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蓝空】战斗吧!马猴烧酒!

Work Text:

  

 

或许在孙悟空的眼里根本就没有男女之别这个概念,她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成日混迹于男生群里,又因不服输的性格,把前孩子王给干趴在地上,成为了新的老大。

嘴巴一裂,半眯红瞳,任谁有半点不满,便直接一个拳头招呼上去,管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只要惹了她,空空姐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街西的杨家大少爷就是一个鲜明的安利,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杨戬哭丧着脸,哀嚎道要找人算账。

但孙悟空只不过是孤儿,哪有人管教她,能去哪里告状?

 

或许是上天也看不惯行为如此乖张的少女,在孙悟空十六岁生日那天,给她开了个玩笑。

穿着蓬蓬裙的小精灵,在目瞪口呆的少女面前晃悠着,嘴里神神道道地说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待孙悟空好不容易理解了对方所言何物的时候,小脸已然黑下去了。

“谁爱干谁干,老子才不稀罕当英雄。”

她连自己都弄不好,还去管别人闲事?她不是圣母,手底下的人她自会凭着拳头照顾好,至于别人的安慰,可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

小精灵傻了眼,这个年纪的孩子不都是英雄主义狂热的追随者,哪有人不想当英雄的?

 

孙悟空转了个身,挥了挥手,示意对方赶快滚,不然便拳头伺候。

小精灵有些踌躇,实际上不一定非要眼前的假小子当魔法少女,但论这条街,对方武力值最高,行动最自由,除了脾气坏了点,可不是魔法少女最佳人选吗?

小精灵望着下面看似油盐不进的少女,抿了抿唇,出口开始诱导道:
“别这样,会有好处的,这样吧每消灭50个魔物,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答应你一个要求行吗?”

小精灵望着孙悟空从被窝里露出的毛绒绒的脑袋,不由地咽了一口气,她想着万一对方再不答应,自己只能使用最后手段了,虽然强制性用武力镇压,有点不符合小精灵的身份,但只要目的达到了别的都是浮云。

 

“当真?”

孙悟空猛地坐了起来,眼里散出了星星点点的光彩。

她板着手指算着,她想上学,她想搬到大房子里住,想着想着眼睛弯成了月牙形,但突然发现对方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孙悟空连忙板起了脸。

她故作严肃地冲对方开口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这样吧先给我点好处,我想吃街头的烤鸭已经很久了……”

话音还未说完,眼前凭空出现了散发热气的烤鸭。

 

孙悟空一愣神,随后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

 

女人就是矫情。

孙悟空默默在心中吐槽道。

被强制变身的少女,有些窘迫地拉扯着还未过膝的短裙,又羞又恼,只好暗暗庆幸四下无人,否则她十几年来竖立的威严得毁于一旦了,她再一次压低声音对飞舞在眼前的小精灵吼道:
“为什么非要弄成这样子?”

小精灵摇着手指,故作深沉道:“这是仪式感,小丫头你懂什么。”

青筋一根根地在孙悟空的额头上蹦了出来,要不是对于敌人有些陌生,没有把握能赢,恐怕早就把这存心折腾人的家伙,捏在手里好生折磨一番。

孙悟空握着魔法棒,心下有些犯怵,她收拾了一下心情,抬头又询问道:
“你确定就说几句话,就可以收拾那个丑八怪了?”

小精灵自豪地点了点头,顺便纠正道:“那是魔法,小丫头不懂就别乱说,你以后有得学呢。”

孙悟空翻了个白眼。

她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咒语,脸不由地臊红了起来。

她握着魔法棒,上前一步,双马尾一蹦一跳的,俏皮极了。对于从未留过短发的孙悟空来说,这感觉有些许微妙。

“怪兽,你的死期到了,给老子听好了!”

孙悟空想着就算再羞耻的话语,只要吼得有气势,便可以不用败坏她的形象。可不想第一个音节还未发完,便卡住了,怪兽的眼里是一片混沌和呆滞,可孙悟空却莫名地在里面看到了几抹讥讽的意味。

恼羞成怒的孙悟空当场就想提着魔法棒直接暴力A过去。

好在被小精灵眼疾手快地抓住了。

 

而后孙悟空便看着那个如黑泥一般的怪物,一挥拳便把身旁的大树给打断,看得孙悟空后知后觉地起了一身冷汗。

怪物像是被什么给激怒般,在打断了大树后,再次把目光对准了还在发愣的孙悟空,咆哮地向少女的方向冲过来。孙悟空皱起了眉头,现下可不是管羞耻心的问题了,直面危险的刺激让她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在快窒息般的紧张感下,孙悟空的嘴角不由地勾了起来,如果不是形式紧迫她甚至都想冲着怪物吹声口哨。

这种感觉好似她原本就为了战斗而生的一样。

 

孙悟空深吸了一口气,集中注意力,弯腰躲过了怪物向她投来的石子。她捏紧了手中的魔法棒,对准了怪物的额头,使劲地挥了下手臂,同时大吼道:
“赐予我爱与纯洁的光芒,消灭世间所有的污浊吧!”

