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achelorette Party

Work Text:

正文

 

*

 

徐璐晚饭扒拉到一半,手机在旁边震了震。

 

她爸妈和她同时看向声响处,徐璐若无其事地拿过手机,解锁翻了几下,就放下手机继续扒饭,空隙间随口跟爸妈解释道:

 

“一个朋友来北京了,叫我出去玩儿呢。”

 

徐爸爸托了托眼镜,说:“朋友来了得好好招待,要不要爸爸帮你安排?”

 

“不用。”徐璐咽下一口饭,“我知道了,您就别管啦。”

 

她加快了吃饭速度,匆匆吃完放下碗筷,回房间梳洗打扮。徐璐没有化妆,随便涂了个口红,穿了一件宽松的连帽卫衣,将瘦削的身体遮住,配了一条黑色牛仔裤。不过她倒是精心挑选了一款甜香,涂在手腕上仍不满足,往衣服领口又补了几下,差点呛到自己。她抖着领口散了散味,像一只香喷喷的小兔子,蹦跳着下了楼。

 

她的小挎包里装了证件,一个充电宝,一支唇膏,一包纸巾和一小盒东西。徐璐捂着自己的包包溜到玄关,在门口弯腰换鞋,边冲屋里面喊:

 

“爸!妈!我出门啦!”

 

妈妈擦着手探出头,问她:“豆豆去哪儿呀?”

 

“去找我朋友。”

 

徐爸爸赶紧问:“是男朋友女朋友?”

 

“你说什么呢爸!”徐璐顿了顿,瞪大了眼睛,她清楚爸爸没有别的意思,可还是心虚地补充了一句,“女的女的,就前两年跟我一起拍戏的那个,来家里吃过饭。”

 

徐爸爸眯着眼搜索了一阵,还没等他想起来,徐璐已经打开门准备走了。他赶紧说:“记得十点之前回来!”

 

徐璐被她爹哽了一下,大半个身子都出去了,又回头扒着门框,苦着一张小脸,皱起眉头说:“爸,现在都八点半了,这路况,我过去都九点半了。您饶了我吧,今天我不回来了。”

 

“好吧,”徐爸爸叹了口气,“要不要爸爸送你?”

 

“不用啦爸,拜拜!”

 

徐璐往家里抛了一个飞吻,迅速踏入夜色之中。

 

*

 

徐璐出门戴上了口罩,考虑到这是一次秘密行动,本来还想夸张地戴上墨镜,可月光实在不如日光耀眼,她就把带钻的漂亮墨镜留在了鞋柜上。

 

她在小区门口打了一辆车,把那人发给她的酒店告诉司机师傅,放心地靠在后座上安静下来。这时候她才有时间打开微信,对话框里,上一次交谈停留在两个月以前,然后是刚才那人发过来的新消息。酒店的名字加房号,干脆利索,并无其他。现在离徐璐收到消息过去了四十分钟,那人甚至没有追加任何多余的字眼,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仿佛昭示着徐璐收到与否并不重要,她来与不来也并不重要。

 

这甚至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但徐璐心里还是别扭起来,锁上手机不再看,靠在头枕上望向窗外,偶尔回答几句司机的闲聊。

 

今晚的高架意外没有堵车,徐璐很快就来到了市中心,停在一幢豪华大楼门口。她向师傅道了谢,开门下车。这时候她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是那人发来的消息:

 

“你来吗?”

 

徐璐膨胀的小脾气一下就被戳破了,心软下来,抿了抿唇,也没有回复。

 

她走到前台,递上身份证,开了个标间,要求房间避开某一层。前台拿着她证件办手续时偷偷瞄了她好几眼,徐璐没有在意,静静等待着。她的目光扫过柜台上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访客信息请登记”,她对于这一套再熟悉不过,也知晓如何避免在明面上留下痕迹。

 

房间很快就开好了,徐璐匆匆扫了一眼房号,没有在意,刷完电梯后,将房卡塞进小挎包里。她按下了并不对应的楼层,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缓缓上升时,她的手指在卫衣兜里无序地敲动着手机。口罩隐藏了她有些僵硬的表情,她太久没见那人,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完美姿态去迎接重逢的第一面。

