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悟空中心】学徒

Work Text:

  

菩提老祖近来又新收了一个徒弟,学徒们端坐在底下,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老祖身旁的小师弟。

小师弟看起来刚化形不久,众人的目光跟随着对方的尾巴一摆一摆地上下转动着,直到老祖轻嗑一声,众人才收回视线把目光移到师父的身上。

“这是你们新来的小师弟,唤名为孙悟空,悟空下去吧,切记规矩,莫要惹是生非。”

 

‘是猫吧。’

‘看尾巴,多半是。’

底下几人挤眉弄眼地互相交流着。

 

直到日后,众人看着眨巴豆豆眼望着他们的毛绒小猴子,惋惜之意瞬间燃烧殆尽。

没事,小猴子也可爱,撸猴撸猫都一样。

 

其实也不怪他们认错,那时的孙悟空人身看起来像个刚刚及冠的少年郎,身姿青涩,正处于雌雄莫辨的美好年岁当中,一双杏仁眼水灵灵地挂在脸上,显得极为娇憨可人,再加上极富有活力的红色秀发,让人不由自主地与那高贵优雅的动物联系在一起。

 

方寸山中的学徒们多半是心思淳朴之辈,饶是新来的小师弟总是板着一张脸,极为沉默寡言,大部分人只是摸了摸鼻子,并未把其冷漠的态度往心里放。

有什么好玩的,也都肯带着对方一同玩乐。

 

虽然对方口上不说,但到底还是年轻,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向来藏不住心思,日子久了,也没了刚来的拘谨感,手脚放开了,也变得爱笑起来,但就是不喜欢说话。

 

你同他说一句话,对方总是要盯着你看半天,才悠悠地吐出一两个词句。

 

众人一开始以为对方还不习惯说人话,并未往心底放,毕竟菩提老祖收徒只看眼缘,方寸山中各路牛马蛇神多了去了,这一小小的怪癖也不算什么。

不影响交流就好。

 

直到有一天,与孙悟空同一宿舍的师兄,在与孙悟空玩闹时,不小心被天生怪力的小师弟不幸绊倒在地,吓得小猴子,赶忙上前捂着对方红肿的脑袋,焦急地询问道:
“乍得啦?俺老孙……”

话一出口,那副高冷男神的架子便碎得一地。

在师兄师姐们含笑的目光中,小猴子声音越来越小,脸慢慢变红,最终抿着唇目光盯着鞋尖,不肯言语。

原来是那猴子打小生活在山野莽夫之中,满口粗言秽语,初到人间时可没少被人笑话,好脸面的猴子不肯在同窗的学徒面前丢人,故而尽量少说点话,但没想到却落下了,不善言辞的名号。

 

自打那日后,小猴子便更加不爱说话了,不过好在他沉默寡言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神猴天生聪颖,向来过目不忘,不下几个月,便脱离了文盲的行列,说话有板有眼,十足的文绉绉。

虽然日后回到花果山后,发现这幅腔调说话很没气质,而且那帮子没啥文化的山野妖怪根本听不懂什么高雅的词句,便又改回之前那副和土匪头头如出一辙的说话方式。

说话要大声,能吼便吼,气势上绝不能输,不然旁人把你当成娘炮,在背后嚼你舌根。

 

自从孙悟空的文化底蕴有质的增长后,大家才发觉小这家伙话是真的多而且特别好动。浑然不见刚来之际那副沉稳高冷的形象。

 

猴子这种机敏的动物,一旦摸清了旁人的底线,就会在对方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肆意行动。

 

虽说不至于闹得鸡飞狗跳的地步,但方寸山着实因为对方的到来,多添了几分活力。

 

几个天生坐不住的家伙们,大脑袋小脑袋凑到一块,眼珠子转悠几分,一个个恶作剧便跃上心头。

菩提老祖虽说称号中带有一个老子,但从对方的外表来看,也只不过是二十出头,面色友善的年轻男子,没多少架子,孙悟空呆久了在摸清了对方的性子后,也没少把歪主意打到自家师父身上。

 

菩提老祖提着小猴子的尾巴,指着摆在他教案上用草编织的假蟋蟀,故作恼火,而那只被迫变回原形的猴子,委委屈屈地眨巴了几下眼睛,伸出短小的手,勾上师父的脖颈轻轻地环住,侧过头蹭了蹭,饶是对方有天大的火气,也不得不化为无奈的笑容。

菩提微微调整了姿势,不让肩头的猴子掉下来,用力揉搓着猴子毛茸茸地脑袋,小声呵斥道:
“就你会撒娇。”

 

猴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高昂起头,清脆地吱吱叫唤了几声。

 

菩提老祖摇了摇头,轻轻地拍了一下猴儿红彤彤的屁股,骂道:“不尊师重道的家伙,还不赶紧下来。”

 

