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回生

Work Text:

“谢谢哥哥送的花火,妖妖最爱哥哥了!”

华丽的烟花特效刚弹出来,屏幕里戴着蕾丝面具和兔耳朵帽子的人就熟练地摆出了营业笑容道谢,小白牙轻轻叩在下唇上,流转的眼波纯情又妩媚。

他不动声色地耸了耸肩,宽大的外套挂不住地直往下滑,小巧的泛着粉的肩头就整个露出来,十足地惹人怜爱,直播画面也瞬间被诸如“啊啊啊妖妖的肩膀想亲想舔”的弹幕刷了屏。

“今天只有榜一哥哥可以看妖妖的肩膀哦~”伸手拢住衣服,妖妖——或者说姚琛——弯起了眼睛笑得像只小狐狸,垂在脑后的兔耳却适时地被他捏得竖了竖,可爱得要命,叫人根本分不清他神情里更多的究竟是狡猾还是天真。

“倒计时一分钟~三,二……开始!哥哥们加油~”

话音刚落,直播间立刻淹没在各种礼物道具的音效和视效里,不断有人豪掷千金爬上榜一的位置又随即被挤掉,姚琛咬着指甲有些走神,脑子里几乎能想象出显示屏前一张张气急败坏又饥渴难耐的脸。

倒计时结束,榜一的位置被一个对姚琛而言完全陌生的乱码id占据,最后一秒才大手笔砸出的礼物价值几乎抵得上其他人的总和,叫见惯大场面的他也有些惊讶。按了按心口收起好奇,他像往常一样甜笑着说完了结束语,乖巧地挥挥手下了播,谁知直播页面刚刚关闭,一个私人视讯邀请就弹了出来,他定睛看,果然是那个眼生的榜一。

这么猴急的吗?

姚琛突然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

不会像上次一样,一打开视讯,就看到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贴着摄像头都快怼到自己脸上来吧……

他闭紧眼睛甩了甩头强迫自己忘掉那个画面,深吸一口气,抖着手点下了“接受”。

 

 

1.

“对……就是这样,你做得很好,宝贝。”

“哥哥……”

姚琛眯着眼睛看屏幕,视讯界面里对方的窗口一片漆黑,他只能从反光里看见沉溺在情欲中的自己——湿着眼眶红着脸地,一只手盖在胸前,一只手消失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在低沉的男声的指令下玩弄自己。

他腿间夹着跳蛋和自己的手指,酥麻的快意一阵阵地从不可示人的弱处传来,叫他渐渐开始失神,咬着嘴唇也吞不下的低喘已经不再是勾引人的伎俩而是情不自禁。

“哥哥,哥哥……”

他不依不饶叫人,对方一句句地应,温柔得要命。

“哈啊……好喜欢哥哥……”

“想要哥哥插进来……真的、插进来……”

好啊。

他听见对方低笑着回答,温热的鼻息仿佛已经扑在他的耳垂上,叫他瞬间惊醒。

——凌晨三点半,姚琛又一次梦见那个神秘的榜一。

翻身起来,脚底接触到地板才觉出四肢无力,他叹气,虚软着脚步踱到落地窗前,盯着窗外并未睡去的城市夜空出神。

从放了对方鸽子那天算起,姚琛已经整整两周没有登录过自己的直播间了。

好像不应该这样的。但是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凉意开始从脚心往上蹿的时候,他才醒过神来似的,回到已经不剩多少热气儿的被窝里蜷着。

要快点睡着才行。

他闭上眼睛这样想,不希望自己第二天顶着黑眼圈蔫蔫地出现在同学面前,一翻身却感觉到腿心一阵异样,湿黏的热液突然开始往外流,极缓慢,极色情,叫他忍不住夹了夹大腿。

那个从不露脸的榜一,声音里好像有魔力,分明也没有说过多露骨多下流的话,却每次都让他湿得很快,红了耳尖兜着一裆水不知所措。

就像此刻一样。

姚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有些烦躁地睁开了眼睛瞪着天花板,竭力想忽略那种黏滑的触感和小腹深处渐渐升腾起来的热意。

但没有用。

他最终还是忍不住把手伸进了夹紧的双腿间,像梦里的自己一样,像被那个人注视着的自己一样,淫荡地,用指尖挑逗、玩弄、抚慰自己。

抚慰那个,一尝到甜头就变得不知廉耻的女阴。

直到彻骨的快意像潮热的浪一般汹涌着将他完全吞没。

 

 

2.

