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蓝空】阔太太

Work Text:

Summary:暴富。

 

孙悟空在民政局和蓝缡领小红本的时候,还没有意识问题的严重性,这并不是指他法律上的伴侣在道德品质上出了什么问题,没人能比孙悟空还横,能和这个混世魔王走到婚姻的殿堂,恰恰说明了,蓝缡这人脾气宽容友善极了。

所以问题在于,蓝缡是新任龙神。

且不说龙神,单拎一条龙出来,就可以发现一山洞的金银珠宝。

自古以来,无论东方西方,龙皆都有敛财的习惯。如若被人得知家中没有一堆金子让你盘着睡着,这将会是龙生当中最大的笑柄。

 

而作为东方龙族的头头,即便是蓝缡本人不主动收集财务,每年收到的供奉怕是也能堆砌成一座座小山,更不用提历届龙神留下来的宝物了。

 

故而当孙悟空拿着存折,准备意思一下分化一下夫夫共同财产时,蓝缡面露难色。

孙悟空当场恼火,揪着对方的衣领怒骂道:“你什么意思啊?谁稀罕你这点破钱?我倒真就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如此抠门小气。”

 

“等等,悟空,我不是这个意思。”
蓝缡弱弱地发声道,“听我解释。”

 

孙悟空松开了手,扬了扬下巴。意思给你十分钟解释时间,如果理由没让他满意,你今晚就完了蓝缡。

而后的十个小时内,孙悟空见识了一座座金山宝库,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齐天大圣,看着一旁对着手机敲敲弄弄的蓝缡,此刻膝盖不由地一软。

“还没走完吗?”

“秦岭那边好像还有几座。”

 

望着蓝缡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孙悟空后知后觉地感受到。

自己泡到了一条龙,还是条黄金龙。

 

他总算知道了,为何这家伙领着研究所那些微不足道的工资,还能风淡青云地出入一些高奢场所。

凌晨三点,折腾不动的孙悟空阻止了蓝缡继续带着他参观自家宝库的举动,拉着他回家了,望着摆放在茶几上面的账单,孙悟空意识到之前准备精打细算节省开支的行为是有多么的幼稚。

 

对方找工作哪是像他为了生计,完全是享受人生。

 

如果说交往前孙悟空领教到蓝缡的富裕的话,自当会像是每个仇富的人一样,骂骂咧咧道:“钱多了不起啊。”

但此刻,蓝缡与他是合法夫夫,无论是按照人间还是天上,结婚契约明晃晃地告知,这些金银珠宝也是属于他孙悟空的,就算离婚,他还能分到不少。

 

喔呼!

 

太刺激了。

 

他明天就能把窥视已久的摩托车买回家,不孙悟空,你现在是有钱人了,别这么目光短浅,摩托车算什么,你现在完全可以染指各种各样豪车赛车。把那片荒芜的花果山重新改造成世外桃园也不是问题。

蓝缡的宝库里放的不是纸钞、钢镚,而是一堆堆金子、珍珠和砖石!

 

孙悟空的好心情持续到了与死党的见面。

所谓的死党就是,尽一切手段来搞你只要别死就成的朋友。

 

所以当孙悟空眉眼弯弯,悄咪咪地与他们述说且暗带着点炫耀的成分描述他伴侣的金山宝库是有多么的富丽堂皇的时候。

哪吒不屑地发声了:“你骄傲什么啊?搞得这是属于你的一样?”

“??”

杨戬不甘示弱地补充道:“这是你丈夫的,猴子你不知道,无论是在神仙还是凡人当中,谁掌控了经济大权谁就是当家主,日后你想买什么东西还得轻声细语哄着他,对方一个不高兴,你就得流落街头,想想昔日的齐天大圣竟要成为一个讨好男人的小白脸,不由地想感叹一二。”

“就是就是,电视剧看过没?像这么豪气的男人在外怎么可能没有一两个情妇。劝你还是早日分手,免得到时候你哭的地方都没有。”

“??????”

孙悟空推开哪吒怼在他鼻尖的手机,恶言恶语地骂道,“给爷爬。”

 

孙悟空阴着脸回到了他那一室一厅内,这个70平方米都没有到的小公寓,是孙悟空工作第二年买的,到如今房贷还没还完。

 

孙悟空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故而当恢复所有记忆之后,他立马搬出了白天宇的家,在外独自租了一套房子,在毕业后成功靠着文凭找了一份软件开发的工作,立刻加入房奴的行列,每个月为了还房贷而收紧裤腰带。

之前每逢夜深人静之际,孙悟空望着一旁睡得正酣的蓝缡,不由不感慨生活之艰辛,在谈起恋爱后,他不得不对身旁这个小白脸的起居负责,对方的工资真的一点也不够看,生活的重担自然是压在他的肩膀上。

