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浴室小故事》

Work Text:

  “你给我过来。”夜旋风抓着队长的胳膊强行拖进飞船的淋浴间,叱风云不太情愿地随他来到这儿,他要求他把自己洗干净。
  他们刚从战场上回来,叱风云把剑插在了大厅,还没收回到背后就被夜旋风突然拽走。队长认为这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他本来想去看泡在维生舱里的战友恢复的怎么样了。
  “不。”夜旋风的手突然抓了个空,叱风云抽回手要转身。“我必须看看无歼道醒了没有,灵瑶用聚能石恢复了一天了。”他身上沾染了一些有害物质,分布比较散,但拥有腐蚀性。可他的重点不在自己身上。
  “你竟然还管他?他背叛了我,还差点至你于死地。”镰刀的持有者知道对方这人博爱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还是觉得这很愚蠢。他这多灾多难都是这天真惹出来的,却越挫越勇,令人匪夷所思。“行了,快去洗澡,我可不是你的监护人。”
  “可现在他是我们的伙伴啊。”叱风云辩护道,他愿意相信,即使一些人曾经是敌人或者打破过他们之间的信任。队长低头看了看手臂上的有害物质,犹豫地想了想夜旋风说的也对,让这些东西停留时间过长他也会感到不舒服。
  车大炮像是被上天赋予了踩坑特性,他们正冲上去阻止影盟捣乱的人,他一脚就踩到了地雷开关,把不远处溶解金属废料的腐蚀坑给炸了,不管影盟还是他们的维和小队,离得近的都被溅到了机体上。夜旋风比他们反应要快,他闪过了飞溅的有害物质;而叱风云并没有和他一样。
  
  “哼,只有你会担心这些事。”
  “好了,夜旋风,如果你也被这些东西碰到,那你可以先进淋浴间。我去看看维生舱。”
  说罢叱风云转身就要走出门外,一把红色镰刀突然拦在他前面,直直插进墙里。“我说了,快去洗澡。”然后没等愣住的叱风云作出反应,夜旋风抓住他后颈甲板将整个人拖进淋浴内室,然后摔在墙上。
  他摔的不轻不重,叱风云惊讶地看着他:“你…”。他没有反应过来夜旋风这是什么意思,有时候感觉也太粗鲁了。不过这位队长似乎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夜旋风从背后把他打晕不止一两次了,他到现在还能放心把背后留给对方。
  而夜旋风没有理他,拿下花洒打开阀门,温度适中的温热水从花洒流出,然后对着叱风云胸甲上的一块污渍冲洗。过会儿又冲冲其他地方的缝隙。
  “我…我可以自己来。”叱风云觉得这样场面怪怪的,比他俩在战龙士兵前女装还令人…尴尬。便犹豫了一下要拿过夜旋风手中的花洒。
  “哼,你不是不愿洗澡吗?”夜旋风抓住他的手腕拿开,然后上手给他边冲洗边清理污渍。
  他的手大咧咧放在叱风云的胸甲上,随着污渍所在的地方擦过摸过,抚过手臂,抚过腹甲,抚过腰肢,还有上面的蓝色纹路。期间叱风云有些不知所措地试图阻止那只抚摸的手,他竟然忘了他的力量可以直接推开他。
  
  实际上这些污渍并不多,很快就清理干净了。温热的流水让淋浴间渐渐有了些雾气与温暖,叱风云被淋湿的地方留下水,顺着边缘滴落在地,或者跟随纹路流过健美的腰肢与顺滑的腿甲,他本人的神色也甚是无措,整个机体在夜旋风面前有种别样的视觉体验。这很新奇,他还没见过曾经对手的这种样子。
  在夜旋风快要摸到胯侧方时,叱风云心慌地紧紧抓住夜旋风的手阻止他继续。“你不必这样。”
  “你害羞了?”夜旋风却很罕见地笑出了声,他这样子实在引人发笑,到现在也没有真正地阻止自己的行为,也没有逃离现场,他本可以打他的。
  “……”叱风云似乎被人说中了一般,没有回答。但他不安的样子已经替他回答了,平常能正常看待夜旋风面甲的眼神变得躲闪。
  “想让我离开,你就得推开我。”
  “这…你到底想做什么?…啊!”叱风云打算直接问个明白,却被一只手从腹甲摸进了两腿之间,夜旋风的手摸上他的对接面板。
  花洒放在支架上后整个人直接把叱风云压在了墙上,同时还摁着一只弯起的手。“蠢货。”他开始抚摸对方光滑的对接面板。试图摸索到打开它的办法,不过他可不是太有耐心。“你最好自己打开。”
  叱风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并非不是他不反抗,而是他发现夜旋风此时力量比他强很多,致使他无法动弹。叱风云感到一股压迫感,眼看着对方的面甲离自己这么近而感到无措。“夜旋风…放开我!难道那芯片又让你失控了?”
  “它的力量属于我,而它已经毁了。”夜旋风有些粗鲁地卸下了对方的后挡板,任由其掉落在地面地水里。他换了挂着花洒的那一面瓷砖墙,将叱风云摁在墙上趴着,翘起后臀。叱风云感到内心一凉,他以一个羞耻的姿态对着他曾经的敌人,花洒从未关过,温热的水淋在叱风云美妙的机体上,流水流过他的臀甲和缝隙,流过裸露的接口最后落在地上。让他显得无比诱人,也不知他是否因为刚刚的抚摸而自行分泌的润滑液也有。
  