刘俊孝盯着几步之外那个没精打采陷在沙发里,显然正在神游的人,眼里不自觉地露出点虎视眈眈的神色来。

他本来不必在这里陪着的——只是作为这个度假村的主人象征性地接待一下来这里度假的一帮大学生而已,说完了客套话就完全可以撤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中的组织者是自己一老同学的亲弟弟,其实连这个接待的程序都不会有。

但刘俊孝没有想到这些无关紧要的人里会夹了一个放了自己鸽子还玩失踪的小混蛋——片刻前,刘俊孝才得知他的本名——姚琛。

尽管小混蛋无论是在直播还是在视讯时都会戴着各式各样的半脸面具,刘俊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认出了面具下狭长上挑的明亮眼睛,妩媚的撩人的泪痣,撒娇时总是微微噘着的红嘴唇。

他比刘俊孝想象中的样子还要漂亮。

 

————————

 

一开始他点开姚琛的直播间只是出于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主播把高中生外甥迷得神魂颠倒,压岁钱生活费都氪进去,害自己的姐姐也就是高中生的妈气得跟自己恨铁不成钢地吐槽一大通?

看到正主儿他就明白了。

乖。实在是乖。

不说多会整活儿,光是坐在那儿眨巴着眼睛看弹幕都弄得人心里怪痒的。送个礼物吧,他要是看见了准会笑着说“谢谢哥哥”,眼睛眯起来嘴角翘起来甜得跟打翻了蜜罐似的,声音也软乎乎嗲兮兮的。

以为是清纯系颜值主播吧,人还会跳舞,跳起舞来还有两副面孔,拿小年轻儿的话来说就叫可辣可甜。刘俊孝第一次看他跳舞恰好就是一段性感女团舞,不夸张地说那身段那表情那反差当场就给他看起立了,结果人家扭完回来红着小脸儿喘完气又给害羞上了,小手捂着脸颊看着镜头不说话,纯得令人发指,看得他一愣一愣地,心脏和几把一起突突跳,都不知道是自己色迷心窍还是姚琛太会了。

应该是他太会了吧。刘俊孝盯着屏幕里咬着指尖发呆的小人儿这样想,忍不住氪到了榜一。

接通视讯的时候姚琛好像有点紧张,但发现自己没开摄像头之后明显就放松了下来。刘俊孝看到他无意识捏着兔耳朵帽子的幼态样儿就要硬,正经话没聊两句就开始搞颜色。出乎意料地,姚琛很配合,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乖得要死,而且完全没有直播时那种羞答答的样子,反而很享受,搞得刘俊孝火星子都要撸出来。

有一次他忍不住问了姚琛,为什么要做这个,是缺钱么,姚琛咬了咬嘴唇说,不是的。

“因为这样很刺激……”

“我喜欢刺激。”

姚琛说完抬眼望着摄像头,眼睛很亮,刘俊孝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但突然很想看看更真实的他。

见个面吧。嘴巴比脑子动得更快,他说完就觉得自己唐突,下意识要补一句“开玩笑的”,但姚琛竟然就同意了。

只不过他最终被姚琛放了鸽子。

那天他在约定的地方等了很久,手里的冰激凌化了一地,订好的餐厅好几次打来电话询问是否保留预约,想要带姚琛去看的电影一直改签到了最晚的一场,他也没有等来姚琛。

那之后刘俊孝就没有再见过姚琛。

小混蛋连直播也不开,刘俊孝一边恨得牙痒痒一边老老实实地在他直播间蹲点,心想自己就是贱,分明是被耍了还巴巴地想见人家。

就不要让我逮到你。他咬着牙恨恨地想。

逮住了绝对不会放过你。

 

 

3.

