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带卡】精神病院的我和你和他(1-2)

Chapter Text

*

 

“我说了你千万不要害怕。”
少年稚嫩的面孔看起来异常严肃,确定了我有挺直脊梁好好聆听之后,他压低嗓音神神秘秘地开口了。
“其实,这个世界是假的。”

“嗯,原来如此。”
我点点头,将‘世界是假的’这一信息记录在本子上。
“.......”
“怎么了?”
“不是,我说你......”少年盯着我的脸,似乎等待我露出其他的表情未遂后纠结着开口道,“就这样?”

我被他的反应逗乐了:“还要怎么样?”

“你还是不是医生啊?我都说了这个世界是假的诶!”
带土还嘀咕了一些诸如“这家伙没问题吗”“有没有医护执照啊”之类的话。
他忍不住提醒道:“比如说‘你这种是典型妄想症’。”
“可是你不是说自己没妄想症吗。”

带土明显被我的反问哽到,眨巴着他圆圆的红色眼睛,耳根逐渐染上红晕,看起来是要恼羞成怒的前兆。
我赶紧哄他:“世界是真是假这个姑且不讨论。我不知道之前接手你的医生是怎么样的,但是就我而言,诊断妄想症也需要多方面的考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决定的事。”
我想了想,又补充道:“再说不是有很多猜测吗?‘缸中之脑’、‘游戏人生’这样的话题可一直经久不衰啊。”

带土显然对后面的词不理解,估计平时也不看科普杂志,我便没有多解释。
但是看着他安静下来我显然松了口气。

又要人否定他不是妄想症,又希望我能做出和之前的人一样的反应给他增强安全感,一旦事情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脱离他的掌控情绪就会剧烈波动且无法掌控......
毕竟还是忠于本性的少年,短短的会面时间让我把带土的性格摸了个七七八八。
但这孩子的脾气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啊......
我扶着脑袋叹息一声,我可真是太难了。

“说起来啊卡卡西。”
“嗯?”
直接就称呼名字了,还真是没有距离感。但我倒是无所谓,一个名字而已。

“今年几岁?”
“26。”
“婚姻状况?”
“没有。”
“感情生涯?”
“没有。”
“喜欢的对象?”

我忍不住抬起手低咳了一声,把放松下来的坐姿重新调整回最开始的精英医生样。
“查户口本呢?”
“嗯,那就是没有。”
少年完全没有理会我的质问,只是满意地点点头。
“不错,你合格了。”

“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你有资格成为我的朋友。”

“.......没大没小。”
我看着眼前一副自信骄傲样子的带土,垂着眼睛,又恢复了日常懒洋洋的模样。

“但是不行,你是我的病人。”
我用严肃的口吻告诉他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你是我的病人,我要对你负责。随随便便和病人建立其他的亲密关系是非常没有责任担当的做法。”
“况且我们见面才一个小时不到,我或许与你想象中‘旗木卡卡西’相差之大到你无法接受,草率的决定说不定有一天会让你后悔。”

“我才不会后悔!”
带土梗着脖子喊到,但还是像漏气的小皮球一样,委委屈屈地说:“好吧。”

这可真是一个棘手的病人啊........水门老师是怎么想的才把他丢给我的呢?明明我是初学者才对啊。

我抬头看看时间,一小时的会谈差不多也要结束了。
“那么宇智波带土君,还有什么特别想和我说的话吗?”
我合上本子整理了一下大衣,准备离开。

“卡卡西,没事的话我可以来找你吗?”

这话我倒是没想到,直接愣在了原地。
“怎么说?”好半天我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明明才认识了一小时,按照最初见面的反应他应该也不是自来熟的类型。
“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少年犹豫着开口,注视着我的红色的眼瞳变得比之前更加奇异,好像能够看见什么在里面缓缓流动一样,“想和你多说点话。”
“这......”
“再说你都拒绝做我的朋友了!留个联系方式怎么了?明明是我的医生吧!”

我到底还是被这句‘我的医生’打败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怎么说也得照顾好第一任病人。
我把手机号誊抄在小纸条上递给他,带土却当场把手机拿出来输入进去,还给我打了个电话。
直到确定我把他的号码也存下来后,他才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记得要回复我哦!”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有什么突发状况也联络我,我一直都在。”
“嗯!那明天见!”
“明天见。”

直到走出病房我还有点恍惚,现在医患关系的进展速度可真是越来越不得了了啊......
我站在走廊上看着重新合上的病房门,一切又恢复了最初的宁静,就像打开这扇门之前我都不知道里面有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刻着404的金属门牌如同封印一般,将我与带土再度隔离为两个世界。

奇怪,我怎么用了再度这个词?

“滴滴。”
打断我思考的是手机提示音,有人给我发了消息。
我打开查看,却发现发件人来自波风水门。
【水门老师:卡卡西,周末一起去吃饭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