下一瞬,地上便出现一个顶着一头乱发的少年郎,对方眨着眼睛,笑道:“师父,我去温习了,明早见。”

 

话音刚落,便一溜烟地跑走了。

 

孙悟空的头发长得又直又顺,可惜主人是个大大咧咧不会打理的主。这猴子一开始还会顾及一些求道学徒的礼仪脸面,会早起半个时辰,凑到泉边,打理着自己的服装发型。可日子久了,本就毫不在意自己外貌的孙悟空,便不会再管这种事情了。

打扮得再漂亮也没多睡半个小时香,顶着一头乱毛到处走渐渐变成了常态。

孙悟空的师姐们,不乏有一些母性泛滥的家伙,望着好好一少年如此糟蹋自己,心头自然是不舒服。

其中一人,也是他们的大师姐,叫下了倒挂在树上啃桃子的孙悟空。

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下,一把拉下了扎得歪七扭八的发绳。

变出一把小木梳,和一根发带细细地缠绕在孙悟空的脑后,在快扎好后,有些许恶趣味地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挂在孙悟空的耳后。

母老虎上下打量了一番,终而满意地点了点头,眯眼威胁道:
“日后你必须扎成这样,不然……”

不必多言,方寸山没人不怕这个大师姐,孙悟空缩着脖子点了点头。

对方哼着小调满意地走开了,虽然对方并没有让孙悟空扎蝴蝶结的意思,只是叫孙悟空好好把头发梳起来,可小猴子意会错了,脑袋后头每日都顶着一个蝴蝶结,好不可爱。

众人没有说什么,久而久之孙悟空这么扎也倒是习惯了。

直到很久以后的某一天,三眼神将指着孙悟空头后面的蝴蝶结,笑弯了背。

“哈哈哈,这算什么?猛虎嗅蔷薇?”

 

而后他们打了个爽。

 

但总归是那段无忧无虑时光的一个寄托,孙悟空并没有改变他的发型,嘲笑他蝴蝶结的家伙,揍一顿就好了。

 

修道又不是修佛不怎么要求清心寡欲,方寸山上多的是血气方刚的家伙,而那些违禁的书籍,自然偷偷流传于几个青春期少年的枕头底下。

“哈,终于被我抓到了吧。我早就怀疑你们了,大晚上不睡觉背着我看什么好东西啊?”

少年清澈的眼里毫无半点杂质,几个师兄彼此望着,自诩没有混蛋到带坏小孩子的程度,便开口准备搪塞过去,但孙悟空可没那么好忽悠,饶是百般藏躲,也避不开对方灵巧的步伐,不下片刻,那本暗夹着青春期少年暧昧幻想的薄本子便到了孙悟空的手上。

“你们不告诉我,我自己来看。”

说罢,小猴子趾高气扬地当着众人的面前翻开了书本的第一页。

“……”

 

沉默是此时的方寸山,几位师哥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着不知道那些母性极其泛滥的家伙们在知晓自己带坏了小师弟后,还有几日可活。

小师弟面色坦然地一页页地翻阅过去了,最后合上书本,轻轻一抛,扔回了师哥的怀里。

对方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有什么的。每年春天花果山的母猴子都这么做,没什么好稀奇的。”

 

到底还是忘了对方的年纪在猴子群里也算是大的了,妖怪可没有什么羞耻之心,在妖怪群里长大的孙悟空,在这方面估计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见多识广。

其中的一个师哥咽了一下口水,有些许紧张地问道:“那你做过这档子事吗?真的如书上说的那样飘飘欲仙吗?”

 

孙悟空掏了掏耳朵,盘起腿坐在床榻上,极为坦然地回道:“当然没有,我这么年轻可不想这么早要小猴子。”

众人被他的回答一塞。

 

屋里那种缠绵的气氛彻底消失得一干二净,忽而有一人打断了沉默,大声囔囔道:
“好了好了,天色不早了,明早还要早起晨练呢!”

 

孙悟空眼神猛地一亮,立刻躺了下来,拉起被子,闭上眼睛,回道:“明日比试我肯定会打败那个死耗子。”

 

孙悟空口中的死耗子,是住在隔壁修炼千年的仓鼠精,仗着修为比孙悟空高个几百年,平日里极其喜欢挑逗自家小师弟,一撩准炸,孙悟空的好胜心完完全全被激起,有些日子睡前必要说一句“孙悟空一定会打败死耗子”才肯入眠。

 

或许对于孙悟空而言,男女之间私底下的勾当还没有打架来得痛快。

如此想罢,众人在心底暗叹道不愧是孙悟空,愧疚之意便也烟消云散,安心入眠了。

 

夏日的夜晚,知了仍旧不停地叫唤,但却无法阻碍少年们进入梦乡。

 

梦里的他们无忧无虑嬉笑玩乐,好似一切烦恼皆都远离他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