姚琛放好了行李就开始放空。

他体质特殊,为免暴露秘密从小就不住校,也就没有室友,开始做直播后在学校里露面的时候更是不多,因此跟班上的同学其实并不很熟,如果不是班长劝他说这是专业分流之前最后一次聚在一起的机会,他可能根本不会来。

同行的几个男生在安排好的别墅里参观了一会儿就三三两两地凑在一处开黑,姚琛不爱玩游戏,窝在沙发里想前一夜的梦,想着想着脸上开始发热,口干舌燥地站了起来去吧台倒水喝。

凉水灌进肚子里他觉得心情也平复了一些,放下杯子却发现自己被人圈了在怀里,往前是齐腰的吧台,往后是热烘烘的胸膛,他转头才发现是给他们安排行程的那个,班长的熟人,才要说话就被捂住了嘴。

和梦里一样灼热的气息真切地扑在他耳边:“妖妖原来是姚姚啊……”

熟悉的声音叫姚琛一惊,他心想不会这么巧吧,结果男人下一句话就印证了他的猜想。

“那天为什么没有来?嗯?”

姚琛腿都软了,膝盖一松差点坐了在挤到自己腿间的大腿上,忙伸手撑住了吧台,扭脸恳切地望着他。

刘俊孝被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得几乎要心软,咽了咽唾沫才继续吓他:“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为什么不来?”说着松开了捂在姚琛嘴上的手,转而搭了在他腰侧的吧台上。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有点害怕……”

姚琛说的是实话,隔着一条网线什么都好说,真的要面基他确实还是有各种顾虑。生怕不远处的男同学们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他声音颤巍巍细得跟蚊子叫似的,刘俊孝听了冷笑一声,说你不是喜欢刺激吗,怕什么。

“我还能活吞了你不成?”

“哥哥,”姚琛蹙着眉尖湿了眼眶,声音好不可怜,“你别这样,我害怕……”

刘俊孝横了心要治治这小鸽子,招呼也不打手就顺着宽松的裤腰探进了秘处,狠狠揉了一把软嫩的阴阜,咬着他耳朵说荤话:“是怕的还是骚的啊?你都这么湿了。”说完蘸着滑腻的爱液就开始逗弄冒了尖儿的阴蒂,捻着嫩生生的软肉又捏又揉,搞得姚琛被电打了一样,一下子腰都酥了,抬起手来咬住手背直喘,转脸哀求地望着他拼命摇头,样子无助极了。

他不为所动,裹了茧子的指尖在姚琛腿心胡作非为,姚琛想逃,往后退是投怀送抱,往前又是把弱处往他手里递,眼泪模糊了视线,脑子也爽得晕乎乎,渐渐地竟开始扭着屁股迎合他的手指,靠在他怀里细细喘气,高潮的时候更是失了神似的仰着头胡乱亲他下巴,梗着小腰好半天才缓过来。

刘俊孝低头看着姚琛圆圆的发旋儿,心里痒得要命,忍不住要逗他两句:“你这样的身体,应该是需求很大的类型吧?你的这些同学知道吗?还是他们已经肏过你了?”说着并了两指去插那口已经开始微微张合的雌穴,激得姚琛一下软在他怀里,肉乎乎的屁股和大腿压在他裤裆上挤得他硬到快爆炸。

姚琛根本没注意听他在说什么。粗长的手指试探了几下就把他戳开了,热潮又开始荡进四肢百骸,连骨头缝里都填满了麻痒的快意,他又爽又羞又怕,双手握着刘俊孝的手臂半心半意地讨饶,却还是被毫不留情地插得汁水四溅,整个人瘫软在刘俊孝腿上,爱液几乎要渗出来连着刘俊孝的裤子也一并浸湿。

“这些个毛头小子能把你肏到高潮吗?该不会一起上才行吧?嗯?”

像是终于意识到刘俊孝在讲什么,姚琛失神地看了一眼就在几米之外的男同学们,嫩穴失控地夹紧了他的手指,脸蛋红得像发了高热,低软地嗫嚅着不是的,没有没有。

刘俊孝被他夹得“嘶”一声,含着他耳尖问他真的没有吗,那干嘛突然夹这么紧,难道不是想起了被他们捅的感觉在发骚吗?他羞得快哭出声,羞得要昏了头,扭过脸团起拳头去捶刘俊孝,哼哼唧唧地在人家怀里挣扎,嗲得要死,刘俊孝被他蹭得整个人都麻了,心软地亲着他脸颊哄他说好好好没有没有都是我在胡说八道,说着感觉到他终于放松了一点,就转着手腕轻缓地伺候他,动作温柔得要命。他舒舒服服地靠在人家胸前,两条腿软软地搭在人家腿侧,被手指玩得又吹了一次,上头也淅淅沥沥射出来,身体泡在快感里还记得要忍住呻吟,就仰起脸来索吻,雾蒙蒙的眼睛眯着红嘟嘟的小嘴噘着,娇憨得不行,当即被刘俊孝吸着舌头亲得筋酥骨软气都喘不匀。

