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快]小龙小龙几点了

Work Text:

>>

 

万里无云,天空碧蓝如洗。金灿灿的阳光慷慨地洒向每一片土地,又被厚重的宫殿隔离开来,只能从窗户里透进一些余光。

往日安静到有些冰冷的宫殿,此日格外热闹,臣子、仆人、侍卫、骑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密密麻麻地呆在大殿里,交头接耳,神情即紧张又兴奋。

高座之上,国王小声说:“你真的确定会有……会来?”

“绝对会的,”公主一撩自己光滑的长发,神色满是胜券在握的骄傲,“我的预言不会出错。”

“大概是因为那颗‘雨之星’吧,”旁边传来优雅从容的声音,王子笑笑,“前阵子父王不是还大肆宣传了一番吗?”

国王很是忧愁地叹了口气:“我没想到它真的会来啊……”

 

存储皇家宝物的宝库里,一个黑发的少年挠着脑袋又转了一圈,小声嘀咕:“怎么没看见啊……”

 

“是‘他’,父亲,”王子耐心地纠正,“龙也是有性别的。”

“……”国王表示不是很想关心这种事。

“宝石不是已经被收起来了吗?”王子说,有点不解地看看他,“不必如此忧愁。”

“唉,”国王叹了口气,“我儿,你可知龙的本职是什么?”

王子的眼神一晃:“是……?”

“是抢公主啊!”国王悲愤地一拍扶手,底下的不少人有点困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万一他没找到宝石,回头来把红子带走了……”公主很不屑地哼了一声。

“……”王子嘴角一抽,默默看了一眼公主磨得反光的指甲,还有拿在手里的魔杖,决定不对此发表意见和看法。

“对了,”国王侧了侧身,悄悄问道:“你们把宝石藏哪儿啦?”

 

“真的找不到了。”黑发少年郁闷地叹了口气,“也太没有挑战精神啦!逼我当面追问啊!”

 

王子眨眨眼睛:“当然是放在足够安全的某个人身上。”

国王很警惕:“不会是你吧?”

王子笑而不语。

国王有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还没说话,忽然下意识地屏息。人群骚动起来,四处张望着,每个人都有着隐隐的预感:有什么来了。

有什么来了?

空气中传来风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

砰!

窗户猛地被撞开,碎裂的玻璃伴着清脆的声音落下,人们喧嚷着往更角落的方向躲避。国王紧张地睁大了眼睛,公主和王子却在一瞬间站了起来。

如此华美,如此优雅,如此神秘而令人难以逼视——

是龙!

是龙来了!

那龙停在窗棱上,收拢了翅膀,歪着头看着他们。它身上有着格外美丽的银色鳞片,伸到室内的那一部分躯体也在闪闪发光,仿若流淌的水银。

“亲爱的国王陛下,”龙说,听起来还挺彬彬有礼的,“请问我要找的那颗宝石,在哪里呢?”

“笨蛋!”公主斥道,“怎么可能拱手交给你呢!我们当然已经藏起来了,哦呵呵呵呵——”

伴着这阵尖利的笑声,银龙很困惑地眨了眨眼——至少王子觉得他看起来很困惑。

他听见龙小声嘀咕了一句:“可是我只会偷宝石,不会抢哎……”

王子轻轻咳了一声,借此掩盖自己的笑意。这一声很轻,但不知怎么,似乎是被银龙听见了。他看见龙转过头来,很认真地看了看他,又扫视了一圈其他人,仿佛是想清楚了什么似的,缓缓点了点头。

王子:“……?”

下一刻,银龙俯冲了进来!

众人尖叫着作鸟兽散,国王吓得一歪,险些从王座上滑下去。公主的双眸隐隐发光,身边的空气扭曲着红色的波浪,随时准备吞没那条不知天高地厚的龙!

‘胆敢掳走我的话……!’她这样恶狠狠地心想。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龙选择了王子。

它俯冲而来,轻柔而坚决地抓住了王子的腰,又回身从窗户中飞离。它的翅膀也是洁白的,动作从容而优雅,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中,看起来竟有一丝神圣。

“你的剑呢,你的剑!”国王急得跳脚,冲王子大喊,但很快一人一龙就消失在了窗户能看见的范围里。

“红子你、你,你刚刚怎么不出手啊!”

