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魔法少女和他的使魔(1-4)

Chapter Text

·

 

 

 

此时此刻的韦伯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像小说里的角色一样,因为各种混乱的事件导致冲击过大从而丧失不想再度想起的记忆。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谜样的怪物也好,日落黄昏时的战争也好,包括昨晚被命名为“补魔”的疯狂一夜也好———眼前这两个一大一小的红色生物就是活生生的警报器,告诉韦伯维尔维特:这一切都不是你的幻想。你变成魔法少女了,你召唤使魔了,你战斗了,最后使魔和你做了让少年步入成年人的事。

(啊啊啊啊真是够了!!)

如果脑内的愤怒可以转移为力量被表现出来,想必这个并不算多么宽敞的租间已经要被他捶烂了。

而那两个罪魁祸首———自称亚历山大的娇小妖精和名为rider的魁梧男性正抱着碗,豪迈地说着:“再来一个!”

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韦伯愤愤不平,他们的存在都仿佛变成嘲笑声挤入他的脑内:做什么梦呢韦伯?这就是现实啊。

(现实、现实、又是现实!!!)

如果他所在的人生是一部搞笑漫画,那么真的很成功,成功地把除他本人以外的人都逗笑了。

“…。”

将第二袋面包丢到一大一小的红毛面前,韦伯捋了捋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莫生气,生气折寿,他才成功地用靠自己的定力做到了这两人的对面。

至于脸色?

别搞笑了,能坐在昨晚上了自己的人面前而不是把一杯咖啡倒在对方的头上,这已经是韦伯·维尔维特能做到的最大的仁慈。脸色这种东西再要求就是强人所难了。

韦伯冷笑道。

“吃饱了?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越说越来气,韦伯狠狠地给自己灌了一口牛奶来安抚脆弱的心,然后再“砰”地一声,让杯子和桌面发出剧烈的响声。

看着眼前两个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噪音给震了一下的样子,韦伯才暗暗点点头,果然应该给自己制造气势才行。

一大一小的红毛对视了一眼,好像达成了共识一般点了一下头。

“说是发生了什么事……”名为rider的红色大块头摸了摸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其实我只剩下基本常识了,也就是说余确实是你的使魔。”

(这到底是什么废话!?)

韦伯气得咬牙切齿:“你把我当笨蛋吗?这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的事吗!敷衍也该有个限度!”

“不要紧啦小子!”闻言rider反而豪爽地笑起来,“这方面亚历山大一定记得的比我多!那叫什么…对!初始村的NPC!”

韦伯已经不奢求rider闭嘴了。他飞速地将视线移到眼前这个娇小英俊的精灵——亚历山大身上。

“唔,昨天确实是不好意思啦!事件来的太过突然,真的没有时间解释了……”妖精露出一脸娇柔的表情,泪眼汪汪地对着手指,如果此刻是电视节目直播,一定会有一众阿姨粉发出怪叫。

“那个,重新介绍一下哦。我是妖精亚历山大三世,叫我亚历山大就可以了。我是你的精灵……嗯,稍微有些不好理解吗?大概就是魔法少女O圆里的QB,或者是精灵宝O梦里第一个选的初始精灵这样,是帮助魔法少女开启旅程的契机哦!”

韦伯目瞪口呆:“你们的世界也有宝O梦?”

“不算啦,我是到达你的世界才知道的常识哦。”妖精美男子笑眯眯地解答疑问。

“不对不对!重点完全不是这里!!!到底为什么我会被选为魔法少女??怎么看我都是货真价实的男孩子吧!?”最后的几个字韦伯说得咬牙切齿,昨晚翻云覆雨的片段又在他的脑海里时不时地探出头。

(可恶、可恶!把我当作笨蛋……!)

“不,韦伯威尔维特。”红发妖精突然严肃了起来,一双红色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韦伯。

“干、干什么啦,突然这么严肃……”

韦伯不想承认他确实被妖精突如其来严肃地称呼他全名给吓到了。

“这个世界已经被魔物入侵了,准确来说,魔物本应该是只存在于我们时空的东西。但是似乎是位面融合或者是……”美少年不由自主地拧了一下眉,斟酌了一下措辞,“……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让魔物入侵到你们的世界中了。”

“但是毕竟是不同的时空,如果可以随随便便地从另一个世界过来,那么秩序和平衡也就不复存在了。因此我们采取的措施是:寻找有资质的人成为魔法少女,缔结召唤使魔——也就是我们那边的勇者,这样的契约,然后施展结界来讨伐魔物。”

(勇者?)

韦伯偷偷瞟了一眼他召唤来的红色大块头,看见的是他如同乖巧的小学生一般专心听课的姿势。

(这样的勇者真是让人感到不安,到底行不行啊?)

韦伯在心里嘀咕,但是也没有错过妖精的信息。他伸手拿起盛着牛奶的被子,轻轻晃了一下:“所以?和我有什么关系?从你的话来看,我完全是被无故牵扯到事件里的被害者吧?”

看着两个人讲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韦伯有点不安,但喝了一口牛奶还是继续说道:“说到底,我根本没有义务去帮助消灭魔物吧。完全是你们那边搞出来的事,然后随便挑了一个无辜的人——我,来帮你们收拾残局。哈哈。”韦伯冷笑,“别开玩笑了。世界和平这种东西根本无所谓,我两个礼拜之后就要期末测验了你知道吗?我还有空去讨伐魔物?”韦伯威尔维特对此嗤之以鼻,“别再浪费时间惹我发笑了。”

“可、可是……”红发妖精一脸焦急,还想再说些什么。

但是韦伯举起手,不耐烦地挥了挥:“听懂了吗?我不会去做什么魔法少女这种无稽之谈,这个租房也根本没有空余的地方给你们吃饭睡觉。听懂的话就赶紧离开吧!”

说完也不管这两个人的反应,直接将他们推出房间,“啪”地关上了门。

站在楼道口飞来飞去的妖精看起来愁眉苦脸的:“rider,怎么办啊?他不接受诶……”

闻言,rider只是笑了一下,说:“放心,不会的。”

而另一侧,韦伯把自己整个人包裹在被子里,蓬松柔软的被子上似乎还隐隐残留着男人雄厚的气息。

(搞什么啊……)

他自暴自弃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他们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没错,和我完全没关系才对!)

将头埋进沙坑里的鸵鸟,是否与自己有着相同的感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