刘俊孝在自己的脑子也快发晕的时候才放开了他,他虚着眼睛望着刘俊孝,小手攥着人胸前的衣服不放,怎么看都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偏这时有个同学似乎是发现了他没在旁边,转着脑袋喊“姚琛”,他如梦方醒,推开了刘俊孝,结果腰麻腿也软没站稳就要摔,又倒在刘俊孝怀里。

那同学大概神经比较大条,看见他被刘俊孝搂着也没当回事,只问他脸怎么这样红,是不是不舒服。刘俊孝忙顺着杆爬,说姚琛是有点不舒服,我带他去休息一下,说完就半推半抱地挟着他走了。大条同学也没觉出不对劲儿来,还说了句谢谢哥,末了立刻被旁人拉着重新投入了战斗。

一离开姚琛那些同学的视线刘俊孝就把脚步虚浮的人整个抱了起来。姚琛双手勾紧了他的肩膀,跟他胸贴着胸脸蹭着脸,乖得要命,听到开门声才悄悄扭头看,宽敞明亮的房间里最引人注目的可不就是那张大圆床。他脑子里霎时间闪过许多旖旎画面,心尖突突的不知道自己是怕还是期待,羞得立刻转了回来将红热的脸蛋埋进刘俊孝颈窝里。

刘俊孝只当他是在撒娇,笑了笑锁好门径直走到了圆床边,单膝跪在床上拍了拍他屁股要他下来,他还在出神,搂着人脖子一动不动,刘俊孝就转身坐了在床上,他也就坐了在人家怀里,屁股压在人裤裆上。

“宝宝,”刘俊孝又含着他耳朵尖哄他,湿热气流打得他忍不住缩脖子,“先放开我行不行啊?脱不了衣服了……”他闻言臊得一抖,松开了双手垂着眼睛不敢看刘俊孝,却被捏着下巴抬起脸来接吻,很快被含着嘴唇吮着舌尖吻得又热又晕,整个人软绵绵,不知不觉间上衣和紧巴巴的裹胸已经被一起剥了走,白兔似的两团乳肉也被掌在手里揉搓。

“唔……呜呜……”

他舒服得挺着胸把奶子往人手里送,小嘴被堵着只能从喉咙里哼哼,声音细又嗲,咕噜咕噜地跟猫崽一样。

出了一层热汗的身体滑得腻手,刘俊孝捏着两球香软简直舍不得放,吸完舌头就埋下去吸乳头,大手揽着姚琛的脊背往自己面前按,好像恨不得把嫩滑的胸乳整个含进嘴里,又舔又咬搞得姚琛只知道嘤嘤呜呜地啼哭,小脸儿皱巴巴的委屈得要命,可分明是爽得颈根都泛了粉,肉屁股也开始晃着磨那根早就抵住自己的烫硬性器。

刘俊孝被他磨得几乎要生气,发了狠把他从自己身上掀下去,扒了裤子一巴掌掴在他屁股上。他全身上下也就胸和屁股上有肉——连着大腿根也算一处——都被刘俊孝欺负得通红,结果没等他哼唧刘俊孝就托住他腿根把他下身架到了自己脸上,唇舌在湿乎乎的饱满阴阜上来回扫荡,直舔得他都不好意思哼哼了,双手撑着床头生怕腰一软直接坐到人家脸上,战战兢兢地被吮了几下阴蒂就又去了,挣扎着掰开了刘俊孝的手倒了在一旁才开始呼呼地娇喘,乖兮兮的。

刘俊孝拿手背擦了擦脸上蹭得到处都是的水,抬手脱掉了上衣,又压下来吻他。姚琛的手抵着他结实胸腹滑来滑去,闭着眼睛听话地张开嘴迎他,从他的角度看下去能看见湿漉漉的长睫毛在颤,蝴蝶翅膀一样柔弱又美丽,他心里突然就软下去一块,吻也变得缠绵,却莫名地比之前的一切更让姚琛耳热。