公主僵在原地,片刻后坐回宝座上,用力一哼:“眼光这么差的龙,不可能活得久的!”

公主怒火朝天地说。

 

“……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三十五秒,”龙听见它身下的人类说,“还没飞到地方吗?”

“快了快了……”龙说。它随即反应过来,纳闷地问:“你怎么知道时间的?难道你一直都在读秒吗?”

“如果有必要,我也不是做不到,”人类用很好听的声音回答它,“但是我有怀表。”

“咔哒”一声,王子盖上了怀表的盖子,揣进了怀里。因为龙只抓住了他的腰的缘故,他的双手仍能自由活动,此时正无聊地搭在龙爪上,用目光仔细研究那些鳞片。

“怀表喔……”龙说。

“嗯。”王子说,“你知道怀表是什么吧?”

“知道啊,”龙说,听起来对这个话题不太感兴趣,“人类用来计时的。但是对我来说用处不是很大。”

王子挑挑眉,“因为龙的寿命太久了吗?”

“这么想也可以……”

“但你还是小龙吧。”

龙在空气中一个趔趄,幅度很小,但和龙息息相关(字面意义上)的王子还是感觉到了。

王子补充道:“未成年的意思。”

龙不吭声了,猛地一扇翅膀,飞行速度加快,气流吹得王子不得不闭上眼睛和嘴巴,双手挡着自己英俊的面部,心里腹诽着小气的龙。

 

王子被带到了一座荒无人烟的岛上。

字面意义上的荒无人烟,毕竟这个岛的居民只有银龙这一位而已。但是岛上风景倒是很不错,草木旺盛,有高耸入云的树木,也有娇柔灿烂的花朵,似乎还有几只小动物?

他真心实意地夸赞道:“这个地方不错。”

“那当然咯!”银龙骄傲地说,“这是我挑的地方!”

“哦——”王子很是腻味地感叹了一声,鼓了鼓掌,随即笑吟吟地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呢?”

“我住这里啊,”银龙理所当然地说,“在你们告诉我宝石在哪里之前,你就一直在这里。”

王子眨眨眼睛:“就这么想要那颗宝石么。”

银龙哼了一声,仿佛伸了个懒腰似的,身体舒展开来,骨骼发出劈里啪啦的碰撞声。那双翅膀下意识地扇了扇,扬起一阵风,王子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躲开那股气流。

“……”他惊奇地看着从逐渐安静下来的位置走出来的少年,一时间忘了说话。

那黑发少年生的模样神气极了,看着他的样子,笑着说:“怎么了?是不是很羡慕啊?”

“你……”片刻之后,王子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眼睛亮晶晶的,笑容里带着一种喜悦,“你比我想的还要小一些。”

“吼吼!”小龙怒发冲冠,张牙舞爪的扑向他。

在有来有往地打闹了一阵之后,王子忍着笑,强行拉开了距离,蹲下身,看着一脸不爽盘腿坐在地上的小龙,说:“好了,好了,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干什么,”小龙警惕地看向他,“龙的名字可是很珍贵的!”

“总要有个称呼,”王子说,“不过一直叫你小龙我也不在意。”

小龙愤怒地拍了一下地(沾了点泥土在手掌):“不行!”

王子摊了摊手。

小龙转了转眼睛:“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白马,”王子说,被小龙无语地摁住嘴巴(用的另一只手),“能不能有点诚意,我知道你是白马王子。”

他等了一会儿,确认王子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才松开手。

王子碰了碰自己的脸庞,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姓白马。我的全名是白马探。”

“……”

“嗯?”白马眼睛弯弯,歪过头看着他。

“哦……”小龙勉强回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尾巴不开心地在空气里一甩,“我叫黑羽。你知道这个就可以啦……”

他有点没精打采的,白马说:“可你不是银色的龙吗?”

“可能长大了会变色吧……”黑羽说,有点忧郁地低头看了看自己,“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颜色。”

“很漂亮喔。”白马说。

“还用你说。”

 

 

晚上的时候黑羽终于在白马的委婉提醒下想起人类需要进食,为此他钻进了自己的库房,拎了一头奄奄一息的野猪出来,往白马面前一扔:“这个行吗?”

