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oe】无cp向合集

Chapter Text

*充满雷梗和ooc的全员生还欢乐向
*没有逻辑可言大家开心就好的快乐世界!
*无cp向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阿藤看着眼前的光景,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脑袋。亮黄色的发丝被他揪地有些乱七八糟地竖起着。

在阿藤眼前的毫无意外,是那张熟悉的脸——白色的乱糟糟的头发,带着眼镜,嘴角露出轻浮笑容的男人。

然而还没等那位男子开口,就被另一个声音抢先了。

“如你所见,阿藤桑~!”

属于后辈信浓元气的声音从嘉纳的身后穿出来。如果是往常的阿藤应该也会被这种元气的声音治愈不少才对,但今天他却觉得脑阔更疼了。

“不是如你所见的问题吧,你们一个两个,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诶嘿嘿嘿~”

“傻笑也糊弄不了我!”

“话是这么说,但是面对这样的我们也忍不住会心动吧?♡♡♡”

眼前名为嘉纳的白发眼镜男恬不知耻地说着雷人台词,甚至还给阿藤春树抛了一个wink,阿藤觉得今天的的他一定是走错了世界。

变态研究院和他的元气后辈信浓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以往还能用“帅气”来形容的两个男人今天都穿了一件女仆装———黑色的裙摆,洁白的蕾丝,墨色的长筒袜与裙摆间的绝对领域——衣服很好看但是为什么是两个男人穿啊?!

阿藤有些绝望地看着嘉纳和信浓干瘪的胸口,风往他们没有的部位呼啦啦的吹,像是晾衣架上随风飘动的衣服。

“讨厌啦,小麻生~~~对着我的哪里在看喵~~☆”

嘉纳用夸张的动作表演出娇羞少女捂胸口和裙摆的特技。但是他轻浮的语气却只让阿藤想揍他,就连玛丽莲梦露的演技都不如他。

“绝·对没有在看你的部位。”

阿藤试图用重音来表达他内心的崩溃。但是嘉纳只是爽朗地笑着,好像他的想法丝毫没有传达到嘉纳那里。

“………所以,信浓,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藤扭过头,决定还是从刚刚起就带着傻乎乎笑容的后辈那边问起。就算信浓有的时候天然呆到不可思议,但是至少说的话还是比较靠谱的。

“诶———阿藤桑是忘记了吗?”

拥有像小狗一样蓬松头发的后辈拖长了音,甚至为了表达不满还微微鼓起来嘴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阿藤。

“诶、忘记了?”

“就是我们之前一起商量的嘛!说是要回忆学生时期的文化祭,大家一起讨论主题来着。

啊,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阿藤春树努力在大脑里寻找记忆的碎片。好像确实参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讨论会,不仅有信浓嘉纳柳和花莲一行人,甚至至高天研究所的人都来凑热闹,连他的父亲原田实和义弟丽慈也被一同邀请了。乱哄哄的吵闹声在阿藤的大脑里显然留下了不是太好的回忆。

介于他对于他的过去没有多少归属感——属于叽井晴己的人生在他的眼中仿佛是另一个人一般,再加上学校里除了音羽之外根本就没有朋友,他对文化祭回忆这种东西实在是性质不高。

然后阿藤春树就偷偷在角落里打起了瞌睡。

“我就知道那个时候阿藤桑一定在走神——!”
信浓稍微提高的声线将阿藤从回忆里拉出来,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又一次走神了。

“抱歉抱歉!所以主题是……”

“哼哼,那么再告诉阿藤桑一次吧,那就是———”

“反串咖啡厅!”
“反串咖啡厅哒~~♡”

两位成年男子的声音在阿藤的耳边仿佛惊雷。后者甚至用甜腻腻的语气再次补充了一句:

“还有限量版甜甜圈哦啾♡”

“你们是去做店员的吧不要擅自吃店里的东西啊!!”

阿藤春树从未觉得如此身心憔悴过。

“阿藤殿?”