  “啊…!!”那只大手拍了拍他臀甲,没等多久接口就被粗大的异物直直插入,叱风云被这入侵痛的叫出了声。他睁大光学镜颤抖了几下,感到体内被什么占据满,在cpu里的反抗计划还未实施便被冲的一片空白。
  很快施虐者便在柔软又紧致的接口中抽插起来,夜旋风发出舒爽的叹息,而叱风云忍不住发出带些痛苦地呻吟。这沦为鱼肉的队长不甘承受这强制性的对接,他咬咬牙忍住发生器里想要破口而出的叫声,同时被迫感受令人羞耻的快感和抽插的疼痛。充满水汽的光学镜并不能被这点倔强覆盖。
  “怎么,你是不想被外面听见?”这不是夜旋风想要的,他抓住对方的臀部猛地深插,叱风云颤抖地叫出了声。淋过接口的温水令碰撞溅出的水渍声愈加明显,叱风云那隐忍又微小的呻吟通过淋浴声传进夜旋风的音频接收器。
  不得不说他让夜旋风感到很舒服,湿润柔软的内壁紧贴着管身被摩擦,未被开拓过的接口紧紧包裹着整根输出管,深入时被迫接受,离去时却似含带留恋,带出温热的润滑液,这不禁让输出管又硬了几分。他想给队长一些难度。夜旋风抚摸了抚摸叱风云的腿根,抬起他的一条腿并再次深插进湿润的接口。从侧边来看,两人结合的地方很容易看到,非常美妙。
  叱风云有些站不稳,快感让他无暇分心去保持这个姿势,双腿间敞开令他有些焦虑,虽然整个淋浴间就他们两个人,但总感觉暴露在谁面前一样。还好夜旋风没有一直让他保持这个姿势,在他快要撑不住时腿被放了下来。
  “叱风云,我要你叫出声来。”他能感受到夜旋风俯身贴近他,那声音像恶魔的低语在他的音频接收器旁响起。叱风云感觉他整个机身都湿漉漉的,水流和润滑液交融在一起顺着腿根流下,这时他感到体内灼热的管身抽了出去,不由得感到一些空虚,在占据主要注意力的部分削减后,才察觉到被关在前挡板里面的输出管胀痛不已,甚至有些粘乎乎。他再狼狈也不如今天这次印象深刻,口罩下的面甲变得潮红,呼出的热气令口罩内里挂上水汽。
  它突然被打开了。接着一只手掌从后方覆上叱风云的脸颊,在他没反应过来时让两根手指深入了他的嘴里。“唔…”
  “唔啊!”他接口内最深处的次级垫片被猛地捅到了,显然始作俑者并不想留情,入侵者比之前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不少,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叱风云去忍耐了。
  
  柔软湿润的接口被一遍又一遍地深入浅出,装甲快速撞击的声音与流水声如此不堪,受害人被迫张着嘴叫喊出声,是的,这就是夜旋风想看到的。被操着接口并不断放声呻吟,像频繁涌来的潮水一般冲击身芯与cpu,使叱风云逐步沦陷。夜旋风向他俯身压下,用他空出来的一只手抓住叱风云摇摇欲坠的手,将手稳稳压在墙上。这是他很多年以来第一次打开他的面罩,在叱风云看不到的背后,一张英俊又不失霸气的面甲在雾气中显露,猩红的光学镜看着被他压住的白色的手。
  他低头伸出他的金属舌触碰在传感带上,顺着细小的纹路舔舐叱风云的背甲,留下爱抚的液体。这突然来到又细腻的触感使叱风云颤抖了一下,这样的挑逗会提高他的性趣,他的理智已经被冲垮了,长长地呻吟出声。电解液因无法吞咽,从嘴角少量的溢出并顺着下巴流过,又顺着脖颈的管线流在胸甲前。纵观整个场面,享受他身体的人应该看看这有多色情。
  “叱风云,你真该听听你是怎么叫的。”夜旋风在对方音频接收器旁用低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恶魔在诱惑。他们呼出的热气融入浴室的雾气,让无从思考的队长有些恍惚。
  
  输出管已经快达临界点了,肿胀的管身快速在诱人的接口内捅了几下,那脆弱的次级垫片不堪负重,保护次级油箱的膜在逐渐裂解。叱风云感受不到那种疼痛,猛烈的撞击让他有些腿软,他只得放声吟叫。
  最终,夜旋风闷哼一声,将大量交合液释放在叱风云的体内,半粘稠的液体被注满具有弹性的次级邮箱,并溢出填满了整个接口,在两人结合的地方挤了出来。
  叱风云高声呻吟,高潮吞噬了他,整个cpu一片空白。他都不知道光学镜流下两滴清洗液流过脸颊,那是身体接收的快感过多,不得不靠流出清洗液来平衡cpu的超负荷。
  
  夜旋风拔出输出管并放开叱风云后,叱风云腿软扶着墙跪在了地上,洗澡的水浸没了表面。他不断喘息着,无力地扶着墙,显然还没缓过神来。
  几乎是被夜旋风抱着出浴室的,然后在充电床躺了一天没起来。憨憨二人组还奇怪,队长怎么溅了点腐蚀物就起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