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You Make Me Feel So Young

Work Text:

四十五岁以上的人都属同类,谁会先死都不知。*他们关系的连结首先要缘于时间,其次是机会。时间是一张织网,机会是一块画布,他们被时间切割成千万面,又被机会聚合,得以出现并重现在同一幕布后。

同一聚光灯下的Aaron确实是年轻得多,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要有更多的信心,正好似手机持电量90%的人总比手机持电量仅剩20%的人更为心安。而在他眼里,对方的自信总是多于他的年纪,“我系他影迷”“好fit啊,发gor”,他总是这么感叹道,对方也从容自在地接受了他不吝啬的赞誉。

到了一定年纪的时候,自然就会开始积累,事实上这种积累都是一种残余品,新事物不会再产生,于是年长者像外界的人和镜头一样,在虎视眈眈地观察自己过去留下什么,现在剩下什么,过去的作品,过去的行为,过去的言论,亦或是其他品质,活力?优雅?风度?幽默?智慧?在Aaron看来,他拥有了绝大多数,他虽年青得多,却也历过洗练,本身眼光绝佳,他也乐于反馈前辈以一种双向的凝视,凝视着对方的青春和衰老,其中不乏崇拜和敬畏,像个十足的小fans,因为其代表的符号确实是不可替代、值得尊敬。而年长一方呢?他到底想要什么呢?他萌生出了一种自然流淌的欲情,刚开始是玩味地欣赏对方的年轻的品性,目舐他谨拘的微表情,诸如在访谈中舌尖上跑遍天南海北,在公众场合亲昵地谈涉他的家庭,甚至是津津乐道及赞赏他本人,都极尽了为长的趣味,这不是鞭策也不是非难,也许仅仅是一种凝视而已,凝视着不一样的美丽和青春。

春秋更迭,月圆月缺,人的脸上如同不断翻页的书一般留下了日光和月光的影痕。年青人总是美化一切,中年人总是淡化美丑,只有他们探手掩盖住这种无足轻重的大事,依然落拓不羁,依然迷人优雅,依然故我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