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好输家 The Fine Loser

Chapter Text

收到竹村发送的留言时,V正在来生酒吧最里侧的卡座翻看罗格留给他的那些情报记录。

他最近太忙,没有什么时间留给私人通话:米丝蒂和老维那边他已经好久没去过了,瑞弗一家也在邀请他再次去参加烤肉派对,克里又有了什么疯狂的酷炫点子……但总有些更重要的事需要关注——割肾的从墨西哥进了一批新货,但瓦伦蒂诺帮在他们丢出来的尸体里发现了自己人,而六街帮则声称同一批集装箱的军火里有他们一份……一切都乱套了,竹村的留言就是这时候进来的。

是单向发送的录制视频。V选择接听,心里还有点愧疚——他都快把竹村忘了。这家伙最近过得有点儿惨,但V没脸见他。

也不是真有歉意,V只是觉得这家伙处理起来麻烦。

V听着这家伙的声音,拿起桌上的一杯柠檬水,向后靠在沙发背上,有些疲惫地抬手揉着眉心。真要命,这还不到下午,他为自己不能现在就痛饮酒精饮料而叹了口气。V有预感,自己绝对需要杯烈的,立刻马上。

果然,视频开始播放后不到二十秒,他就一把将手里的玻璃杯直接握碎了。

“操!”卡座入口处站着的小弟被吓得往后一跳,“咋了,老板?”

现在是上午十二点三刻,对于当上来生老板之后的V来说,属于一天中难得的短暂午休时间。天可怜见,V原本只想看看竹村的脸放松一下,但这条老狗是真的蠢到令他叹为观止。

老天啊,凭什么要我处理这个。

V脸色阴郁地在递过来的手帕上擦干手,感觉头痛,“……那个,之前安排在竹村五郎身边的人,让他们立刻去见他。”

他站起身,“——立刻,我是说,六十秒内。那傻逼要自杀,他要是用智能手枪还行,要是把左轮,操他妈的创伤小组到了也只能在天花板上一点点捡他脑子。”

手下面色惨淡:“好的……好的已经联系了。他们会直接打破墙壁——”年轻人跟在V身后急匆匆地走进电梯,“但兄弟们不会做自杀干预啊,您确定能有用?”

“竹村五郎那种家伙,只要有敌人,枪口就不会立刻对着自己,”谈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平台。V的浮空车停在那里,早已启动,V吩咐小弟推掉他今天下午所有安排,晚上九点之后他会加紧处理。

他矮身钻进浮空车,已经接入了那批竹村的监视小组的频道。德拉曼温柔地提醒他载具正在起飞,建筑物在窗外缓缓地下降,而V已经开始在频道里大骂:“谁他妈的在乎他愿不愿意谈谈!轰烂他的房门,砸碎他的掩体——只要人别死透,给我好好修理他一顿,让那蠢货长长记性!”

监视小组开始破门了,频道收音不太行,这几个人都是门外汉,戴的都是垃圾设备,但V还是听见了几声来自竹村的惊喝。

那就好,还没死。

他还来得及。

V一颗狂跳的心终于勉强找到了平静的理由,他双手紧攥在扶手边缘,还感觉太阳穴的血管正在突突跳跃。怒火和恐惧揉杂在一起,这东西叫后怕,也算是劫后余生的一种,只是更让V只想砸烂点什么东西。他强迫自己呼吸,呼吸。

“我们会在三分钟內到达目的地。”德拉曼说。

“我不敢相信。”V低声说道,“他就不能像个正常人那样,给自己准备一份退休计划吗?”