“理论上来说可以,”白马依然保持着完美的微笑,“但是黑羽君,人类是不能直接吃的,需要二次加工。”

小龙眨眨眼睛:“我不会。”

“……猜到了。”白马长叹一口气,“就请黑羽君帮我宰杀然后剥皮,可以吗?我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工具……”

“我可以吐火球,”黑羽长出尖利的指甲,对着哼哼唧唧的野猪比划了几下,有点不知该从何下手,“如果你还需要什么调味品之类的……那个,你看看我卧室旁边的房间里有没有。”

龙居然还睡卧室……白马深感自己又学到不少龙类知识,应了一声,勇敢前往龙的巢穴。

而事实上龙的卧室和人类的卧室区别很大。白马看着铺了一地的金子,缓缓回忆了一下部分龙类科普:龙喜欢睡在金子上。

“……。”

隔壁房间果然还有着一些调味品,白马简单翻了翻,最基础的盐和糖是有的,还有一些孜然。那些瓶瓶罐罐被乱七八糟地堆在柜子的某一层,看得出来主人很少使用。

他挑了一些带出去,就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正蹲在地上,听见他走路的动静之后,可怜巴巴地抬眼看他。

白马下意识摒住了呼吸,心脏疯狂跳动起来。

“它溅了我一身……”小龙听起来怪委屈的,“以前不会这样的……”

白马深吸一口气,走到黑羽身边,把调味品堆在柴火不远处,低声询问:“要不要去洗个澡?”

想来也是,他以前进食大概都是龙类的姿态吧,以龙族的体格,一口足以吞下大部分猎物,确实不需要这么费劲。

他碰了碰小龙的脸,沾到的血还是温热的。

黑羽眨眨眼睛,点点头:“那你等我一下哦。”他给白马指指,血淋淋的肉就堆在摊开的猪皮上,“我没太留意过人类怎么处理食物,实在不太会弄。”

白马扭头看了一眼,黑羽站起来往岛边上走去,走到边缘时愣了一下:“哦对。”

他转过身,打了个响指,一股跳动的火焰落进柴堆里。

“你加油嗷!”他冲白马晃了晃胳膊,快乐地跳进周边的海水中。

 

黑羽回来的时候浑身湿淋淋的,衣服倒是很干净,白马没忍住多看了一眼:“是你的鳞片化形?”

“嗯嗯嗯,”黑羽应声,甩了甩头,水珠从发梢甩出去,有几滴弹到白马脸上,“变成什么样子都可以,很方便哒!”

白马不动声色地蹭了蹭脸上沾到水的部分,礼貌地颔首:“确实有感觉到。”

黑羽凑过来:“肉烤好了吗?”

白马撕下肉条,慢条斯理吃了,才点头:“早就好了。”

“给我尝尝给我尝尝啦,”黑羽喜滋滋地伸手去拿,白马的“小心烫”卡在喉咙里,沉默的看着小龙轻轻松松撕走了一半。

我真傻,真的,白马心想,龙族各个皮糙肉厚,这点温度算得了什么?

“好吃吗?”他问。

“好吃好吃。”黑羽一边往嘴里塞食物一边说,“确实好吃!看来书里没骗人。”

“如果你也喜欢……为什么自己不学着做?”

黑羽撇撇嘴:“太精细了……费半天劲做出来的也就够我当零食吃,怎么当正餐嘛!”

说的也是。

白马抛出第二个问题:“你这次是冲着宝石去的吧,为什么会带走我?”

“唔,”黑羽舔了舔手指上的油脂,想了想,说:“找不到宝石嘛,挑个人质啦。你头发金灿灿的,长得也好看,穿的也好华丽,我比较喜欢你嘛。”

“……”白马无言,回忆了一下红子的深红色长发,和她格外偏爱的暗色系装扮,还有他被龙带走时那张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漂亮的脸。

最终他缓缓说道:“……这些话,最好不要和公主说。”

换来小龙一个疑惑的眼神。

 

**

 

“我需要床,黑羽君。”白马站在门口,面无表情,态度非常坚定,“我必须要床。”

黑羽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金子有什么不好吗?金子有什么不好吗!”

