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龙级灾害

Work Text:

七月中旬的广州,阳光刺眼程度不亚于一千瓦灯泡直射到校长的头顶。只要人在室外超过一分钟,必定汗流浃背让人怀疑是不是被浸了猪笼。没有风,独属于夏天的蝉的轰鸣声甚至盖过了汽车行驶的动静。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平常但依旧让人感到烦躁的夏天。 

咖啡馆的门被打开,热浪夹着蝉叫声窜了进来。杨司飞一抬头,就看到阮萤捋着汗湿的一坨刘海冲了到自己面前,外边的高温把她整张脸都蒸得通红。

“这蝉叫得也太大声了吧头皮都要炸了……”少女一边碎碎念一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每到夏天就觉得‘蝉在叫人坏掉’这句话还真是贴近现实……”

杨司飞感到茫然,即使两人在一起快半年了,他仍然不太能理解自家女朋友的脑回路——蝉在叫人坏掉是什么鬼?

不过这个诡异的场面没有持续多久,等到阮萤凉快下来之后两人便摊开书本习题册开始学习——没错,虽然是长达两个月的假期,但是毕竟还有暑假作业这种东西。在她吐槽了几次作业不会做之后,杨司飞便开始了辅导女朋友学习这一任务。

整个过程也和平时在学校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概括起来是这样:阮萤先是东搞西搞静不下心认真做题,抱怨作业太难太多,接着杨司飞便开始数落对方,两人开始吵嘴,最后以阮萤低头认错收尾,杨司飞开始讲题和监督做题。 

如此反复几次,阮萤就慢慢进入了学习的状态。常常被社团成员笑称是单细胞生物的社长,此刻脑子里除了草稿纸上的数学题就再无其他。往往这时候杨司飞就会空下来,单手撑脸盯着对面的女朋友看。

 


一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阮萤的时候,比起意外,杨司飞更多的是感到困惑。自己目前十七岁的人生里,百分之八十都在与吴谢程较劲,对阮萤的初印象也足够差,为何会演变成“喜欢”,自诩精英的他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

不过,好在杨司飞是个行动派,在进行一番思考总结明确自己对这位“砸玻璃的“的感情是正确无误之后,最后还是以傲娇又直男的方式把阮萤追到了手。由于阮萤的成绩实属一般,两人在一起之后杨司飞便经常给对方“开小灶”。

也正是这样的一对一辅导学习,杨司飞渐渐明白了自己为何喜欢阮萤。

虽然这个人懒散、头脑简单、咋咋呼呼——若要认真数起来,杨司飞或者能一口气说出十个以上的缺点,但是奇妙的是,阮萤骨子里其实非常“韧”,一旦认真起来就永远不会低头,而这种纯粹的冲劲打动了他。

非常可爱啊。他再次这么想着。

进入无人之境的阮萤根本没想到对方在想这么多弯弯绕绕,好不容易算好之后她捏着草稿纸想问杨司飞正确答案,抬起头就看到对方盯着自己出神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杨司飞你干嘛这么盯着我看,太可怕了一时之间还以为我上课迟到被当场抓包了……”

杨司飞这才回了神,冷哼一声没有回答,拿过草稿纸刚想检查,却被阮萤捏住了脸:“你哼什么!”

“哼你解题太慢。”杨司飞握住对方手腕想让她松开手,“你别扯了我脸疼。”

“喂混蛋杨司飞!”阮萤隐约有暴走之势。

 


两个人互怼可谓是家常便饭。这时候阮萤已经完全忘了自己还在公众场合,跳起来作势要给杨司飞一个暴栗。另一边杨司飞逗猫也逗够了,准备好了安抚。

然而这时候——

“阮萤,你在这里做什么?”

已经站起来的阮萤左手停在半空中,下意识扭头看到站在桌子边的妈妈。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大脑当场宕机,原本想要暴打杨司飞的气势也瞬间消失。阮萤用余光艰难地瞥了一眼,杨司飞虽然已经飞快松开了手,但她保证刚才妈妈肯定看见了。

“你说去找小喜一起写作业,结果现在是什么情况?早恋?“ 

阮萤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地开口,声音小到几乎被空调机盖住:“不是的妈妈……你听我说……”

“说什么?又要开始撒谎吗?“

眼见两人间的氛围升温,杨司飞在悄悄地快速地深呼吸之后终于插话:“阿姨您好,我是海东高中高二精英班的杨司飞。您误会了,我和阮萤同学并没有在早恋,只是在进行帮扶学习。这是放假之前老师那边布置的,让我们精英班和普通班以小组的形式结对子,利用暑假时间进行辅导,这样有助于拉高整个年级的成绩水平。我被分配到和阮萤一个小组,朱小喜同学本来也应该在这里的,但是她刚才家里有事先离开了。“ 

“……?”

阮萤妈妈被这一长串话浇懵了,本来要骂女儿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她顿了一顿,迟疑地开口:“你……”

杨司飞继续维持着礼貌又不失展露自己是精英的微笑,再次打断:“阿姨您如果不相信的话,我随身带了学生证,您可以看一下的。”

此时阮萤的智商也终于上线成功:“是的妈妈!我们这个是学习帮扶活动……您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小喜!”

看着自己女儿慌慌张张去翻书包,拿出手机准备拨号,阮莹妈妈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下来:“行了你不用打电话了,看在这位杨同学的份上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不过——”阮萤听到转折词又是一个哆嗦,“既然是别人抽时间辅导你,你就认真点,不要再打打闹闹了,下次再给我碰到我就打电话问班主任了。还有记得早点回家。”

 


得到保证之后,妈妈就离开了。阮萤终于松了下来整个人瘫在椅子上,之前反复横跳的脑内弹幕变成了语音疯狂输出。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以为未满十八的我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如果说之前闹到转学的是神级灾害,那这次可以算是龙级了!被我妈发现早恋真的太可怕了!“阮萤往前一趴,整个脸埋在习题本里,”啊啊啊而且这么多人看着真的好丢人啊!杨司飞我们要不换一家咖啡馆吧!”

“怎么回事杨司飞你也说点什么啊!”阮萤猛地抬头,“说起来杨司飞你刚才好镇定啊我都被你唬住了没想到你还会撒谎……”

“杨司飞?”

“哈喽?中分阴险男?”

得不到回应,阮萤作势伸手要去扯男朋友的脸,手指都要戳到了,对方才堪堪截住自己的手腕。

杨司飞一副“灵魂回到服务区”的样子,长长地呼了口气,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不是……其实我刚才也紧张得要死,这种场合撞见家长太可怕了……我回头还是和书颖丹那边沟通一下免得露馅……“ 

“?”阮萤受到了二次冲击。

“原来杨司飞你也害怕了吗哈哈哈哈哈哈结果还装得这么镇定欸!我好像是第一次见你这个样子,哎呀你保持着这个表情不要动!让我拍照纪念一下哈哈哈哈!”

自觉失言的杨司飞立刻变脸,抓住阮萤想拿手机的另一只手:“你想都别想,我不会让你拿去给吴谢程他们当乐子的。”

“切,没趣。”阮萤撇了撇嘴。

“我想了一下,在外边这么见面还是有点风险的,下次你要不来我家写作业吧。”

“哈?我不要!万一你教得不耐烦把我砍了就地埋尸怎么办!你这种一看就是有钱人的人家里肯定有可以埋尸体的大院子!”

“……”

 


——很不幸,杨司飞今天也没搞懂自家女朋友的脑回路。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