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rdhttr】

Work Text:

*

连原田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他已经被他的友人所吸引了。
蓬松的嫩粉色的头发,一直带着温柔又神圣的笑容。
身体内不同于常人的神圣的细胞。
Cell。

——美丽的造物。
初鸟创。

是的,他用造物来形容他的友人。但是人类也是造物不是吗?
无论是出于耶和华还是宙斯的双手,女娲捏出来的泥人,还是因为父母双方细胞的融合出来的新的生命物种,说到底都是造物。

但是创是美丽的。

我是一名神秘学研究者。原田实对自己的定义再清楚不过了。
神秘学是同时基于科学与宗教两类的学科。用科学解释神秘现象是科学探索。但是神秘学是将两者同时承认,并且在其中寻找联系他们之间的微妙纽带。

是的,就像是身为人类的初鸟创体内却拥有着至高细胞一样。

作为神秘学研究者的本能驱使着他去接近初鸟创,同时在他没能留意到的时候,他的行为中也少许混入了一些信仰。

但是,原田实依然坚信着:创是人类。

已经有无数的人将他奉为星,视为神,是人间的救赎。如此肮脏扭曲的欲望如果有实体,恐怕已经作为黑泥将创所淹没了。

为什么都在追逐着作为神的创?就算是来源于更高层的神的细胞,更多组成创的是人类的细胞。
能够思考,会温柔地说话,会带着善意的微笑,会朝着他所能够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没错,创是人类。

无论是来源于哪里的细胞,植物也好,动物也好,神的细胞也好,终究是被合并为“造物”的分类。
人类是造物,初鸟创是造物,所以初鸟创是人类。

所以,至少我要对他说:“创,你是人类。”

稍微有些异于常人,但是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人类没错。
如果宇津木将他视为神,我不介意与他背道而驰。
如果全世界都将他视为神,那我可以与世界为敌。

当原田实坐在木屋中的窗前,握住初鸟给予的十字架,回忆着他们的相处的时候才能感到些许的慰藉,支撑着不断崩溃的他自身。好让他不在这如同窗外的瓢泼大雨和电闪雷鸣的人生中,像劣质的木船一般支离破碎地散架,最后变成碎片,一块块地沉入海底。

屋外种着葡萄,但是现在只有葡萄藤歪歪斜斜地攀附在支架上。
还没有到能够结出果实的时候。

雨点打落在绿色的藤蔓上,脆弱的叶子没办法接住哪怕一滴雨水,只能任由它顺着自己的躯干,与其他水滴一同汇合,渗入泥土里。

创……。

他喃喃自语着。

夫人、孩子。
药,游乐园。
结束,死亡。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初鸟创的脸上。
那是和煦的微风,斑驳的阳光,树木和泥土混合而成的味道。
他宁静地闭上双眼,头发被微微拂动,对着原田实和宇津木绽放出纯净的笑颜。

创,你是否现在依然在微笑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