“非常好,”白马说,“但我需要床来睡觉。”

“没有床,”黑羽无辜地看着他,“你可以睡我身上,我肚皮很暖和的。”

白马:“……”

“干什么呀!”黑羽不开心地说,“我睡相很好的,不会半夜压在你身上的。”

“如果压住了的话,我会死的。”白马冷静地说,“我需要床。”

“单独的。”他补充。

“真的没有!”黑羽气得一个仰倒,摔进金币里,滚来滚去,金币发出哗哗的声音,“我又用不着,怎么可能会有床啊!”

白马捏了捏鼻梁,叹了口气:“那就请黑羽君陪我做一个吧。”

“……啊?”黑羽愣住,支棱起上身,眨巴眨巴眼开始思考起来,“凑合凑合的话……好像也能凑合出来一个……”

“你这里不是有一些人类物品吗?”白马提示他,“应该会有类似的东西的。”

最终他们从黑羽的库存深处翻到了一张沙发。宽大,破旧,但还是软的。

“……也行,”白马评价,“能凑合着用。”

“我给你找块干净的布铺一下。”黑羽很积极,嗖得一下就不见了,过了一会儿抱了一张偏蓝色的布跑了过来,白马抖开一看,已经有点褪色,是很有故事的布料了。

生活不易,白马叹气。在睡觉前,他说:“黑羽君,如果可以的话,明天能去人类世界给我买张床吗。”

“可,可以吧。”黑羽说,“贵吗?”

白马回忆了一下他一屋子的金币,摇摇头:“很便宜。至少对你来说是这样。”

“哦……那行啊!”

 

在正式进入梦乡前的最后一秒,一人一龙都缓缓生出一丝迷惑:和人类/龙其乐融融和谐共处……

我这是在做什么……?

 

**

 

下暴雨了。

白马揉了揉眼睛坐起来,他很不习惯这个环境,感觉身上隐隐有些酸痛,下了床简单地拉伸了一下身体。

山洞外的雨水流了一些进来,白马向洞口走去,迎面扑来清爽的风,带着下雨时特有的淡淡泥土腥味。他只能听到暴雨倾盆的声音,一时间仿佛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黑羽坐在岛的边缘,双腿在空中晃来晃去,人也跟着晃来晃去。他的背后生出了一对翅膀,交叉着拢在上方,像一把简陋的伞。暴雨扑打在薄如蝉翼的翅膜上,那双银色的翅膀却连颤动的反应都没有。

他听见走动的声音,扭过头来,看见白马站在洞口,便高兴地冲他挥挥手:“喂!白马!你快来看看!”

他的蓝眼睛在灰蒙蒙的天气里依然灿烂明亮。当雨水打到他的身上时,那个位置会有一层淡淡的光流过,很像鳞片的波动。

白马下意识向上看了一眼天空,雨点在空气中连成密密麻麻的丝线,猛烈地下坠。他试探地伸出手去感受了一下,手掌感到一丝被打击的痛感。他穿在身上的丝绸衬衣也立刻湿了,柔软的白色灰暗下来,贴在他的皮肤上,透出一点肉色。

黑羽从刚刚起就侧着身看他,见到此情此景,心里嘀咕“人类真是娇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王子殿下迈步就真的要冒雨走到外面来。

“唉等一下——!!”他吓得大喊一声,王子殿下果然收回了脚,有点困惑地看着他,鞋尖湿淋淋的,泛着水光。

他撇撇嘴,从地面上站起来,浑身湿哒哒地走到白马跟前,一双翅膀扑楞了一下,甩了甩水。“我可以分你一个翅膀遮着啊。”他展开了自己的左翼,翅膀微微往里收起,俨然一副“替你遮风挡雨”的模样。

白马愣了一下:“谢谢。但是,黑羽君,恕我直言——这个大小恐怕遮不住多少。”他含蓄地回望小龙。

小龙看了回去,三秒之后,反应过来身高差,内心大怒:我靠,不是吧,用得着吗?

但是毕竟是他提出来的邀请,对方也毕竟是个脆弱的人类,宽容大度的小龙哼了一声,傲慢道:“这还不简单?”

一双翅膀缓慢地在白马眼前抽条生长,之前下端只将将够到黑羽的腰,但没过一会儿就已经垂到了地面上。这个大小,别说是遮雨了,藏个人都行。

“怎样?”黑羽得意洋洋,露出一颗很可爱的小虎牙,翅膀忍不住一扑,带来一股凉风吹到白马身上。白马缓缓点头,很是诚恳,看着黑羽的眼睛:“很厉害。”

黑羽又指指他的鞋:“我看你还是脱掉比较好,这个看起来不太好收拾哦?”

