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猩幻】迷案定情(不是!)

Work Text:

天子寿辰一纸令书,那戍边的将军就顶着边塞的风沙苦行半月,抵至皇城。
城外一路风餐的兵将寥落狼狈,城内人群熙攘,歌舞升平。
隔着城门,如隔着天堑。
将军只想着戈壁黄沙,想着因饥饿夜啼的小儿,想着硬如冷石的馍馍。却也无悲无喜,但觉恍然。
拜过圣人,见过爹娘,安顿好将士,小将军回到府中生生睡满三日。
再醒来,他开始不适。
不适于缎被软塌,不适于锦绣华服,不适于玉盘珍羞,不适于烟柳画桥,风烟翠幕。
美目盼兮巧笑嫣然的女子他的脑中替换为出入无完裙的新妇,凤吟鸾吹,余音绕梁的曲调在他脑中衔续上响彻碧霄的战歌。
边塞八年重新锻制了他的皮他的肉他的骨,而幼时在这将军府内生活的十余年却像是前世。
追逐玩闹的孩童撞上茫然立在闹市的他,他便趔趄了一步。再停住步子,面前茶楼的幌子摆动着,正缓缓落下。
他无处可去,便捻了捻钱囊,索性踏上了木梯。
点了一杯便宜的茶水,坐在角落。他看着远处像山水画中人一般大小的船夫,在说书人词句的间歇中隐约听见两句号子。
这段书似乎刚开始,讲的是近日皇都失窃的悬案。他心不在焉地听了一会儿才发现那悬案就发生在户部侍郎府上。
他转过视线来,却因为角度不得见那先生的面容模样,只见那青色广袖上一尾锦鲤。
悬案也算不得悬案。尽管皇都街头巷尾盛传侍郎府中失窃,那侍郎却偏称府中没丢东西。
不知怎的,他又想起边塞,想起黄沙之下某个愁苦老者的脸。
.
他在那户部侍郎府外被擒住时才想通之间的一些关节。
恐怕户部侍郎不是府中未遭窃,而是那被窃走的物什不能明言。
他的反制还未成行,身后人又加了几分力压实了他。被反拧的关节突然一疼,咬着的牙里便漏出他的一声呼。
小将军丢了人,目眦尽裂就要拼命。未及转头,余光便瞥见颈旁落下的青色袖子。
夜色之中,袖上那尾锦鲤在不知何处而来的烛光下熠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