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松临】远道而来番外·光荣与梦想

Work Text:

忍不了了,搞个番外先

01

  庚子年的寒冬过去,枯木逢春,在家终是闲不住的王劲松早早复了工。一落地横店,张晞临的电话便打来,问他是个怎样的情况。

  王劲松觉得他猴急火燎的样好笑,便一字一字说与他听,要做核酸检测的,提前几天做,拿到报告才可以进去。

  “你这是第一次拍古装吧。”他漫不经心地又补充,听着电话那头藏不住的兴致,“看吧,我说总有一天会接到古装的。”

  借王老师吉言啦。张晞临在那头嘿嘿笑,不一会儿又发起牢骚,“但刚好七八月拍,我想想都要命了,多热啊,这里三层外三层套在身上。”

  王劲松便想起两年前在中山,张晞临被汗水打湿的一件又一件白衬衣,想着剧组给封的“汗血宝马”称号,嘴角又扬起来,“体会到我这些年拍古装的不容易了啊,你那还算好的。”

  这人还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抱怨,裹着鼻音听来像在撒娇,王劲松当此做享受,心里却开始计算俩人下一次见面的日子。

 

02

  没隔几天张晞临受朋友之邀上了地震科普晚会,是在抖音直播。他还是头一次搞这东西,也算是宅家以来第一次接工作,老早就在线上侯着,左等右等也还没轮到自己,直播间里粉丝不停送礼刷屏,话匣子便也打了开。

  有人问及马云波,勾起了他兴致。

  马局当然是个好人啊!

  张晞临晃着身子,自然而然想到东叔,不露声色又添一句,“中山不仅空气好,吃的也好。”那几十个日日夜夜的潮汕美食便窜上他舌尖,把人馋个不行,肚子隐约着也咕咕直叫。弹幕里起哄怎么没见东叔,正中他意,张晞临便逮准机会敞开了肆意调侃,“东叔老了!东叔不玩抖音。”

  他啊?哪有我好看啊。

  嘴上说得还起劲儿,眼中见的却是定妆时反复调换镜架的王劲松,多云天没有光,却照在自己身上暖洋洋。

  戴着眼镜也好看。

  张晞临想着出神,镜片后的眼睛透出光,融在捻散的茶碎,散开在氤氲的热气,最后倒落了自己满肩。“他只有泡茶的时候好看。”心中所念便冲口而出,一不留心又瓢了嘴,“给我泡好茶的时候最好看。”

  彼时王劲松正在版纳拍着冰雨火,刚下戏瞧见直播里那人的口无遮拦,好气又好笑,“这家伙……”还未说出口,就听见张晞临传来的闷闷不乐,“林耀东接冰雨火了,我没接冰雨火,没接,人没找我啊。”

  王劲松隔着屏幕抬眼看他,可惜相隔千里不能揽过那人的肩,放在以前,这便是一壶茶能安抚好的事。他似有若无地叹口气,燃起火,想着张晞临以前倒是热衷于电子烟,到现在也被自己同化抽起纸烟来。去年次次活动,两个老烟鬼频频溜出会场吞云吐雾的场景就像发生在昨天,确实也有些鬼迷心窍了。

  不许和他说我说他老啊!

  张晞临还在直播间煞有架势地威胁,也不忘捕捉到差点刷过的“凉茶”,“这你提醒我了,我让劲松给我寄点。”

  他不是个装事儿的主,朋友生日也很少记得,欢天喜地去评论一番,结果人早就过完,他也只能装傻充愣干笑两声。这样的事次数还不少,好在他挂着一副天真笑脸,眉眼弯弯,能说会道,也只能让好友们扶着额叹着气作罢。

  但这事还挺重要。

  哎你真是提醒我了。他又喃喃重复一遍,我得让他给我寄点。

 

03

  2020的时间像坐了火箭,眨眼飙得无影无踪,转头便是七月盛夏,张晞临戴着头套顶着烈日,站在地表40度的高温里,头晕目眩。

  前几天又收到了劲松的凉茶,也算得上是解暑良方,张晞临毫不吝啬,将这独门秘诀分享给众多好友。但分享归分享,这凉茶可是劲松牌,这是张晞临每次都不忘补充的一句。

  这是劲松的凉茶。怎么样,好喝吧!

  友人望着他,就像在看什么稀奇,他被盯得莫名其妙,“怎么了?”友人摇摇头,想说我看到你尾巴都摇起来了,但还是选择继续喝茶。而张晞临毫不知情,变本加厉,“独门秘方,厉害吧,特解暑。”友人便觉得嘴里这口茶梗在胸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能听着始作俑者继续讲劲松二三事。

  前几天和王劲松煲电话粥,说起伯噽来,张晞临竟也产生历史非真实的感受。王劲松见他步入自己曾经的思维,欣慰也担心。他也是想将戏做得有趣,不放过史料的边边角角,王劲松便又帮着他将碎片拼一晚上,光景横亘过历史,染上一呼一吸,给这位夫差的茵席之臣描出隐约轮廓。

 

04

  张晞临还在剧组健身房挥汗如雨,就收到王劲松的短讯,他快到横店了。张晞临累得气喘吁吁眼巴巴等着休息,郑重其事以此作借口向教练告假,一个电话便打了过去。

  怎么安排的啊,直接去见刘胖胖啊?

  王劲松没憋住,你就这么称呼刘导啊。张晞临大大咧咧,转而又问他,老蒋梦这次终于实现了吧?哎之前刘江给我看剧本,我想来想去咱们还是得有个对手戏啊,我挑个杨虎城,不错吧!

  老蒋素来是王劲松向往饰演的角色之一。扮演历史名人,回到那段战火纷飞的动荡岁月,便能以另一种方式来触碰到过去。他鲜少演君王,多为臣子,思来想去也不如意,在中山他常和张晞临谈起,互诉对未来不同憧憬,倒是没想到那人竟记在心里,引荐着自己和委员长终于相会。

  《光荣与梦想》选角时,张晞临照例是最早看到剧本的人,他给刘江斟了满杯,凑过去傻笑,刘导,老蒋定人没定啊?

  刘江一见他不叫自己绰号便是有事,也不接他的酒,斜着眼瞅他,你要演啊?想都别想。你先瘦个二十斤。

  你急什么!不是我。

  刘江这才正眼瞧他,说说吧,看上谁了。

  他嘿嘿一笑,劲松适合不?

  趁着刘江愣神的功夫,他便翻出相册,举着手机都快怼到人脸上,刘江骂他,哎哟拿远点!我不近视。

  张晞临笑嘻嘻,看,王老师这光头扮相不错吧?刘江接了手机仔细打量,直觉得不错,穿上衣服估计还挺成,但他向来不表露心迹,于是板着脸故意逗张晞临,下次开会我提提,看大家意见。

  张晞临便知道有戏,也不等刘江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酒还没咽下肚就听得刘江在耳边叨叨,你想好挑哪个了吗?别到时又让我给毙啰。

  杨虎城,怎么样?我适合吧?

  他又给自己斟了满杯,冲刘江挑眉,戏也不多,是吧?大眼睛向着刘江撒起娇,静静等他答复。刘江一时哑然,盯了他好久,终是端起酒杯与他相碰,“你呀你呀。”便再没下句,张晞临得了便宜继续卖乖,哎呀我就知道刘胖胖你人美心善。

  刘江一口酒呛到,就差没给他呼噜过去。“赶紧背词儿啊!”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