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estiny

Work Text:


Part 1

“雷斯林,我们又见面了。”黑暗之后冰冷的声音在无底深渊的血红色荒漠中回响。

“吾后。”

“你向我行礼?”冰冷的声音中透出一丝玩味,“我的小男孩,看在你为我打开了大门的份上,我赐予你最后一次机会。臣服于我,我就会在王座边赐予你一席之地,今后你就是我的影子,全世界的生灵都将在你面前畏缩。”

“吾后……”

“怎么?你摇头了。”

一丝扭曲的笑容出现在雷斯林嘴角,最终扩散为歇斯底里的大笑。

“我的黑暗陛下,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追求微薄的赏赐,我进入深渊是为了让天堂臣服于我。我布下这场棋局,费尽心思获得了钥匙和利剑,利用神眷之女的骄傲和野心将她诱惑到我的阵营。现在她承受了本该加诸于我身上的一切伤害,现在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的是她而不是我。”雷斯林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我的女王,在这盘棋没有决出胜负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塔克西丝在雷斯林面前显形,黑衣的女神高居于王座之上。

“雷斯林,”黑暗之后的语气中透着威压,“你孤身一人,而在你面前的是吾辈全部的黑暗力量。所以,在你还没有把我惹怒之前,回去找那个牧师,我会赐予你们平静的死亡。否则……”冰冷轻柔的声音如同毒蛇一般跳着死亡之舞缠上颈项,“我会让你在无底深渊的每一天都生不如死,你会哭喊着祈求死亡的仁慈降临。”

“吾后,”雷斯林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讽刺,“我已经见识到了你的所有手段,童年的阴影,少年的噩梦,对于自我的怀疑,火之试炼。这些手段不仅没有杀死我,反而认清了自己的力量。你的武器,从始至终,就只有恐惧而已。”

“我的小男孩,你太天真了。”女神的面容上绽开一个妖娆的笑容。“既然你的恐惧无法打败你,那么……他呢?”

一个身影出现在黑暗之后的王座边,白色的旧衬衫外套着黑色带兜帽的背心外套,漆黑蓬乱的头发,消瘦的面颊略显苍白,灰绿色的眼睛中透着恐惧和茫然。

雷斯林的心跳似乎猛的停滞了,喉咙里好像梗着石块一般。

“谁能想到,雷斯林马哲理,吾辈最强大的黑袍法师,其名能让所有所有法师为之颤抖,他灵魂最深处藏着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诗人。”黑暗之后欣赏着雷斯林脸上变幻的表情。

“他已经死了。”雷斯林冷冷的说,“吾后,这是你我之间的棋局,与他无关。”

“我很好奇他是怎么死的。”

“吾后,关于他的死亡,你比我更清楚。”冰冷的声音里毫无感情。

“雷斯林,他的死亡是你导致的。是你出于私心救了他,是你让他和你呆在一起,是你把他带进了大法师之塔。”毒蛇发出了致命的温柔低语。

“你我都清楚,我一直把龙珠藏在大法师之塔最阴暗的角落,在他不可能踏入的角落里。为什么,为什么龙珠会突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的实验室,然后催眠了他,把他拉入永恒的噩梦。”雷斯林的声音里有一丝扭曲,“吾后,你的报复心一向很重,因为他的影响,让你的计划满盘皆输,我早该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亲手终结了他的痛苦,现在他的灵魂与吉立安同在,而他的骨灰飘散在他最爱的夜空,他终于自由了,再也不会受到神明的左右。”雷斯林的声音出现了一道裂痕,细长的手指死死握住法杖,指节发白。

“难道你不想要他的陪伴吗?”毒蛇温柔的耳语,“你曾经试着创造生命,召唤来自亡者世界的生灵。”

“我失败了,所以我不再希冀,我找到了消除痛苦的方法。”

黑暗之后笑了起来,“我的小法师,你可真是让人惊讶,居然用魔法封闭了自己的心吗?”

“我不再需要爱了。”雷斯林望着小诗人的幻影。“爱带来的痛苦只会吞噬理智,在心上撕出一道又一道伤痕。爱对我来说只是阻碍,是弱点,是缺陷。”

“难道这不是老调重弹吗?你只是在重复我的话语罢了。这一切都太无趣了,不如让我们来看一场戏。”黑暗之后抬起了手。

无底深渊血红色的景象融化在一片混沌的白光中,无色的光像旋风一般在混沌的白色中流转,最终定格为一片片景象。

“我叫塞尔吉奥,不过我的朋友们都叫我萨沙,你叫什么?”受伤的小诗人用那双充满信任的绿眼睛看着他,伸出了手。

“你们法师到底在袍子底下穿了什么……”小诗人一脸别扭的扯着身上宽松的黑袍。

睡着的小诗人像一只黑猫一样蜷缩在雷斯林身边,不服帖的黑发睡得很凌乱,手紧紧拽着雷斯林的黑袍,在睡梦中蹙着眉,呢喃着什么。

闪着奇异光芒的绿色眼睛越靠越近,一个吻在灵魂中炸开了五色的光。

索林纳瑞的月光下,银色的美丽幻影在小诗人身上浮现。

“不管你选择怎么做,我都会随你同去。”小诗人搂着雷斯林,鼻尖埋在他的颈窝喃喃道。

“雷斯林!”小诗人从塔楼上跑下来,头发蓬乱的支棱着,脸上蹭着一块不知道在哪个房间沾上的灰,“快来看我找到了什么,来自大灾变前的诗集诶!你们法师居然还会收集诗集!”