亲着亲着姚琛浑身都酥软发烫,不安分地伸手解他的皮带,他察觉时已经被姚琛握在手里生涩地爱抚了好一阵。有些难耐地拉开了姚琛的手,他喘着粗气在床头柜里找套,找遍了其中一个都没有发现,正要转头去翻另一个时就被姚琛抱住了。细伶伶的手腕勾在他脑后,姚琛把一双长腿在他眼前敞开,架了在他腰侧。

“哥哥……”

姚琛叫他,嗓音软得能掐出水来。

“直接进来好不好……”

“好想要哥哥,喜欢哥哥……”

天呐。

刘俊孝觉得自己的理智都要随着滚烫的情欲一同蒸发殆尽了。

姚琛不依不饶地发嗲,他像是在梦游,掐着姚琛膝弯把自己塞进去,被湿软柔韧的穴肉咬得抖了一下才醒过来似的,开始大开大合顶撞那销魂窟,回回都撤到只剩个头再狠狠推开层层叠叠的肉褶重重肏进去,弄得姚琛翻着眼睛满脸飞红,很快痉挛着吹了,呻吟声又浪又急,好像随时都要爽得厥过去。

“呜、哈啊……哥哥,好、好舒服……”

狠辣滚热的快意在敏感的神经上四散蔓延,姚琛被肏得一晃一晃地,舒服得脚趾都要蜷起来还觉得不够,抱着宽阔的背脊喊“哥哥”,要再快一点,要再重一点,汪着泪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人不放,还皱着鼻尖嘟起小嘴要亲要抱,不可思议地又媚又纯,简直像是什么妖精托了世。

刘俊孝伏下去亲他,笑着咬他耳朵夸他好乖,好美,好会吸,好会叫,他就不好意思地瑟缩着咯咯笑,笑声里掺着暧昧的喉音,给他自己都弄害臊了,就红着小脸埋在刘俊孝肩上不出声,大腿却变本加厉地夹着人家侧腰胡乱蹭。

刘俊孝并没有在哄他,确实是被他绞得吮得要把持不住,腰眼都酥了,忍不住更卖力地肏他,恨不得把囊袋都挤进去,把他搞得有些神志不清,只知道喷着水一遍遍地高潮,才狠狠顶了几下,撤出来射在抽颤着的平坦小腹上,和他自己的东西混在一起。

姚琛被刘俊孝搂着,整个人趴了在他怀里,好像舒服得魂魄都不是太齐整了,晕乎乎暖洋洋地窝着,昏昏欲睡。刘俊孝却好像精神得很,逗他说怀孕了怎么办,他傻乎乎地笑,说怀孕了就,就生下来呀。可是怀孕了就不能肏你了,刘俊孝故意臊他,他却浑然不觉似的,急急地嘟着嘴争辩,说怀孕了,也,也可以肏我的,轻一点,轻一点就可以了,真的。

刘俊孝形容不好自己到底是被这一下萌到了还是撩到了,总之几把是又开始涨硬起来。他舍不得弄醒已经睡着的小混蛋,只好握着他的手一顿撸,全射了在柔嫩的手心里,颠颠地拿了湿巾给他擦干净才揽紧了他倒头睡去。

 

————————

 

醒来时窗外天幕已经擦黑,刘俊孝收紧了手臂发现怀里没人,床上也只有他自己的体温,差点以为自己做了场梦,深呼吸了一下,嗅到空气中残留的香气才确定一切都是真的。

他抱着手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用完即弃了,于是抿着嘴把整张脸都埋进了姚琛枕过的枕头里,心里仍止不住地发酸发苦。

算了。他坐了起来,尽量安慰自己。

如果这是姚琛想要的结果,那就这样吧。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收拾好了心情,可垂头丧气地打开浴室门看进镜子里时,心跳还是俗套地,“漏了一拍”——

今晚还可以来找你吗?

镜子上写着九个汉字,一个标点,落款是个笑脸,弯弯的右眼下方点了颗泪痣。

刘俊孝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不……

简直是太可以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