 

还好有口罩,徐璐想。

 

她走到房门前,柔软厚实的地毯吸收了她全部的脚步声,静谧的走廊里只有顶灯悄悄亮着。徐璐弯起指节,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房门。

 

几乎是同一瞬间,沉重的木门在她面前打开,露出屋里那人一张精致美艳的脸。

 

她还带着晚上活动留下的全妆,穿着收腰小礼服。徐璐低头看了看自己,连帽卫衣牛仔裤运动鞋,加上鸭鸭屁股挎包,活脱脱一个偷溜出来的在校大学生。她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耳朵,站在门口没有动。

 

那人撑着门,上下打量着她。徐璐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露在口罩外面,看不见神情。她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释然笑了一下,带着长久等待后的放松。

 

她牵起徐璐的手引她进门,一言不发。徐璐转过身,用空着的那只手锁好了房门,待她转回身,口罩忽然被温热的指尖挑到下巴上。那人身体凑过来,将徐璐按在门上,找到她的鼻尖,轻轻蹭了蹭。徐璐脸一下就红了,耳朵都在发烫,背脊隔着一层卫衣的布料,抵在冰凉的木门上,给了她一丝冷静下来的可能。但马上她的唇角被那人吻住,攫取了最后一份恢复理智的机会。

 

她绷紧了指节,向后扶着门,忍住了回抱那人的冲动。唇上的热度与水汽一寸寸蔓延,那人的手不知好歹,在她身上胡乱探索,揪着徐璐的领子狠狠吻她。徐璐凭借着那一处肌肤的相接获取力气,可她身体逐渐下坠,直到喘息声浓重,那人才肯放开她,揽住徐璐的腰。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她的声音有些哑,普通话一如既往地奶声奶气。

 

徐璐费了一阵才找回自我,她抬手蹭了蹭花掉的口红,唇上剩下的不多,被她抹到指腹一部分,其余的在那人唇上,混了两种颜色。

 

她咽了咽口水,站直了身体,隔开两人之间无缝的距离,叫她:

 

“珊姐。”

 

文咏珊“嗯”了一声作为回应,她抓住徐璐卫衣的前襟,令她刻意拉开的距离变为徒劳。她闻了闻徐璐的领口,呼吸喷吐在她锁骨间露出的那一小块白皙皮肤,又抓起徐璐的手腕嗅了嗅。

 

最后她轻轻放下徐璐的手臂,探手环住她的腰,倚靠在徐璐身上,在她耳畔悄声说:

 

“香水喷多了。”

 

*

 

徐璐乖巧地坐在床尾巾上,身旁放着自己的小包。她没有换衣服,事实上她也没有衣服可以换。她出门的时候匆忙,况且长年累月下来,她已经习惯只带手机,跑来找文咏珊。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是谁有工作,文咏珊总是会为自己准备好一切。

 

现在她的行李箱就摊在徐璐脚边,脱下的礼服搭在一旁的沙发上。回想起这件礼服之前的归处,和如何落下的过程,徐璐仍忍不住舔舔嘴唇。

 

她晃着腿坐在床沿,等待文咏珊洗完澡。

 

没过多久文咏珊就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头发在脑后扎起。她一边用毛巾擦着发梢,一边催促徐璐:“该你了,快去吧。”

 

徐璐点了点头,站起来,用眼神暗示她。文咏珊侧蹲下身,一只手拢着领口,从行李箱里翻出两身睡衣,一身放在床上,一身递给徐璐。

 

“去吧。”她哄着她,“浴室里都准备好了。”

 

徐璐磨磨蹭蹭进去了,用了文咏珊的洗面奶,文咏珊的洗发水,文咏珊的沐浴露和文咏珊的毛巾。热水洗掉了她紧张过度的味道,舒缓了她的身体,使她染上了和文咏珊一样的香味。

 

她裹好浴巾出去,随意揩了几下,没有擦干头发。她看到文咏珊已经换好了睡裙,站在落地窗前,留给她一个遐思无限的背影。听到徐璐的声响,文咏珊转过身,顺手拉上了窗帘。

 

