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海風/令后隨筆(1)

Work Text:

*段落之間不連貫

1.

「只要妳在風裡,我就能擁抱妳。」
那時候秦嵐對她這麼說,吳謹言先是一驚,打量她好些時間,才嘟囔著說秦嵐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文青了,後者瞟她一眼,怒道難道我就不能文青一下嗎,吳謹言連忙點頭稱是,對對對姐姐妳說的都對,兩人就這樣在客廳打鬧起來,她也就沒把這件事當一回事。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吳謹言才知道那句話的意思。

春天溫暖的風,像極了秦嵐在她低落時,給予的最溫暖的擁抱。
可是,那個人,回不來了。

「風和你無關,與海已過境,海風正好,正好等你。」
吳謹言的微博這麼寫著。
他人以為她只是一如往常的,是那個敏感又單純的文藝女青年,可她自己知道,海風會等人,但她再也等不到秦嵐了。

姐姐,是妳,請風來等我嗎?

2.

自富察皇后跳下去的那一刻,她打破作為皇后的枷鎖,成了只做自己的富察容音。
可她忘了一件事。
縱使自己留下遺書讓魏瓔珞出宮,可那膽大包天的怎麼可能會從了她?

所以,那個懟天懟地、一心護著自己主子的魏瓔珞,仍然像在長春宮一樣的不聽話,成了皇上的嬪妃,就為了替她的皇后娘娘報仇。
一步、一步,她學會忍讓,學會等到自己足夠強大,等到天時地利人和。
她捨去自由,換上溫柔;捨去鋒芒,換上偽裝;捨去尖刺,換上仁慈。

魏瓔珞現在是令皇貴妃了,是大清後宮裡頭掌握六宮、最有權勢的女人,擁有無上寵愛和權力。
她拿回了原本屬於富察皇后的東西,成功報了仇。
是了,她會用一生來回答皇上對她的愛,因為先皇后肯定會這麼做的,她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完成主子沒能完成的事,來報答皇后對她的恩深似海。
那些教導、那些勸告,她聽了。
因此,她成了第二個困守紫禁城的富察皇后。
可是富察容音從今以後,只是富察容音。
只是做自己的,富察容音。

3.

人說「秦嵐一滴淚,天上一顆星」,吳謹言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這句話的真實性。
她們不會吵架,因為秦嵐只要望著她,淚水一盈滿眼眶,吳謹言就會恨不得立刻將她抱個滿懷,就地繳械投降,如果秦嵐這次想要天上那一輪明月,她也會毫不猶豫的替她的愛人摘下。

妳問吳謹言,那這樣還得了?
她一定會回答說,沒辦法,自己的女朋友還能怎麼辦,寵著唄。
空氣裡瀰漫著戀愛的酸臭味,她卻渾然不覺。
切,有女朋友了不起喔。
「山風姐姐就是了不起。」
行,妳說的都對……
有女朋友,特別是秦嵐這種,還真的了不起。

4.

她們各自負重前行,然後在幾個交會口噓寒問暖,接著再度拉開距離,毅然決然邁向自己道路的終點。
彼此心底卻都在盤算著,要怎麼做才能在下一個交點留住對方久一點。
於是自然而然的,交點慢慢變多,兩人能遇到的次數和時間越來越多。

吳謹言會在看到她時,嘴裡喊著山風姐姐我好想妳,然後撲向她的懷裡;秦嵐會在看到自家小猴兒時寵溺一笑,將飛奔而來的女孩牢牢接住。
漸漸的,兩條道路重合,最後,兩人並肩而行走在同一條道路上,一路上有說有笑,走向她們共同的終點,同時也是新的起點。
她們會在某個時刻虔誠的交換戒指,互道一聲我愛妳。
是的,她們將會這樣平靜而長久地一直走下去。

5.

「娘娘,進了辛者庫後我才知道,原來相愛的人總是那麼相似。」
情深如往常,台下驚呼一片,這可是正主認證啊,看來,令后是真的。
那海風呢?
可未等眾人細想,導演便對台上比了個剪刀,示意這段要剪掉重錄。

「原來相知的人總是這麼相似。」吳謹言最後是這麼說的。
她們,真的只是前後輩,只是好朋友,只是知己而已嗎?

「瓔珞和我很相愛。」「我和皇后娘娘是真愛。」「我和皇后的愛,欸不是是感情……」「我們都沒有愛過皇上。」
也許,是把自己套入戲裡的角色,演得十分上癮,演到無法抽身,陷入那出不了戲的泥沼裡
可是,她們自甘墮入,縱然萬劫不復。
你看,她們相互吸引著彼此,是多麼的相似。
多麼的相愛相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