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狂林】单人床

Work Text:

* 狂林,阿十八,和《宴之支度》是同一系列

-
作为夜行动物,成田的生物钟和绝大多数普通工薪族的作息颠倒,其中就包括他现阶段的同居者小林——同居的缘由说起来有些复杂,在此不作赘述。而在同居以前,两人之间说不上亲昵的炮友关系居然断断续续维持了一年有余,这对成田来说也不失为一桩稀奇事。
有关小林此人在做爱以外的其他方面,成田直到最近才刚刚开始了解。讲来这家伙居然是女校高中的数学老师,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若是单从思维的跳跃程度来看,小林好像的确和女子高中生有相通之处,遗憾的是成田并无途径确知他在学校是怎样的表现,多少有些可惜。
要论相貌,小林确实长了一张讨人喜欢的脸,是无论男女都会承认英俊的类型,笑起来有些许轻浮,面无表情的时候则更显性感,自己似乎也是被那样的气质吸引所以向他搭了话。而具体论及这段孽缘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景又是在哪里开始,那就完全记不清了。
只记得两人坦诚相见时,成田发现小林的身材和脸蛋一样令人满意——后者伏在他腿间垂眼吮吸性器的模样更是让他忍不住吹口哨的绝景。
成田也的确吹了口哨,并且收获了带着鄙夷的瞪视。被口腔包裹的器官因而变得更硬,直直抵在小林的喉咙口,引得他一阵呛咳。成田没给他留下中场休息的时间,抓住他的头发更加放肆地在他嘴里抽插,直到他眼角渗出生理性泪水才依依不舍地泄在对方口中。
小林嫌恶地皱起眉,伸手在床头寻找抽纸,迫不及待想把嘴里的精液吐掉。成田则抬起他的下巴迫使他将那些东西吞下去,溢出嘴角的部分被成田的手指掬起又填回他嘴里。恶劣的男人用兼具撒娇和威吓的语调说不准浪费,被命令的一方则缓缓闭上了眼睛。
被浊液弄脏的手指抚过眉心,继而顺着眉骨划到眼角。或许是他不情不愿吞咽精液的样子实在过于诱惑,成田忽然想要吻他,亲吻最终落在眼角的泪痣,不知道那里是不是被太多人吻过,他略显不耐烦地躲开了。
亲吻转而光临嘴唇,带着讨好舔上他的齿间。兴许是过于得意忘形,成田被不轻不重地咬了舌头,加害者的舌尖旋即缠上,像是欲迎还拒的诡计。
爱抚乳头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于是成田干脆开口问小林哪里敏感。小林没多犹豫,直接张腿在他腰侧蹭了蹭。亲吻顺势落到肚脐,一路向下蜿蜒至会阴——偏偏绕过了关键部位。小林出言抱怨,声音却在穴口被舔舐的时候变了调,他混乱地想要推拒,继而被按住腿根舔到更深。单是这种程度的爱抚都足以让他爽到快要到达顶峰,他如同搁浅般奄奄喘息,随后就被男人的性器贯穿,一点一点引向高潮。
成田不得不承认,小林被操到高潮时的表情是让人想要拍照留念的程度,不知道本人看了之后会作何感想。
小林的感想暂时按下不表,成田的感想倒已经很诚实地体现在了生理反应上。可惜成田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三点,性幻想的对象早已入睡,无法回应他的求欢。
不过在睡着的状态下做爱好像别有一番趣味。想到这里,成田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念头,索性脱光衣服钻进男人的被子里。在寒冷空气中浸泡已久的皮肤贴上了被窝里温暖的身体。小林似乎是觉得不舒服,往床的边缘躲了躲,然而单人床没给他留下多少逃跑的空间,他很快又被成田揽回怀里。
成田将双手环绕到他胸前拨弄凸起的两点,本来不甚敏感的部位在孜孜不倦的开发下也变得愈发脆弱,没碰几下就在他指间充血挺立。好不容易有这么长时间和同一个对象做爱的机会——虽说并非成田的本意——姑且还是按照他的喜好来调教比较好。睡梦中的男人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呻吟,松垮的睡裤被褪到膝下,手指顺势钻入腿间撩拨沉睡的性器。
成田吻上小林的后颈,由于长期借宿的缘故,两人现在闻起来是相似的味道。超市折价促销的洗发水总带着莫名廉价的甜味,他并不讨厌。小林背靠在他的怀里,不怎么自在地扭动了几下,被咬住后颈时又乖乖任人鱼肉,不知是否为本能使然。
成田挺动腰身,将自己勃起的性器顶在小林股间。在不弄醒小林的情况下直接插入好像有点困难,成田尝试了几次都未能如愿,只得退而求其次用他紧闭的腿间满足自己。成田一边吻他的肩膀一边在他股间来回蹭动,顶端随着深浅的抽插不时碰到对方的囊袋和欲望,软绵绵的触感也让他觉得十分新奇,忍不住一再逗弄。
成田射在小林腿间时后者仍旧睡得很沉,浑然不觉自己被人猥亵的事实。没能得到回应多少让成田有些不满,他半是泄愤地掀开两人身上的被子,小林被冻得一哆嗦,下意识往身边唯有的热源凑去。成田则故意抽身离开,转而打开小林的两腿跪坐到他腿间。
小林在被手指插入后穴的瞬间发出梦呓般的呻吟,还以为他会因为疼痛而醒来,未曾想仍旧紧闭着眼睛陷于沉睡中,连成田都不由得佩服。既然如此,不如趁机做些更加刺激的事情。成田从床头拿来手机,对着小林被精液弄脏的股间拍了好几张照片。