德拉曼已经收集了足够多的V的行为习惯数据资料,它知道有些话不必回答,只是尽责地做一个忠诚的朋友,无声地提供支持,往往总是恰到好处。

V看向自己右手边缓缓转开的酒柜,一杯古典龙舌兰摆在那里。

去他妈的柠檬水。V伸手拿过这杯银手,仰头喝了一大口。

“他妈的,你要是在这儿准得骂我,这就纯属给自己找罪受……唉。”V对着虚空说。虚空没有给他回答,他等了一会儿,直到浮空车开始缓缓下降,V能从下方的街区中听见枪响。

他于是将这杯酒一饮而尽。醉意朦胧中,V抬腿迈下了刚刚停稳的浮空车。

 

竹村落脚的地方属于瓦伦蒂诺帮,V在街角看到几个正游移不定的帮派分子,冲他们打了个手势表示没事,心里提醒自己晚点要记得跟神父打个招呼。

建筑物残破,满是涂鸦,但乞丐很少,到处都有不怕事的孩子乱跑。街区特色,V穿过马路,挥手叫几个胆大的年轻人让开,自己沿着小巷找到进入建筑物的侧门。V的镀金鞋子踢开了一只空易拉罐,头顶横着无数的电线和晾衣绳,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尿骚味儿。

这间破安全屋是个地下室,年久失修不说,电缆线路都时灵时不灵。从V拿到的报告上来看,竹村应当是从303号房间离开后就立刻来到这里躲风头,他在这个不比耗子洞好上多少的阴沟住了三个星期,给自己做简易手术,慢慢痊愈,攥着手机等待V和他联系。

竹村五郎没等到那个电话,而是等来了荒坂塔遇袭,死伤无数的消息。接着V当上了来生老大,荒坂赖宣则全权接手了企业,坐稳了继任者的交椅。

所以在他的视角来看,V的确是个背叛了他的小人无疑了。

V走进建筑物,还有好几个打手都在走廊里。

“里面抵抗很厉害!”他们对V大喊道,举着手枪,在满是烟尘和垃圾的走廊里,贴着墙壁举步维艰。挥了挥手,他们不再开枪,而V继续向地下室的门走去,他路过的每一个人都靠边停手。

地下室入口是一扇被加固过的装甲门。这栋楼曾经做过六街帮的分部,瓦伦蒂诺帮抢到这块地盘之后就成了废楼,在那之前这地下室属于机房区域,设备都搬离了,但这扇门还在。

……虽然在V的这群打手的努力下,左上方已经硬生生被手炮的火力轰碎,露出黑洞洞的地下室内部,但剩下的地方还都坚挺,怡然不动地锁着。这破门还防扫描,隔着烟雾,V什么都看不清。

房间里,竹村的反击也随着外面枪声的停止而停下了。V隐约听见他在里面小声地用日语咒骂。

V抬起手,原本想要直接将门撕开,却犹豫了一下。

他改变了主意,而是选择握起拳头敲门,敲得声音又清晰又响亮。

城市之王在这扇破门上,慢慢地敲了四下。

没人说话,他身后的打手们抱着枪面面相觑,屏住呼吸。

足足十几秒后,门里出现了脚步声。

V站在原地,通过门上的裂口,安静地等到了那一侧的黑暗中慢慢出现了竹村的一张脸来。

……真该死。竹村看上去比视频留言里的还要差,他面容很憔悴,因为刚刚的“自杀干预”,仍然喘着粗气,脸上蹭着墙灰。他的头发是少见的凌乱,一门之隔,他直视着V。

V的目光向下,看到他手里握着的是一把左轮手枪。

太好了。

“……暗号只能用一次,”竹村低声说道,“理论上你不能再重复用了。”

V僵硬地咧开嘴:“拜托了?看在我这么有礼貌的份上。”

这可太难熬了。V确信竹村不会就盯着他看上足足一年,但这感觉上也没差多少。当他终于低下头,开始动手拆除他安在门上的什么爆破装置的时候,V长出了一口气。

不只是因为他大几率捡回一条命,也因为这算个好兆头:竹村没见到他就立刻冲他开枪,甚至还主动开门。

门在V面前缓缓地打开了,竹村的一条手臂角度不太对劲,大概断了,其余的都和视频留言里的差不多。V甚至在他身后看见了视频里相同的那一处裸露的电线。

现在,一个尚且活生生的、完完整整的竹村五郎站在他面前,脸色非常可怕。

V向前一步,摊开手。“瞧,我们还是能好好谈谈的,对吧?”

下一秒,竹村已经轮起拳头,重重地揍在了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