得感觉上来了,茅子俊渐渐不再挣扎,舒服地眯着眼睛,抱着易柏辰的脑袋把自己往前面送,腰已经塌软了,只能倚在对方身上,任由他脱去两人所有衣物。

茅子俊眼睛里雾蒙蒙的,散了焦点,思绪云里雾里,判断力直线下降,易柏辰从沙发垫子底下翻出安全套和润滑剂他也没能琢磨出有哪里不对劲儿。他的popo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即使用了足量的润滑,在进入窄小入口时的存在感也格外强烈。中指试探性地深入,紧致的穴肉一吸一缩,慢慢吞进一个指节,再一个指节,直到整根手指没入。碰到敏感的腺体,怀里的人小幅度地颤抖了一下。

“找到啦。”易柏辰亲了亲对方的脸,手指浅浅地抽插,感觉甬道放松些了再加入一根手指,重新找到前列腺的位置反复地戳弄,化开的润滑液随着进出的动作顺着手指淌出来,就像真的被玩到流水一样。

“嗯……可以进来了……”先忍不住的是年上的那位,红着脸小声催促。易柏辰抽出水淋淋的手指,戴好安全套,扶着坚挺的性器,破开润泽的穴口长驱直入。骑乘的体位让阴茎用力地碾过敏感点,进到难以言喻的深度,茅子俊没能忍住尖叫出声。太满了,太涨了……

易柏辰亲过他唇角:“阿君可以自己动吗?”怀里的人还没有从被填满的饱胀感里回过神来,他便往上用力顶了一记。

“唔嗯!”茅子俊回瞪他一眼,可是湿漉漉的眼睛毫无威慑力可言。“可以吗,哥哥?”易柏辰大大方方地与他对视,反倒把茅子俊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双颊绯红,偏过头闭上眼,腰肢摇摆起来。

沙发软得像云,膝盖找不到固定的着力点,想要起来一点必须发动腰臀用力,后穴随之收得更紧,密密匝匝地吸裹着粗大的性器。身体抬起又落下,快感在起起伏伏之间一点一点堆积,呻吟从茅子俊微启的唇齿间泄出,双腿止不住地发颤,操到腺体的那一刻就像被瞬间卸了气力,骨头都是酥软的了。后面基本都是易柏辰抱住他绵软的身子,上上下下地动,保持着让他近乎失控的频率。茅子俊被这双手牢牢掌握着,动也不得,逃也不得,在欲望的浪潮里起伏颠簸,仿佛一只失了魂的玩偶似的任凭易柏辰把玩掌控。

“我们回房间吧,好不好?”茅子俊下意识地点头说好,等他反应过来时,易柏辰已经稳稳地托住他,保持结合的姿势站了起来。茅子俊像只树袋熊似的紧紧挂在对方身上,修长的双腿盘在腰际,脚趾蜷缩着。每走一步,体内深埋的阴茎就滑出来一点,又重新吃进去,一直吃到根部才停住。客厅到卧室不过十来步的路程,却像被拉长了数百倍,熬不到头。

他早已满脸泪水,他不停地喊着“popo”、“柏辰”,爽得耳膜嗡鸣。易柏辰将他小心放倒在床上,这才发现他已经高潮了,精液喷了一身,自己的胸腹上也沾了星星点点的白浊。重新操进湿软的小穴,身下的人不自觉地发抖,性器微微痉挛着,铃口流出稀薄的黏液。

茅子俊还在不应期里,艰难地承受着欲望,“不要……不要了,popo……我不行了……”他去摇对方肩膀,哭喊着求饶,带着鼻音的话语被顶得破碎不堪。做得太久太久了,过于密集的刺激让后穴变得有些艰涩疼痛起来。

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坏掉吧……茅子俊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勾住易柏辰的脖子,含住了他的耳垂,舌尖轻轻拨弄那处皮肤,又舔又吸,酥热的气息扑在他脸旁。

“?!!等一下——”易柏辰转着头想躲,却还是输给了那难以抵抗的感觉,他的呼吸已经乱了,颤抖着再挺进几下,便脱了力瘫倒下来,喘息着释放了。

过了好一阵,他用鼻尖去蹭对方的颈侧,闷闷地开口:“阿君,你怎么可以耍赖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