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悟空中心】胆小鬼

Work Text:

  

孙悟空小声嘀咕了一声,杨戬歪头把视线从底下的七绝阵收回,含糊地问了一句:“猴子你刚才在说什么?”

杀阵散发的幽光衬得杨戬的眼神发亮,孙悟空就这么望着,随后叹气道:“没什么。”

 

 

没人会相信孙悟空的胆子其实很小,他怕疼更怕死,曾经他站在站在断崖上,底下河流湍急,望去仿佛如深渊一般将人的灵魂给吞没殆尽。

孙悟空咽了一下口水,再次抬头时眼里已经有了后退之意,但他知晓,他的脚并不能往后撤,就连余光向后瞥一眼都不行,那些吃人的妖怪们虎视眈眈地望着他,炽热的视线几欲将他的背脊烧穿。

他知晓的,一旦被定义为弱者,他们眼底将不再有自己的身影,而这片不大的果林中亦是如此。

妖怪总是喜欢欺软怕硬的。

 

孙悟空深吸一口气,背脊挺得笔直,他强迫自己向前跑去,在群妖的惊呼声中,往前一跃,喘急的水流拍打在他的身上,他闭上了眼。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只听得到自己如雷般鼓动的心跳声,以及逐渐粗重的呼吸声。慌乱之中,他睁开了眼,入眼望到的便是广阔的天空,白云悠然飘动着,燕雀缓缓地划过,一切显得那么的安逸而又美好。

那时他想,这该不会就是回马灯吧。

 

下一瞬间,他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砂砾割伤了他的膝盖,嵌入了伤口之中,因此地四下无人,孙悟空便不用套上那副桀骜的外套,龇牙咧嘴地蜷缩成一团,小声叫唤道:
“疼死老子了。”

 

猴王的位置坐得并不安稳,没有实力,看着底下谄媚阿谀的人眼皮子直跳着。

他怕死,于是跑去方寸山寻觅得通天本领去了。

 

等他学成归来,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可好日子没过多久,天上来了使者,说要请他上去当神仙。

 

虽然胆小鬼想固守成规,不想打破现状,但他的胆小被他的自尊心压得死死的,故而面对手下人的道喜时,半点拒绝的话语都说不出口,只得摇着头故作傲慢地接过了太白金星手上的圣旨。

 

孙悟空上天当大官咯。

不下半会,整个妖界都知晓了此事。

 

年轻的神将风度翩翩,肆意潇洒,站在他的身边仿佛自己也是那种随心所欲畅游世间之人。

但他终究不是,胆小鬼被称为胆小鬼,其原因之一便是顾虑太多了,干什么事情都畏手畏脚的。

聪慧如他怎么会不知晓根本就没有大官会养马,但他没有选择说出来。

而最先捅破僵局的是杨戬,他冷言喝住了孙悟空清扫马粪的动作,一旁的小猴子被神将的威严吓得直哆嗦,连基本礼仪都顾不上了,直接往他家大王背后躲,杨戬眼里自然是不会把无关紧要的人放在眼里,不顾小猴子的叫声,一把扯过他大王的肩膀絮絮叨叨地为他打抱不平。

孙悟空也不知道此刻充斥在心头的是哀叹多一点还是兴奋多一点,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相互冲击着,震得他耳畔发鸣,他捏紧拳头,不让眼前的人看出端倪来。

“要我看你还是回花果山坐你的山大王自在。”

他有些紧张地发问道:“那你会和我一起回花果山吗?”

 

杨戬怪异地看了他一眼。

不必多说,孙悟空移开了目光,再次回首时,又是那一副自大狂的模样。

 

他不能表现得柔弱,猛虎会弑杀温顺的兔子,但绝不敢挑衅带有刀具的屠夫,他看不清眼前这人究竟是替玉帝试探还是真心为自己打抱不平。

可他知晓那个万妖之王,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就算他想息事宁人,可别人也不会如他所愿。

果不其然,不下一日,大圣府被各路牛马蛇神挤满了,孙悟空望着他们一张一合的嘴巴,思绪打了个圈,开始漫无目的地神游起来。

“贤弟,你意下如何?”