于是室内的光源仅剩一盏床头灯,还有徐璐身后、从浴室半掩的门中透出来的浅白光。文咏珊在昏暗中向她伸出手,温柔一笑,说:

 

“过来。”

 

徐璐乖巧地走过去。刚从热气中钻出来的女孩皮肤微微发红,头发还往下滴着水。文咏珊拿了一块干毛巾,先裹住徐璐的头发,然后递给她一片面膜。

 

徐璐犯懒,有些抵触地摇了摇头,“不敷了,你给我拿个水吧。”

 

“不可以。”

 

文咏珊拉着她坐下,自己跪坐在徐璐身上,拆开面膜往她脸上拍。徐璐也习惯了文咏珊在这一方面的霸道,微闭上眼,任凭她处置。可一闭上眼,文咏珊皱缩上去的睡裙下摆就在脑中晃荡,惹得徐璐心神不宁。

 

于是她抬手探进去,还未得逞便被文咏珊揪出来,嗔怪道:“别乱动。”

 

徐璐笑了笑,乖乖收回手。敷面膜的时候文咏珊给她吹干了头发,她半躺在沙发上舒服得不想动,差一点睡着。文咏珊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叫她起来,徐璐才睁开眼,揭掉面膜。

 

“去洗掉。”文咏珊嘱咐她。

 

徐璐听她的。回来以后两人并排坐在化妆镜前护肤,自然用的全都是文咏珊带的,堆了半桌子。徐璐挑挑拣拣,有一搭没一搭,往自己脸上大力揉搓,而文咏珊在旁边严谨地一步一步,手心内搓开再往脸上印。

 

她时不时瞅一眼徐璐,“你可不可以轻一点?”

 

“不用。”徐璐说,咧开嘴笑了,“一会儿可以。”

 

不必说,当然招了文咏珊轻轻拍了一下。

 

最后一步,徐璐拿起文咏珊的唇膏,犹豫片刻,还是放下了。文咏珊注意到她的动作,偷偷笑她。徐璐被她笑得害羞,站起身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先爬上床等文咏珊。

 

等文咏珊也钻进来,她们打开了电视,随便选了一部片子,开始闲聊。好像只有面对面的时候,徐璐才能多了解一些文咏珊的生活,所以她很珍惜这段时间。

 

这次她来北京有拍摄工作,早上就到了,明天很早的飞机回上海。徐璐在这里小声抱怨了一句,她不喜欢早起。文咏珊细声哄她,说可以不早起,自己走的时候保证不吵到她。

 

可惜她没有懂徐璐的心思,或是她不想懂。

 

徐璐嘟嘟囔囔地钻进文咏珊的怀里靠着,手渐渐不安分地乱摸,得到了来自她熟悉的身体各处的回应。文咏珊的呼吸加重,徐璐寻到了她的唇,不出意外地沾上了她厚厚的一层唇膜。

 

文咏珊缩起身子,得意地坏笑起来。徐璐低头全都蹭在她脸上,手上力气稍微加重。

 

夜渐渐深了,徐璐浑身都是文咏珊所有物的痕迹,现在轮到文咏珊本人。

 

*

 

文咏珊失控地叫了中场休息。

 

徐璐缓缓停下来,从被单下探出头,躺到文咏珊身边。她随手擦了擦嘴,支起身子,抽了一张纸巾给文咏珊擦汗。身旁的女人闭着眼睛,手搭在额头上,仿佛还没有从云端坠落下来。

 

徐璐握住她的手。

 

“满意吗?”

 

文咏珊微微点了点头,长吐了一口气,才勉强吐出几个字:“满意。”

 

那徐璐也就很满意。

 

她休息了一下,又看了一会儿文咏珊,手指在她脸上不停勾勒,轻轻抚摸。文咏珊被她闹得很痒,捉住她的手,被徐璐反手抓住,拉到唇边细细啜吻。

 

见文咏珊没有下床的意思,徐璐爬起来,想找湿巾帮她清理。文咏珊忽然拉住她的手,睁开了眼睛,唤她:“璐璐。”

 

徐璐停下动作,回应她:“珊姐。”

 