就连咔擦作响的快门声都没能把小林弄醒,成田甚至开始好奇他到底是累到什么程度才会睡得那么好,看来高中老师的工作也离清闲二字相去甚远。成田没花太多时间怜惜自己的床伴,他将小林的双腿直接扛上自己的肩膀,俯身顶入穴口,继而缓缓将他的膝盖压往上身。柔韧度极佳的男人只是闷哼几声就被摆弄成他所期望的样子,如人偶般在他身下承受激切的顶弄。
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被反抗的感觉有少许无趣,对成田而言还多了几分新鲜,这样温驯的小林可不是随时都能看见的。他低头吻了小林的眼睑和泪痣,对方似乎不喜欢被别人亲吻这里,嫌弃的表情自然也堪称秀色可餐。
这样想着却仍旧未能获得回应,那就多少有点扫兴了。
成田伸出舌头舔弄他的脸颊和耳廓,好似大型犬一般黏在他身上。下体的耸动也没有怠慢,每一次都顶在能让小林最舒服的地方,这副躯体里里外外的敏感点都已经了若指掌,若是无法用精湛的床上技巧把他弄醒的话只能说是自己的耻辱。
被顶到快要高潮的时候小林终于悠悠醒转,起初还是全然迷茫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是因为刚醒的缘故,小林的脸颊泛着潮红,眼角甚至还带着生理性的眼泪,成田直言不讳地夸他可爱,下一秒就被他抬脚踩住了肩膀。
“生气了?”成田抓住他的脚踝,顺势把他两腿分得更开,好让性器插到最深,在被甬道整根绞紧时他发出了满足的叹息,于是下一脚没留情面直接踩向他的漂亮脸蛋。
哪怕被亲吻脚趾也没能让小林消气,他又被按着操了一会儿才慢慢反应过来:“你没用套……?”
“用了啦~”成田撒娇似的顶进最深,忘情地吻住小林的嘴唇。直至成田射在里面小林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这回他干脆把成田掀下了床——如果有领子的话就得揪领子了,奈何光溜溜的没地方下手。
小林没去理会扒在床边伪装出一副无害模样的暴力团成员,认命地起身走向浴室。
淋浴到一半,小林又被闯进浴室的不速之客贴上了后背,他被困在成田怀里无处可逃,只是挣扎几下就累到快要脱力,不得不作出最大限度的口头示弱。
“我明早还要上班……”
“已经是今早了。”成田吻着他的肩膀,将手指插进他的后穴搅动,“小林老师就这样含着我的东西去上课好像也不错。”
“别开玩笑了……”手指适时按上敏感点,小林不自觉地一颤。
“那就用嘴?”
“饶了我吧。”小林一脸困倦,没抱希望地继续讨价还价,“要不然用腿……”
“可刚才已经用腿来过一发了诶。”成田耸起眉毛。
“哈啊?什么时候!?”
“不要心急嘛。”成田笑着按住他的腰,将自己硬挺的下身蹭进他的股缝里,“我有拍照留念,之后可以慢慢欣赏。”
小林还没来得及追问就被性器再度贯穿,热水从头顶洒下,汩汩流到交合的部位,撩起多余的热度。小林勉强扶着墙壁站稳,被干到腿脚发软的话反而会被插得更深。没什么骨气的欲望只是被插入都能诚实地勃起,他试图伸手自慰,却被成田按住了手腕。
“像刚才一样用后面嘛。”成田蹭在小林的颈窝里,黏糊糊地吻来吻去。
“真受不了你,任性也得有个限度吧……”小林挣脱桎梏握住了自己的性器。成田见状直接把花洒拿下来对准小林的前端,而后在他意识到下一步的举动之前将花洒调成了冷水。小林被冻得发抖,性器未经抚慰就被冷水浇到彻底软掉。
在他发作之前倒是成田先一步咬住了他的肩膀,似乎是被紧缩的甬道夹到差点缴械。
“成田狂儿……我要杀了你……”
“哎呀,好可怕嗳~”
小林前胸紧贴着墙壁的冰冷瓷砖,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偏偏下身结合的地方热到快要融化。成田像发狂的犬类一般咬住他的后颈突刺,而他自暴自弃地意识到自己也被操到有了感觉,任凭混乱的喘息和呻吟溜出喉咙——也不晓得邻居会不会投诉——那种事情怎样都好了。
因高潮而痉挛的甬道像是要把成田整根吸进去一样努力绞紧,小林短暂地失去了意识,又在成田的舔吻中醒来。
“全部都吃进去了呢。”成田夸奖似的吻他,小幅振腰进行徒劳的播种。
“……出去。”
“好无情啊。”成田意识到小林正克制不住地战栗,于是他了然笑道,“难道是想尿了?”
成田被踹出浴室后不久就听见浴室里传来放水声,虽说没能看见他的表情还是有点遗憾,但能把他玩弄到这种程度也已经让成田颇有成就感。
成田钻进小林的被子里守株待兔,一见他走回床边就迫不及待将他揽回自己怀里。单人床上挤了两个成年男人,哪怕抱得再紧都显得捉襟见肘。成田看到小林不满地闭上眼睛,于是在他眉心亲了一口。
“小林老师~”成田轻轻吻上小林的眼角,眯着眼睛笑起来,“忘记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好像还蛮喜欢你的欸。”
成田原以为自己会被赶出房间,可预想中的判决迟迟没有来到。他睁开眼,才发现小林已经在自己怀里沉沉睡去。他低下头,再度吻上他的眉间。

Fin.

“我昨晚梦到自己被恶犬……不,没什么,星老师请不用在意。”
“啊啦。”

2021.2.8 校对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