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青志】棒球训练

Work Text:

“虽然是老师,却长着这样好色的奶头呢。”

 

被说这话的时候,青志正趴在赤岩的腿间为他口交,因此虽然眼角渗出了泪水,却因为嘴里被性器粗暴地顶着,而丧失了辩解的机会。

 

起先还分的清,好像有赤岩和白尾他们几个在,但后来人越来越多,青志一抬头全是青春期男生们赤裸的双腿和勃发的阴茎,已经完全没有思考能力去分辨谁是谁了,只勉强能知道正在被几双手玩弄,认得出赤岩,也是因为常常被这样“照顾”的原因。

 

不知何时内裤也被扒了下来。之前男生们还只是隔着布料嘲笑着抚摸,自从某位控制不住的学生射在青志的内裤上以后,好几条肉棒顶过来冲着那条凹陷的缝隙摩擦,青志含着别人的阴茎嘤嘤呜呜着流下口水,被问“内裤脏掉了怎么办”的时候,又被说什么,“干脆塞到老师嘴里吧”,“不行哟,青志老师的嘴可是属于大家的”,这样的话。

 

听到这样的讨论,赤岩倒是非常大方地让出了青志的嘴巴,但这时正是内裤被扒下来的那时候。很快青志赤裸着屁股被人抱起来,又被按在男生勃勃跳动的阴茎上,这位男生非常惊奇地叫出来,把青志的双腿搬开给大家看,那里还算是个只有少数人光顾过的秘密,因此大部分人都配合地“呜哦——”一声,便有胆大的过来用手指插进去,青志的穴口湿润着,瞬间收缩了。

 

“别,别进来...”,声音都变哑了,一定是因为口交太多的关系吧!

 

学生们却不理会青志的声音,实话说,哭包老师能有什么威严呢?自从盖着帽子悄悄哭泣的青志被学生发现以后,这种境地就再也逃不开了。

 

“还是粉色,但是青志老师不是第一次了吧?”

 

“第一次是和谷内田教练吗?”

 

“那个人的话,这里一定被干得非常猛吧!”

 

“说不定会翻出来?”

 

“带着精液吗?”

 

青志被语言凌辱着,一边又被人掐住奶头,抚弄着腰上的软肉。脖子被人亲着,嘴巴被人舔着,软软的性器也被人用脚揉弄,可是身下的小洞却只有一个。学生们都想把他弄得哭出来,终于所有人围成一圈,像是比赛前的训话那样,只不过应该站在中间的教练却瘫坐在地上,无力地靠在他们的腿间喘息,只剩下衬衫可怜巴巴地挂在背上。男生们很快商量好了,好几根滚烫的阴茎打在青志的脸上,神志不清的时候,手上被塞了计时器。

 

“这是练习,青志老师要记得为我们计时哦。”

 

随着这句话,阴茎不分青红皂白地,再次塞进来了。

 

嘴巴被撑大,后脑被人摁住,一股脑地配合着进出。一时青志连呼吸都困难,他努力仰着头,想睁开眼睛,泪水却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连正在使用着自己的人是谁都看不清,可是作为教练的反射,却仍然按下了计时器。

 

“才三分钟吗?好逊。”

 

“喂,接下来该谁了?”

 

“一个接一个,太慢了吧,干脆我们一起上,教练说过的吧,棒球是大家的运动。”

 

“说起来,青志老师下面也很寂寞吧...”

 

“干脆用球棒先占着...老师的那里湿乎乎的,先塞点东西比较好吧。”

 

明明身为老师,却被人用名字称呼着,青志再次被谁抱了起来,他忍不住呜咽着呻吟,小穴被人随便用手指抽插了几下,便强迫着塞入了木制的球棒。

 

粉红的肉穴紧紧吸着。

 

“很合适呢!”

 

青志被男生们这样赞扬着,很快几根阴茎便一起来了眼前,把他的嘴巴塞得满满当当,软软的脸颊也被嘴里的肉棒撑出一个个鼓包,以往牙尖嘴利的优等生老师,被肉棒塞满嘴巴,变得只会流口水而说不出话,这景象也很罕见吧?青志的后面也没有失去照顾,被调皮的学生拿着球棒一直来回地捅着,很快前面也射了出来。

 

没人还记得计时的约定,不知何时青志的小穴里已经塞入了学生的肉棒,正呼哧呼哧地起劲干着,青志几番忍不住想要并拢着颤抖的双腿,都被两边的学生制止了。他们还玩起了猜猜我是谁的游戏,如果青志不能够根据肉棒的形状说出是谁正在操着他,又是谁刚刚才在他嘴里射精的话,前面的性器就会被学生们惩罚。他们立志要在青志的屁股里面射很多出来,很多是多少,至少要占满一个棒球的体量吧。可是如果青志的身体装得下棒球的话,那不是也可以容纳两根阴茎吗?于是兴致勃勃的学生们做起了实验,尽管青志偶尔会发出哭求的声音,可是食髓知味的男生们很快就会连他的嘴巴也占满。

 

这天的晚上,青志没有回家。

 

毕竟,谁能拒绝去照顾,一个被做到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的青志老师呢?

 

棒球社的每一位成员,可是都有一颗,想要加练的心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