实验室里的炉火燃烧着,不时发出木柴断裂的噼啪声,小诗人趴在壁炉边的厚地毯上,对着面前摊开的笔记本,皱着眉咬着一根皱巴巴的羽毛笔。雷斯林的药草茶在旁边的圆桌上冒着热气。

第一次喝到奎灵那斯提的精灵葡萄酒的小诗人不小心喝大了,迷迷糊糊的趴在雷斯林的肩膀上傻兮兮的笑着,迷离的绿色的眼睛里闪着光彩,好像世界上最璀璨的宝石。

小诗人的手贴在散发出混沌光芒的玻璃球上,眼睛里笼罩的厚厚的迷雾,不停地发出无声的尖叫,脸上惊恐绝望的表情能让世间最冷酷的人为之动容。

生命的光芒从灰绿色的眼睛中消失,苍白面颊上的恐惧变为空洞……

“不!”雷斯林的尖叫声划破无底深渊的死寂,幻象在瞬间破碎。雷斯林倚靠在玛济斯法杖上喘息着,感觉胸口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出现了裂痕。

“我的小男孩,”黑暗之后戏谑的说,“命运难道不是世间最美妙的戏剧吗?”

“吾后,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吗?爱?”

“哦不,这场戏才刚刚开始呢。”塔克西丝妩媚的笑了。“我想你应该认得这个。”

“现世逝时之球……”雷斯林喃喃道,“是我为阿斯特纽斯做的……”

“可以看到现世发生的一切,不管是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黑暗之后满意的说。“然而连你这个制作者也不知道,只需要再施加一层咒语,当然,是非常强大的咒语,它就能瞥到未来的一角。不过,只是无数可能的未来中的一种。”

“我不会因为未来已经注定就放弃的,在萨曼要塞的时候,我也以为我会沿着费斯坦但提勒斯那已经注定的命运,死于那场爆炸,然而我的力量比他更强,所以我成功了……”

“雷斯林,你太没有想象力了。”致命的笑容浮现在黑暗之后的嘴角。“我要展示给你的这段未来与你无关……”

雷斯林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水晶球中飞逝的画面。白衣白发的魔法师,脸色苍白的黑发凌乱的年轻人。魔法师管年轻人叫Sasha,年轻人管魔法师叫Yar。

他看着他们在不同的时空中旅行,从一场又一场的冒险中逃脱,精疲力竭,却又很快的投入下一场不靠谱的冒险。

他看到两人脸上像阳光一样耀眼的笑容,冰蓝色和灰绿色的眼眸中满是暖意。

他看到十指相扣的双手,夜晚炉火映照下紧紧相拥的身影,轻柔而又绵长的吻。

所有那些他已经永远失去了的温暖。

他看到纯白世界里的冰雪国王,黑袍的死神,看到覆盖了一整个星球的大图书馆,和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那里的阿斯特纽斯。他看到出现在无底深渊的魔法师和等待了三百年的黑发年轻人,他看到他们的毁灭、陨落与救赎……

他恍惚的伸出手,试图触摸那两张无比熟悉的面容,与他和小诗人一模一样的面容。

水晶球冰冷的质感把雷斯林拉回现实,雷斯林猛的缩回手,藏在黑袍的袖子里,指甲刺入手心。

“难道这不够精彩吗?”黑暗之后的声音如同母亲轻柔的摇篮曲,“世界就是一个舞台,每个人都是舞台上的演员,来来往往,川流不息。谁能想到在不同的剧本中会出现一模一样的演员呢?”

雷斯林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这只是无数未来中的一种可能,就算这样的未来真的会发生,那又怎样,他们的人生与我又有什么干系?何况我根本不知道现世逝时之球能预测未来,这也许根本就是一个幻术。”

“这个故事一定会上演,”黑暗之后的手拂过水晶球,“因为它已经开场了。”

水晶球中现世的影像投射在空中,在雷斯林眼前飘浮着。

黑发的年轻人瘫倒在尸体旁的血泊中,白色的衬衫沾满了血迹。他剧烈的颤抖着,灰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却又闪着一丝决绝。

“萨沙……”埋藏在灵魂深处的名字终于脱口而出,雷斯林伸出颤抖的手试图触摸幻像的脸颊。

手指触碰到幻像的一刹,他看到了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

在故乡的废墟上,两个年轻人立下永不相弃的誓言,启程寻找创造完美世界的方法。

纯白色的冰雪世界里,黑发的年轻人半跪在魔法师面前:“我只求你记住我,记住我曾经的样子。我不害怕死亡,只害怕被人遗忘……”