白马短暂思考了三秒,同意了他的观点。“稍等。”

“?”黑羽歪歪头。

他看见白马回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仔细而又优雅地脱下了长靴,又慢慢把长裤也往上卷了一部分。

白马显然很不习惯,赤脚站在地面上,眨了一下眼睛,才有点犹豫不定地向黑羽走来。

“呵呵,王子殿下。”黑羽无语地在内心翻了个白眼,礼貌地给他让出半个翅膀,示意他出来。

洞口之外的地方都是湿软的泥土,白马踩下去的第一脚就感到身体微微下陷,他低头看了一眼,随即抬头冲黑羽笑笑:“走吧,黑羽君。”

黑羽也跟着低头看了一眼,王子殿下的足背上透出淡淡的青筋,皮肤在黑色的泥土里白得甚至有些突兀。

他突然有种奇怪的心虚,别别扭扭地开口:“就,那个……小心石头哈。”

白马眨眨眼:“我会顺着黑羽君的足迹走下去的。”

 

等黑羽替白马把要坐的石头烘干了、两个人终于好好在边缘坐下了,白马学着黑羽,晃了晃悬在空中的小腿,问:“黑羽君喊我过来,是想让我看什么呢?”

“那里呀,”黑羽笑嘻嘻地说,“就是那里。殿下看不到吗?”

白马扫了一眼目之所及,有点好笑地问道:“该不会是皇帝的新衣吧?还是说,黑羽君忘了考虑到人类和龙类的视力范围?”

“……”确实忘了的黑羽强行憋住抽搐的嘴角,强词夺理道:“暴雨加大海唉!你们能有几个人看到这种景象!”

白马莞尔一笑:“确实呢,这么说来,还真的要感谢黑羽君抢我到这里。”

差点忘记自己在绑架人质的小龙:“……呵,不用谢。”

白马心情很好地轻轻哼笑了一声,不再和黑羽斗嘴,遥遥地眺望起天际和海平线来。

黑羽悄悄地扭头瞧了他一眼,王子殿下的头发在灰蒙蒙的光照下,仍泛着金灿灿的光,一些被风吹进来的雨滴沾在上面,晶莹剔透的,看得黑羽很想碰一碰。

他突然清了清嗓子,捅捅白马,一本正经地解释起来:“一般这种暴雨,都会有风,你知道吧。”

白马很想说从概率上来讲也不一定……但是他忍住了,他说:“嗯。”

“就……你看海面啊。”

一层一层的波浪翻滚着,架势不大不小。黑羽和白马一起看向海面,黑羽说:“最早我挑的岛有点浅呢,下暴雨的话会被涨潮淹到,很麻烦,换了好几个,最后选定的这个。高度刚刚好喔!”

“涨潮吗?”

“不单是涨潮啦!”黑羽笑嘻嘻的,远处又一个浪打过来,他揪住白马的袖子,快乐地欢呼:“要来喽!”

那浪一层叠着一层,扑到他们脚下时,已经足足有近十米高。白马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

浪尖没过白马的脚踝,一旁的黑羽脚掌乱蹬,在借此机会扑棱水玩儿。海水冰凉,褪去后被风一吹,白马忍不住把腿往后收了收。

“怎样?”黑羽眼睛亮晶晶的,显然觉得很好玩,“是刚刚好吧?”

“……确实。”白马缓缓点头,一滴水从他的发梢掉下来,落在他的鼻尖上。

 

 

托大翅膀的福,白马既没淋湿、也没着凉,但他依然坚持在火堆边烤了半天。

“考虑到你不会看病,我也不会,”白马说,“还是尽量杜绝一切可能性的好。”

黑羽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也用不着会啊。”

白马装没听见。

龙的血——可以治百病。

这是在人类世界一直都悄有流传的说法,据称几百年前也确实有人证实过。然而龙类越发警惕,以人类与龙类本身的武力差距来说,想屠龙变得越来越难。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龙变得越来越少见。

白马侧过头去,看着鼓着脸陪他坐在火堆旁的小龙,忍不住问:“你的父母呢?”

