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风散尽

Chapter Text

“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二人之中挑一个人,我们较量一下。”张天然望向徐云风和王鲲鹏,“其实本应该只是你我,”他停了停,目光转向徐云风,“因为我们才是过阴人,你才有这个资格。可你这个兄弟很有意思,他也明白八寒地狱。所以我若和他动手,也不算是占了便宜。”
徐云风听对方如此讲,一时间绷紧身体,顿时抢道,“那正好,既然如此也不必选了,就你我二人……”可还未等他说完,下一刻,王鲲鹏却已经挡在了人面前。
“过阴人那时便已让了你一次,再一不再二,”他笑了笑,十分平静道,“没有第二次了。”说罢,回头望向张天然,“其实自从拜师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自己能走多远,又能不能做到天下第一的位置。”
“王八!”徐云风见对方如此,情急之下,立时厉喝了声,伸手死死扳住对方肩膀,“我和那个老妖精才是过阴人!这儿没你掺合的地方了!”
“是吗?”可王鲲鹏头也未回,眼中的神色却冷下去,“那你想好怎么和方浊交代了么?因为我已经和所有人交代完了。”
他说着,朝前走上两步,随即抬了抬手臂,指向远处江心上的棋盘,示意张天然道,“走吧?”
江风带着潮气、湿冷地吹上山。徐云风几乎是绝望地,望向王鲲鹏与张天然二人的背影。三年之前,他在七眼泉拿董玲绊住了王八抢过阴人的决心,而现在王鲲鹏却正在用一模一样的方法,阻拦自己与张天然交手。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他们两个人,终究谁也逃不走。
“……我本来早就是个不存在世界上的人了,”他喃喃道,似乎自言自语,“她不会怪我的。”
下个刹那,围观的众人突地看见徐云风捏在手中的螟蛉在眨眼之间,周身泛出红光、变得灼热。黄坤愣了下,旋即头一个反应过来。
他遽然扭头,焦急地望向数步之外的王鲲鹏。然而徐云风的动作远比念头与话语更快,机会稍纵即逝,他已经来不及出口任何提醒了。
螟蛉一霎化为炎剑,脱手而出,转瞬飞驰向人。
可意料之外地,王鲲鹏的应对远比黄坤的醒悟更快。炎剑在空中方至半途、在他身后时,赤霄便已脱鞘,飞升护住人后心,将螟蛉格挡。
继而,他转回过头,“疯子。”人平静地看住他,“难道我们二人自己还要先打上一架,再去与张天然对手吗?”
而在王鲲鹏的更几步外,张天然也早觉察动静,此时回头,正饶有趣味地观赏起面前这个场景。
片刻,“徐云风,”他朗声开口道,“虽然比起法术,你比你这个兄弟确实更技高一筹,然若真的动手,你打不过他。”
但徐云风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听他的话,根本丝毫懒得理会,只是全神贯注,把眼睛狠狠咬住王鲲鹏。
两把诡道兵刃彼此相抵,各不相让,僵持在空中、两人之间。
直到许久。“疯子,”王鲲鹏忽动了动嘴唇,很轻道,“……让我去吧。”
在他说完话的下一刻,赤霄骤然后撤,于天上忽绕了圈,自飞回人身后剑鞘;而螟蛉失去阻挡,一时之间,去势更急,锋芒更胜,眼看便要直取没入对方前心要害。
而令在场所有人更未想到的是,王鲲鹏居然在亲眼目睹螟蛉直飞自己心口的境况之下,于撤剑的同时返身、举步,再也不看向牛扎坪上的任何一人。
继而,在他的意料之中,锵然一声:螟蛉脱力,怆然地落在了山坪之上。
剑落声中,王鲲鹏经过方浊,“最后一件事,”他微微笑着,说话间将赤霄取下、柔和地放入对方手中,攥紧,“知道该怎么做吧?”
方浊随着对方的视线投向江心铁板,眼泪潸然落下来,“不,王师兄,”她无可选择地拼命摇头,“我不要。”
“这是最后一件,做了就结束了。王师兄从此再也不麻烦你。”王鲲鹏温柔地看着她,“别再做道士了,好好的过日子。“

所有人看着山崖。
很久之后,山风吹鼓,山崖之上走下了最后的两个人。

方浊紧紧随在徐云风身畔,手上一手一边捏着把长剑。她走下山坡,行到黄坤与邓瞳前,将兵刃递向两人。
“方师伯。”黄坤看见,伸手握住赤霄、下意识喊了声,又看向她。方浊听了,抬起眼,脸孔苍白至极地抿紧唇。半晌,“这是你师伯,”她张了张口,嗓音沙哑,“留下给你的。”
而另一旁,邓瞳却一眼也未看方浊递来的任何一柄剑,只越过人,径直走向落于方浊身后的徐云风。可未等行至人面前,“老徐……”方瞥见对方神色,他忍不住又停住脚。
就是这一霎那的犹豫,在下一刻山峦突地晃动、大地翻涌起来,所有的人都站立不稳,几乎要扑落在地面。
老严与张家岭在巨大的震惊之中面面相觑。
“他们……?”老严道。
“古道堵上了,他们被堵在古道里,见不了孙六壬了。”张家岭呆若木鸡了一瞬,接着忽开怀大笑起来,“你信么?谁竟然可以相信?”仿佛听了天下间最好笑的一个笑话。而笑完,他继而又道,神色十分唏嘘,“若非此刻亲眼所见,我也绝不会相信有这种巧合。”
“三铜。”张家岭转过脸,“三铜,”他对着老严重复了遍,“我们还有机会。”
而就在老严与张家岭交谈的同时,邓瞳则在这起伏的地震余波里踉跄地扑向徐云风,伸手想要去搀扶人。可孰料,他还没能来得及碰到对方,下个刹那,徐云风便已挥手打开了人。
“滚。”他说。
邓瞳十分轻易地便叫对方掀翻,头毫无防备、碰在地面,疼痛眨眼把人吞噬,他不禁叫了一声,痛得发抖,眼泪也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方浊被邓瞳的痛呼从地震突发的动荡中唤醒。她勉强起身,摇晃着走上前握住邓瞳扶起,遂即又上上几步,下意识地伸手,想继续去扶徐云风。
“你也滚。”
对方埋头跪在地面。仿佛片刻前,与王鲲鹏并肩而立、意气风发的诡道宗师徐云风转瞬即逝,如流星破空,只是个泡沫幻影。
张家岭沉默片刻,撇开老严走上前。
“徐云风,”他沉声道,可声音中仍有一丝掩饰不下的兴奋,“地震震塌了古道,他们被困在半途见不了梵天了,我们还有三铜,你还可以有机会救你兄弟。”
许久。
徐云风直起头,与张家岭对视。
“……你找错了人了,王鲲鹏不在,我不是王鲲鹏,”他面无表情,整个人灰败而颓丧,冷得仿佛一块坚冰,“我做不了。”
“我说了,你还有……”张家岭闻言,顿时急躁起来,不死心地弯腰抬手要去拉徐云风,谁想下一刻对方突地跃起,居然朝他脸上狠狠揍了一拳。
“我做不了!”
徐云风赤红着眼、浑身颤抖,继而一字一句,从齿缝中缓慢挤出字,“我他妈不是王鲲鹏,只有王鲲鹏做得了!”
说完,旋即,他再不回头,孤身一人,反身下山。