面对日益冷漠的魔法师,黑发的年轻人藏起所有的痛苦,希望可以用时间唤回他的爱……

心脏处好似有坚冰破碎的声音,已经消失很久的、熟悉的疼痛刺入雷斯林的灵魂。他猛地抽回手,幻影如同薄雾一般消散。

“一个月前我的黑龙发现了他。”塔克西丝的表情带着几分玩味,“现在他和黑龙们在一起,他想要获得龙族的寿命,他似乎在等一个人……”

“纵使有相同的面貌,相同的声音,相同的名字,他也不是我的萨沙……”雷斯林的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颤抖,“吾后,这步棋你走错了,我帮不了他,也不会帮他。”

“如果你坚持要完成这盘棋局,”塔克西丝的脸上挂着迷人的致命微笑。“所有这些救赎都不会发生,而他……”她看了一眼水晶球中那个因绝望而颤抖的身影,“他会首先毁灭于你挑起的这场战争。如果你臣服于我,把这个世界献给我,我可以借给你力量,让你挽救他的灵魂。”

雷斯林嘲讽的摇了摇头:“吾后,你没有能挽救他的力量,爱并非由神明创造,你没法让一个已经扔掉了自己的心的人重新爱上他。

“但是你可以挽救另外两个灵魂……”萨沙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雷斯林沉默的转过身,看向时空大门的方向。

“怎么,你还不低头吗?我的小男孩,在这场战争中你没有丝毫胜算。”

“吾后,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你了。”


Part 2

雷斯林在死亡的荒漠中蹒跚前行,艰难的一步步向着时空大门的方向前进。

黑暗之后派出了全部爪牙阻拦他,在这场战斗中,令人目眩的闪电贯穿无底深渊血红色的天空,烈火在大地上蔓延燃烧,吞没那些黑暗生物的身躯。

现在雷斯林的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浸湿了黑袍,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疼痛。他将全身的重量倚在法杖上,努力调整着呼吸,保存自己剩余的生命力。

虽然从理论上说,在无底深渊中,只要在脑海中想着想去的地点,就可以快速到达,然而雷斯林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在这片荒漠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几里路。不过好在,他已经很接近了,雷斯林已经可以看到不远处大门发出的光芒。

一个身影出现在大门前。

“卡拉蒙……”雷斯林突然感觉自己再也没有迈出下一步的力气了。他默默的看了看卡拉蒙的表情和他手中的剑。“你是来杀我的吗?”

卡拉蒙向前一步,努力掩盖声音中的波动:“雷斯林,我不能让你走出时空大门,你带来的战争会把整个世界引向毁灭……”

“恭喜你,哥哥,你不用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了。”雷斯林平静地说。“我已经改变了我的决定,你带着克丽珊娜离开这里,我会封上时空大门。她已经为自己的骄傲和野心付出了代价,没必要再留在这里受折磨。”

“雷斯林,你以为我还会这么容易就被你骗过吗?”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迟钝。”雷斯林轻叹一声,“卡拉蒙,看着我,用你的心去看。”

卡拉蒙皱着眉沉默了半晌。“你对自己施加的咒语……解开了?”讶异的神色出现在他脸上,“你不是说没有魔法可以解开这个咒语吗?”

“的确,”雷斯林柔声说,“但是有些东西比魔法更强大。”

“可是……”卡拉蒙的脸上满是纠结,“达拉马说……只要有一个人通过时空大门离开了无底深渊,塔克西丝就能紧随其后进入现世。”

“而我会抵挡她……在这里她没法折磨我,因为封上大门的代价将会是我的生命。”

卡拉蒙的表情就好像看到雷斯林在试炼中烧死了他的幻像一样。在无言的对视中,双胞胎间的默契传递了一切无法用话语言说的情绪。

“那么…永别了……”卡拉蒙的声音里像堵了一块石头,“弟弟……”

卡拉蒙抱起克丽珊娜转过身。

“卡拉蒙,”雷斯林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在我的图书室里有一本关于无底深渊的书,里面记录着我对无底深渊的所有了解,达拉马知道它放在哪里。”雷斯林顿了顿,“这是我最后一次请你帮忙,帮我把它交给阿斯特纽斯,百年后会有两个人需要它……”

雷斯林倚在法杖上转过身,看着远处裹挟着死亡的阴影呼啸而来的黑色双翼。

他握紧手中的法杖,集中全部精力念出了最后一个咒语。

玛济斯法杖发出了纯净的白色光线,渐渐盖过了近在咫尺的黑暗,万色返空龙愤怒的尖啸划破无底深渊的苍穹。

死亡并没有同他从前所感受过的那样带来恐惧、疼痛或歇斯底里。雷斯林知道,萨沙正在亡者的国度等着他。

而死亡,不过是另一场冒险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