“玩去了。”黑羽没精打采地回答。

“你……”话说到一半,白马有些牙疼。相遇相处满打满算不过一天,有些话说出来实在不合适。最终他换了个角度,克制道:“可不要趁着父母不在就调皮啊。”

“我一直都这样啊……”黑羽有点茫然地看过来,过了一会儿,渐渐笑了起来。

“可不要小看我啊,王子殿下。”他冲白马在唇边竖起食指,面上泛起一抹神秘的笑意,看着不太像是一个和白马差不多大的活泼男孩子了,而是一个从容不迫的俯视者。

那双如碧空般的蓝色双眸里仿佛隐约浮动着紫色,被白马敏锐地捕捉到了,心中一动。

“我会认真看的。”他最终这样回答了,温柔得仿佛并非应战,而是情人间的耳语。

没等黑羽想好回应,他又说道:“但是,黑羽君答应我的床,好像也没有做到呢。”

“……”黑羽睁大了眼睛,“你看看这个天气!我怎么给你扛着床回来啊!”

“所以是要扛回来吗,”白马若有所思,“用龙身?会不会看起来太奇怪了。”

“……你这人。”

“我相信黑羽君肯定有办法做到的,”白马轻描淡写地说,“只是今天看到了暴雨,太开心就忘记了,是吗?”

“……太开心是没错的,也确实有办法。”沉默了一会儿,黑羽哼哼笑了起来,面目表情逐渐得意,“但是谁说我忘了!”

“?”

“床早就买回来啦!”黑羽嘿嘿一笑,“就是为了讹你的反应所以藏库房里了而已。”

“……”白马按了按额头,“虽然不太明白黑羽君的心路历程,但还是感谢黑羽君的帮助。我去看看。”

“谢谢我就对喽。”黑羽放松地双手支在身后,哼了一会儿歌,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疑惑地拧起眉毛:“……怎么还是觉得让那家伙占便宜了。”

白马躺在崭新的床上,开始了补眠。

 

 

**

 

黑羽吃着白马做的烧烤,神情肃穆地看了一眼遥远的太阳,又看回白马,神色有些忧心仲仲。

“怎么了?”

白马吃相斯文,除了最初的一把小刀之外,黑羽还被迫给他捎回了更多餐具(但他自己依然热衷手抓)。他察觉到黑羽的目光,抬起头来,赤色的眼睛看起来淡淡的,有些温柔,和将落未落的夕阳颇为相似。

“你这……你到这里都好几天了吧?”

白马掏出怀表看了一样:“三天四小时二十六分钟十八秒。”

强迫症播报完时间,把怀表收回怀里,对黑羽的牙疼表情视而不见,神情自若地问道:“怎么了?”

“你……堂堂一个王子,失踪了都没人找你的啊?”黑羽有点犹豫,“如果要找来的话时间也够了啊。”

“嗯……”身上一直带着定位烟花但一直懒得放的人很是敷衍地应了一声,手指在大腿上敲了敲,问他,“但是如果他们过来了的话,黑羽君说不定有危险吧。”

“就你们身边那群人吗?不至于不至于,我还没那么菜。”黑羽挥挥手。

白马:“……”

那是国王钦点的骑士们。

“但是,”黑羽看起来有点发愁,“你是我的人质唉!我要用你换宝石的!他们不来我怎么谈交易啊?”

价值一颗宝石的白马:“……”

“原来如此,”白马沉痛道,“在黑羽君的心中,只要宝石,不需要别的。”

“差……差不多?”黑羽舔舔手指上,“别的我也不是很需要耶。而且不是说那是颗很独特的宝石吗?会不会太贵了所以他们舍不得换……你是不是在家不受欢迎啊……?”

“……”白马闭了闭眼,复又睁开,心平气和地说:“可能是吧。”

 

国王:“红子呀……你说白马怎么这么久了都没动静啊……会不会是已经被龙吃掉了呜呜呜……”

公主看着水晶球里的人龙互动大发雷霆,差点把屋顶掀了,对父王的哭诉回以冷漠的摔门。

 

黑羽小声咕哝:“我得看看宝石啊……”他怪烦恼的,晃了晃脑袋,一头乱蓬蓬的黑发也跟着打转。“要不我再去一趟吧,”他往地上一躺,脑袋挨着白马的大腿,兴致勃勃地提议,“你知道宝石在哪儿吗?我去看看!”

