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uarding Secret that Everybody Knows in Guilty Fort Worth

Work Text:

  他嗅見的不只是玻璃酒杯中所盈滿那琥珀色液體獨有的泥煤味,連帶傾巢而出的甚至有不如此突兀卻又格外引人注意的菸草香氣、以及獨屬一人的清香感,這位年輕便誤入歧途的男士說不上這是什麼味道,不過當他聞到沾染上酒杯邊緣的唾液時,便發覺自己絕對拿錯了酒杯。

  班有些惶恐地抬起頭來,正想尋找自己方才所點的威士忌時,坐在他斜對角、面容一派輕鬆的強盜團首領倒是朝著他舉起手上的酒杯,悠哉地晃了晃,這番舉止恰似在取笑著他一樣,「搞錯目標是大忌,班。」布屈瞇起眼睛,嗓音帶著愉快地說道。

  身旁坐著的其他夥伴已經耽溺於酒精之中,各自大談闊論起有關世紀末搶案的事情了,班一邊慶幸著那些傢伙早已喝醉,一邊湊到比自己年長的男人身邊,將手上的酒杯交換回來。「抱歉,」班露出不太好意思的表情,「但我想你不會介意吧?」

  「在逃跑時你還會在意這些小事嗎?」布屈將屬於自己的酒杯拿回後,愜意地搖晃了一下裡面的液體,在班眼裡,那彷彿是優雅的上層紳士打算獵取高級葡萄酒的預備動作。明明是從猶他鄉下誕生的摩門孩子,他忍不住想起懸賞單上所寫的內容,一舉一動卻像真正的有錢人家一樣,興許是那別有特色的個人魅力沖昏了自己的腦袋,才導致產生了如此的幻覺。

  年輕的男士配合著笑了起來,就像曾站在布屈身旁的所有人一樣。
  

 

  「如何,威士忌的口感怎麼樣?」那就像是明知故問的問題。

  「跟德克薩斯的荒野一樣。」而班也隨口扔出了他的答覆。

 

  他本想說的是彷似第一次初嘗過的戀情,但當下的此刻,年輕的男士唯想獨佔、只有被他一個人知曉的清香氣味。

  於是那成為班的第二個謊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