阿藤的身后传来了相场的声音。阿藤觉得这往日让他安心的声音此刻仿佛披上了一层圣光。如果是相场的话现在一定也能说服他们,不要举行这个奇奇怪怪的文化祭活动的。

“相……”

感动的心情还没有维持一秒,那个“场”字就被阿藤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眼前的相场也换上了女仆装。黑色的大号皮鞋在地板上发出踢踢踏踏的响声,相场显然被精心打扮过,连头上都带了蕾丝猫耳头箍。但是阿藤看着相场呼之欲出的健壮肌肉,隐隐要将黑丝袜冲破一般的壮实大腿,阿藤在心里嚎叫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不愧是运动天才帅哥相场,肌肉真好。

如果不穿女仆装就更好了。

阿藤想要劝说相场来说服其他人的计划还没开始就破灭了。

阿藤凭借自己出色的观察力还成功地看见了相场紧张的表情,和脸颊上浮现的一丝红晕。

怎么这孩子还在害羞激动的。

阿藤在心里酝酿了一会儿,最后面对大学生澄澈的眼神憋出了一句话:“啊哈哈,相场桑打扮的挺精致的……”

语气尴尬地就差撞墙了。

但相场似乎没有察觉到这有些奇怪的气氛,他有些羞涩的摸了摸脑袋:“其实高中就打扮过了的,很久没有尝试了,但是蛮担心妆没化好之类的…”然后他望向阿藤身后,紧接着眼前一亮。

“信浓殿和嘉纳殿,已经准备好了?真快啊!”

“其实大家都准备好了啦~”

嘉纳推了推他的眼镜,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摊手说道:“大家看小麻生迟迟没来,就担心是不是出了状况什么的~就让我过来看看了。”

“我是自己要过来的!”

信浓自告奋勇地举手,朗声接着嘉纳的话说下去:“因为很担心阿藤桑嘛,诶嘿嘿。”

“嗯嗯~现在也只差小麻生没有换装了呢!☆”

话音落下的瞬间,三个人讲视线对焦在了 想要在角落假装自己是个透明人偷偷溜走的 阿藤春树的身上。

“小麻生不会是想要逃跑吧?ww”

“不、不,怎么会……”

一颗豆大的冷汗从阿藤额头上滴落。

相场辩驳:“阿藤殿是不会逃走的!这点在下再清楚不过了!是吧阿藤殿?”

“额,嗯………”

“我也相信阿藤桑!”

信浓和相场求求你们不要再用这种纯真的目光看着我了!!阿藤抓狂般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我知道了啦!!换就行了吧?!”

 

 

阿藤春树在过去的28年中经历过不少风风雨雨,从校园欺凌到捣翻人体实验宗教组织“至高天”,找到老爹结识意大利的义弟还有了朋友,阿藤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比大多数的人要波澜壮阔了许多。

但是阿藤却认为,今天的他似乎真正的失去了某种东西。相场在高中就失去了吗,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吗?

被按着套上女仆装,有点晕乎乎的阿藤春树被后辈和相场一左一右地亲切地搀着,不至于因为高高的黑色皮鞋的鞋跟而东倒西歪地乱飞。嘉纳则踩着皮鞋健步如飞。

“小麻生真的很不适应呢?~”

“你们为什么能这么快适应这才是问题吧?”

阿藤有气无力地反驳嘉纳。

“阿藤殿加油啊!很快就走到会场了!”

“阿藤桑你可以的!”

年轻人叽叽喳喳地,洋溢着活力的打气声在阿藤艰难地走路中喋喋不休。阿藤觉得自己好累,但是也不会拂了后辈的好意,只能哭哈哈地迈着小碎步接着前进。他现在唯一感到庆幸的就是他们走的这条路上基本没什么人,不然他以后可能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周围的邻居。

“啊,是麻生…阿藤先生?”

所谓坏事一件接一件,熟人也是一个接一个地出现。说话的人是一个有着墨色头发的温柔女性,脸上带着治愈系的微笑,此刻正穿着笔挺的服务生西装,整个人看起来爽朗又洒脱。

“柳桑…”

“阿藤先生没事吗?需要我来扶一下吗?”柳仁奈的关心没有丝毫的虚假,但是他身边真的没位置了。

于是阿藤打了一个哈哈,刚准备拒绝柳的好意,就看到挽着柳的手臂的人气急败坏地喊出声:

“仁奈———!!”

“不是啦阳,只是看阿藤先生很辛苦所以想要帮忙……”

“难道我就不辛苦吗?!”