白马低头看了他一眼,小龙兴高采烈的:“你看谁不顺眼,我也可以帮你出气呀!你要烧宫殿吗?”

“……这就不必了。”白马想捏捏鼻梁,随即意识到自己还在吃饭,放弃了这一举动。他又挤了一点柠檬汁(柠檬是黑羽找到的)浇在肉上,漫不经心地询问:“但是为什么非要看看宝石呢?”

“你猜呀。”黑羽嘻嘻一笑,眼神狡黠,仿佛这确实是一道重要的谜题。而白马点点头,接下了这个随口一说的挑战:“我会努力搞明白的。”

黑羽冲他眨眨眼,像是拉了拉勾:“行。”

他翻了个身,从地上坐起来,发了一会儿呆,突然说:“明天就去吧!”

“唔?”白马用餐巾摁了摁嘴角,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原路返回啊,”黑羽说,“还得把你带上。唔,不如这样——你告诉我宝石在哪里,我送你回去,等他们看见你肯定注意力都在你身上,我趁机去找到宝石——怎么样?”

白马挑了挑眉:“黑羽君很相信我会合作啊。”

“不然我就把你一个人扔这里咯,”黑羽嘿嘿笑了起来,“嗯,到时候王子殿下要怎么办呢?”

白马笑了笑,随口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可以把宝石给你。”

“喔?这么好?”

“当然是有交换条件的。”

“说说看。”

“嗯……我要一个你的信物,如何?”

“……?”黑羽缓缓睁大双眼。

白马好笑地说:“我还不至于用宝石来索要你的名字,如果你在吃惊这个的话。……信物什么的,你也可以拒绝,我相信凭你一个也可以拿到宝石。但,我可是很有诚意的哦?”

“醒一醒,王子殿下,”黑羽真诚地看着他,“我是一条龙,有的东西都在岛上,龙是没有信物这种东西的。”

“啊,是这样吗,”王子殿下笑起来,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确实没想到黑羽君这么的……”他停了一下,“两袖清风。”

你在说谁穷啊!!小龙很不爽地看着他,尾巴钻了出来,重重抽了一下地面,溅起尘土若干。

“肉还在这儿。”白马提醒他。

“哦哦。”他赶紧把尾巴收起来了。

黑羽:“……”

靠!

王子殿下无辜地保持微笑。

 

 

格外操心的国王陛下又去找女儿诉苦,忍无可忍的公主怒道:“好了啦,不要烦人了!白马探今天晚上就能回来了!!”

“真的吗!”国王大喜过望,随即又很困惑,“可是他要怎么回来啊……啊!莫非我儿神武英勇,打败了恶龙自己想办法回来了?”

公主呵呵一笑,听起来有点刻薄:“他大概乘云而归吧。”

此时,“云”正慢悠悠地往皇宫的方向飞去。

“黑羽君,”白马坐在银龙的背上,伏低身体,两条胳膊尽量抱住龙的脖子,顶着风大声说:“也不用飞这么慢吧!”

龙扭了扭头,那双泛着淡淡紫色的眼睛戏谑地瞥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可想好了喔”。

“我没关系的,”白马说,“和来的时候一样的速度就好了。”

银龙晃晃头,翅膀用力收拢,然后再次展开!他们的速度一下子就变得飞快,云雾从白马的身边掠过,地面的景色完全看不真切就已经消失成远方的地平线。白马往上看了一眼,星辰仿佛触手可及。

这就是黑羽平日里所能看到的景色么。白马若有所思地摸了摸手下的鳞片,光滑而坚硬,最外面滑滑的,有点像一层膜。

倘若此时有人向天空中看去,也只能看见一闪而逝的黑影;被他们甩在身后的鸟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望去,只看见银龙和一头闪烁的金发。

 

 

公主刚刚睡下,瑞秋留下一盏夜灯,悄声退出寝宫,准备合上门。

她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碰了碰。

“!!”她倒吸一口凉气,饱受惊吓地急忙转过身,一声尖叫含在喉咙里,犹豫着要不要喊出来。这个时间是不会有人来的……!

但令她意外的是,来人她竟然认识。

“白马殿下……?”她迟疑着行了个礼,小心翼翼地问:“您回来了……?”

