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基友传说】情书日记

Work Text:

“想要看吗?我的日记。”

“诶——?”

亚内斯特停下进食的动作,没握住的刀叉落在瓷碟上发出脆响紧跟着话语打破原本安静的晚餐时间,他抬头,目光凝在对面那人身上。特雷斯依旧保持优雅的姿势将盘里的扒肉切割再送入口中,面容淡定犹如最先说话的人不是他。

“你…刚刚说了什么?”不确定是否属于自己的幻听般,亚内斯特小心翼翼询问。

“我的日记,”特雷斯平放好餐具,一手抽出桌面的纸巾沿着唇线抹了抹,慢条斯理地结束就餐,“亚内斯特不想看吗?”

“……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想看了。再说那不是你的隐私吗怎能随随便便就给别人看?”年轻的剑士显然对这个问题猝不及防,连带呼吸都变得急促,回答更是险些忘记断句。

特雷斯没作声,右手不知打哪儿拿出了日记本,另一只手将面前的餐盘微微推开特地留出一小块空处,然后站起走至亚内斯塔身后,两手从腋下穿过将对方的上半身提起,半举半拖放到自己的座位上。整个过程他都噙着笑,也不意外靠着胸膛的亚内斯特的身体骤然僵硬。

“特特特……特雷斯?你在干嘛!?”被强制塞到对面椅子的亚内斯特耐不住性子冲口就是训斥,几乎立刻就要弹起来用手指着对方的无礼举止。

手掌搭着肩膀往下使力,特雷斯语气中掩不住兴奋:“看日记哦。”

“等等我不是说了我不要……”“我想让你看。”

少年的眼底流露诧异,转过头对上骑士柔和的侧脸。碧绿色的湖面倒映着被年岁眷恋过而泛黄又起皱的牛皮封面,但潜意识里亚内斯特知道他不是在看那本日记。他在看更遥远的、沉默的事物。

“我想让你看。”特雷斯重复了一遍,目光在此时与他交融。

亚内斯特发现自己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只是短短的几个字词,他偏偏能读懂脱口那瞬间空气闪现的伤感。

来自特雷斯的。以及,来自……亚内斯特的。

“那…我就看看吧……”里面应该不会写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吧。尽管口头答应了,但源于某种直觉,亚内斯特的手顿在半空依旧犹豫着要不要翻开,指尖始终没碰到页角——直到有温热的感觉覆上手背,握着他的手指掀开第一页。

 

X月X日 小雪

听说我失忆了。因为受到北边山上洞穴里那头巨龙的攻击而缺失了原有的记忆。父亲跟其他村民都很担心我的情况,但除了要重新记一遍他们的名字以外,并没有太多麻烦。虽说如此,父亲还是执意想要找到能够帮助我复原记忆的人。

…那样的人……真的存在吗?

……

X月X日 小雪

My honey……my angle……他的长剑破开寒冰,他的披风隔断飞雪,没有事物能够阻挡他前行的步伐,哪怕身后有面目狰狞的魔物追赶也依旧从容淡然。我所处的北国村庄是如此的偏僻,但他还是带着南方的风尘步入来途、步入我的心扉。

这一定就是命运的安排,把我们两人的命运红绳交缠。啊……

在蜜月中孕育爱情吧。

……

X月X日 大雪

过去的记忆浮现了,却忘记了失忆时发生的种种,[划掉]真是有趣[划掉]真是糟糕透了!

我差点就失去了honey!

无法想象,honey在听到我将跟他相处的甜蜜过往都忘掉时的模样,一定是欲哭未哭眼眸中如同含着春日融化的雪水而漾着悲伤的波纹……每当想到此处呼吸就会变得困难,心脏像被水蛭紧紧吸附着连跳动都维艰。

但还好…我毫不犹豫便追了上去,他的步伐也不似最初所写的坚定,造就的结果正是我与他的旅途就此展开,一如我们不灭的爱情。

……

X月X日 阴天

蜜月途中因为被不知好歹的魔物打扰,不得不先到森林深处的洋房里休息,红着脸拒绝一起入浴的亚内斯特真是超可爱——明明我们早已经交换了相爱的誓约却还是这般羞涩,难道说仅仅停留在口头上还不够?

还是赶快从这个阴森的地方离开吧,虽然被亚内斯特依赖的感觉很棒,那副害怕又逞强的模样也很迷人,不过我还是最喜欢看到他的笑脸了。如同晨曦散落的暖乎乎的笑。

……

X月X日

这应该是在这里写的最后一篇日记了。受到噩梦的影响,亚内斯特近一年来的记忆统统被消除了,跟我在一起的、所有记忆都……

冬天真冷啊,明明自己的故乡就是在极北的雪国,明明应该习惯现在的温度,却还是忍不住感叹。过了这个冬天,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尽管一点都不想离开他,可要是醒来后发现身边突然多出了个陌生人,任谁都会很头疼的吧;而且去圣都的路途又非常遥远。所以亚内斯特,对不起。

即使逃脱噩梦的此刻的你不可能知道,但我啊,也依旧——

 

“请你爱上我,亚内斯特。”

金发骑士低声请愿,温软的唇瓣蹭着少年的腮边将滑落的泪水一一吻去,纵使亚内斯特无法看到他的眼睛,凭着初见时的印象仍能把内里的哀伤描绘。

他们已经将日记里出现过的地点全部走过,共同领会过四季的奥妙,几度冬去秋来旅行也即将迈入第五个年头,面对如此温柔深情的圣骑士,他并没有拒绝的自信。

可要他开口说接受,又会觉得莫名别扭。

特雷斯突然感觉手臂有重量压上来,看上去软软的棕发枕着肩胛处的银甲,他讶异,尚未来得及发声,原本握着少年手腕的手指间已被嵌入同样灼热的部位。

少年的嗓音含糊不清,手上却微微使力将他的指节缠得更紧。怔愣之后,特雷斯亦不像平时般进行言语骚扰,只是把怀抱收窄了,神情幸福得像是抱着全世界。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