孙悟空回过神来,扯动了一下嘴角,微压眉眼,拍案大叫道:“牛大哥说得对。”

牛魔王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笑眯眯地恭维了几句,而后与各路妖魔嬉笑地隐去身影,从天界窜回凡间。

 

孙悟空掏出金箍棒,百般无聊地挥舞了两下。

随后被莫大的心悸停住了动作,他抱着金箍棒缓缓地坐倒在了地上。

 

他开始害怕了,孙悟空望着底下不断嘶吼鼓舞的妖兵时,开始害怕了。前路黑压一片叫人看不到尽头,可后路亦被那些疯子给堵住了。

当所有人都说你是这般性子的人,那你便一定是这样的人。一旦否认,恼羞成怒的人们会在敌人之前咬断你的脖子。

那些恭维让孙悟空下不来台,他们说他是无往不破的齐天大圣,簇拥着他前行着。在起义的道路之中,孙悟空坐在筋斗云上茫然地回头往底下看去,看着黑暗中,自己蜷缩着,惶恐地望着光明处不断摇头。

 

事情越闹越大,孙悟空踹开云霄宝殿的大门时,开始踌躇起来,就是这么一刹那的分神,如来宽厚的掌心向他压去。

佛祖仁慈温暖是掌心,能让受伤的鸟儿驻足,会为茫然的迷途之人点名道路,但与此同时,却又给人带来无边的恐慌与黑暗。

 

五百年的苦寂压在孙悟空的身上,在火眼金睛中白昼好像没有任何区别。

起初那些教唆他翻天的人们带着他们廉价的歉意前来看望他,出乎孙悟空意料的是,杨戬也来了。

“我知道猴子你性子急,早知道我就不同你说了。”

 

孙悟空啃着桃子,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杨戬看了看也笑了。

之后杨戬就不来了。

 

不只是杨戬,那些得到他原谅的人都不来了。

每个胆小鬼内心大抵都是敏感且脆弱的,他陷入了终日的惶恐之中,他还活着,他并不是草木,他能感知到自己的躯干,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却被迫当成一株植物,终日不得动弹,简直是故意要把他逼疯似的。

于是当慈眉善眼的观世音提出能让他脱困的法子,他近乎失态地点头答应了。

虽然唐三藏是个十分八婆的人,但他很享受西行之旅。

 

却也知晓,有些事情是避不开的。

“孙悟空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王八蛋!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孙悟空顶着师弟们讥笑的目光,硬着头皮挥舞着金箍棒砸向了目眦欲裂的妖怪的脑袋上。

即便他是什么都怕的胆小鬼,但他没有张嘴向别人乞求过,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拼回来的,旁人又有什么资格来议论他?

孙悟空捏紧了拳头,皱着眉头,眼底的阴郁始终化解不开。

 

这也昭示了他又一次冒犯玉帝的结局。

 

因为胆小鬼十分好面子,不然的话,何苦苦水往肚子里咽,摇头晃尾像集市里卖艺的小猴子一样,故作愚笨地向行人乞讨,岂不快哉?

可他就单单听不得旁人的讥笑声,这会让他多年以来的小心翼翼守护的傲骨沾上了沙尘。

 

不过好在玉帝不似如来,他并没有束缚他的四肢,只叫他看守修罗界。

自他看到玉帝眼里的精光,便看清了对方的算计,这家伙是想让他跳下去。

修罗界九死一生,胆小鬼才不会跳。

于是他们耗了一年又一年,期间杨戬来看望过几次,二人也算是聊得融洽。

啃着对方带来的桃子,日子也倒算是悠闲。

 