白马点点头,又笑笑:“刚刚回来。”

“您要找小泉公主吗?她已经睡下了。”

“不是。”白马揉揉额角,“我是想拜托你,嗯……帮我把‘雨之星’拿给我一下,可以吗?”虽然当时是他把雨之星交给红子保管,但此时拿走,还是略有一点心虚。

“啊,好的。”瑞秋没想那么多,她很快就答应了:“公主殿下今天没有贴身收着,放在外面了,我这就拿给您。”

……所以红子又知道了。白马摇摇头。

 

他拿着宝石,走进一条隐蔽的小路。路边花丛泛滥,树上挂着缠缠绵绵的藤曼,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月光温柔地洒落在地面上,被枝叶遮挡,变得细碎很多,粼粼的,像是水面,让他的心也不那么平静。

我看起来像是要去赴一场约会,白马无奈地想,而且也确实有一场“约会”。

那条变成人形的龙就坐在不远处的墙上,正如他坐在岛边时,晃着小腿等他。

看见白马的身影,黑羽眼前一亮:“拿到了吗?”

“也请不要小瞧我吧,黑羽君。”白马把宝石抛给他,对方稳稳接住,兴致勃勃地在月光下打量起来。

“就这么喜欢吗?”白马说。

“很漂亮啊。”黑羽回答,把玩够了,恋恋不舍地将宝石扔给白马,“你自己看。”

白马没有看。他拿到手里,眨眨眼,说:“你可是错失了把它从这里带走的机会呢,黑羽君。”

“切,”黑羽冲他做个鬼脸,“是我让给你的。这又不是我想找的宝石,我要它干什么。”

“你想找什么宝石呢?”白马下意识追问,随即笑了起来,“这也是要我去猜的谜语吗?”

“你加油咯。”黑羽说,轻松肆意的笑容让白马想起飞翔时的风。

“附送一点东西,”小龙又说,一个细小得差点让白马看不清的东西也被他扔了过来,白马手忙脚乱地抓住了,摊开手掌一看,赫然是一块鳞片。

他惊愕地抬头,看见黑羽有些赫然,挠了挠脸,眼神闪躲,“信物……或者当成赔礼也行。龙鳞可是很值钱的!”

“我知道……”白马喃喃应道,“所以才……”

所以才很惊讶。他又仔细看了看手心里的冰凉鳞片:“这不是你现在的吧?”

“……你眼还挺尖,”黑羽有点惊讶,撇撇嘴承认了,“这是我之前换下来的啦!我才不要给你硬拔,好痛的。”

白马微微一笑,并不觉得这个回复有什么不对:“原来是这样,黑羽君真的很口不对心呢。”

黑羽没什么底气地嘟囔:“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等了一会儿,白马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睛弯弯地看着他,看得黑羽浑身不自在:“那,那没事我走了啊。”

“小心一些,”白马下意识叮嘱,“现在回去是逆风。”

“我有翅膀呀,”黑羽嘻嘻地笑了起来,两片翅膀从他背后伸展开,扑楞了两下,他缓缓飞到空中,“拜拜啦,王子殿下。”

白马嗯了一声。他目送着黑羽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在月光中逐渐变成一条闪闪发光的美丽银龙,渐渐变成一个小点,消失在天的尽头。

“再见,黑羽君。”他轻声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你说白马回来过了?!”

第二天一早,公主刚走进偏殿,就听见她老父亲的惊愕大吼。

唉,不都说了他会回来了么……红子对父子相见的亲情场面不感兴趣,打了个哈欠,转身走了。

也因此,她短时间内还不会知道某件事。

“可是,白马他人呢?”

“殿下他……留了一封信……”瑞秋小心翼翼地递给国王,声音都不敢放大,“他带走了宝剑和花生,还有一些零碎的小玩意儿,他说……”

“什么?!他到底干嘛去了?!”

“殿下说……说他去找龙了。”

 

国王两眼一黑。

 

“哎,陛下!陛下!”

 

 

END

 

哇好好一生贺被我拖到现在,不愧是我.jpg
太久没码字了一复健就搞了个大的,累死,数次瘫在椅子上怀疑人生,为什么一发完会这么长……

花生指的就是华生哈哈!!因为考虑到这个世界观里并没有一个叫华生的人,不如叫花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