她乖巧地跪坐在床上,望向文咏珊,炽热且坦诚的目光一下就让文咏珊失去了所有开口的勇气。她咬了咬唇,坐起来,身下仍残留着极致后的余感。徐璐扶住她,拿个枕头塞在她身后。

 

“璐璐。”她重复了一遍,目光在女孩脸庞上流连。

 

徐璐的眼睛湿漉漉的,唇上还泛着充血的微红,洋溢着动情后的气息。

 

文咏珊替她将头发别到耳后,露出柔软的脸颊。她轻轻捏了捏,拇指在她脸上摩挲着。徐璐顺着她的手指摆了摆头,闭上眼睛享受这一瞬。

 

而文咏珊最终下定了决心。

 

“璐璐,”她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了最残忍的话,“我可能要谈恋爱了。”

 

徐璐没有睁开眼睛,她只是停下了所有动作,静静地跪在原处。文咏珊也没有再说话,等待着她的反应。

 

半晌,她睁开眼睛,眸中流出破碎的痛苦,但是她笑了。她想起很久很久之前那一份熟记于心的约定,判断自己丝毫没有提出异议的资格。她们之间只是配合默契的各取所需,混上了一点点她自己单方面置入的杂质。眼前的人从来没有属于过她。

 

徐璐说:“好。”

 

然后她埋下头,含混地说:“那就最后一次。”

 

热潮涌动之时,徐璐咽下了所有未能说出口的话,沉默地送上最后的盛宴。

 

她嘴上手上发了狠,而文咏珊闭了眼受着。

 

*

 

结束后两人都疲倦万分,徐璐抬头看了看时间,离文咏珊出发还有三四个小时。文咏珊从浴室回来直接上了床,卷住被子倒头便睡,脑中已经不甚清明。迷蒙之间,她对徐璐说:

 

“空调打高一点,别开十九度,好冷。”

 

徐璐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听她的话,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就像之前的每一次。

 

她还伸手关了床头灯,屋子里漆黑一片。徐璐借着手机的光摸到了文咏珊的手机,输入一串熟悉的数字,找到微信通讯录里自己的名字,点击删除。她对自己的手机做了同样的事情,做完这些,她没有上床,疲惫地倚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文咏珊醒来时,徐璐已经在浴室洗漱了。她惊讶于今天这孩子没有赖床,自己也撑起酸痛的身体,起身整理自己。

 

徐璐从浴室中探出头,对她说:“早,珊姐。”

 

她举动自然,就像之前的每一个早上,但是少了伴随那句早安而来的亲吻。文咏珊注意到她素颜时眼下浓重的黑眼圈,自己想必也是如此。

 

经纪人接她的车等在楼下了,两人收拾好便一起下楼退房。文咏珊本想送徐璐回家,但是徐璐拒绝了,要送她去机场。

 

下车时徐璐戴好口罩,找文咏珊要了个墨镜戴上。两个全副武装的人一路到了安检口,徐璐这才停下。文咏珊也跟着她停下。

 

现在离登机时间还早,经纪人仿佛一路感受到了她们之间不正常的气氛,走远了一些。

 

徐璐摘下墨镜,说:“微信我删了。”

 

文咏珊顿了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掏出手机,气道:“你……”

 

“手机号我不会换,如果你——”徐璐停下来,无所谓地耸耸肩,略去了下半句话,“可以再联系我,我不一定有空。”

 

“文咏珊,”徐璐戴上墨镜,后退了两步,离她远远的,生怕自己忍不住拥抱她,“再见。”

 

*

 

在门口徐璐处理掉了自己泪水沾湿的口罩,开门悄悄溜进了家,被早锻炼的徐爸爸撞个正着。

 

“璐璐回来这么早啊,”徐爸爸举着哑铃,“你朋友走了?”

 

徐璐忍住了一声哽咽,墨镜下的眼睛眨了眨,镇定地说:“嗯,我朋友她还有工作。”

 

“昨天玩得开心吗,没有好好睡吧。”徐爸爸端详着她,“回头把人叫到家里吃饭啊。”

 

“一定。”徐璐脱掉鞋子,转身上楼,“爸,我去补觉啦。”

 

如果有机会,或许有机会,希望有机会。

 

她脚步有些摇晃,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落到文咏珊曾吮吻过的颈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