但终究玉帝还是坐不住了。

他揪着孙悟空的七寸,一击又一击地打在上面,在他的傲骨上,不停地碾压踩踏着。

有时候人脚底下走的路,并不只是跟从着本人的意愿。

被推下修罗界的孙悟空,望着玉帝唇边的弧度,错开了目光。

 

怨灵在背后咆哮着,粘稠的触手缠绕上了孙悟空的腰肢,一点点将他拖入深渊之中。

昔日明亮闪躲的眼睛,也逐渐被黑暗所侵染。

 

杨戬的干预,硬生生把入魔的孙悟空给拉了回来,但恢复清明的代价就是失去了让他痛苦的所有记忆。

失忆后的胆小鬼无意之间暴露出他的本性,失去掩饰的孙悟空,害怕之意明晃晃地露在眉眼,可到他人眼里转了个弯,变成了忧郁之情,杨戬摸着下巴,怀疑之意不言而喻。

孙悟空看见了,软软地发问道:“怎么了小杨姐姐?”

“啊,没事。”

 

骗人。

世上的胆小鬼怕都是内心敏感的吧。

孙悟空也不例外,他很清晰地知道自己一直活在谎言里。

他一边愤恨着眼前对他笑眯眯的小杨姐姐以及蓝缡哥哥,却又可以地配合他们去逃避以往的回忆。

 

如果谎言能维持着此时的安逸,那他怕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吧。

 

孙悟空是如此想的。

 

但无知的人,是会被人握在手心里玩弄的。

 

尤其是像孙悟空这种懵懂无知的人间杀器,终究逃离不过被人利用的下场。

自打他下凡,就已经步入了玉帝的局了。

 

平淡的生活被打破,孙悟空一边缓慢地恢复记忆,一边跟着杨戬四处乱跑。

等他回过神来时,杨戬已经晃动着造反的棋子,带领着一群叛兵,攻打天庭。

孙悟空迷茫地望着四周神情癫狂的人们,一如回到了百年前大闹天宫的人海之中,那股心悸感再次袭了上来,孙悟空心生退意。

于是他找上了杨戬。

 

胆小鬼最终鼓起勇气,掀开遮羞布一个小角,小心翼翼地向杨戬探出了手:

“杨戬我们去花果山,别去管这些事了。”

杨戬停止了话语,转过头静静地望向了一直在旁边低头发呆的孙悟空,于是他动了,他握住了孙悟空的手,诚恳道:
“悟空别置气了,这场战斗不能没有你。”

毕竟谁会真的相信,那怼天怼地的孙悟空,会是胆小怕事之辈?

孙悟空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激烈鼓动的心跳渐渐地慢了下来。

 

为什么很多人明知最后的结局,可却依然义无反顾地奔向战场呢?

孙悟空称起义军是傻子和疯子的聚集地,但却没想到他这种贪生怕死之徒也会参与其中。

他是胆小鬼他不能死,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我是胆小鬼,我是胆小鬼。
胆小鬼怕上战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孙悟空在心里默念着,拒绝的勇气不断在胸口聚集着。

 

孙悟空想只要不听对方的话语,就不会犯下蠢事了,于是他用手捂住了耳朵,试图把一切声响杜绝在外,正当他准备开口拒绝时,却听杨戬道,
“如果是你的邀请的话,等战斗结束了,我陪你去花果山看看。”

孙悟空松开了捂着耳朵的手,愣愣地望着眼前含笑的二郎神君,点了点头。

 

他在心里暗骂道,真是个胆小鬼,连拒绝都不敢说出口。

 

玉帝在起义者必经的道路上,设下了七杀阵,阵里有七七四十九道关卡,每一道都是穷凶极恶的,起义大军被停止步伐已经很久了,一个个站在外面窥看其中不断运转的黑雾,犹豫不决,而最后胆小鬼站了出来,他挥舞着金箍棒冲向无尽的深渊里去。而那些自诩勇敢的起义者们,走在胆小鬼用鲜血铺的路上,彼此鼓舞欢呼着,眼里皆都是希望。

 

怪哉乎,到最后竟说不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胆小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