阿藤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才分辨出来挽着柳的人正是她的恋人:蛇渊阳。

蛇渊虽然也穿着女仆装,但是和其他人的超短裙潮流款式似乎有点不一样。蛇渊穿着的女仆装是长裙款,配上泡泡袖和修身的腰部涉及,相当经典的欧洲古典风。但即便如此,蛇渊也没能逃离高跟鞋的噩梦,甚至因为不熟练会踩到长裙而变成了噩梦·hard难度。

“嗯嗯,知道了啦阳。”柳极富耐心地安抚着恋人。柳也穿了高跟鞋,平时他们的身高就没有太大差异,结果现在都穿了高跟鞋,也没法分辨出谁更高一点。但是因为蛇渊不熟练高跟鞋的使用的原因,他只能臭着一张脸,歪歪扭扭地挂在柳的身上,颇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想出这个活动的人给我感受地狱的业火吧………”

“阳也真是的…”柳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只能抬手朝阿藤那边挥挥,“抱歉了,我这边要带着阳……会场就在前面了,我先失礼了!”

“嗯~放心吧我们会把小麻生好好地带过去的☆”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阿藤已经不想回忆他最后到底是如何走到会场。但是他想,进入会场后的场景估计是一生都不会忘的:

咖啡店意外的感觉整洁,能看出是被人用心打理布置过的。阳光透过店中的玻璃窗洒落下来,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宇津木和初鸟正站在柜台旁边。宇津木负责传教…宣传咖啡店。初鸟则是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看着其他人微笑。

榎本打扮的很性感,即便是男装也无法掩盖的波涛汹涌,再加上她与柳不同。榎本刻意地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领带歪歪扭扭的,此刻要是再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那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总裁大人。

蛇渊和柳依然甜甜腻腻地进行小情侣之间的交流。

花莲酱穿着小小的定制男装,快乐地走来走去,甚至绅士地拉住他爸爸的手,说是要保护他不要摔到——还有旁边的仓知先生。阿藤与熊崎和仓知交换了一个眼神,确信了对方都是屈服于命运的可怜同伴。熊崎先生居然还专门剃了腿毛,看着他在空气中颤颤巍巍的大腿,阿藤一瞬觉得自己的处境至少不是唯一一个真是太好了。

“哟,春树。”
“尼桑。”

血缘上是他父亲的原田实——或者说是实光朝他走来,随意地打了声招呼。他的义弟叽井丽慈也带着一抹笑意,向阿藤点了点头。他的手上还抱着相场家的猫——明明看起来一副不良的样子,受到猫的亲近这点真是让阿藤有那么一点点嫉妒。

他们两人选择的都是最正常的女仆装,没有嘉纳那样刻意的裁剪,也没有蛇渊包裹的那么严实,简直是普通的咖啡厅会见到的女仆一样。这两个人走路的速度比平时慢了很多,想来也是还在慢慢适应高跟鞋的缘故。

“老爹,丽慈。”阿藤也朝他们点点头,慢慢地挪过去和他们交流起来。

“你们也来啦?穿的习惯吗?”

阿藤带着有些揶揄的笑容看着他们两。

“怎么会习惯。”原田摆摆手,“但是确实很怀念了,这样的气氛。”原田有些出神地看着阿藤,接着又笑着拍了拍叽井的背,“丽慈一直都在意大利,还没参加过这种文化祭。”

“是啊,想感受一下气氛——没想到这方面日本相当厉害啊。”

“等一下老爹,别给丽慈灌输什么错误概念啊!”

“我什么也没说。”原田一大把年纪了,身为人父此刻却露出无辜纯洁的表情。

就算阿藤知道这是他爸的表现欲泛滥,但他也没办法把这话说开,只能长长叹了口气:“……行吧。”

毕竟是自己的爸爸和弟弟,做什么当然都选择原谅。

 


此刻柜台那边传来了麦克风轻微的噪音,紧接着就是初鸟创的声音从麦中传了出来。

“很高兴大家能来一起创造这个文化祭……”

就像以前校长一样的台词啊。虽然阿藤已经觉得记忆相当的模糊不清,但是这种熟悉的感觉确实勾起了他残存的一点点记忆。

初鸟闭着眼睛,即便是客套的台词也被他朗诵的仿佛是赞美神的诗篇。他的身边摆着一簇簇的白色蔷薇花,花香伴随着初鸟的话语一同在店里流淌着。

阿藤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宇津木会成为初鸟的狂热信徒了,这样的一个存在,大概是人都很难拒绝。

“……以上。请大家尽情享受迟来的文化祭。”

初鸟微微笑着,宇津木带头鼓起掌来。

 

………虽然是莫名其妙的女仆装,但是仅仅今天一天的话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阿藤在心里如此想着,转身投入了这一片充满欢笑的小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