随着手臂的下落,魔法棒发出耀眼的光芒,直直地向着前方射去。

“给老子去死吧。”

望着光线击中目标,孙悟空挑了挑眉如此说道。

 

随着战斗次数的增加,孙悟空愈发轻车熟路起来,在战斗之余,有余心去注意周遭的环境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终是有种被人安排的感觉,比如怪物突然的暴走,和战斗时被人偷窥的那种恶寒感。

孙悟空抿起了唇角,即便对方是好意,但不打上一顿怕是难解孙悟空心中的恼火。

在一次常规的战斗中,孙悟空并未立马掏出魔法棒前去战斗,而是猛地转身,顺着微弱的魔力跑去。

就连一直跟在孙悟空身旁的小精灵也没有想到孙悟空竟然如此大胆,抛弃随时会破坏城镇的怪物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监视者。

孙悟空翻过一个围栏,正准备往里跑去的时候,却被一个清冷的声音给叫住了。

“请问你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孙悟空顿时浑身都僵在了原地,她尴尬地回头,在望及对方标志性的蓝色长发,大脑瞬间死机。

蓝缡,整个小区的梦中情人,就读于本市最优秀的东海女子高校,家里的别墅比孙悟空所住的孤儿院还大上一圈。

一年四个季度,街边小吃到当季新款,孙悟空小群体的话题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唯独蓝缡这两个字仿佛有种魔力,至始至终都占据着话题不小的分量。

孙悟空表面不显,但手底下那群人谈论起蓝缡的时候,总会一反常态地安静起来,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样子。手下有人猜测到,或许空空姐对蓝缡那家伙看不爽,要不下次少提及这家伙吧。

可没过多久,便看孙悟空皱着眉头把人叫过来,一副不情愿地开口问道:
“最近怎么没听到蓝缡那家伙的消息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小弟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对方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但在犹豫片刻后,还是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起了最新八卦。

孙悟空一如既往还是没有加入讨论,波澜不惊的脸庞叫人猜不透她心思何物。

 

与传言相反,孙悟空并不怎么讨厌蓝缡,相反还有点羡慕对方。

实际上从手下那群聒噪的人第一次谈论蓝缡时,孙悟空就对他们口中宛若天女下凡的女孩子感兴趣了。当晚便趁着夜意正浓之际,跑去传说中的蓝缡家的大别墅一窥究竟。

去的时候是蹦跳带着坏笑去的,回来的时候确实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回到房间里打开了小台灯,昏黄的灯光照映在斑驳的墙壁上,孙悟空搬了塑料凳来到了镜子前。

她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想着那抹惊鸿一瞥,嘴角不由地往下弯去,有些孩子气地想着也不过是长得一个嘴巴,两个眼睛,哪有什么稀奇的?

可就算这般想着,这手还是不由地从犄角旮旯里拽出了一包封沉已久的化妆包。

 

等她回过神来,望着镜子里顶着两坨高原红的傻大妞,有些愤恨地把手中的口红摔在了地上。

她暗戳戳地想着,最起码这条街上没人打架比我更厉害,就凭这点我怎么不甩得她十条街。

 

孙悟空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落寞地垂下了眼席,但没过会,便暴起,一股脑地把化妆品扫进了书包里,做贼般地把包藏进了床底下。

 

毕竟让别人知道堂堂街头一霸竟然玩弄这些女孩子家家的东西,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她坐在床上,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悠悠地叹了口气,起身后,依旧是那个眼比天高的小流氓。

 

可万万没想到,竟然在如此羞耻的情况下,遇到了她最不想见到的假想敌。这时她才反应过来,这看着有点眼熟的地方,不正是蓝缡家的大别墅吗?

 

对方穿着光鲜亮丽的女高校服,整洁的百褶裙衬得她身上的蓬蓬裙滑稽而又搞笑。

大小姐放下了手中的书包,缓缓地向她走来,孙悟空僵在原地,想动却又动不了,低下头,死死地盯着地面,望着黑色的皮鞋定足在她眼前,她闭上了眼睛。或许还是心中廉价的自尊在作祟,她嘴角很快勾起了不屑的笑容,还未抬头,讽刺对方一番时,一双手率先搭载了她的头上。

 

孙悟空呆住了,有些没料到对方想要做些什么。

“别动啊。”声音在头顶响起,“你的头发乱了哦。”

 

这是在嘲笑她吗?

孙悟空有点转不过来脑筋。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把她的头发放下,孙悟空想提醒对方,其实这些头发是假的,等魔法解除后,就会消失不见了。可感受着头顶的触感,孙悟空捏着裙角,红晕一路从脖颈爬上了脸颊。

 

蓝发少女眉眼弯弯,替红发少女梳着乱糟糟的头发,宽慰道:
“别害羞啊,这不挺可爱的吗?”

孙悟空只觉得脑袋一片混乱,她低头大叫了一声,咬着下唇,把脸埋在了手心里,跑走了。

 

蓝缡望着少女落荒而逃的背影,摇了摇头,浅浅地笑了下。

背后有一个穿着洛丽塔的小精灵飞出来,望着契约者的笑容,开口问道:
“你确定这家伙将会成为救世主吗?”

 

蓝缡笑道:“要相信我的眼光是不会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