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雪落下的聲音

Work Text:

BGM:雪落下的聲音
*內含歌詞

“輕輕,落在我掌心。靜靜,在掌中結冰。
相逢,是前世註定。 痛並,把快樂嘗盡。”

在富察容音轉身對她嫣然一笑的剎那,時間彷彿靜止了。
片片雪花掉落在兩人之間,落在替皇后遮雪的傘面,落在魏瓔珞的衣襟和四肢還有髮間。
「瓔珞,外面冷,怎麼不進屋內?」
那人依舊是那副關懷的神色,恍然間,似乎看見了自己的阿姐,溫和有耐心的照料這她。
「娘娘,您不也站在外頭麼。」
「魏瓔珞妳膽子大了?竟敢管本宮?」
皇后走到她面前,奶凶的語氣完全沒有威嚴可言,她溫柔的牽起她的手,一瞬間,傘下成了兩人的小世界,替兩人遮去外頭紛擾。
「跟本宮一同進屋罷。」
從魏瓔珞見到這名女子的那刻,她就知道她逃不掉了。
而她也不想逃掉。

-

“明明,話那麼寒心 。假裝,那只是叮嚀。
淚盡,也不能相信。此生,如紙般薄命。”

一字一句的叮嚀,她魏瓔珞謹記在心。
雖然在外人看來,她是失了皇后的恩寵,但她自己知道,是她溫柔的主子,一如既往的用盡自己的力量去保護她,以辛者庫的懲罰使她免於一死。

「因為,她是我的希望。」
皇后面對皇上的質問,眼眶盈著淚水,卻像是想起什麼美好的事物般悄聲勾起嘴角,輕聲開口說出令大清的王覺得不可思議的一句話。
「妳堂堂大清皇后,竟然將一名宮女視為希望?」
是啊,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她是皇后,她得時時刻刻記著,自己先為一位皇后,後為一個女人。她看著魏瓔珞,就像是從前的自己,那麼自由、那麼不墨守成規。可她徹徹底底的被困在紫禁城裡,一輩子離不開。

不久,魏瓔珞回到長春宮,而皇后也在幾個月後有了喜。
十個月飛速而去,七阿哥平安誕下。
「瓔珞,孩子生下來了,大家都在笑,為什麼只有妳在哭?」
「謝謝您還活著。」
皇后釋然一笑,兩人的雙手交握著,為這短暫的和平和幸福而欣慰。
卻沒想到,事情總不如人意。

魏瓔珞出宮探望父親,後宮妃子趁皇后不備,買通太監使七阿哥所居住的暖閣走水,熊熊大火間,一條皇子的性命葬於其中,皇后悲痛萬分。
壓倒最後一根稻草的則是弟弟妻子的荒唐行徑,在悲傷、無助、絕望交織之下,富察容音一身素衣,在寂靜的夜裡想以無聲的離去對這世界抗議且諸訴世道的不公。
她只想當富察容音。
「我容音這一生,沒有做過一件壞事。為什麼會落到如此地步?」
「對不起,瓔珞,等不到妳回宮了。」
她留下兩行淚,直到最後,她誰都不想,誰都不欠。
唯獨魏瓔珞,她始終放不下心。
「娘娘!」耳邊環繞著那人的清脆聲音,彷彿她就站在自己身後。
如果可以,還真想再聽到一次啊。

「娘娘。」
比想像中略微低沉、略微沙啞的聲線在背後響起,皇后顫抖著轉過身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瓔珞,我……」她緊張到連自稱都忘了用。
「娘娘,您請記住,在奴才心裡,您先身為一個女人,才為一個皇后,您可以做自己,不需要偽裝成大清賢后。」
富察容音在她語音落下的那一刻,徹底潰堤,她第一次不守規矩、在外頭不顧皇后身份的抱住對方。
她以為嘗盡世間所有,見證人生百態,逐漸冰冷的心一點一滴墜入黑暗,徒留絕望。
可她忘了,自己的身邊還有一道光,一個希望。
她的瓔珞……她拼上一切也要保護的瓔珞。

「娘娘,這裡風大易受涼,奴才扶您回宮。」魏瓔珞道,她回抱住富察容音,雙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背。
「不要離開奴才,好不好?」她的聲音不知不覺間竟也染上了哭腔。
「本宮答應妳。」
皇后像是了然了什麼,勾起那魏瓔珞專屬的寵溺笑容,伸出柔荑輕拍她的頭,無奈嘆氣。
「妳啊。」
怎麼就讓我對這世界有了牽掛呢。

-

“我慢慢地聽,雪落下的聲音,閉著眼睛幻想它不會停。
你沒辦法靠近,絕不是太薄情,只是貪戀窗外好風景。
我慢慢地品,雪落下的聲音,彷彿是你貼著我叫卿卿。
睜開了眼睛,漫天的雪無情,誰來賠這一生好光景?”

「所以本宮認為,先皇后啊,就是個實打實的騙子。」
令皇貴妃苦笑,她正坐在椅上和侍於一旁的珍珠話家常。
「可娘娘,外人都道先皇后賢慧端莊,舉止得體,溫柔……」
「那是她做『皇后』的時候。」

她在我眼裡,只是富察容音。
容音,妳該瞧瞧外頭的雪景,多麼平和安詳。
那雪落下的聲音,彷彿是妳貼著我叫卿卿。

令皇貴妃閉起雙眼,在回憶中彷彿能看到那年,先皇后打著傘,站在她面前含笑望向她。
她不想再睜開眼,因為一睜開,那抹帶有茉莉香的笑容又會消失殆盡,一切又歸於無。
可是妳的離開,會不會是我的罪有應得?
容音,我有錯,而且錯得離譜。
我用了一生來向妳賠罪,替妳報了仇。
這輩子我沒能守好妳,下輩子,我會繼續守著。

「我喜歡妳,富察容音。」
對不起,我很膽小,陰陽兩隔後,我才敢承認自己是愛妳的。
下輩子若是去見妳,我一定會用跑的。
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