他自诩自己是一家之主,自然是没有多加抱怨什么。

 

如今,他才恍然大悟,在蓝缡眼里与钱扯上关系的问题都不是事,他哪知道买房子还是要还房贷的。

难怪当初他对蓝缡说从白小丁家搬出来和他一起住的时候,对方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感情还是委屈他这个龙太子了。

 

孙悟空又气又恼,初知伴侣是金疙瘩时,他还没想那么多,现在冷静下来,愈发不满起来。

 

他已经在床榻上被蓝缡这家伙压过一头,若是家庭的经济大权也要拱手于人,在这场婚姻中,他可真的是毫无地位可言了。

孙悟空想这不行,想当初他也是拥有一座山头的大王,在他风光无限的时候,七十二路洞府的妖怪们赶着往他的水帘洞里塞宝物。

所以他到底是怎么沦为如今到此等地步的?

 

孙悟空连着在沙发上换了好几个姿势,最终把这个锅推到了玉帝老儿身上。

恰逢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来,孙悟空扫了一眼来电号码,一把抄起电话,赶着对方开口之前吼道:
“滚犊子,爷忍你很久了,怎么别人都没你这么鸡毛呢?再敢对老子的方案指指点点,爷就不伺候你了,另请高明吧!”

把上司一顿臭骂后,孙悟空眉眼舒展开来。

 

妈的,神清气爽。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

这感觉真棒!

 

至于之前的忧虑一股脑地抛置于脑后。

有钱真好,管他是谁的钱。他能用就行。

孙悟空从房间里摸出昨日蓝缡给自己的黑卡,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另一边,蓝缡的手机一个下午就没停歇过,不断有短信发过来,一边的同事揶揄道:“你家那位真黏人。”

蓝缡瞥了一眼短信,含笑不语。

“叮咚”
[您的银行卡XXXXXXXXXXX于15:39分支出10000元]

“叮咚”
[您的银行卡XXXXXXXXXXX于15:56分支出500元]

“叮咚”
[您的银行卡XXXXXXXXXXX于16:20分支出1500元]

 

下班后,蓝缡掏出手机,飞快地扫了一眼短信行列,那个小兔崽子花钱倒是花得很勤快,但一个短信都没发过来,他想了想,点开了通讯录,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玩得开心吗?]

没过几分钟,手机铃声响起,蓝缡接通了电话,只听对面传来的声音,比以往高八度,显然是兴奋过度了。

“蓝缡,晚上出来吃饭,吃好饭我带你去新家。”

 

 

“我是不是以后要这么说话了?”
经过一个下午的洗礼,孙悟空脑海里最后一点抵触之情消失得一干二净,认为安安稳稳当个阔太太挺好的,他掐着嗓子阴阳怪气地学着电视里的人开口道:
“和你们这些穷鬼坐在一起,感觉呼吸都困难了。”

 

蓝缡一惊,眨了眨眼睛,建议道:“反派类型的不太适合你,你可以走贵妇路线,优雅一点。”

 

“那我是不是去准备一个扇子?”

蓝缡想了想,点了点头,“我不建议用上面粘羽毛的,不够大气。”

 

“或许应该配个大玉板?”
“有点像混黑的。”

 

“咳咳,一共一百。是现金还是扫码?”

孙悟空眨了眨眼睛,问道,“我们这么有钱为什么还吃地摊货,不应该去酒店吃西餐吗?”

蓝缡慢吞吞地从点开了付款码,眉毛一挑突然灵机一动道:“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是白馒头在我眼里也是山珍海味。”

 

孙悟空白了一眼,提起熟料袋回道,
“走啦,赶快回家,我还要体验一把数钱数到手软的感觉。”

蓝缡点了点头,指了指停在一旁的自行车道:“那我们先去一趟银行?”

 

孙悟空咯咯地笑了起来,他戳了戳蓝缡的腰眼,眼睛闪闪发亮,他压低声音道:“之前我想存够了钱,再举办婚礼的。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找个时间把婚礼办了。”

蓝缡诧异了一下,没想到当初对方拒绝举办婚礼有这层原因,忽然间他有些紧张了起来,他四处望了望,虽然现下周边皆都是喧嚣的小吃摊,但好在夜色正好,站在街灯下,也倒是有些情调。

他把手放在背后,蓝光一闪,接下来戒指上砖石反射的白光照亮了整片天空。

 

孙悟空眯起眼睛,他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钻戒问道:“你是买了非洲之星?这么大让我平时怎么戴。”

蓝缡眨了眨眼睛,笑道:“你当初不是说要我三个月的收入买一个戒指吗?”

 

孙悟空语塞,他暗骂了一声万恶的有钱人。

而后捂着脸飞快地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戒指。

 

因为再不赶快离开现场,周围的吃瓜群众可能要把他们送上明日的头条了。

 

孙悟空自诩丢不起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